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神秘古鼎-绝色小姨的诱惑

《绝色小姨的诱惑》

第二十二章 神秘古鼎

韩步仁这个渣男也是见过世面的主,只是被这么大两下,完全不会屈服。

“好,那就打死你!”萧尘不吃他这一套,抬起脚直接踩了上去。

不踩其他地方,就冲着脑袋踩。

一脚两脚的韩步仁还能忍得住,但是十来脚塌下去,脑袋已经开始犯晕,整个人迷迷糊糊的,再这么下去,就算不被打死,恐怕也得成白痴。

“好了,我服输,我认了,你不要踩了,饶命啊!”最终韩步仁还是屈服了。

“现在服了?晚了,你这种混蛋,打死活该!”萧尘想起这混蛋对韩慧怡所做的一切,心中的怒火就难以消除。

所以依旧一脚一脚的踩下去,韩步仁开始凄惨的叫起来。

高晓敏本来还不敢上前来拦着萧尘,但是看到自己的老公马上就要一命呜呼了。哪里还顾得了其他,瞬间朝着萧尘扑了上去。

“你放开我老公,我跟你拼了。”高晓敏也是有名的泼妇,手上的活也不错,直接朝着萧尘的肩膀就咬了下去。

萧尘吃痛,停下了踩韩步仁,直接一甩,将高晓敏甩了出去,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开口道:“给我一边待着,不然以后将你***!”

萧尘这是发了狠,神色狰狞,此刻他的话没有人会怀疑是假话。

韩老头此刻也发现了萧尘的不对劲,看向了自己的孙女。韩慧怡此刻神情已经有些这惧怕,显然也被萧尘给吓到了。

“小怡,你去拉住你萧哥哥!”韩老头开口对韩慧怡说道,显然萧尘此刻的情绪有些不在正常状态。

韩慧怡犹豫了一下,虽然脸上带着惧意,但还是听话的点点头,朝着萧尘走了过去。

高晓敏现在完全被萧尘吓住,哪里还敢动一下,萧尘懒得理会他,又朝着韩步仁走了过去,抬腿便又要踩下去。

只是这次萧尘被韩慧怡及时的拉了住。

“萧哥,别打了,二叔他已经不行了。”韩慧怡开口说道,同时手死死的拉着萧尘。只是楚易害怕,她整个人还是有点颤抖的,而且已经闭上了眼睛,她很怕萧尘直接反身给他一巴掌。

萧尘正在火气上,被人拉住自然是不爽的,转身便要准备开口大骂。

只是当他看到是韩慧怡那一副楚楚可怜,惧意明显的神情,萧尘本来烦躁的心,瞬间冷静了下来。

怎么会这样?冷静下来的萧尘,微微有些迷茫。他没想过自己会忽然间变的这么暴躁,刚才就如同不受控制一样,就想打人,就想发泄自己的情绪。

感激的看了眼韩慧怡,要不是她让自己及时清醒过来,恐怕今天还真能够将韩步仁打死。

“丫头,谢谢你!”萧尘开口说道,同时用手摸了摸韩慧怡的枯黄头发,表示亲昵,希望韩慧怡能够不再恐惧。

这一动作果然很有效,一直颤抖着的韩慧怡此刻终于睁开了眼睛,身体也开始慢慢的不再颤抖。

“萧哥,你没事了?”韩慧怡惊喜的问道,看到萧尘又恢复了平时那副和蔼的样子,韩慧怡自然是很开心的。

“嗯,没事了!”萧尘笑了下开口道。

“太好了,刚才你的样子好可怕,吓到我了。”韩慧怡开口说道,对于刚才的事情还是心有余悸。

“对不起,吓到你了,下次再也不会了。”

萧尘开口保证道,今天的状态的确有点问题,看来晚上得回去问问小姨。

听到萧尘的保证,韩慧怡却是无缘无故的脸红了起来,羞涩的看了萧尘一样,便跑到了爷爷的身边。韩老头看到这一幕,嘴角露出了笑容,也露出了一丝欣慰。

萧尘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就算注意到,也不一定当一回事。

他扭头看向了地上的韩步仁,虽然现在他冷静了下来,但是对于这样的人渣依旧不会有什么怜悯之心。

“别装死了,给我起来!”萧尘开口冷哼道。

“别打我了,我服了,我再也不敢了。”韩步仁本来以为自己假装晕死过去,便可以逃过一劫,却是没想到还是被萧尘给识破了。

萧尘不屑的看着他,开口道:“我还以为你多牛bi呢,原来也怕死。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要是再敢来韩爷爷家捣乱一回,看我不弄死你。”

听到这话,韩步仁身体不由的一抽,哆嗦了一下,他听得出来萧尘语气中的杀气,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知道了,我再也不会来了,我从此见到你们三个,我绕着走。”韩步仁开口道,很是认怂。

“哼,那你就要记住今天说的话,要是违反,就小心点了。”萧尘开口说道。

“是!我不会违反的。”韩步仁点头哈腰的说道,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

萧尘看都懒得看他,开口道:“那汗不快滚?”

