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30第30章

    张雱这话一出口,原本热闹的酒席间瞬时寂静。除了沈迈知道内情,岳培、傅深、安瓒都迷糊,哪个孙子给定出去了,怎么自己这做祖父的都不知道。岳泽、岳澄更不用说,各自呆了一呆,不明白为什么叔叔问姨丈要儿媳妇。

    沈忱和岳池闻言对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看向幼弟张屷。张屷局促不安的坐着,神色中有羞涩,有慌张,更有喜悦。见他激动的小脸通红,沈忱和岳池同时转过头不看他,阿屷你能有点出息不,目不忍睹。

    “儿媳妇?”谢四爷面色如常,口气淡淡的,“无忌三位令郎,哪位娶了亲,抑或是定了亲?”说到后来,渐渐有了咬牙切齿的意味。我怎么不知道无忌你已经有了儿媳妇呢,请问是谁家的千金。

    张雱楞了楞,“我三个儿子都没娶亲,也没定亲。”他这话一出口,岳培、傅深、安瓒都跟着出汗,没娶,也没定,无忌你怎么就当面锣对面鼓的跟人谢四爷要起儿媳妇了?这是从何说起。唯有沈迈还是笑咪咪的,眼下自然是没娶、没定,那有什么。眼下不是,往后一准是。

    谢四爷浅浅一笑,把玩着手中的银酒杯,意态闲适。他本来就生的清秀绝伦,面如凝脂,目若点漆,再加上这处变不惊的气度,温文尔雅的谈吐,更显得俊逸不群。岳培、安瓒看在眼里,暗暗称许。

    张雱挠挠头,“晚鸿莫跟我装糊涂,我说的是小不点儿。”小不点儿在我心里,就是儿媳妇。谢四爷笑的云淡风轻,“小女如今顽劣的很,我通不带她出门。”再说,小七如今已是三岁,大姑娘了,不便抛头露面。

    原来无忌看上了谢四爷的小女儿,要讨来做儿媳妇。岳培、安瓒、傅深这会儿全都明白了,岳培打个哈哈,举起酒杯,不动声色把话题岔开,众人兴致勃勃谈论起“哪年的梨花白味道好”。

    酒宴散后,张雱送谢四爷出门,路上还在跟他商量,“晚鸿,你家小不点儿顽劣,给我做儿媳妇正好。内子和我一向娇惯孩子,舍不得约束他们……”跟在一旁的沈忱和岳池耳不忍闻,偷偷溜了。

    张雱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张屷不愿意了,拉拉父亲的手,“爹爹,小不点儿才不会顽劣。”她很可爱,很懂事,虽然有时候会流口水。

    这小子比他爹会说话。谢四爷淡淡看了张屷一眼,张屷红着小脸双手捧出一封书信,“烦请世叔转交。”什么转交,我要替她念,替她回信,她还板起小脸跟我生气!谢四爷接过书信,跟张雱拱手作别,上了马车,扬长而去。

    “要不,咱们上谢家提亲吧。”回了正房,张雱跟解语商量着。既然儿子喜欢,早早定下为好,早定早安心。谢家那小不点儿很可爱,万一给别家抢了先可怎么办。

    “太早了。”解语摇头,“待两个孩子长大,若阿屷喜欢小不点儿,小不点儿也喜欢他,自然是要求亲的。”一辈子的事,还是到他们都长大的时候再决定。

    “也对。”张雱挠挠头。解语说的对,孩子们还太小。解语拉他在玫瑰椅上坐下,递给他一杯浓浓酽酽的热茶,“一则是孩子还小,二则,即便咱们提了亲,谢家也不会答应。”

    太康谢氏和大多数世家名门一样,很少会定娃娃亲的。这个年代幼儿夭折率高,若是小小年纪便定了亲,之后有任何一方不幸夭折,另一方很容易被怀疑为“克妻”“妨夫”,再次择配会大受影响。而且世家名门子弟大多出仕,官场浮浮沉沉,前途难测。若是幼年定亲时一片锦绣,待孩子长大后有一方仕途不顺被贬,穷困潦倒,这时你是履约还是不履约?履约,自家孩子吃苦。不履约,少不了得一个嫌贫爱富的名声。这又何苦。

    将来的事,谁知道呢?不如等到孩子长大之后再为择配。虽说自定亲至成亲短则一两年,长则三四年,变数也许还会有。可比起自幼定娃娃亲,已是好的太多。

    “解语,听你的。”张雱一口气喝完浓茶,把杯子还回到妻子手中,“家里的事,全听你的。”解语聪明,她不管说什么,不管做什么,都是对的。

    解语接过杯子,微微笑了笑。无忌还在担心小不点儿被人抢走,哪会?谢四爷何许人也,他既然允许阿屷时常写信过去,又会亲笔代女儿写回信,必定不会轻易将小不点儿另许他人。

    岳培、安瓒、傅深知道内情后都是大乐,看看我乖孙子,才九岁就知慕少艾!傅深一把抱起张屷,哈哈大笑,“傻小子,你还有十几年要等!”那小丫头才三岁。

    安瓒微笑说道:“谢家老太爷、谢四爷都是书法名家,阿屷,你往后要勤练书法,知不知道?”要想娶媳妇,读书写字莫偷懒。

    岳培则是拉着张屷说悄悄话,“祖父放着几样好东西,有祖上传下来的,有商队新从西洋带回来的,都奇巧有趣,小女孩儿定会喜欢。乖孙子,祖父全给了你。”你送小姑娘去。

    沈迈更绝。拉着张屷,笑意殷殷,“阿屷,谢家我去看过,守卫一点儿不严密,不管白天黑夜,阿爷来去自如。要不,阿爷把小不点儿给你偷出来?”

