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小姨的诱惑》

第二十章 高超医术

虽然这句话萧尘还尚未证实,但却深信不疑,因为就现在而言,用针灸治病已经威力不凡。

手中拿着一根银针,萧尘体内内气运转,将其附着在了手上,银针微微颤抖起来。萧尘眼神中锐利的目光一闪,迅速出手,瞬间银针便被扎进了韩老头前胸。

动作极其流畅,可谓将稳准狠发挥到了极致。

一根扎完,毫不停顿,又是一根银针出现在了手上,萧尘再次扎了下去。

这般足足扎了七根银针才罢手。

长出了一口气,萧尘脸上露出了笑容,看向韩老头开口问道:“韩爷爷,你感觉好点了没有?”

韩老头没有说话,而是脸色涨红,跟刚才脸色苍白的样子完全相反。看到这一幕,萧尘瞬间脸色微变,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韩爷……”萧尘刚想要叫一声,却是没想到这时候韩老头猛然的一张嘴,一口血水喷了出来,喷了萧尘一脸。

韩慧怡看到这一幕,立马跑上前来,开口大声喊道:“爷爷,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咳咳咳,丫头,我没事,而且感觉还好了不少。”韩老头开口说道,虽然嘴角还带着一丝血浆,但是整个人却看起来气色好了不少。

萧尘顾不得脸上的血液,和让人恶心的腥臭味。抹了一把眼睛,将血液抹去,看向了韩老头。脸上再次的露出了笑容。

“韩爷爷,你这口血乃是积压在胸口的淤血,此刻吐了出来,也就是说你的病根已经去掉,只要以后注意休养身体,不在劳累,便可以痊愈。”

萧尘开口笑道,他也没想到却是将韩老头的病给根治了,以前的他便知道这病能被根治。只是可惜,实力不够,体内的内气不足,有心无力。而现在他的内气充裕,比之前大了好几倍,才得以做到这一点。

听到这话,韩老头笑了起来,多年的疾病被根治,自然是开心的。

“好好好!老汉我的病终于根治了!谢谢你啊小萧,要不是你,恐怕这些年我就早死了。”韩老头真诚的感谢道。

他这个病其实去医院也是能被慢慢治疗的,可是他穷的哪里能住得起医院,要不是萧尘不收医药费为他治疗,根本是不可能撑到现在的。

“韩爷爷哪里的话,都是一个村子的,你从小看着我长大的,跟我还客气什么?”萧尘开口道。

“啊呀!对了,小怡,你赶紧去打盆水过来,让你萧尘哥洗一下。”韩老头开口说道,不好意思的看着被他喷了一脸血浆的萧尘。

“啊?好的,我这就去!”韩慧怡这时候也是才看到萧尘的脸,答应了一声,便跑去打水。

不一会,韩慧怡便端着一大盆水走了过来,看向萧尘,有些歉意的道:“萧尘哥,给你水,洗洗,对了,你的衣服也被喷上了血液,脱下来吧,我给你洗洗!”

“不用了,衣服我自己回去洗洗就好,洗把脸就行。”萧尘开口说道。

韩慧怡立马就急了,平时胆小的她此刻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开口执着道:“萧尘哥,我洗!”

萧尘微微一愣,很少见这丫头这么坚决,萧尘也就不再坚持,开口道:“好吧,那你给我洗吧!”

说着萧尘将自己身上穿的半袖脱了下来,递给了韩慧怡。现在是夏天,萧尘自然也不需要穿多少,脱掉半袖,也就只剩下里面的白色背心,将他的完美的肌肉线条全部都显现了出来。

韩慧怡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萧尘的上身,脸色瞬间红了起来。拿起萧尘衣服便跑了出去,神色显的慌张的很。

萧尘摸了摸后脑勺,无奈的很,至于害羞么,男人穿个背心在村里很常见,不穿上衣的都比比皆。

韩老头看到这一幕,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明显,眼神中还露出一丝欣慰。

萧尘没有在意这些,直接在水盆里将脸洗干净后,才又来到韩老头的身边,开口道:“韩爷爷,我现在给你把针拔了!”

说着萧尘下手快如闪电,一眨眼的功夫便将韩老头身上的银针全部拨了下来,微微消毒后,便放入了医药箱。

“小萧啊,你这针灸的技术是越来越好,有这一手,足够你好活一辈子了。不像我,活了一辈子就是个苦劳力,靠力气吃饭,人老了,身体不行了,也就没指望了!这几年过的是一年比一年的苦,只能将就不饿肚子。你来给我看了这么多回病了,也没有给你一分钱的报酬,老汉我实在惭愧啊。”

韩老头开口说道,神情之间带着无限的内疚。

“韩爷爷,我不是说过了吗,你没必要如此,跟我不需要客气的!”萧尘开口说道,老是被感谢,他也受不了。

“呵呵,你真是个善良的孩子。其实老汉我活这么大已经知足了,在活下去也是累赘。只是舍不得我那可怜的孙女,年纪轻轻,便没了父母,跟着我吃不好,穿不暖的,老汉我想起这些就心疼的厉害。学也没上过几天,没本事,xing格又弱的很,我怕我哪一天要是走了,她无依无靠的活不下去啊!”

说着,韩老头眼泪都下来了,可谓痛心疾首。

萧尘听到这话,也是为韩慧怡感到担忧,xing子弱也就罢了,偏偏还长的不错,现在有韩老头护着,没什么问题,可是一旦韩老头不在了,恐怕就会有人动歪心思。

“韩爷爷,你不要这么想,现在你的病根祛除,再活个十几二十年没有任何问题,小怡也老大不小了,再等三四年,你给她找个好人家嫁了,不仅可以享清福了嘛。”萧尘开口安慰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你看看桃花村的这些男人,能嫁吗?外村的男人又不敢要咱村的女人,我是每天为这事发愁啊。小萧,我知道现在再跟你说这些,有些过分,但老汉我还是想托付你一件事情,假如哪天我不在了,帮我照顾小怡,来世当牛做马我也报答你的这份恩情。”

韩老头开口激动的说道,要不是久病,暂时还不能起床,早就给萧尘下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