“啊!好好好!我这就滚!”韩步仁开口说道,此刻的他恨不得脚底抹油。

发现萧尘没有任何再出手的意思后,他立马将自己的老婆扶起来后,朝着外面走去。

萧尘没有理会他,任由他离开。只是萧尘没有发现在韩步仁出门的时候,对他露出了怨毒的神情。

等到韩步仁走后,萧尘才转身回到韩老头的身边,开口道:“韩爷爷,那个混蛋已经被我撵走了,想来以后也不敢再来找你的麻烦。”

“嗯,谢谢你了小萧,今天要不是你,我和小怡还不知道要遭什么罪。”韩老头很是诚恳的开口感谢道。

“韩爷爷,说着这些做什么,我能眼睁睁看着你们被那个混蛋欺负吗?”萧尘开口说道,今天的事情,他的确是忍无可忍才去帮忙的,不然他也不会随意的介入人家的家务事。

韩爷爷笑了笑,不过马上脸色又带着一丝担忧有凝重,开口道:“小萧,你刚才的状态有点不对劲,我还真怕你把那个韩步仁给打死,那可就不值了,以后切记不能冲动啊,今天着实吓了我一跳。”

“知道了韩爷爷,今天的情况我会特别注意的。”萧尘开口说道,他明白今天的失控很危险,要是真出了人命,可就麻烦了。

韩老头点点头,神色微微犹豫了一下,眼中露出绝然的目光,开口朝着韩慧怡开口道:“丫头,你去外面石磨底下,将我那天藏的那个盒子拿出来,我有用。”

韩慧怡乖巧的点点头,便走出了屋子,到外面去拿东西了。

萧尘的眉头微微一皱,他已经大概猜到韩老头让韩慧怡去拿的是什么东西,但是却没有开口多问什么。

没有半分钟,韩慧怡便拎着一个拳头大小的木头盒子走了进来,然后交给韩老头。

韩老头拿到盒子之后,直接打了开来,推到了萧尘的面前,开口道:“小萧,这个就是我那孽子想要的古鼎,我现在把他转交给你,希望你能收下。”

萧尘眉头微微一皱,木头盒子里果然放着一个很小的鼎,只有一个小水杯那么大,与其说是一个小鼎还不如说是一个香炉。在萧尘的印象中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小的鼎。

摇了摇头,开口道:“韩爷爷,这可使不得,那无赖如此威胁你都没有拿出来,想来这是对你很重要的东西,我要这个又没用,你给我干什么!”

刚才韩老头跟那韩步仁的对话他都是听到的,这个古鼎是韩老头恩人所赐,让其保管的东西,他怎么能要,再说这玩意对他来说确实没啥作用,给了他说不定哪天就给弄丢了,反而不好。

韩老头却是没有要收回东西的意思,开口道:“小萧,说起来老汉我其实是有事求你,这古鼎是我老汉的恩人所赐,的确是不应该给人,但是你看我还能保护住这鼎吗?”

“那孽子今天就差点抢走,要不是你,恐怕已经不在我的手上。今天那孽子被你打跑了,但是万一再来呢?就算他被你打怕了不来,但是要是其他人得到消息呢?就我和小怡根本不可能将其保护下来。这对于我们来说是祸不是福啊,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所以,我想将它送给你,一来你能保护好它,万一我恩人那天来要,我也可以找你再要回来,不过放心,那时候我一定给你其他的补偿。要是我哪位恩人不出现的话,那就算我老汉送给你的礼物,应该也算是一个古董。”

听到这话,萧尘沉默了下来,之后才开口道:“好,那我就先替韩爷爷你保存着,有一天需要的话,你再找我要吧。说起来这东西在你这里我还真怕有人心思不轨来谋财害命!”

韩步仁不是省油的灯,哪怕以后他不来拿,也保不住找其他的人来拿,对韩老头和韩慧怡来说,的确是很危险的。特别是韩慧怡,这个柔弱的女孩,他不想其受到任何的伤害。

韩老头笑了起来,将盒子放在了萧尘的手上开口道:“好了,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吧。”

萧尘点点头,微微犹豫了一下,从身上摸出一百块钱,递给了韩慧怡,开口道:“小怡,你也老大不小了,挺好看的一个姑娘被这身衣服给祸害了。这一百块钱给你,去买身衣服好好打扮打扮,如果有结余的话,就再买个洗发膏之类的,头发没营养,会白的很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