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38第38章

    谢四爷金榜题名后少不了要拜望座师、同年,金殿传胪,到礼部领恩荣宴,上表谢恩,到孔庙行礼易顶服。行走在众新科进士之中,谢四爷风姿特秀,卓卓如野鹤之立鸡群。所过之处,引人注目。

    前来道贺的亲戚朋友一拨接着一拨,谢大爷、大太太、谢松年等人迎来送往,笑的腮帮子都麻了。谢宅连摆了三日戏酒,人人脸上喜气洋洋。

    “探花爹!”谢四爷黄昏时分回到谢宅,小女儿扑到他怀里,兴滴滴叫着新称呼,“编修爹!翰林爹!”旧例,状元任翰林院修撰,榜眼、探花任翰林院编修。这回也不例外,谢四爷也会进翰林院。

    谢四爷脸上有浅浅笑意,双手抱着小女儿,任由她喋喋不休。若是旁人把探花、翰林、编修挂在嘴边一遍又一遍,谢四爷定会心生厌烦。换了他钟爱的小女儿,却又不同,只觉得调皮可爱。“探花”“翰林”“编修”这样的字眼,从小女儿那花瓣一般美好的双唇中说出,似乎也变的美好了。

    谢流年把新称呼叫了几遍,来了兴致。挣脱父亲的怀抱下了地,踩到一个小凳子上,神气的叉着小蛮腰,“两位,我和从前比,大不相同了!”小脑袋昂得高高的。

    谢四爷跟何离看着小凳子上的宝贝女儿,眼中全是笑意。小七一向便是如此,可爱时极可爱,懂事时极懂事,可笑时也极可笑。这不,小辫子又翘起来了。

    “哪里不相同呢?”谢流年趾高气扬问道。

    谢四爷跟何离并肩站在她面前,齐齐摇头。

    “这都不知道。”谢流年撇撇小嘴,很是不屑,“有了探花爹,我身价倍增了!”神情又有些轻蔑,又有些自得。轻蔑当然是对着站在地上的那一对,自得是对着自己。

    身价倍增,身价倍增……看着小女儿鼓着小脸颊挺起小胸脯的骄傲模样,谢四爷实在忍不住,笑倒在炕上。何离过去给他揉肚子,“玉郎,莫笑的肚子疼。”一边给谢四爷揉肚子,一边自己也撑不住笑软了。

    “你们,你们……”遇上这么不配合的父母,谢流年心中大叫“遇人不淑”。跺了跺小脚,下了凳子上炕,不依不饶追问,“我说错了么?我没有身价倍增?”怎么会。

    谢流年板着个小脸,一本正经来讨公道。谢四爷伸手搂过宝贝小女儿,纵声大笑。这笑声传到屋外,正走过来的谢延年、谢棠年顿时停下脚步,相互狐疑望了望。

    是爹爹在笑么?怎么会。他从来是“得之勿喜,失之勿悲”,从来一幅超然物外、云淡风轻的样子。屋里着了火他也不慌,高中鼎甲他也不喜,他什么时候大喜大怒过?没有啊。

    两人蹑手蹑脚走了进来,只见炕上三人笑成一团,笑的最欢快最大声的就是他们平日喜怒不形于色的父亲。谢延年和谢棠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中都觉得匪夷所思。

    “……爹爹还是很高兴的。”翌日谢延年被外祖韩家接过去小住,跟他外祖父外祖母说着话,“当着人面虽然不露声色,回到家中笑的很开怀。”

    他外祖父时任国子监司业,是位儒雅持重的长者。闻言微微一笑,没说什么。中了探花怎会不高兴?回到家中笑的很开怀,那便对了。极好,极好。

    韩老太太对女婿的科举功名自然是在意的,不过更在意外孙子的生活起居,“延儿,你娘亲不在身边,衣裳鞋袜,一日三餐,可有不如意之处?”虽然韩氏派了忠心、妥贴的丫头贴身服侍,韩家也隔三差五使人去探望,究竟还是不放心。

    “还成。”谢延年不以为意的点点头。他和谢大爷、谢四爷一样,向来不用为吃穿琐事费神。从他生下来开始,自会有人服侍的他周周到到,妥妥贴贴。

    韩老太太细细问了他“晨起谁打发你梳洗?”“晚上谁服侍你睡觉?”“睡的可安生?”,把他一天当中的事从头问到尾,唯恐外孙子哪里不自在了。

    夜深人静时,韩老太太跟丈夫讨主意,“阿凝快生了。你想个法子,让阿凝带着锦儿,带着新出生的小外孙,一起来京城罢。”到时,自己能常常见到女儿,延儿能日日见到亲娘,省得自己整日牵肠挂肚的。

    韩老太爷说出一番话,好悬没把她鼻子气歪了,“来京城做甚?太康放着两位老亲家,难不成阿凝不用服侍公婆了?夫婿在外做官,做妻子的在老家服侍公婆方是正理。”年轻的都来了京城,让那两个年老的在家中孤零零渡日?于心何忍。

    他从年轻时便是如此!说出来的通不是人话!韩老太太瞪了丈夫两眼,气哼哼上床歇下了。这人年轻时是个书呆子,如今年纪一大把做了祖父、外祖父,他还是个书呆子!

