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21第21 章

    谢四爷坐在宽敞亮堂的客厅中,独自一人貌似悠闲的喝着茶。耳中听到珠帘后传出来一阵又一阵的欢笑声,心中有些闷闷的。

    今日他造访逸园,才下了马车,张雱就带着小张屷迎了出来,父子二人都是彬彬有礼、周到热诚,可也仅仅是周到热诚而已。

    等到乳母抱着小七下来后,可是大不一样了:张雱马上眉开眼笑的,“小不点儿来了,真希罕人。”伸手抱过,亲呢非常。张屷眼巴巴仰脸看着小七,一脸谗相。

    紧接着涌出一老三小,口中都是嚷嚷着,“小不点儿呢,小不点儿在哪里?”敢情要是小七不来,他们要么是出门打架,要么在后院自在玩耍,不见客的。

    跟自己这位主客不过是一板一眼的行礼问好,见了小七则是一个个眼睛发亮,“阿屷眼光不错,小不点儿果然很可爱,很招人疼!”

    白胡子沈迈冲张雱讨好的笑笑,“阿雱啊,小不点儿给阿爹抱抱好不好?”沈迈抱过了还不算,还有沈忱,岳池,张屷,张嶷,一个一个轮。也怪了,小七一直笑嘻嘻的,谁抱也不哭。

    而且还任由生平头回见面的张家大小姐抱到珠帘后头见“伯母”了。一开始是沈忱、岳池、张屷三兄弟陪着进去,后来张雱坐了一会儿也进去了,然后是沈迈。

    自己这位主客,倒被孤零零撇在客厅,这让谢四爷情何以堪。好在沈迈很快出来陪客,“令爱真是冰雪聪明,不管说什么她都能听懂!”满口夸赞谢流年。

    中午用餐,谢四爷被让到炕上,“晚鸿,小不点儿这年纪,要暖暖和和的方好。”张雱怀中抱着谢流年,乐呵呵说道。

    大人们在炕桌旁吃饭,谢流年则是给单摆了张小小巧巧的炕桌,一看就知道是专做给小孩子的,大人用不了。餐具也小巧,盘子也好,碟子也好,都只有一点点大。

    鱼泥,蕃柿鱼糊,猪肝红根菜粥,苹果雪泥瘦肉汤,骨头红枣汤,小馄饨,小包子,小饺子,软软的一小碗御田梗米饭,南瓜泥,谢流年的午餐很丰富。

    “小不点儿,这些都是我娘亲手做的,可好吃了。”张屷和张嶷热心招待小客人,放着仆妇乳母都不用,张罗着拿小碗拿小勺,想喂谢流年吃饭。

    张雱不许。“你俩自己还是孩子呢,甭捣乱了。”也不假手乳母,端起一碟子鱼泥,拿小勺舀了一勺子,亲自喂谢流年,“小不点儿乖,来吃鱼泥。”喂一口鱼泥,再喂一勺猪肝红根菜粥。

    鱼泥软烂鲜香,好吃!谢流年吃了一口美味鱼泥,高兴的拍手笑笑,又张开小嘴,示意张雱还要吃。“小不点儿真乖!”张雱人虽是高高大大的,喂孩子时却很温柔。

    不知不觉间谢流年已顺顺当当吃了一餐可口午饭。她吃的聚精会神,张雱喂的专心致志,两人配合默契。轮不上喂孩子的张屷和张嶷在一旁羡慕的干看着,沈忱和岳池肚中暗笑。

    谢四爷仪态优美,不紧不慢的用着饭食。逸园菜式极好,色香味俱全,谢四爷却是食不知味。这张无忌不只会抱孩子,还会喂孩子。小七鼓着小脸颊吃的可真香,对自己这近在咫尺的亲爹,看都不看一眼。

    “无忌若喜欢小七,不妨认做干女儿。”谢四爷大度说道。小七又肯让他抱又肯让他喂的,也是有缘份,那便叫他一声“义父”好了。

    “不成,不成。”张雱连连摇头,“认做干女儿可不成。晚鸿,不如你把小不点儿给我做儿媳妇罢。”认了干女儿,将来阿屷上哪儿娶媳妇去。

    谢四爷黑了脸。我闺女才一岁零两个月,你就想抢走了?是不是忒早了点儿。“无忌说笑了。”谢四爷微微一笑,顾左右而言他,“上回无忌所赠玉泉水,家父家母甚喜,命我道谢。”

    “不值什么,家去我再送你一坛子。”张雱逗弄着怀中的小不点儿,“世伯、世伯母喜欢便好。”谢家从老至少都这么高雅,会品茶呀。小不点儿,你长大后会不会也是一样?

