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背着美人,拿着钱财回家去-绝色小姨的诱惑

《绝色小姨的诱惑》

第五十一章 背着美人,拿着钱财回家去

“你……”张麻子气急,没吐血算是好的。

萧尘没有急着bi他,就静静的看着他。直到一分钟后,张麻子看向了萧尘,“钱在面包车的包里。”

“合作愉快!”萧尘说了一句,便不再理会他,直接上了面包车。

果然看到了一个包子,萧尘随意拿起来稍微一掂量,便确定了里面确实有钱。昨晚这些,萧尘才向车后面看过去。

韩慧怡楚楚可怜,正泪流满面的看着他,惊魂未定的样子,显然被吓的不轻。

萧尘心中一疼,这么柔弱的女孩子都舍得伤寒,那群混蛋就是一群人渣。萧尘一把将黏在韩慧怡嘴上的胶带撕了下来。

“小怡,你没事吧!”萧尘问道,同时帮她解绳子。

只是谁知韩慧怡没有先说话,而是‘哇’的一声先哭了出来。

萧尘顾不上解绳子,先将她抱在了怀里,安慰道:“小怡,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不要怕!”

“萧哥哥,我好怕,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韩慧怡边哭便说,可怜的不行,让萧尘心都碎了。

“没事的,只要有我在不会让那个你出事的,现在不是都好了吗?我们回家好不好?你爷爷胳膊受伤了,我出来的急,没顾上看,我们得尽快赶回去!”

萧尘将自己心中的担心说了出来。

“啊!我爷爷受伤了?那我们快点回去!”一听到自己的爷爷受伤,韩慧怡便将担惊受怕的情绪完全抛在了脑后。

“好,等我给你解开绳子我们就回去!”萧尘点点头,然后便开始在韩慧怡身上找起绳子的接头来。

只是当萧尘找到绳子接头的时候,心中大骂,这绳子绑的太流氓了,接头竟然在韩慧怡的胸口处,将两个馒头完全的衬托了出来。

该死,萧尘大骂了一声,犹豫了一下,看向了韩慧怡,“小怡,那个绳子的接头在你的胸口,我解的时候,你可能会有疼痛感,你忍着点,要是疼的厉害,就说!”

萧尘尽量说的严肃一点,但还是感觉有点尴尬。

韩慧怡微微的一愣,脸上瞬间布满红霞,她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但还是羞涩的点了点头。心中不知道为何,想起了萧尘之前洗澡的时候,裸露的完美线条。

萧尘虽然有些尴尬,但还是伸手开始解起绳子来。只是这绳子虽然不粗,但是却很难解开。无意间萧尘一直磨蹭着韩慧怡的两只小馒头,让韩慧怡不由的脸色更红,呼吸也粗重了起来。偶尔还有轻微的shenyin声传来。

萧尘尴尬的不行,但是却也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去解。但是多少他也是能感觉到韩慧怡那两颗饱满的馒头的,弄的他也是心猿意马。

就在韩慧怡快要忍不住大声叫出来的时候,萧尘终于不负众望的解开了绳子,算是没有让韩慧怡丢人。

“好了,小怡,你还能走吗?我们回去!”萧尘看向韩慧怡,虽然尴尬,但还是硬着头皮问道。

“我有点腿软,怕是……”韩慧怡听到萧尘的话后,便想站起来,但是当她站起来的时候,却是发现根本不行,腿麻的厉害,也因为刚才的惊吓,软的厉害。

“那我背你吧。”萧尘说了一句,便打开了面包车的推拉门,先走了下去。

“小怡,来,我背你。”萧尘将后背给了韩慧怡。

韩慧怡脸上红润的要滴出水来,但却也露出了甜蜜的笑容,一下子便上了萧尘的后背。

萧尘背上韩慧怡后,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去,而是来到了张麻子的身边。

“张麻子,以后招子放亮点。我知道你很想报仇,我随时欢迎,你也不用来这里找我,去阳光酒吧找坤哥,你就能找到我!”

萧尘冷笑了一声,现在他最担心的便是张麻子等人来报复,他倒是无所谓,但是韩慧怡显然就危险了。所以他把光头抬了出来,据他观察,这张麻子的实力并没有光头强,不如就拿出来用用。

反正到时候要是能震慑张麻子最好,震慑不住呢,也让他们先火拼。就算是不火拼,等到他们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和关系,恐怕也得需要些时日,而那时候萧尘便可以将韩慧怡和韩老头妥善的安排好。

