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1第1章

    谢流年懵了。

    “胃癌晚期”,怎么可能?自大学毕业后一直奔波来奔波去,要么是去见客户,要么是在去见客户的路上。好容易一步步做到销售总监有了六位数年薪,也买了房,不再飘泊,稳定下来了。美好的生活在向她招手,无限的未来在向她展开,这个时候,癌症晚期?

    不会吧,我上个月刚刚订了辆q7,车还没提呢。

    谢流年实在不甘心,“没准儿是医院搞错了。”不是有人说过,我天朝最混乱的地方,第一是火车站,第二是医院?

    谢流年又换了一家三甲医院检查,结果还是一样的。连着换了三家医院,全是一样的检查结果,谢流年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胃癌晚期。

    “你该早来就医的。”医生毫不留情,“拖到这个地步,我们也没办法。”已经是晚期,估计还有3个月到半年的寿命,准备后事吧。

    恐惧一阵一阵袭来,我将会很快死去?我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谢流年到了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有多留恋生命。

    谢母很快从老家赶了过来,“女儿,不能放弃,你不能让妈妈白发人送黑发人!”谢流年发了半天怔,倒在谢母怀中大哭一场,然后,开始积极治疗。

    医药费流水般花了出去,很快,谢流年银行卡上的钱悉数取光,交给了肿瘤医院。社保能报的项目很少,用进口药,好药,经常不在社保报销范围,经常都是自费。

    “卖房子吧。”要凑医药费,只有卖房子了。谢流年留恋的看了又看,穷毕生之力才能拥有这套房子!可是没办法呀,钱花完了,但是又不想死。

    从前,健健康康的时候,听一位护士提到过食道癌病人治疗是如何如何的惨,谢流年笑着说“换了是我,干脆不治了。”死了拉倒。

    那位护士微笑,“健康人都这么说,可真到了得病的时候,再穷,再苦,治疗再难受,没人会说放弃。”能多活一天是一天。

    现在,谢流年知道了,那位护士说的,是真的。

    谢母猜疑问道:“女儿,真要卖房子?”这是帝都位于东三环的房子,环境优美,周围有学校、医院、卖场、公园,真是太方便了。这样的房子如果卖掉,凭谢家的力量是再也买不回来了。

    “当然要卖,不然,拿什么交钱给医院。”谢流年不经意的说道。

    谢母欲言又止。

    谢流年奇怪了,“妈妈,怎么了?”难不成是妈妈有私房钱?不会啊。自从爸爸去世后,妈妈就跟着哥哥谢流光夫妻生活,退休费全贴家用了。

    “没事,没事。”谢母低声说道“本来妈还想着,这房子这么好,要是留给龙龙……算了,算了,你治病要紧。”

    龙龙,是谢流光的独生子,是谢母的心肝宝贝。

    谢父谢母都是普通工人,辛辛苦苦一辈子,只攒下一套八十平米的房子,和五万块存款。谢父突发心脏病去世,并没留下遗嘱。谢流光结婚时,谢母做主,把房子和存款全给了谢流光。

    “女儿,你哥是男孩儿,谁家娶媳妇不得要房子、要财礼?你从小就懂事,让着点儿你哥,啊?”谢母这么说了,谢流年也没有异议,点头答应了。

    确实,在谢流年老家,没房子的男人真是娶不上媳妇的,没人肯嫁。谢流光是个小学教师,工资不高,凭他自己想买房,费大劲了。

    房子归谢流光,存款归谢流光,谢母的退休工资归谢流光,这些谢流年都没意见。“女儿,妈的医药费、生活费,你们兄妹俩平摊吧。”谢母这一提议,谢流年也大大方方同意了。

    一向是很和谐的家庭。“我爸妈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却没有重男轻女的行动”,谢流年一向是这么认为的。父母爱子女,子女当然也要回报父母,吃点小亏,无所谓。

    但是谢流年没想到,谢母竟会有这种想法,房子给龙龙?谢母似乎忘了,谢流年才是房子的主人。而且,谢流年手头没有现金,要继续治疗非卖房子不可。

    接下来的几天,谢母常常跟在谢流年身后,常常想说什么,却又不开口。谢流年本来是最乖巧最会察言观色的,现在却装作没看见,无视。

    “人家的孩子都有名车接送,龙龙没有。人家的孩子才上小学,出国留学的学费都准备出来了……”谢母忍不住一提再提。

    晚期,没治了。银行卡上原本有四十多万,全填进去了!早知道根本没用,那又何必……?谢母想到如流水般花出去的钱,很心疼。

    “要是能治好,咱肯定治!”谢母晚上偷偷给谢流光打电话,“可是根本治不好啊。”流年一向很懂事,怎么临了临了,会这样?这么好的房子不留给龙龙,她唯一的侄子,谢家唯一的根,倒要去治根本治不好的病,去填无底洞。

