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18第18章

    谢棠年把手中的小玉灯递给何离,“您替小七收起来罢。”何离手微微颤抖,忙不迭接过小玉灯,连连说道:“好,好,好!”声音也有些发颤。

    童嬷嬷暗暗叹气,跟怀中的谢流年商量,“七小姐,嬷嬷替你洗澡好不好?”让何姨娘多跟棠哥儿说会儿话吧,瞧着怪可怜的。

    谢流年打着呵欠,点着小脑袋,任由童嬷嬷抱着去洗澡。何离蹲在谢棠年面前,神情急切,谢棠年一把捉住她的手,低声说:“您放心,我身上光溜溜的什么也没有。”老太爷老太太的命根子,哪个仆妇侍女敢不经心照看。身边人都是小心翼翼的服侍着。

    何离眼泪掉了下来,强笑着点了点头,“我放心,我放心。”自己是不是太傻了,总怕棠哥儿和小七跟自己小时候一样身上常有伤痕?自己是什么身份,他们是什么身份,怎么会一样呢?真傻。

    谢棠年犹豫了一下,伸出雪白纤细的手指替何离擦眼泪,“您别哭了。”他的小手很柔软,声音很稚嫩,何离只觉得自己浑身轻飘飘的,“我不哭,我高兴死了,我不哭。”眼泪更加汹涌。

    谢棠年木楞半晌,猛的扑到她怀里,母子二人相拥而泣。

    童嬷嬷给谢流年洗过了澡,把她放进香喷喷暖融融的小被窝,谢流年疲倦已极,小脑袋才挨着枕头便沉沉睡着了。

    等童嬷嬷出来的时候,何离跟谢棠年早已分开。谢棠年规规矩矩坐在椅子上,规规矩矩的跟何离说着话。

    可是两眼微红,明明是方才哭过了。童嬷嬷思量片刻,亲自送谢棠年回去,看着他洗漱后睡下。“睡吧,棠哥儿。”睡醒了什么都会好的。

    这夜谢老太太兴致甚好,看戏吃酒行酒令,一直到漏下四鼓众人才散了。回到萱晖堂,知道棠哥儿已睡下,谢老太太亲身过去看了眼,方才安眠。

    黎明时分,三房的陆姨娘又是身子不快,“小桃,我胸口闷。”值夜的小桃睡眼朦胧爬了起来,先给陆姨娘揉了会子,见不管用,只好到三太太处禀报。

    这几个月陆姨娘没少请大夫,也没少大半夜、黎明时分请大夫。三太太不耐烦,“偏她事多。”大正月的请医问药,晦气死了。可又旁无他法,只得命人“速请大夫去。”

    陆姨娘实在薄命,大夫还没请到,她竟然一口气没上来,蹬腿儿去了。大夫心中连叫“好险,好险!”急急走出谢府。这幸亏是人死的早,若是自己诊了脉开了方子,立时三刻人就没了,岂不是打脸的事么?往后还怎么混饭吃。

    一大清早的就得了这么个信儿,三太太先是发了会儿呆,继而怒发冲冠,“她怎么会死?”三爷三两天一封信的询问陆姨娘可好,若被他知道陆姨娘半夜胸闷死了,可能跟自己干休?

    大夫不肯看死人,谢府这身份也不能让仵作验尸,这陆姨娘到底是为什么死的都不知道。怎么跟丈夫说?三太太越想越恼。

    “绮儿,娘该怎么办?”三太太拉着谢绮年掉眼泪,“你爹临走前说过,让我务必好生照看陆姨娘。”从前也有几回姨娘落胎的,可从前在任上能往那些狐媚子身上推,如今在谢府没人好赖呀。

    谢绮年秀眉微蹙,“是陆姨娘自己没福罢了,娘不必忧心。”似陆姨娘那般身材袅娜,又动不动就淌眼抹泪儿的,根本不是有福之人。再说生孩子本就是凶险之事,怀了孩子却养不下来,也是有的。

    “可你爹说过,若是陆姨娘这一胎有什么,他便要休了我呀。”三太太心神已乱,放声大哭。三爷脾气急,这“休妻”的话也提过不止一遭,只怕他这一回会是真的!他对陆姨娘这狐媚子着实上心。

    “没这个道理!”谢绮年忍下怒火,细细劝着三太太,“您是嫡妻,陆姨娘是偏妾,凭爹爹再怎么宠爱陆姨娘,也不会为了个妾侍责怪您的。”更甭提休妻了。他也就是说说而已。

    真要休妻,他一个人说了也不算。上有宗族父母,下有嫡子嫡女,哪能由着他肆意妄为。谢家世代书香,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家风清正,哪能由得他为着个妾侍要休弃原配。

    “你不懂!”三太太只是大哭。这不是三房第一回死姨娘,也不是第一回死怀着身孕的姨娘。自己为什么要带着儿女回谢府?一则是三爷不许自己收礼,任上未免清苦;二则是三爷爱妾柳媚儿小月了。

    “这是我看在儿女份上,最后一回容你!”三爷一掌打在三太太脸上,“往后若再敢这般狠毒,我定会休了你!”到时我一句话不用说,只把历年来媚儿、婉儿、娇儿诸人的脉案拿到苗家面前,苗家便没话说!

