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打跑渣男-绝色小姨的诱惑

《绝色小姨的诱惑》

第十七章 打跑渣男

可是自从他一句小杂种说出来,萧尘对他最后的一丝同情也消失殆尽。这样的男人完全就是找打,怨不得小姨跟他过了这么多年还是不喜欢他,整个一个窝囊废加jian人。

“你……”庄尤谦没想到萧尘竟然直接撵人,这让他的面子再一次的受到了**luo的损害。

憋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庄尤谦最终闭上了嘴,便打算离开,他知道今天是不可能将周秀娜接回去了,留在这里只能是自取其辱。

只是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却是发现了在沙发上有两条内裤扔着,一个是女式的,一个是男士的。

女式的他认识,那是上次周秀娜买的,花了一千多块钱呢,所以记得特别清楚。而男士内裤上还有一些白死的痕迹,同样作为男人的他瞬间认出了那是什么。

“你们竟然做出苟且之事?”猛然间看向周秀娜和萧尘,发现周秀娜正抱着萧尘的后背,一副很开心的样子,一下子就爆发了,开口喊道。

“放屁,你再嘴吧不干净,我让你去吃粪!”萧尘开口道,虽然他说的是真的,但这事自然是不能承认的。

周秀娜听到这样的话,也是有些被踩到了尾巴一样。她和萧尘怎么玩都可以,但是这事情绝对不能传出去,人言可畏,别人是不会理解她和萧尘的事情的。

“哼,怨不得刚才我见你走的时候一瘸一拐的,原来是跟你的外甥做出了这等不要脸的事情!”此刻的庄尤谦,心中被气愤所代替,已经忘记了惧怕。

他这么多年跟周秀娜一起生活,都没有得到她的贞CAO,而此刻却是跟她的外甥发生了这种事情,他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萧尘一巴掌又是打了上去,这次没有形成红手印,因为庄尤谦的脸此刻早已经被打肿,早已经红的一塌糊涂,打上去根本不显。

“你***别胡说八道,找死是吧?”萧尘怒吼道,这件事情他必须死扛到底。

“敢做不敢当吗?”庄尤谦朝着萧尘开口说道,然后又看向萧尘身后的周秀娜。

越看越是生气,庄尤谦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开口对周秀娜骂道:“你个臭biao子,没想到你还喜欢luanlun这调调,也不怕遭天谴。”

这句话让周秀娜也彻底惹恼了,开口道:“你敢骂我biao子?庄尤谦,看来几天不见,你是不知道老娘的厉害了。”

说着周秀娜便要扑上去将庄尤谦暴打一顿,不过却是被萧尘一把拦了下来。

“小姨,你别动手,省得脏了你的手,我来就行。”说着萧尘一把将周秀娜抱了住。

周秀娜冷冷的看了庄尤谦一眼,对着萧尘开口道:“好,今天小姨我就不动手了,以免脏手,你给我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混蛋。”

听到这话,萧尘点了点头,阴冷的看向了周有钱。就算他没学武,都可以轻松放倒庄尤谦,更不用说他今天还跟着小姨学了不少。

“你别乱来,出了事情,你可担待不起。”庄尤谦最终还是怕了,面对萧尘,心中发憷。

萧尘嘴角露出了一丝邪笑,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都懒得跟他多费口舌,直接便是一脚踢了出去。

庄尤谦哪里能扛得住这一脚的威力,瞬间被踢的倒退了好几步,要不是有墙挡着,估计会直接跌到在地。

“你真打?”庄尤谦没想到萧尘说动手就动手,一个十九的小孩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和胆量?

“当然是真的,你以为我们在拍电视剧?玩假打?”萧尘冷笑一声,不屑的说道。

说完萧尘直接又朝着庄尤谦走了过去,不等他有什么反应,便又是一顿拳脚招呼了上去。

这一顿打萧尘故意挑了几个显眼的地方,直接让庄尤谦变成了熊猫眼,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看起来极其凄惨。但是这些都是一些皮外伤,很疼但却不会有其他的问题。

被打的狼狈不堪的庄尤谦最终还是逃脱了萧尘的攻击,夺命一般的逃出了萧尘的屋子。

萧尘紧追了出去,庄尤谦已经跑出了他家的院子,朝着自己的座驾而去。

“倒是跑的快,不然我非得让你好看不行。”萧尘开口骂道,这样的人真是欠揍。

本来已经跑到大门口的庄尤谦却是停了下来,扭头看向萧尘,开口道:“哼,今天算老子倒霉,但是你俩奸夫**给我等着,此仇我庄尤谦一定会报的,等着我的怒火吧。”

说完,庄尤谦便再次脚底抹油,彻底的溜出了萧尘的大门,不一会车子发动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并且迅速远去。

萧尘折返回到了屋子,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胸前上下起伏着,当然不是累的,而是气的。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小姨不喜欢这个男人了,完全就是个jian人,这样的人活该被带绿帽子。

“怎么?被气到了?”周秀娜凑了过来,开口问道,她看出了萧尘心中的怒火。

“嗯,小姨,你怎么就找了这么个混蛋,他也配做男人?”萧尘开口不爽的说道,对于庄尤谦的印象可谓是坏到了极点。

“这种人,当然不配做男人,做女人,都嫌弃他,完全就是个渣!”周秀娜开口说道,不过她相对来说情绪并没有多少起伏,显然早已经习惯。

萧尘忽然上前一把将周秀娜抱了住,抱的紧紧的,开口道:“小姨,以前真是辛苦你了,跟这种渣一起过了好几年。以后就陪着我吧,别回去了,那种人早点分了好。”

听到萧尘说出这么感xing的话,周秀娜身子微微的一颤,眼泪莫名的流了出来。这么多年她的身边转悠着无数的男人,但无一例外都是贪图她的美色,并没有真心对她的。

而她能感觉到,萧尘说的是真心话,虽然这里面亲情可能xing大于其他感情,但她也知足了,这辈子她也没打算想要再有轰轰烈烈的爱情,有一个乖外甥疼,已经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