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3第3章

    谢四爷辞别谢老太爷,回了自己院子。四太太怀中抱着才半岁的谢锦年,身边坐着年方七岁的谢延年,围在炕边亲亲热热的说笑玩闹。谢四爷回来后逗锦年玩了一会儿,又问了两句延年的功课,一家人很是和乐。

    “还没恭喜四爷呢。”四太太抿嘴笑道,“今日喜得千金。”虽说是庶出,且是女孩儿,可添人进口了总归是喜事。

    “也不知小七长的像谁。”谢四爷微笑说道。他已有两子一女,长子延年像娘亲多一点,很斯文秀气;次子棠年像父亲多一点,活脱脱是一个小玉郎,故此谢老太太爱的什么似的,抱了去亲自养着;长女锦年则是既不像爹也不像娘,“眉宇间有几分英气,颇肖外祖母”。锦年的外祖母,也就是四太太的母亲,是定海侯的掌珠,将门虎女,英姿飒爽。新出生的小女儿会像谁呢?

    四太太顿了顿,新出生的小女婴她没见过,还真不知道长的像谁。“今儿处置家事倒占了大半天,竟没来得及过去看看。”四太太笑道“不如过会子我和四爷一道去趟西跨院,一则瞧瞧咱们才出生的姐儿,二则何姨娘着实辛苦了,也该慰劳慰劳。”

    “如今天已经黑了,路又滑。”谢四爷不同意,“我一人过去便好,你累了一天,好生歇着。”不许四太太起身,独自一人去了西跨院。

    西跨院里间很暖和,何离躺在床上冲谢四爷温柔笑笑。她身边一个小小的襁褓,襁褓中的婴儿很娇嫩,很脆弱,梨子大的一张小脸儿,看的人心里软软的,酥酥的。

    “祖父给小七起了名字,谢流年,小七喜不喜欢啊?”谢四爷凝视新出生的小女儿,柔声问道。其实刚出生的小孩懂什么,这会儿谢流年哭累了,睡得正酣。

    “流年,流年。”何离低声呢喃,“这名字很好听。”老太爷给起的名字,自然是好的。

    “阿离,小七长的真像我。”谢四爷声音和煦,如春风吹过,何离却打了个寒颤。儿子像玉郎,老太太养了;女儿也像玉郎,若是再被老太太抱走……

    “莫怕。”谢四爷和何离相处已久,心意相通,当然知道她在怕什么,“父亲已经答应过,小七交给你抚养。”谢府的当家人是谢老太爷,他最大,说话最管用。

    “玉郎求过老太爷了?”何离素来聪敏,闻言已猜了个大概,柔声道谢,“玉郎待我真好。”老太爷如何会无缘无故答应让自己养小七,那自然是玉郎求过情。

    谢四爷轻笑,“阿离要记得我的好。”将来要还的。

    何离红着脸点头。谢四爷在她脸上轻轻啄了啄,两人头并头看了会儿小女婴,“真好看”“这会子好容易她睡着了,方才哭的好不委屈,心疼死人了”。

    谢四爷走后,何离幽幽叹了一口气。

    她自从六岁被卖来谢府,如今已是整整二十年,对谢府的内情自然甚是熟悉。谢老太爷和谢老太太是表兄妹,平日自是表妹听从表哥,可若表妹真执拗起来,表哥也会让步。更何况祖母养孙子孙女本就是常有的事,任是谁也说不出什么。

    “女儿,你长的这么像玉郎,若是老太太一见你便喜欢了,硬要留下你,那可如何是好?”一直到次日何离都是愁眉不展,吻着怀中的婴儿,轻声说着心里话。

    什么?谢流年才美美睡醒了一觉醒来,就听到这噩耗,不由大怒。有哥哥还不算,成了庶女还不算,我还可能连亲娘也保不住?亲娘再怎么偏心哥哥,也是小女婴最亲的人!这世上,有谁会比亲娘更疼你。

    到了该吃奶的时候,谢流年扯开嗓子哇哇大哭,死活不肯吃奶娘的奶。何离急,奶娘急,小樱也急,“生下来都两天多了,不吃奶可怎么办。”

    奶娘一抱,谢流年就哭。只有回到何离身边,回到何离怀里,才能安生。慢慢的何离也悟出来了,解开衣服,把□塞到女儿口中。

    谢流年已经很饿了,迫切的啃啊啃啊,锲而不舍的啃了好半天,终于喝到新生中第一口奶。一点儿也不好喝!谢流年心中叫着,口中贪婪的大口大口吞咽着。没法子,饿呀。人是铁,饭是钢。

    何离掉下眼泪,“乖,慢点儿,慢点儿。”她又不傻,自然知道此时怀中的女儿是真饿了,看看孩子这吃相!

    正好谢四爷和四太太一道过来了。这是四太太第一回见谢流年,她略带吃惊,竟有这样的婴儿?到了奶娘怀里就大哭,到了亲娘怀里才吃奶?

