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34第34章

    谢四爷是幼子,从小父母兄长便对他十分宽容宠爱。长大成人后更是任由他逍遥自在不理俗事,如闲云野鹤一般,真有飘然出世的光景。

    谢老太爷、谢大爷知他性子散漫不愿受拘束,不追逐名利,向来没勉强过他什么。如今,一向纵容幼弟的谢大爷却说“玉郎,你出仕吧”。

    谢大爷还是不能坐,只能站着。他身穿一袭宽大舒适青布道袍,面容略显憔悴,背着双手立在窗前。一阵秋风吹过,带来些许萧索落寞之意。

    “哥哥的身子是一日不如一日,不服老不行。”谢大爷苦笑,“你两个侄子又还年轻,没个十年八年的,撑不起谢家门户。玉郎,这时节你可躲不得懒。”他原本也是高大俊朗的男子,如今不过四十出头,已露出疲惫之态。

    谢四爷心中一酸。这些年来自己在谢府悠游渡日,镇日风花雪月,富足又清闲。却不知大哥在官场上是如何往来逢迎、上下周旋的?想必吃尽辛苦。

    “大哥是知道我的,从小不耐烦做时文。”谢四爷笑道:“如今说不得,倒要学着做做八股了。”若要出仕,若想高踞卿贰,夸耀士林,必要进士出身;若想要中进士,必要会做八股文。

    谢大爷感概的点点头,“玉郎,委屈你了。”自己这谪仙一般的幼弟,从此也要落入凡尘,经受种种辛酸苦辣。从前那神仙似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谢四爷轻轻一笑,伸出白玉般的双手端起桌案上的莲叶鱼纹细瓷茶盏,缓缓拨动茶叶。茶水氤氲的热气中,他原本精致绝伦的面容泛着迷人的胭脂色,越发显得秀逸出尘。

    谢大爷眼眶一热,差点脱口而出“玉郎,你回太康吧,哥哥一个人可以的。”却终究没有说出。有很多话是这样的,想说,但是再想想,就不说了。

    晚上谢流年看见谢四爷进门,乖巧可爱的叫“爹爹”。谢四爷淡淡看了她一眼,没说话。这会子头也不疼,肚子也不疼,全好了吧?你个小坏蛋。

    照例有学习时间。让谢流年奇怪的是,今晚讲的居然是《论语》。其实谢流年对《论语》并不反感,儒家那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自有其感人之处。可问题是,儒家是入世的,谢四爷是出世的。

    他怎么了?谢流年抱在父亲怀中,听他优美低沉的声音讲述素日他并不喜爱的孔夫子,心中疑惑:难不成他改弦更张,往后要趋时了?那岂不是可惜了他的名士做派。

    接下来的几天是来来往往的拜亲访友。谢流年抱在乳母怀中,跟着父兄一一造访南阳侯府、南宁侯府等处。每到一处都是彬彬有礼的模样,很唬人。

    谢流年的大姑母,谢家大姑奶奶比谢大爷大两岁,是谢老太爷、谢老太太第一个孩子,如今已是做了祖母,小孙子都两岁了。虽是做了祖母,她在南阳侯府还是儿媳妇辈的,南阳侯和侯夫人都健在,身子骨还很硬朗。

    既然父母尚在,自然是不能分家。所以南阳侯府热热闹闹住着一大家子人,奶奶太太、少爷小姐加起来足足有三四十位。好在南阳侯府占地辽阔,否则,真是住都住不下。

    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想必对人际关系的理解必定深刻,为人处世定会八面玲珑。果然,大姑母家两位年方十五岁、十岁的表姐,一名郁婷,一名郁妍,均是目光敏锐,行动敏捷,口齿伶俐,巧笑嫣然。

    人多的地方争斗就多,所以非机灵不可,这是没法子的事。谢流年对此深有体会。在三线城市你或许可以悠闲生活,在帝都、魔都这样的城市就不行了。竞争激烈,优胜劣汰,必须要眼疾手快。

