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谁的丁字裤?-绝色小姨的诱惑

《绝色小姨的诱惑》

第三十二章 谁的丁字裤?

萧尘也起身穿起了衣服,然后送石兰梅离开。刚才院子,耳朵尖的萧尘便听到有人朝着他家的大门走了来。

果然随后敲门声便响了起来。“萧哥,你在家吗?”随后传来了一阵悦耳的声音。

韩慧怡的,萧尘瞬间判断出来,微微的松了口气。

但是一旁的石兰梅却是紧张起来,她第一次偷情,被人正好撞上,心虚之下,怎么能够不害怕。

萧尘看到她这个样子,便小声道,“放轻松,没事的,只是一个小丫头,不会看出什么的。”

听到这话,石兰梅才放松了一些,但神色之间还是微微的有些不自然。

“萧哥?你在吗?”韩慧怡见里面没有应答声,便又喊了一遍。

“在呢!你进来吧。”萧尘喊了一句,这时候再不出声,可就更是欲盖弥彰了。

话音刚落,韩慧怡便推门而入了,脸上洋溢着阳光的笑容,这可不多见。说明昨天萧尘的话对她的影响不小,这是好的开始。

只是她进来后发现并不是萧尘一个人,而还有一个中年妇女,顿时脸上的笑容消失,变的有些胆怯,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

萧尘看到这一幕,微微摇头,看来韩慧怡不敢见生人,不然还是会没有自信。

“咦?原来是韩大爷家的孙女。”石兰梅刚才还有些心虚,但当看到是韩慧怡的时候,却是慢慢的平静下来。

韩慧怡脸上露出疑惑,显然她没有想到石兰梅会认识她,当然她也对石兰梅不熟,桃花村不小,足足有三千户人家,她又不爱出门,不认识没什么稀奇。

看到韩慧怡还想不认识她,石兰梅的最后一丝心虚也消失殆尽,扭头看向萧尘,“小萧,阿姨我就先走了,有时间了你去家里坐坐,找美美玩。”

“好的,下次一定去!”萧尘笑着点了点头,看不出任何的异色。

韩慧怡这时候才又露出了笑容,“萧哥,我来给你做饭了!”

“嗯,先进家吧,今天啊,就我一个人,小姨去城里办事了,今天咱们吃烧鸡,我给你做。”萧尘看了眼韩慧怡,从小到大他都是自己做饭的,自然不需要韩慧怡做,就是让她来吃点饭。

“啊?这怎么行,昨天就是你做的,今天必须我做,不然我不就成吃白食的了吗?”

韩慧怡立马便不答应,她是个善良的女孩子,觉得自己没做事便不应该享受成果,在如今这个年代很难得。

特别她还是个穷苦的女孩子,现在很多去大城市上学的女孩子,经受不住诱惑,为了点钱当小三的多的是。

“这样吧,我做饭,你帮我收拾收拾屋子,你看我这乱糟糟的。”萧尘尴尬的笑道。

听到这话,韩慧怡才点了点头,高兴的答应了下来,“好的,那我就收拾屋子。”

说完马上开始帮萧尘收拾起屋子来。萧尘笑了笑,便不管她,自己去厨房做饭,鸡是打的山鸡,之前就打的,放在冰箱里都好久了。

简单的解冻,然后洗刷一下,便可以做了。

只是就在他兴致勃勃的准备要做烧鸡的时候,却是听到客厅传来了一声尖叫声。

“嗯?”萧尘扔下手头的事情便跑了出去。

“怎么了?”当看到韩慧怡好好的站在原地,他才松了口气问道。

“没……没事!你继续做饭吧。”韩慧怡神色有点慌乱和尴尬,但最终却是没说什么。

萧尘微微皱眉,显然是有事,朝着韩慧怡所在的地方看了过去,顿时脸色红了起来,这对于他来说是极其少见的。

主要是这次他脸皮再厚也有点不忍直视啊。在韩慧怡的身前,一堆卫生纸,正是刚才他和石兰梅用过的。这也就罢了,最为让他蛋疼的是石兰梅的那条丁字裤却是没穿走。

那女人怎么回事?怎么会丢下这玩意,这不是害人嘛?

顾不得管韩慧怡怎么想,萧尘装作很淡定的样子,“那我去做饭了啊,有事你叫我!”

说完也不等韩慧怡说什么,直接钻回到了厨房。

韩慧怡看着萧尘急急离开的背景,有些发愣。韩慧怡有点恶心,但是她又觉得萧尘不会是她想象的那样。

毕竟萧尘对她极好,是一个很好的人,不应是**才对。怎么可能拿着别人的内裤打飞机呢?

