《绝色小姨的诱惑》

第一百二十四章 将计就计

虽然之前在地下室,七长老也是指导过萧尘功夫,但是那毕竟只是理论,经过这么短暂的几次战斗,萧尘明确的感觉到,自己对力量的掌控,又上了一个台阶。

七长老感受这萧尘身上气势的变化,知道萧尘现在已经算是进入到初识中期了。这个小少主,若是再进一步的话,都要超过自己了。

七长老既有些忧虑,又是为萧尘感到欢喜。

“小少主,金阳市现在出现了蛊教那么多人马,我们千万要注意了,一定要记得,能不用蛊术,就不要用蛊术!”回家的时候,七长老还一边叮嘱着萧尘道。

反正第二天是周六,又不忙着起床,萧尘和周秀娜两人在床上睡了个早床,快九点的时候才起来。

本来萧尘还想做一遍早操的,但是周秀娜却是没精力了,所以萧尘也只好作罢。

大家一起吃完早饭,然后两人便是一起朝着小姨的家里赶去。

周秀娜在那边放着还有几件衣服,而周秀娜今天过去,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和庄尤谦办离婚手续。

庄尤谦昨天接到周秀娜的电话之后,就忙活了一晚上。之前庄尤谦以为找到张麻子,还有东方会的高手,就能解决问题了,但是没想到最后连东方会的那个高手都是被打伤了。

所以这次庄尤谦在网上找到了一个叫做狂刀的杀手,庄尤谦都是想好了,若是萧尘今天敢来的话,就一定要将萧尘弄死,然后将周秀娜强bao,然后和她离婚!

“秀娜,你回来了?”萧尘和周秀娜到家门口的时候,庄尤谦一脸色热情的招呼着周秀娜。

周秀娜冷哼一声,径直进屋,进入到自己的房间里收拾自己的东西去了。而萧尘也是跟着周秀娜进入到客厅中去。

出乎预料的是,庄尤谦这次竟然没有阻止萧尘进来,反而是给萧尘泡了一杯茶,“萧尘,喝水!”

萧尘毫不客气的将茶杯端起来,在鼻子前面闻了一下,心头忍不住一阵冷笑。怪不得这个子庄尤谦这么好心,原来这个茶水里面有蒙汗药。

都不知道老子小的时候被老道士用各种毒药灌,早就是百毒不侵了么?

不过萧尘决定将计就计,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庄尤谦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萧尘装模作样的将那茶水喝了一口,然后脑袋一歪,直接倒在了沙发上,那动作,要多假有多假,但是这个庄尤谦居然就那样相信了!

“哼,看你牛逼的,现在不还是栽了?”早知道萧尘这么容易就被放倒了,之前根本就没必要花那么多钱去找这个狂刀嘛。

虽然庄尤谦心中这样想着,但是庄尤谦还是不敢自己上前去揣萧尘两脚。两次在桃花村那边,庄尤谦是被萧尘给揍怕了,若是萧尘现在突然一下醒过来了,然后将自己拽着一顿暴打,那岂不是亏大发了?

“狂刀先生,您可以出来了!”庄尤谦有些兴奋的对着另外一个房间呼喊道。

萧尘眯着眼睛朝着那个房间看了看,从那个房间中,一个中年人从迈着八字步,从里面走出来,扫视了萧尘一眼,“这么容易就放倒了,这里的钱也太好挣了吧!”

狂刀这次到金阳市来,本来是来执行任务的。但是狂刀另外一个同伴要明天才能到,而狂刀在杀手网上又恰好是看到了这么一个任务,所以就准备来捞点外快。

但是狂刀没想到,自己都还没动手,这个目标竟然自己都被蒙汗药给放倒了。

“我也没想到啊,狂刀先生,不管怎么样,还是按照之前约定,我给您的款项,都会给你的,不过这个萧尘,您最好是将他带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处理一下,最好是大卸八块!”庄尤谦恨萧尘,那是恨得牙齿痒痒的。

“哈哈,放心,莫说是八块,就算是八十块,那也是没问题的!”狂刀一边说着,一边上前,就准备拽着萧尘出门而去。

而萧尘躺在沙发上,装作是睡着了,心中却是问候了这个庄尤谦千百遍了,这尼玛,这个混蛋竟然找到了杀手,将要将老子弄死?

狂刀的手臂快要将萧尘的手臂抓住的时候,萧尘全身气势陡然爆发,手上银针快速一闪,直接朝着狂刀的手臂上扎去。

狂刀心中大惊,他怎么没想到,这个萧尘居然没睡着!而且还在这个时候突然对自己动手……

狂刀反应够迅速,但是萧尘的动作比他跟迅速,在狂刀将手臂收回来的瞬间,萧尘手上的银针已经在狂刀身上刺中了三下。

顿时狂刀就感觉到自己两只手臂都有些不灵活了,狂刀运行全身的气劲想要将那种阻塞血脉的地方冲击开来。

但是萧尘怎么可能给狂刀这样的机会?