    哪有这么巧,一个又一个的妾侍怀了孕或是小月,或是一尸两命。“这些年我来房中人不少,怀孕的也多,却只有丰年一位庶女,你还敢说自己不嫉妒,不狠毒?”三爷话里面透着阴森。

    他说那是最后一回!三太太很有些绝望。怎么从前自己真有份害人的时候都是心安理得的,这回自己真是什么也没做,反倒心虚了呢?

    三太太形容憔悴了一整天,夜深人静时把小桃、小杏两个丫头讯问了两个时辰。正月十七辰正时分,她端庄威严的去寻了四太太,“弟妹,嫂子有事求你。”

    四太太正忙着。她在打点谢老太太出门诸般事宜,今日谢老太太一位昔日好姐妹六十寿辰,老太太要出门喝寿酒。车、马、跟着的人、备的礼,要忙活的事且多着呢,况且四太太要陪着一起去,自己也要收拾准备。

    三太太的话,四太太好半天没明白过来。“……陆姨娘死了……陆姨娘这阵子安安分分躺在床上养胎,极少出门……这些时日只是正月十五晚上去过何姨娘处……”这什么意思?

    待到回过神儿来,四太太大恼,合着你三房的姨娘到我四房的姨娘处坐了坐,我四房的姨娘便有了不是?四太太冷笑几声,“好,既如此,三嫂请带走何姨娘,任意讯问。”我看你能问出什么来。

    三太太大喜,“任意讯问”?好了,不必愁了。我早就知道,四太太对何姨娘定是心存忌惮,巴不得有人替她动手除掉呢。果然,果然。

    既能对三爷有交待,又能除掉一个自己早就看她不顺眼的人,还能狠狠抽嫡房一记耳光,何等痛快!何姨娘那狐媚子,连老太太都被她迷惑了,真该死。姨娘都该死。

    四太太面罩寒霜,冷声吩咐大丫头怀柔,“你去侍侯三太太审问何姨娘。”怀柔恭恭敬敬曲膝,答应道:“是!”

    四太太明明是含着讽刺,三太太大喜之下却没听出来,满脸笑容说道:“弟妹莫客气,莫客气。”还派大丫头侍侯我审问,太过客气了。唉,你急着要何姨娘死,可也不必做的如此明显,好歹遮盖一二啊。

    四太太忍着气,穿戴停当之后去了上房,服侍谢老太太出门喝寿酒去了。这厢三太太点齐人马,意气风发去了报厦,命人“速去将何姨娘锁了来!”这是她在任上时常说的话,常有的做派。

    县官的太太,也是有些官威的。

    那个整日装出一幅老实相哄骗老太太的何姨娘,那个在萱晖堂比自己这正经儿媳妇还受宠的何姨娘,她今日终是裁在我手中了!三太太挺直身子端坐着,努力抑制住心中的狂喜。

    昨日还愁没人好赖,笨死了,三房没有姨娘好赖,四房有啊。想栽赃陷害还不容易么?一个买来的姨娘,先锁了她,再往她房中塞些肮脏物事,管叫她有口难辩,跑进黄河也洗不清。

    三太太越想越得意。

    怀柔带了两个丫头、两个粗壮婆子,到西跨院提人。“何姨娘,跟我们走吧。”两个粗壮婆子是三太太从任上带回来的,唯三太太马首是瞻。这会子两个婆子手拿绳索,眼露绿光,不怀好意盯着何离。

    怀柔面带歉意,“何姨娘,例行公事,您走一趟吧。”四太太也是没法子,妯娌寻上门了,总要给个面子。再怎么说,三太太是正经主子,何姨娘可不是。

    谢流年本是悠闲坐在炕上玩耍的,这时警惕的直起腰身。什么情况?要带我妈妈走?那两个贼婆子,眼光怎么跟狼一样,绿幽幽的?

    谢流年先是大叫“姨娘”,继而大叫“嬷嬷”,把何离和童嬷嬷都叫来身边。大概人急了会发挥潜能,她这两嗓子,发音异常清晰。

    谢流年指指炕上摊着的《世说》,何离迅速替她拿了过来,“七小姐要看哪页?”此刻何离内心有些恐惧,眼前这帮人来意不善,来势汹汹,这架势很有些吓人!内宅中有些事情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在下位的低贱之人更是当替罪羊的不二人选。她们究竟要做什么?我能如何自保?绝望的情绪慢慢袭来,何离身子发冷。玉郎陪着老太太喝寿酒去了!此时此刻的谢家,自己最能依靠的人并不在!

    我不能有事,我不能有事!何离内心一遍遍狂喊,我家小七还这般小,棠儿前两日才亲过我!

    “惑溺!”谢流年清晰说道。何离手微微颤抖,翻了两下,翻到《世说.惑溺》。

    谢流年小手指着“……郭氏酷妒,有男儿名黎民,生载周,充自外还,乳母抱儿在中庭,儿见充喜踊,充就乳母手中呜之。郭遥望见,谓充爱乳母,即杀之。儿悲思啼泣,不饮它乳,遂死……”

    何离看了一遍,明白了,眼中闪现出喜悦的光芒。

上一篇: 17第17章
下一篇: 19第1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