    谢流光压低声音,“妈,我还有一万块钱私房钱,明儿我给你寄过去。能延长一天是一天……”

    谢母跺脚,“不行!你就那点儿死工资,赶紧存起来!不许寄!”流光一月才两千多块钱工资,全要上交,这多不容易才攒下一万块钱啊。

    第二天谢母专门跟谢流年说了这事,“看你哥多关心你。”谢流年微笑,“寄过来了?在哪儿?”说说而已,当真啊。自从谢流光结婚后,连出去吃个饭都是流年结账,从无例外。

    那句话是怎么说的,姐妹会一直是你的姐妹,兄弟是你的兄弟直至他们结婚。

    谢母一脸怜爱,“我不让他寄。”流光没钱,流光穷。

    谢流年笑笑,没说话。银行开着门,邮局也开着门,如果真心想给,总有办法寄过来,汇过来。

    房子还是卖掉了。“六万块一平?”谢母惊了,房子这么贵?那这七十八平的房子,流年得拿回来多少钱啊?

    谢母迅速计算了下。治病,再怎么花,也花不了一百万!还能剩下三百多万,行了,龙龙不用自卑了,流光也能有名车,也能给龙龙存出国留学的钱!

    谢母隐隐约约跟流年提过,谢流年只笑笑,不接话。

    谢流年临走前,回了趟老家,在西郊买了套两室一厅的房子给谢母,“这套房子我遗赠给您,条件是在您有生之年,不得出让、赠予。”百年之后随您怎么着,您活着的时候,不能赠予他人。

    “这是一笔年金,按月领取,您每月能领一千块,直到100岁。”有退休费,再有这笔年金,谢母的晚年生活是有保障的。

    谢母眼巴巴看着谢流年。

    还有呢,流年怎么会只有这么点钱。留给龙龙的呢,在哪儿。

    谢流年手头还有两百多万现金,除了留出自己买墓地的费用、殡葬费用,剩下的钱,全部捐给了西部山区,“那里的孩子才是真正需要。”山里的孩子每天只吃两顿饭,没有菜,营养跟不上。校舍破旧不堪,请不到老师来教学。那里的孩子才是真正需要救助。

    谢流光夫妇是双职工,都是小学教师,工资虽不高但很稳定。有父母给的房子,有谢母退休工资贴补着,要是还养不了一个龙龙,真是笑话。

    “流年你怎么能这样呢,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谢母哭了,“龙龙是你侄子,是谢家唯一的香火!”

    我挣的钱,我自己倒不能做主了?谢流年已经很虚弱了,只有无语。

    “你体谅她吧。”中学同学张云现在法院工作,来看她的时候安慰“你不知道,现在什么样的事都有。有的父母把家产全给了儿子,却要女儿养老;有的父母自己没钱,就想法子从女儿那儿要了钱来,贴儿子。唉,几千年的恶习了,重男轻女思想难改。”

    张云在法院,形形□的事情见多了。

    谢流年疲惫笑笑,“谢谢你。”

    从前谢母要求家产归谢流光,养老两兄妹平摊的时候,其实谢流年心中隐隐是有些不高兴的。凭什么啊?哥哥不容易,难道我一个人在外面打拼就容易了?但是为了和谐,忍下去了。谁知最后是这样,一点也不和谐。

    弥留之际,谢流年想起一部非常有名的电影,是不是只有一个西红柿的时候,理所当然要给男孩子?是不是生死关头,理所当然要救男孩子?是不是作为女性,理所当然要为家庭牺牲自己?天朝女性已经奉献牺牲了几千年,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啊。

    如果有来生,我只想妈妈爱我,和爱哥哥一样爱我。

    谢流年溘然长逝。

    “哇---”响亮的婴儿哭声响彻在冬日上空,新生的女婴哇哇大哭着,无限委屈。

    “乖女儿,不哭,不哭。”温柔的女子声音耐心哄着,女婴感受到一个温暖的怀抱,感觉踏实可靠,哭声渐渐小了。

    “姨娘,咱们小姐生的真好看!”一个清脆的少女声音说道。

    被称为姨娘的女子,也就是抱着女婴的女子,亲亲怀中的婴儿,心满意足,“是啊,小樱说的对,我女儿真好看,真像她爹。”她爹可是谢家的玉郎,风姿特秀。

    “姨娘已有了棠少爷,又有了小姐,儿女双全了呢,真有福气!小姐生的这么好,四爷看了必定高兴。”名叫小樱的丫头在一旁拍马屁。

    “棠哥儿,倒是不用愁的。”姨娘轻轻叹了口气,“他是个小爷,老太太最疼孙儿的。倒是女儿,脱生在我这没用的肚子里,做了身份低微的庶女,委屈她了。”

    “哇”的一声,女婴放声大哭。什么?又有哥哥,还是庶女?比前世更惨啊,前世至少我爹妈是明媒正娶的!

    怎么哄都不行,女婴无限委屈的大哭起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 2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