萧尘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像是一只大雕一样朝着狂刀扑上去。手掌运用的掌法,正是烈阳决中的招数。

虽然狂刀之前接触到的功法也都是非常巧妙的,但是萧尘的每一招,都太过于刁钻了,狂刀被逼退的连连后退。

庄尤谦先前看到萧尘昏迷在沙发上,都打算到房间里去对付周秀娜去的,但是没想到在这个关键时候,萧尘居然醒了。

庄尤谦站在原地,都是傻了,现在可怎么办?

狂刀被逼退到墙壁的另外一遍,萧尘一脚踹过来,狂刀朝着旁边一阵躲闪,顿时,索尼超清电视机,被萧尘一脚揣的粉碎。

狂刀借着这个机会,想要朝着门口逃窜而去。萧尘手上的乌灵刀片终于是出手了。老道士留给萧尘的武器,萧尘经历了这么多长战斗都是没有动用这个武器的,现在终于是出手了。

手上的乌灵刀片在狂刀的后背上留下了一道口子,但是狂刀忍着背后疼痛,也是逃走了!

就算狂刀的手臂不被萧尘袭击到,狂刀都不一定是萧尘的对手,更何况现在狂刀的双手都不能活动了?

狂刀从庄尤谦家里逃走,头也不回的一下冲进电梯,然后消失在这栋大楼中……

萧尘本来想要上前追击的,但是想到周秀娜还在房间里,所以萧尘暂时放弃了这个打算。

庄尤谦先前就想着要逃跑,但是无奈双腿都被吓软了,根本没有任何力气逃走啊。

看到萧尘一步步朝着自己走过来,庄尤谦裤裆里,先是流出了一摊液体,然后继而是瘫软在地上,而最后干脆是直接晕过去了。

萧尘踢了庄尤谦一脚,确认庄尤谦不是在装,这才放心。不过萧尘还是谨慎的在庄尤谦的身上刺了几针,最后一针则是直接刺中在庄尤谦的那个蛋蛋上。

萧尘自己都是发现了,他自己似乎有一个癖好,那就是捏碎别人的蛋蛋……

周秀娜早就是将衣服收拾好了,外面这么大动静的时候,周秀娜都是听到了的,不过周秀娜先前倒是没出来。

现在听到外面的动静没有了,周秀娜子这才提着一个皮箱,从房间中走出来。看到满屋子的狼藉,周秀娜的眉头不由的皱了一下。

毕竟,这里是周秀娜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地方,虽然只是为了掩护她的身份,但是周秀娜还是有些感情的。

“走吧,小乖乖……对了,记得要把他弄醒,不然待会手续没法办!”在来这里之前,周秀娜对庄尤谦还有些愧疚的意思的。

毕竟这么多年,若是真要来具体讲的话,周秀娜的确算是利用了庄尤谦。

但是庄尤谦三番五次的挑衅,周秀娜那点愧疚之心也是没有了!

萧尘是一个医生,想要弄醒庄尤谦,自然是非常轻松的,伸手几针直接扎在庄尤谦的身上,庄尤谦顿时醒过来了。

萧尘虽然最后一针将庄尤谦的蛋蛋扎破了,但是萧尘紧接着又是给庄尤谦扎了几针止疼的。所以现在庄尤谦虽然感觉到自己其中一个蛋蛋有些胀胀的,但除此之外,倒也没其他的什么特别的感觉。

“赶紧换身衣服,按照原定的计划进行,不过为了防止你乱来,先吃我一颗毒药吧!”萧尘这次倒是没从伸手搓污垢出来,而是从身上一个小瓶子中倒出来了几颗黑色的药丸。

还不等庄尤谦反应过来,萧尘已经伸手将其中的一颗药丸塞到了庄尤谦的嘴里去了。

“啊……”庄尤谦感觉那药丸的苦涩,就像是猫屎一样,臭熏熏的。虽然庄尤谦心中有一百个不满,但是也不敢多说什么。

庄尤谦乖乖的跟着萧尘和周秀娜到民政局办理各种手续,一切都还很顺利。到最后分别的时候,庄尤谦苦涩着脸对萧尘道,“我的解药呢?”

“没解药,那不过是猫屎罢了!”萧尘和周秀娜两人开着车,呼啸而去,留下庄尤谦在原地一阵干呕,“啊,这个王八蛋!”

不过庄尤谦刚刚呕吐了一阵子,马上就感觉到自己的一个蛋蛋像是锥子钻一样剧痛,只是瞬间,庄尤谦的身子都是蜷缩成了一团。

庄尤谦连忙是找了个车,到医院一检查,居然是睾.丸破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