    午餐后谢四爷本想告辞,走不了:小七睡着了。谢四爷看着宝贝女儿舒展着小肚皮沉沉入睡,只好给她盖严实了,让她好好睡觉。

    谢流年睡醒后谢四爷想告辞,还是走不了:沈迈带着沈忱、岳池在院子中练剑,张屷、张嶷在一旁助阵叫好,小七也看上瘾了,坚决不肯走。“好太,要太!”

    练完剑,该喝下午茶了。小七安安生生坐着享用幼儿专用茶点,小发糕,蒸鱼饼,蛋奶摊饼,虾豆腐,鲜藕银耳汤,另外还有一小碗疙瘩汤。

    小肚子都吃圆了。

    谢家父女二人回到谢府时,已是华灯初上。“怎回的这般晚?”萱晖堂门口,四太太接着谢四爷,轻声问道。谢老太爷、谢老太太都等急了。

    “多喝了两杯。”谢四爷微带歉意。四太太舒了一口气,“原来如此。”自从有了昨日那场飞来横祸,吓的人胆子都小了,唯恐再有什么非常之事。

    萱晖堂今晚没有什么欢笑声。小七板着个小脸,不肯笑,谢棠年关心妹妹,面有忧色。平时是四个人乐和,如今那两个跟蔫儿了似的,于是谢延年、谢锦年也提不起精神来。

    谢老太太叹了口气,命“都早生回去歇着。”谢延年、谢锦年跟着四太太回了正房,乳母抱着谢流年回了西跨院,谢棠年也早早的洗漱睡下了。

    “小七呆呆的样子,怕是给吓着了。”谢老太太从昨日看到今日,觉着小孙女不对劲,“还是请个人给叫叫吧。”小七胆子再大,也搁不住那种吓法。

    谢四爷本是不信这个,却不说破,只点头赞成,“娘说的是。”便是没什么用,让老人家安安心也好。横竖请个人叫叫,女儿也吃不了亏去。

    小七今日在逸园不知笑了多少回,不知玩的多开心,哪里是吓着的样子。只是离开逸园上了马车笑容就慢慢收起来了,回到谢府后,脸色更是不善。

    谢四爷想到此,很有些头疼。自从昨日自己匆匆赶回府,在报厦见到小七开始,她便是板着个小脸不理人,这情形倒像是在生气。是连自己这亲爹一起气上了么?

    回到正房,谢四爷神色怔怔。四太太心中歉疚,眼中含泪,“玉郎,都怪我不好。”如果自己当时不跟三太太赌气,如果自己当时没说什么“任意讯问”,没准儿三太太也不敢这般胆大妄为。自己这成了什么?帮凶么?

    自昨日到今日,四太太听到府中不少流言蜚语,已是气的哭了好几回,“我若真要辖治妾侍,辖治庶女,我犯的上用这么笨的法子?”至于跟三太太这样的人同流合污么。

    谢四爷轻轻说道:“眼睛都红了,真难看。”命人拿了冰块过来,亲手给四太太敷上。“玉郎,你真的不怪我?”四太太眼圈儿红了,“母亲不怪我,你也不怪我,我更是愧的慌。”丈夫也好,婆婆也好,不管心中多么焦急,对着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责备。

    萱晖堂,谢老太太夜深未眠。“……怀柔离开西跨院,一开始是四太太有吩咐。后来,是袁姨娘的丫头小柳哭着寻她,说袁姨娘腹痛难忍……”那当然要请大夫,要按方子抓药熬药,更耽误功夫了。