这内裤一定是他小姨的,至于卫生纸肯定是擦鼻涕的,韩慧怡越想越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在她心目中,萧尘是完美的代表。

这就是一个人在极度相信另外一个人的时候,潜意识会不断的补缺缺点。

萧尘自然是不知道韩慧怡怎么想的,反正他现在连死的心都有了,真的丢人丢到家了,希望她不要告诉小姨,不然他会被活活笑死的。

做烧鸡做的心不在焉,等做好的时候,足足比平时慢了半个小时。

“萧哥哥,饭还没做好吗?”就在萧尘不知道如何出去面对韩慧怡的时候,韩慧怡的声音却是传了来。

“好了好了,这就给你端出来!”萧尘在里面说了一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将烧鸡和米饭都端了出来。

今天就是烧鸡,一个素菜,虽然不丰盛,但是好在量够。

“好香啊,萧哥你的手艺真好!”韩慧怡显的很开心,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情。

要不是萧尘,她可能一年也吃不上一次鸡肉。

萧尘看到韩慧怡没有尴尬的神色,也就慢慢放轻松下来,不然他还真不知如何打破这诡异的气氛。

“那你就多吃点,今天就咱们两个人,饭可做了不少!”萧尘夹了一块肉放在了韩慧怡的碗里,笑道。

“嗯!”韩慧怡点点头,有些羞涩,她有点后悔刚才说那些话,好像她就是个饭桶一样,希望萧哥哥不会这么看她。

这顿饭,萧尘吃的不是那么心安理得,总觉得有点心虚。韩慧怡倒是吃了不少,现在的她在萧尘面前,越来越有自信,这让萧尘很欣慰。

吃完饭,自然是韩慧怡洗碗。

“萧哥,碗我已经洗了,就先回去了。”韩慧怡拎着一个饭盒和杨帆道别,虽然她很想多留一会,但是她爷爷还饿着肚子,她自然不能多留。

“你爷爷的饭带上没?”萧尘看向了韩慧怡问道。

“带上了,剩下的饭和菜我都放进饭盒里了!”韩慧怡显的有些不好意思,其实她这次没打算要带萧尘的饭,她在吃已经够不好意思了,再加上她爷爷,就觉得有点过分了。

只是烧鸡她实在想给她爷爷带回去,所以也就硬着头皮,脸厚了一回。

“哦,那就好,不然剩下的话,晚上说不定就有味了,现在天热。”萧尘看出了韩慧怡的心中所想,于是故意找了个理由。

果然听完他的话,韩慧怡脸上表情才又恢复了之前的自信笑容。

“那我走了啊!”韩慧怡说了一声,便转身准备离去。

“等等,我跟你一起去吧,反正也没啥事,正好看看你爷爷的病痊愈了没有。”萧尘忽然站了起来喊道。

听到这话,韩慧怡顿时高兴起来,“好啊,走吧!”

随后两人便一起朝着韩老头家而去。

一路上不时的碰到熟人,都和萧尘打招呼,同时眼神暧昧的看向他和韩慧怡。

萧尘倒还好,韩慧怡却是一直脸红红的,但是笑容却不曾消失。

十来分钟后,终于来到了韩老头的家,远远的萧尘便听到了韩老头爽朗的笑声,底气十足,显然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其中还有两外一个声音,听起来像是年轻的小伙子。

跟着韩慧怡进入院子,看到韩老头正在用石磨磨玉米面,而旁边有一个大块头的年轻人,他认识,是这韩老头邻居家的小子,具体名字不知道,他一直叫二愣子。

“远远就听到有人说话,原来是二愣子啊。”萧尘跟二愣子不是太熟,这小子比他大三岁,因此小时候也不算是一伙的。

二愣子眼神一直在韩慧怡的身上,直到萧尘跟他说话,才扭头看向了萧尘。眼神中带着不善的目光,“原来是你啊,我叫田基,不是什么二愣子,以后不要瞎叫。”

萧尘微微一愣,虽然和二愣子不熟,但却也没什么矛盾才对,这货怎么会对他这么不善?

猛然间他的目光落在了韩慧怡的身上,终于明白过来,原来是为了女人。

心中不由的暗骂,你都是一个太监了,还想着女人,而且独霸心理这么重,只不过跟韩慧怡一起回来,就对他有了敌意,这货想着也不是好东西。

“原来叫田鸡啊!”萧尘神情淡然,没有了之前的热乎劲。

听到萧尘的话,韩慧怡忍不住的笑了一声,但马上就闭上了嘴,忍了下来。她完全听出了话语中的损语。韩老头也是无奈的摇头笑了笑。

二愣子虽然脑子有点不好使,但是此刻却也明白了过来。看向萧尘的眼神更加的不善,朝前走了几步,高大的身形挡在了萧尘的面前。

“小子,我叫田基,田地的田的,基础的基,别瞎叫。”二愣子脸上带着冷意,看样子要不是顾及韩慧怡,现在估计一拳就朝着萧尘打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