    …………

    张雱夫妇二人很快带着三子一女回拜谢府。沈忱、岳池、岳泽、岳澄四人骑马,张雱、解语带着幼子幼女坐马车,后面一辆马车是满满当当的各色礼品,一行人声势浩大到了城西谢府。

    谢老太爷、谢老太太都是慈祥和善的长辈,笑容可掬命他们“免礼,快起来”,拉着孩子们一个个夸奖了,见面礼是每人一套笔墨纸砚,笔是善琏湖笔,砚是名贵的端砚,皆非凡品。

    拜见过长辈,谢四爷在大客厅招待张雱、沈忱、岳池、岳泽、岳澄,解语带着幼子幼女在内宅,二太太、三太太、四太太带着二小姐、三小姐、四小姐陪客。

    彼此都不熟悉,见面难免有些尴尬。好在解语平易近人,亲切随和,四太太手腕圆熟,谈笑风生,气氛倒也热络。说说时新的衣服首饰、胭脂水粉,说说膝下的儿女,儿女们幼时的趣事,人人有话说。

    “夫人真有福气,长子和次子小小年纪已是立下战功。”四太太真心真意的夸奖,“果真是将门虎子,英雄出少年。”泽哥儿和澄哥儿都羡慕死了。

    是呢,眼前这位侯夫人也有一位年方十四岁的嫡子,三太太来了兴致。虽说南宁侯是新得的爵位,有些暴发,可也是世袭罔替的侯府呢,富贵荣华,那是不必说的。

    “贵府长公子这样的家世,这样的人才,真是难得一见。想必已是定下了亲事?不知哪家小姐有这福份。”三太太眼角含笑,满面春风。

    解语心中微晒,这里还坐着三位未出阁少女,问这个不觉得唐突么?“犬子自幼练习沈家功夫,二十岁之前不能成亲的。”解语微笑说道。既然二十岁之前不能成亲,那么早定下来做什么,不必。

    三太太微微失望。二十岁之前不能成亲,那即便是要定亲,女孩儿也要小上三两岁方可。同岁的如何使得,世上罕有二十岁的新娘。可惜了,可惜了,年龄不对啊。

    谢绮年、谢华年乖巧,耳中听得三太太提及亲事,二人都低下头陪丫丫翻着花绳,装作没听见。谢丰年独自坐在一旁涨红了脸,手足无措。

    张屷坐在官帽椅上发闷,“怎么没有看见小不点儿?”发了一会儿闷,转过头可怜巴巴的看向自家娘亲,小眼神中满是委屈。

    “府上还有两位年幼的小姐,可能请出来见见?”到底是亲娘,解语没有让他失望,笑盈盈对着四太太提出,要见见六小姐、七小姐。

    “小女年纪尚小,过于顽劣。”四太太提及爱女,神色温柔,嘴角有一丝醉人笑意,“连行礼还不周全,您别见笑。”谦逊两句,命人“请六小姐、七小姐过来”。

    丫丫灵巧翻着花绳,听见“请七小姐过来”,冲张屷眨了眨眼睛。小哥哥,小不点儿要来了呢。上回见面小不点儿还只有一岁多,现下快三岁了,不知会变成什么模样。

    张屷坐直身子,屏住了呼吸。

    大红撒花门帘挑起,乳母抱了位三岁左右的小姑娘走进来。小姑娘梳着可爱的双丫髻,皮肤白白的,眼睛大大的,眉宇间有几分英气。

    “锦儿,过来拜见夫人。”四太太怜爱看着谢锦年,温言吩咐。谢锦年很听话的下了地,很听话的对解语行了礼,奶声奶气问好。

    “令爱真讨人喜欢。”解语拉过谢锦年,笑盈盈夸奖,“明媚爽朗,看的人心里热乎乎的。”送了两串珍珠做见面礼,晶莹透彻,圆润柔美。

    大红撒花门帘再次掀起,还是乳母打扮的妇人抱着一位三岁左右的小姑娘。这小姑娘也是梳着双丫髻,皮肤白白的,眼睛大大的,神情有些调皮。

    小不点儿!张屷溜下椅子,咚咚咚跑了过去。谢流年睁大眼睛看看他,张屷!他怎么来了?他到了太康么,怎么没听爹爹说起过?

    解语看着乳母怀中的小不点儿和站在地上的幼子两两相望,心中颇觉好笑。会记得么?上回见面时她还很小。

    “小七,过来拜见夫人。”四太太温和说道。她心中和二太太三太太一样有些奇怪,怎么这位南宁侯府最小的公子会突然下了椅子,跑到门口?

    乳母放下谢流年。谢流年冲张屷扮了个鬼脸,算是打招呼,然后规规矩矩向厅中诸人行礼问好。虽然行礼歪歪扭扭的,不过礼数还算周到。

    解语送了她一块玉佩做见面礼,谢流年收下玉佩,冲解语甜甜一笑。眼前这位美貌阿姨抱过自己,吻过自己,还亲手给自己做过美味可口的幼儿餐。

    见过礼,大人们坐在一处谈笑风生,小孩在一旁玩耍。张屷牵着谢流年的小手,走到角落里,寻了两个小凳子,一人一个坐下。

    作者有话要说:还是不够肥,我很惭愧。

    主要是开头改了又改,写了几个场景出来,都觉的不合理。目前这个,是我觉着还可以接受的。

    留言很踊跃,我应该双更的,不过今天实在写太慢了,抱歉。

    明天一定双更,好不好?原谅我。

    另外,谢谢aileen扔了一颗地雷pd扔了一颗地雷

    谢谢所有支持正版阅读的诸位。

上一篇: 29第29章
下一篇: 31第3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