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小姨的诱惑》

第五十六章 一场寂寞已久的甘霖

苏静茹没有阻拦,此刻的她陷入了纠结之中。

再次摸到了萧尘的命根子,她的眼睛微微的一凸,她瞬间有些迷离,这种触感真好,当年她也是这样摸自己的老公的。可是她老公的相比较这根还是要差一些,不知道这个进入自己的身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充实感?

想到她老公,她却是瞬间清醒过来,她不能这么做!

一用力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冷冷的看向了石兰梅,“妈,你怎么能这样?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我是你儿子的老婆,你在干什么?”

石兰梅心中自然也不好受,但是她现在没有别的选择,神色坚定了一些,看向苏静茹,“静茹,我们女人苦啊,遇到这种灾难,难道这是我们的错吗?我相信我的儿子,你的老公他会理解你的,只要你的心不背叛他,那么你永远是我们家的好儿媳。”

说着石兰梅将苏静茹的又向着萧尘推了推,同时也给萧尘使眼色。

萧尘无奈,但是现在他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为了能够让事情速战速决,他现在也必须配合石兰梅尽快的拿下苏静茹才行。

“苏小姐,其实你可以把这当做是一种看病,不要有什么心里负担,这病要是不看的话,会衰老的很快的,我相信你老公他也不愿意看到这样。”

萧尘也在旁边忽悠着,同时竟自己的命根子在苏静茹的手上蹭了几下,让她感受自己的坚硬。

石兰梅却是一把伸入了苏静茹的裤子中,顿时让苏静茹反抗挣扎起来,但都被她死死的抱住。

“妈,你在干什么?”苏静茹有些气愤,但是神情间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坚决态度。

“没干什么,只是看看你还正常不,还好,你还正常,下面已经湿了。这是女人本能反应,这是骗不了你的静茹,难道你还要骗自己吗?”

石兰梅说着便将苏静茹身上的衣服解开了扣子,夏天穿的薄,数年胸前便露出了白花花的一片。这次苏静茹下意思的挣扎了几下,但是最终却也安静下来。

她的神情彻底的失去了理智,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萧尘的命根子。

“来吧静茹,今天你会知道什么是天堂!”石兰梅一直催眠着,同时将苏静茹的身上的衣服都扒了下来,很快苏静茹就**在了萧尘的面前。

“快上啊,还等什么?”石兰梅看到萧尘动作很是迟疑,有些不满的比对着口型。

萧尘一咬牙,一把抱住了苏静茹。感受到萧尘雄壮的身躯,苏静茹整个身子轻颤,下面早已经洪水泛滥。

为了节省时间,以免再出现什么变故,萧尘瞬间提枪而入,策马奔腾。

一盘石兰梅在帮忙,萧尘卖力,可以说让苏静茹再次感受到了作为女人的快乐。

此刻的她是放纵的,是风情的,完全抛开了一切烦恼,尽情的去享受这干旱已久还不容易等来的一场甘露。

足足半个小时,苏静茹才完全被萧尘制服,此刻的她也逐渐的清醒,看着自己**着身躯,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眼中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珍珠,掉个不停,眼神中充满了迷茫和怨恨,她恨自己的婆婆,也很萧尘,更恨自己,但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想起刚才自己那放纵的样子,她自杀的心都有。

“静茹啊,哭什么?刚才难道不舒服?女人不要活的这么苦,你永远都是我们家的好儿媳,放心吧,所有的人都会理解你的。”石兰梅现在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下了地。

苏静茹默默的起身,穿上了衣服,神情有些漠然,她需要时间去消化今天的所发生的事情。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直接就走出了萧尘家。

石兰梅也顾不得其他,赶紧跟着跑了出去,她得看好苏静茹,万一想不开可就麻烦了。

萧尘看着两人离去,心中一阵无奈,脸他自己都感觉今天有点荒唐,婆婆和儿媳一起让他上,这多少有点兴奋,但同时也感觉怪怪的。

不管了,希望石兰梅可以将苏静茹劝说好,不然的话,蔡家的两代人来找他算账,可受不了。

想了一下,他朝着韩慧怡刚租的房子走了过去,先躲躲再说。出了门,他刻意的将门锁了上,也算是闭门谢客的意思。

苏静茹迷茫的走出萧尘的房子,但是却没有朝着自己的家走去,而是朝着村后面的树林走去。石兰梅看到这里,心中松口气的同时,却也紧张起来。

她儿媳没有立刻回家,显然是没有铁心将这件事捅给自己的儿子和老公。但是往村外走去,不由的让她有点担心,因为经过村子后面的一片树林,便是一个水库。曾经村里有好几个人都在哪里跳河自杀的,她不得不多想。