    谢老太太眼神冰冷,一个一个都是不省心!怀盈抿嘴笑了笑,又补上一句,“老太太,小柳这丫头有个亲姐姐,叫小杨,在二房当差。极受二太太看重。”这中间或是有什么,或是没什么,谁知道呢。

    谢老太太淡淡一笑。这二太太是真老实也好,假老实也好,懒的理会她。即便三太太做了恶,四太太脱不掉干系,自己也不会用个庶子媳妇管家。四太太韩氏再怎么不好,也是玉郎的妻子,是自己嫡亲的儿媳妇。

    只是,这嫡亲的儿媳妇实在令人失望。那时三太太寻上门来,她该先命人把西跨院看严实了,“不准人进出!”然后等下午晌喝完寿酒回府,再和三太太一起审问、处置。

    她是年轻没经过事,还是故意为之?谢老太太疲惫的闭上了眼睛。若是虑事不周倒还罢了,若是存心恶毒,那棠哥儿和小七,往后可费事了。

    次日中午晌,谢老太太请了一位年老德高的嬷嬷来为谢流年叫魂,“小七,回来罢;小七,回来罢。”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只有这一句话,温柔中又带一点威严,谢流年听着这样的声音,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睡醒后,眼前是谢老太太满是期待的脸,脸上遍布皱纹,“小七,好孩子,醒了?”声音微微发颤。谢流年心中一软,给了谢老太太一个甜甜的微笑。

    “好了,好了,这可好了。”谢老太太一迭声说道。看看,小人儿家受了惊吓还是要叫叫魂,这不,小七又会笑了!

    当晚,萱晖堂中又响起欢声笑语,谢流年比谁笑的都欢,笑声在门外都能听见。“七小姐好了,老太太也有笑模样了。”两个小丫头嘀咕着走出萱晖堂,“幸亏叫回来了,要不……”

    三太太隐在黑暗中,又是恨,又有些庆幸:那小丫头片子平安无事,自己也该平安无事了吧?自前日事发,谢老太太便称了病,连请安都免了。不只自己,连着绮年、丰年、之年都见不着老太太。

    若是批头盖脸被骂一顿倒好了,或是打两下子也成,打完骂完也就无事了。偏偏谢老太太是一句话没有,连面都不见,三太太心里越发没底。

    “我没做什么呀。”三太太失魂落魄往三房走,乱乱的想着,“我不就是想为陆姨娘讨个公道,审问过何姨娘么?她什么事也没有,那小丫头片子也好了。”越想,越觉着自己定是万事大吉。

    虽这么想着,三太太心里还是不安定。又过了两日,人定时分,三爷,和苗家的大舅爷、舅奶奶,一前一后黑着个脸,来到谢府。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生生把我们老太太气病了,如今还胸口疼,只能在床上歪着……”四太太说到动情处,哽咽难言。

    三爷脸色铁青,“这不贤妇人,竟不把老太太放在眼里!娶妻为的是孝顺父母,如今不只不能孝敬,反倒把老人家气病了。舅兄,嫂嫂,不是我谢尉无情,实在令妹难以为妇。”命人备笔墨,要写休书。

    苗家舅爷是个老实人,只会连连道歉。舅奶奶有些城府,微笑道:“我们苗家小门小户的,接回姑奶奶倒没什么。只怕连累了贵府百年清誉。”女家被休不是好事,男家休掉已育有嫡子嫡女的媳妇,难道便是好事么。

    四太太也是微笑,“清誉不清誉的先放下不提,谢苗两家的情份要紧。老辈子的交情了,哪能说断便断?再者,我们老太太,您两位也知道,最是宽宏大量心地慈善的,如何会令二小姐、七少爷失母。”

    这是什么意思?苗家舅爷、舅奶奶都凝神听着。

    四太太淡然一笑,侃侃而谈,“不如两位先接了令妹家去,好生教导一番。若能教好了,是谢苗两家的福气;若实在教不好……”

    四太太叹了一口气,悠悠道:“那,便是谢苗两家缘份已尽。”

上一篇: 20第20章
下一篇: 22第2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