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35第35章

    真的啊?那敢情好,往后能常常见到小不点儿了。张屷漆黑纯净的眼睛亮晶晶的,冲着解语快活说道:“您真好!”带来好消息的人总是特别受欢迎的。

    娘儿俩消消停停喝着下午茶,没过多大会儿傅深带着丫丫回来了。“娘亲,小哥哥,好不好看?舅舅送我的西洋自行船。”手中拿着一个金色的小船,样子很小巧有趣。

    “怎么自行啊?”“这样,发条在这儿,发条一紧就可以自行了。”张屷凑过头去,和丫丫一起玩了会儿自行船。解语替傅深倒了杯热茶,父女二人一边喝茶,一边笑吟吟看着两个孩子玩耍。孩子就是孩子,虽然只是个玩具船,也玩的津津有味。

    玩了一会儿,张屷拉着丫丫参观他布置一新的洗心阁,“我才改过的,看看好不好。”娘亲的眼光自然是极好的,不过多几个人看看也没什么。集思广益,群策群力,以济其事。

    正好沈迈、沈忱、岳池、张雱陆陆续续回来了,也都被邀请过来参观。“阿屷好巧的心思!”沈迈眉开眼笑夸奖。看看我乖孙子,小小年纪会自己收拾房舍,真有主意!

    沈忱和岳池都笑,“阿屷这儿可真不赖,要不哥哥搬过来跟你挤挤?”他这三间屋子并不曾隔断,宽阔轩朗,屋顶绘着星空,墙壁绘着江河湖海,令人耳目为之一新。

    张雱看一处夸一处,末了拉着张屷殷勤交代,“儿子,你有什么要改的要换的,只管跟爹爹说。缺什么短什么,也记得跟爹爹说。”千万莫客气。

    张屷得了众人夸赞,神清气爽,飘飘然有凌云之意。从老到小都说好,那定是真的好。想来明日要招待的客人,也会喜欢的。

    第二天张屷早早起了床,到爹娘处请安、用早餐。解语见他头发微湿,奇道:“阿屷,你一大早的游水了?”以前不都是下午游水么。

    “没有游水。”张屷含糊说了一句,埋头继续吃早饭。“那头发怎么会湿?”解语还想再问什么,只见他一脸严肃的抬起头,“娘亲,食不语。”我正吃饭呢,不许问我。

    张雱咳了一声,拉拉解语,“吃饭,吃饭。”自己却放下筷子,悄悄离座去了侧间,闷声大笑。这臭小子肯定是才洗过澡,哈哈哈。

    张屷囫囵了两口饭,下了凳子一溜烟儿跑到侧间,跃到张雱背上威胁“爹爹,不准说!”看他笑的这样儿,肯定是知道了。唉,父亲和儿子太过心有灵犀,也不是好事。做儿子的没秘密呀。

    张雱也不忍着了,大笑起来。解语听着侧间传来的笑闹声,微笑摇头。阿忱、阿池都聪明敏捷,丫丫更是秀外慧中,怎么单单阿屷跟无忌一个模子?父子二人一样的没有心机。

    巳时末,一辆双驾黑漆马车来到南阳侯府门前。仆从放下脚踏,一位年轻公子施施然走了下来。他身穿一袭青色长袍,玉貌朱颜,风姿超尘出俗。

    回身从马车上接下两个眉目秀美的男孩,最后抱了一个小女孩儿下来。这小女孩儿虽是年龄尚稚,却肌肤胜雪,眉目如画,着实是个美人胎子。她冲着年轻公子甜甜一笑,“爹爹。”

    南阳侯府大门敞开,张雱带着三个儿子迎了出来,“晚鸿大驾光临,蓬荜生辉!”乐呵呵说过客气话,笑咪咪抱起粉雕玉琢的谢流年,“小不点儿还是头回到伯伯家做客呢,是尊贵的小客人!”一路抱着谢流年进到正厅。