“静茹,你要干什么去?”石兰梅跟在后面,小神的问道。

“你不要跟着我,我需要自己一个人静一静。”苏静茹神情淡然,眼神中没有一点光华,漠然的朝前走去。

说完苏静茹继续向前走去,眼神中没有任何的焦点,显然是受了重大的打击之后才会是这个样子。

石兰梅自然不敢让她一个人去那边,她也知道自己现在拦不住,万一惹毛了苏静茹,闹腾起来,被村里的人发现了情况会变的更糟糕,于是只是跟在她的身后。

最终苏静茹来到了水库边上,不过好在并没有去水库的最边缘,而是在离水库还有三米的距离的一颗平滑的石头上坐了下来。

这让石兰梅松了口气,只要不是寻死就好,准备前冲的身体也停了下来,站在原地观察苏静茹的表现。

苏静茹一坐便是半个小时,姿势一动没动,好像石化了一样。

石兰梅一直看着,心中暗暗着急,这么下去不是办法,苏静茹很可能会自己钻入牛角尖出不来,寻死还是会有可能。哪怕就是不寻死,疯了也是不好的。

一咬牙,她走了过去,她这时候必须开导苏静茹。

“静茹,我知道我这次做的过分了,你原谅我好吗?”石兰梅主动认错,先将苏静茹心中的结化解了才行。

“原谅你?”苏静茹终于有了反应,冷笑了一声,眼神怨毒的看向了石兰梅,“你是我婆婆,是我老公的亲妈,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你自己也就罢了,把我也推入了火坑,你让我如何面对你的儿子?”

石兰梅被骂的脸上也是出现了一丝愧疚,但是她却是没有后悔的意思,“静茹,这事情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我的儿子,更对不起我老公。可是我没错,这个该死的桃花村,一夜之间让男人完全变成了不举,这是在惩罚男人,更是在惩罚女人。”

“可是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造了什么孽,为什么要这样的惩罚我们?阴阳调和,那是人伦常情,而我们现在是什么?还能算是人吗?我好在还有了孩子,可是你们呢?年纪轻轻,却就要断子绝孙,凭什么?”

“好吧,剥夺了我们女人生孩子的权利也就罢了,但是却为什么还要我们也跟着受阴阳之苦,这些年,折磨的我快要疯掉了,好不容易找到个希望,我不想错过。但这只是身体上的本能需求,我的心依然是属于我的老公,你的公公,蔡富贵的,我没有打算一个人享受,抛弃他不管。”

“静茹啊,你也是女人,难道不能体会我的痛苦吗?”

苏静茹此刻被石兰梅的一通诉苦,终于说的有了一些神采,也不再对石兰梅有那么大的怨恨。

“可是,我们这样还不算背叛自己的老公吗?”苏静茹最转不过弯的就是这个,她觉得她是个罪人背叛了自己的老公,从这一点上来说她是一个很传统很贤德的女人。

石兰梅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看向苏静茹,问了个其他的问题,“竟然,你自己动手解决生理问题吗?”

这在平时绝对是一个禁忌话题,就算是婆媳都不能聊,但是此刻她却不得不问出来。

“我……是!”苏静茹脸色红起来,这话题很让他尴尬和羞涩,但最终还是承认了下来。都到了这种情况了,她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既然如此,那你完全可以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当做是一场自我解决生理需要的过程,只不过这一次的器具比较真实而已,反正你对萧尘也没有产生什么感情,就把他当做一个简单的用具就可以了。”

石兰梅最终找到了突破口,这个安慰的借口可以说是绝佳的。

果然听到她的这个话后,苏静茹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明悟的神情。

不过苏静茹没有立马就表示出什么来,只是静静坐着,显然脑海中还一直在想着这个事情。石兰梅没有打扰,她知道此刻只能靠苏静茹自己走出来,她要是走出来,那就是真正的走了出来,要是走不出来,那就麻烦大了。

好在,在她的祈祷下,苏静茹走了出来,脸上的表情开始活了起来,整个人不再是刚才的那种木讷的神情,眼神中也有了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