    不行,家务事不能由着他。女婿在京城,延儿在京城,阿凝带着锦儿在太康,这如何使得?韩老太太一夜无眠,暗暗定了主意。

    丈夫商量不通,只好商量儿子儿媳。韩老太太有两名嫡子,个个有出息。长子韩冲,在工部任主事;次子韩凌年方二十三,已中了举,如今在国子监读书。

    大儿媳方氏抿嘴笑笑,“娘说的是。极该把小妹接到京城,跟妹丈团聚。”儿媳妇要孝敬公婆是不错,可哪家父母不钟爱儿女?让做官的儿子单身在外,做父母的岂不心疼。便是有妾侍在,一则妾侍见识短减,服侍不周;二则妾侍不能出面应酬上司夫人、同僚太太,于妹婿前程大大不利。

    韩冲也满口答应,“待小妹满了月,我便跟妹婿商议。”总要等孩子生下了,才能商讨回京诸事。谢家二老是通情达理的老人家,想来必是好说话的。

    韩老太太有了笑模样。方氏向来能说会道,围在婆婆身边凑趣,“娘您是最疼阿凝的,如今可不是好了?妹婿金榜题名,前程正好,妹妹往后怕不要做夫人?便是咱们锦儿,有个探花郎父亲,也和之前大不同。”名士的女儿,跟探花的女儿,能一样么?韩老太太从前还忧心“女婿不出仕,锦儿能寻个什么人家?”如今可不用愁了。

    方氏这话说到韩老太太心坎儿里了,韩老太太笑道:“可不是怎么的,往后再说起我家锦儿,可是清贵翰林的嫡女呢。”任是什么人家也配得上。

    韩老太太、方氏都笑的什么似的。韩冲在旁笑着摇头,女人啊,好似个个喜做媒婆,说起来谁家姑娘如何如何,该许个什么人家,便是两眼放光。唉,天生如此,没有法子。

    南宁侯府,洗心阁院中院中一株西府海棠正开的好。这株西府海棠高及丈许,迎风峭立,其势若伞。海棠叶子嫩绿光亮,花朵红粉相间,错落有致。丝垂翠缕,花姿明媚,似亭亭少女般楚楚动人。

    西府海棠边上放着一张八仙桌,桌上琳琅满目摆着各色茶点。四位老者围着桌子闲坐饮茶、赏花,桌角坐着位九岁左右的男孩。男孩身姿清秀,眉目俊美,很招人喜欢。

    “……阿屷啊,你谢世叔中了探花,进了翰林院,小不点儿如今是清贵翰林家的女孩儿了……”傅深看着外孙子,一脸可惜状。

    张屷不满看了他一眼,“外公最爱捉弄人!”看看外公的样子便知道了,准没安好心。等下见了娘亲,定要好生告告外公的状。

    “你外公说的一点儿没错!”沈迈难得的跟傅深一个鼻孔出气,“翰林官儿不大,可是清贵呀。咱们家是武将,谢家是文官,文武殊途!”

    岳培在旁笑着不说话。安瓒温和说道:“谢探花风度翩翩,温恭谦雅,恩荣宴上连圣上都再三夸赞的。有这样的父亲,小不点儿确是和往日有些不同。”你若真有什么心思,往后可要好生用功了。

    连外祖父都这般说了,张屷低头不语。

    张雱和解语并肩走了过来。虽已是三子一女之母,虽已是三十许人,解语脚步依旧轻盈,面容依旧如春光般明媚。她身边的张雱也是高大挺拔,俊美如往昔。

    “金童玉女啊,无忌和解语真是一对金童玉女!”岳培、沈迈看看儿子儿媳,安瓒、傅深看看女儿女婿,心中各自满意。

    张雱和解语对视一眼:四位爹爹今儿这么闲呀,四人围着阿屷一人?怎么小阿屷低着头,一幅倔强模样?谁惹着这孩子了?

    “儿子,怎么了?”张雱坐到幼子身边,和风细雨般询问。解语坐到他另一边,也温柔问道:“阿屷,怎么了?”祖父们跟你说什么了?你还不知道他们,逗你玩的呗。

    张屷被父母哄了好大会儿,猛的抬起头,看着张雱,“爹爹,您去考状元!”谢世叔不是中了探花么,您要比他更厉害一点,您胡乱中个状元好了!

    张雱和解语都愣了愣,考状元?考状元做什么?旁边这四位可倒好,傅深正喝着茶,闻言一口茶都喷了出来。沈迈正吃着口点心,咽岔了气。岳培和安瓒一向有风度有涵养,也笑的只会用手指着张屷,说不出话来。

    张雱正茫然间,张屷扑到他背上,蛮横说道:“我不管,总之爹爹您去考状元!”张雱心一软想答应,解语拽拽他,“答应了要做到的。”您是能考文状元,还是能考武状元?做不到甭乱承诺,不能哄孩子。

    看着张雱被幼子折腾的没法子,岳培大乐。无忌啊无忌,你也有今天!想当年,你是怎么淘气的?我和你娘见天儿的跟在你身后,替你收拾残局,简直一天没消停过。如今你一般也是被我乖孙子闹的晕头转向!

    岳培笑吟吟端起茶杯,悠然说道:“今儿天气真好啊。”春风挟着醉人的花香一阵阵吹过,令人心旷神怡,神清气爽。安瓒含笑瞅着闹成一团的女婿和外孙,附合道:“是,像春天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黄色月亮扔了一个地雷

    周末如果不多更一章,好像蛮过意不去的。今晚我继续写,肯定到后半夜了,明天早上更一章,晚上更一章,好不好?

上一篇: 37第37章
下一篇: 39第3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