“你是坤哥的人?”张麻子显然是知道光头的。

但萧尘并没有回答,冷眼看了一眼张麻子等人,便迅速的钻入了树林,继续从小道回去。

半个小时候,萧尘顺利的回到了韩老头家中,门口的二愣子已经不见了。显然应该是被人弄走了,进到屋子,发现正有两个人在陪韩老头说话,正是二愣子的爸妈。

韩慧怡看到自己的爷爷,立马大声喊道:“爷爷,你没事吧。”

正在聊天的三人,听到这话,明显的一愣,韩老头激动的看向了韩慧怡,发现正完好无损的被萧尘背着,眼泪立马就流了下来。

萧尘将韩慧怡放了下来,她立马便扑到来韩老头的怀里大哭了起来。

“丫头,你平安回来就好!”韩老头忍着自己左胳膊的骨折,用右手抚摸着韩慧怡,溺爱的不行。这个孙女是他的心头肉,少了什么都不能少了她。

“嗯,多亏了萧哥哥,要不是他救我回来,我就再也见不到爷爷你了。”韩慧怡将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

听完后,韩老头和二愣的父母,都一脸惊奇的看着萧尘,他们很难想象,萧尘一个人如何能将十几个凶神恶煞的坏蛋制住。

“小萧,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了,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会为你祈祷,让你一生大富大贵!”韩老头看向萧尘,他受的萧尘恩惠太多,根本已经无法偿还。

“韩爷爷说的哪里话,都说了韩慧怡是我妹妹,她出事了我怎么能袖手旁观?”萧尘说着走到了韩老头的身前,将他的胳膊抬了起来,“韩爷爷,我得给你马上用夹板固定,不然那你这胳膊就接不上了。”

“啊,好!”韩老头答应了一声,疼的他冷汗连连,人老了,骨头脆,想要复原难度很大。也就是萧尘,跟老道学了不少的正骨接骨的诀窍,才敢打包票能结好。

农村最不缺的就是木板,萧尘找了两个相对直又平滑的木板放在一边,便打算给韩老头接骨,“韩爷爷,你这骨头有点偏了,想要结好,我得给你弄正,可能会很疼,您忍着点!”

“好!没事,我忍得住。”韩老头虽然冷汗流着,但也是一条汉子。

“好,那我来了!”萧尘开口说道,然后手上微微用力。

顿时韩老头疼的紧紧咬牙,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

“好了!”萧尘笑着看向了韩老头。

“啊?这就好了?”韩老头有些不可思议,他几乎没有感觉到多么大的疼痛,此刻紧绷的神经也是放松了下来。

可是就在这时候萧尘却是眼中闪过一丝厉芒,双手瞬间一用力。

“咔嚓!”一声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传来。

韩老头吃痛,大叫了一声,但是也仅仅如此,便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

“萧尘,你这才是真正在接骨吧,刚才是骗我的?”韩老头知道一些什么,向萧尘问道。

“嗯,的确是如此。人都有一些神经反射,我刚才告诉你,那是接骨,你神经下意识的会紧绷。这时候我要是真的给你接骨,你的肌肉会下意识的萎缩,对接骨很不利。同时你也会感觉到很疼痛,其实那不一定真正的疼痛,但是你的脑神经会模拟出来这种疼痛。”

“而我只用了一小点力,告诉你接好了,你紧绷的神经会放松,这时候我再用力,那么你就是在很轻松的状态下完成接骨的,效果会很好,同时也会减少疼痛感。”

萧尘将原理讲了一遍,让众人一阵佩服。

“对了,二愣子没事了吧?”萧尘一边帮韩老头固定夹板,一边看向了二愣子的父母。

二愣子的父亲也是一个壮汉,只是面相却不是憨厚型的,反而一脸的胡子,有点吓人,沉吟了一下道:“被打破了脑壳,流了不少的血,晕过去了,在家躺着呢,准备送去城里的医院。”

“嗯?用不着吧,就是被开了脑子,我刚才简单的帮他检查了一下,问题不大,只需要包扎一下在,再上点防破风的药,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实在不行打个点滴,年轻人,身子壮,没事。”

萧尘将自己意见说了出来,这种事情,他尝尝在村子里碰到,熟练的很。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二愣子的母亲此刻却是站了出来,“萧尘,你可不要瞎说,虽然说你也懂一点医术,但二愣子的那病可不能乱说,那可是我唯一的儿子,宝贝着呢,现在可是现代社会,土郎中那一套已经不合适我们,我们必须去医院看看。”

萧尘心中摇头,医院就好吗?也不简单,毕竟这不是什么大毛病,以他的医术,恐怕都够当医院的主任了。不过既然人家不愿意听,他也懒得管,本来和二愣子也不对付,“哦,说的也是,那你们赶紧送去医院吧啊,别耽搁了!”

“我们也不想耽搁啊!可是没钱啊!”二愣子的母亲直截了当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