    谢流年抱在张雱温暖宽阔的怀中,很有安全感,笑的很欢畅。谢四爷步子不疾不徐,听见小女儿欢快的笑声,淡淡扫过来一眼,并不说话。

    谢延年、谢棠年一路走来,触目皆是雕廊画栋、描金绘彩,心中暗想,“南宁侯府果然富贵。”比昨日去的南阳侯府还要有气势。

    进了厅中,见了礼,叙过寒温,大人们闲坐饮茶。谢流年或是抱在张雱怀中,或是抱在谢四爷怀中,也或者被沈迈抢过去抱一会儿,是个小红人儿。

    几个男孩子凑在一处,两眼放光的也不知在说些什么。谢流年偶尔瞟过去一眼,心中略略奇怪,他们并不熟啊,没见过几回面。怎么好像谈的很投机似的。

    “……如此,咱们要了铁炉、铁叉、铁丝签儿,到园子里烤新鲜鹿肉、羊肉去……”沈忱这么一说,岳池、张屷、谢延年、谢棠年都点头,这主意不错!又能吃又能玩。

    原来他们在算计这个呀。烧烤?我也要!谢流年挣脱沈迈的怀抱,下了地,咚咚咚跑到谢棠年身边,“我也去!”这么好玩有趣的事,怎么能少了我?

    最后浩浩荡荡到园子里烧烤的共有九人:南宁侯府兄妹四人,谢家兄妹三人,正好岳培带着岳泽、岳澄来了,再加上岳家兄弟两人。

    “晚鸿放心,我家阿忱已是十四五岁,一向做事周到妥贴,定能照看两位令郎和小不点儿。”张雱见谢四爷微微皱眉,知道他是不放心。

    “大公子行事做派比寻常大人还稳健,我有什么不放心的?”谢四爷微微一笑,“不过是玩心突起,也想到园中试试这烧烤。”我倒不是不放心,只是也想玩玩。

    “是这个道理!”沈迈拍大腿赞成,“闷在厅里真是没趣,咱们到园子中就着风景吃饭饮酒,岂不有趣?”拿景色下酒。

    岳培笑咪咪赞成,“亲家说的是。”解语最会玩,给这帮孩子备有新鲜鹿肉、羊肉、牛肉、鸡翅、名色鲜鱼、各色蔬菜,想着就好吃。

    结果,南阳侯府宴客改了野餐。大人在挹翠亭中摆下杯盘果菜,闲坐饮酒。几个半大孩子兴致勃勃围着炉子烤各色腌制好的食物。“阿爷,这串羊肉是我烤的,很嫩。”“祖父,您爱的青鱼。”“爹爹,您尝尝鹿肉。”“谢世叔,这一盘子才烤出来的,您闻闻这香气。”烤好了,先送到亭中,敬给长辈。

    谢流年还不到三岁,年纪太小,被勒令只能旁观,不许动手。只能眼巴巴看着。看着一串串美味鲜肉、鲜鱼烤好后,端上大人的餐桌,香气一阵阵袭来,肚子咕咕叫,于是她口水流出来了。

    “小不点儿,你真谗。”张屷一边抱怨着,一边拿块雪白的布手巾细心替她擦去口水。“大哥二哥,烤好没有?”回头催促着。

    沈忱笑着端过来一个小盘子,盘中放着两串鱿鱼、两串茄子,“只烤好这些。”张屷接过小盘子,“大哥你好慢。”埋怨完,用筷子把鱿鱼、茄子夹出来,喂给谢流年吃。谢流年一脸满意笑容,味道真好,太好吃了!

    “小七,小笨笨,吃个饭还要人喂呀。”岳澄烤了两串都烤糊了,索性扔下签子,不烤了。走过来蹲在谢流年跟前逗她玩。

    张屷生气的打了他一下,“你才笨!”小不点儿只是小,她哪里笨了?你才笨。

    谢流年慢条斯理把口中的食物吃完,冲岳澄伸出两个手指,意即“你二”。岳澄乐了,“小七,从前只会伸个小手掌,如今会伸两个指头了?”行啊,比从前强。

    “岳小二!”谢流年坐在小凳子上,声音清清脆脆,“你很二!”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没写完。又快十二点了。

    我一会儿补齐这章和上章,现在我有三千字强迫症,看着特短小的章节不顺眼。

    好像进入一个非常时期,写的特别不顺,特别慢。

    谢谢

    小个子昊扔了一个地雷

    宅媽扔了一个地雷

    黄色月亮扔了一个地雷

上一篇: 34第34章
下一篇: 36第3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