    何离狠狠心,把怀中的女儿递给奶娘。奶娘忙接了过来要喂奶,小女婴哇哇大哭,一口不肯吃。

    只有回到何离怀中,才慢慢停止哭泣,开始吃奶。

    谢四爷对何离温和说道“既如此,有劳你了。”四太太却很是踌躇,“何姨娘亲自喂养小七?不合规矩呢。”谢府少爷小姐不管嫡出庶出,从来都是奶娘喂养。

    其实四太太哪里在意谢流年是奶娘喂养,还是何离喂养,不过是怕人言可畏,怕谢老太太责怪。“苛待庶女,连个奶娘也不给”“果然不是自己亲生的,凡事都不上心。”

    “孩子重要,还是规矩重要?”谢四爷声音淡淡的,,难不成任由小七饿着?

    四太太微笑说道“自是孩子重要。”成了,有了四爷这句话,老太太跟前便有话回了。

    四太太做人做事向来周到,次日请安时便当做奇闻逸事讲给谢老太太听,“竟有这样精乖的婴儿,媳妇年轻见识少,头回见呢。”啧啧称奇。

    谢老太太笑道,“这有什么,玉郎小时候便是乖巧伶俐得很。”小七是玉郎的女儿,比寻常孩子聪明些、挑剔些也是有的,不足为奇。

    “谢家孩子娇贵,姨娘可不娇贵。”谢老太太才不管一个妾侍辛不辛苦,自己孙女不吃亏才是要紧的。

    四太太便放了心,横竖婆婆也是赞成的,如此,自己便没了干系。

    做人媳妇容易么?要服侍公婆,服侍丈夫,生儿育女,主持中馈,交好族人,应酬宾朋,便是丈夫的妾侍姨娘生下孩儿,也要照顾妥当了。

    四太太暗中替自己不值。不过,晚上回到自己院中,怀中抱着幼女,膝下坐着娇儿,对面是玉人一般的夫婿,一家人言笑晏晏其乐融融,四太太心里又暖暖的。

    腊月里事多事忙,四太太整天忙忙碌碌的,不知不觉便到了年根儿。“七小姐满月照旧例办。”百忙之中四太太也没忘了才出生的谢流年,照老例给办了满月礼。

    谢老太太原本对谢流年并不太在意,故此一直到满月那天才让人抱过来看了一眼。这一眼看过去,谢老太太顿时移不开眼睛了。

    这小丫头生的可真好看,真像玉郎!谢老太太眼睛咪成了一条线,“小七乖,留下跟你哥哥作伴儿,好不好?”不愧是亲兄妹,都是一般的粉雕玉琢,看着就喜欢人。

    谢老太爷打个哈哈,“是个女娃娃,跟着亲娘好些。”谢老太太瞪了过去,“是个女娃娃,才不能跟着她亲娘。”由姨娘养大的姑娘,和由祖母养大的姑娘,能一样么?谢老太爷看看兴兴头头的妻子,看看脸色平静的幼子,一时没了主意。

    谢四爷望望满心欢喜的老太太,欲言又止。

    何离瘫在地上。果然如此,老太太见了小七,便不肯放人了。

    失魂落魄回了西跨院,一头栽倒在床上,不说话,不吃饭,也不睡觉。

    不过一个晚上,何离已是憔悴的不像样子。

    第二天,何离被叫到老太太跟前。谢老太太板着脸,命人把嗓子已快哭哑的小七还了给她,“快给小七喂奶。”真有这死心眼儿的婴儿,不是亲娘的奶,饿死不吃。

    何离哆嗦着手解开衣服,把□塞到小七嘴里,小七弱弱的哭了两声,开始闷头吃奶。何离眼泪一滴滴掉下来,落在小七脸上。

    “哭什么哭!”谢老太太实在没面子,喝斥道“眼泪是有毒的,若让小七吃了眼泪去,看我跟你算账!”你还有脸哭?

    何离忙去抹眼泪,却是越抹越多。

    谢老太太叹了口气,“回去吧,好生照看小七。”自己生了大郎后十年没动静,族中颇有不满,“偌大家业,只有大郎一子,如何使得!”明里暗里讽刺自己“善妒”,容不下妾侍,才使得谢家枝叶不茂。没法子,只好给表哥纳了两个健壮婢女,接连生下老二、老三,族中才没话说。谁料到老三才生了没几年,自己又生下了玉郎!玉郎已是意外之喜,棠哥儿更是老年的慰藉。有玉郎,有棠哥儿,知足了,小七便留给她亲娘吧。看这母女二人的模样,也让人心生不忍。

    何离千恩万谢,抱着女儿出了门。迎面遇上谢四爷,陪着她一路走了回去。

    “可怜,平日里也是个美人,今日成乡下婆子了。”下人仆妇们偷偷议论,“也亏得咱们四爷,神仙般的人物,陪了何姨娘一路,竟不嫌弃她。”

上一篇: 2第2章
下一篇: 4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