    大姑母温和慈爱中又带着稍许疏离,她自十六岁远嫁京城后极少归宁,跟谢四爷并不熟悉。“姐姐离家时,你还不到一周岁呢。”看着眼前风神秀彻的幼弟,感概着。

    临分别,郁妍拉着谢流年,笑咪咪的挽留,“小表妹莫走了,跟表姐一起住好不好?”这小粉团儿似的表妹一脸乖顺,很讨人喜欢。

    谢流年伸出白白嫩嫩的小手,掰着指头一一细数,“我回家有好多事要做,要听爹爹讲书,要让姨娘喂我吃饭,要让哥哥陪我玩耍……”很快五个指头就不够用了。不是我不在你家住,是我每天都要做的这些事情,在你家做不了呀。

    “小表妹还真是大忙人!”郁妍扑哧一声乐了。谢四爷微微一笑,小七可不是个大忙人么,哪天不在谢宅前前后后跑个十趟八趟的。

    骨肉至亲,大姑母带着儿女一直送谢四爷到二门外,方才洒泪而别。看着谢四爷抱起谢流年上了轿子,郁婷和郁妍相视一笑,“四舅对这小女儿倒是很上心。”虽是庶出,倒也娇养。

    “小七今儿玩的高不高兴啊。”回到谢宅,何离抱着谢流年,温柔问道。大姑奶奶本就跟四爷不亲近,婆家人又多,我们小七有没有不自在?

    谢流年鼓起小腮帮子,认真想了会儿,方说道:“介于高兴和不高兴之间。”要说不高兴吧,那倒也还不至于,郁家上上下下待客都是客客气气。要说高兴,那也不至于,没有感受到令人宾至如归的热诚。

    “明儿她便会高兴了。”谢四爷淡淡说道。不知是她跟那家人真有缘份,还是因为无忌和张屷救过阿离,每逢她遇到那家人,总会格外开怀。

    我闺女才多大,就想讨做儿媳妇了?想起那家人,谢四爷觉着牙痒痒。他伸手从何离怀中抱过谢流年,趁着她小,多抱抱吧。

    南宁侯府。张屷拉着解语参观他的洗心阁,“娘您帮我看看,这么布置好不好?”他最近新接收了不少精巧美观的器物,有岳培送的,有傅深送的,也有沈迈和安瓒送的,帮他把洗心阁重新布置了。

    解语陪着幼子从里到外看了一遍,跟他商量,“多宝阁上的摆件儿,是不是太满了些?”“给你放几盆鲜花好不好?那几个盆景不适合你。”

    收拾好屋子,母子二人坐下来歇息喝茶。用的是岳培才送来的茶具,五彩成窑小茶杯。“娘,我想请小不点儿到洗心阁来玩玩,成不成?”张屷一边吃点头,一边问解语。

    解语拿手巾替他擦擦嘴角,笑道:“成啊,怎么不成。”这有什么不可以的。谢晚鸿带着两子一女同来,谢延年、谢棠年跟阿屷年纪差不多,自然是要一处玩耍的。自然而然会带上他们的小妹妹。

    张屷很高兴,“娘真好!祖父送我的玩器,我能送给小不点儿么?”解语忍住笑,正色道“当然可以。”这是怎么了,自己支持小朋友早恋?

    “可惜谢世叔很快要回太康,小不点儿也要跟着走。”张屷高兴过后,抱怨道。为什么要回太康呢,京城多好玩呀。

    “儿子,放心罢。”解语很笃定,“你谢世叔会留在京城的,小不点儿也会留在京城。”

    作者有话要说:我要哭了,从八点到现在,写这么点,这是什么速度。明天早点开始。

    谢谢

    晋果果扔了一颗地雷

    王老先生有快递扔了一个火箭炮

    谢谢所有支持正版阅读的诸位

上一篇: 33第33章
下一篇: 35第3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