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39第39章

    谢家好事连连。谢四爷高中探花不久,太康传来喜讯:四太太韩氏五月初一辰时生下一名男婴,母子平安。又多了名嫡孙!谢老太爷、谢老太太大喜,当即取名为“谢柏年”。

    “咱们多了个弟弟!小七高不高兴啊?”谢延年乐开了花,眉开眼笑问谢流年。谢流年乖巧的笑笑,“高兴。”确实高兴,幸亏是个男孩,不是女孩。

    晚上谢流年跟着父母睡大床。半梦半醒之间,听到父母在商量,“阿离,咱们再给棠儿和小七添个弟妹吧?”“好啊,棠儿和小七肯定喜欢。”

    谢流年觉也不睡了,一个扑楞坐了起来,“不要!”谁要弟弟妹妹了?要是能退,最好连哥哥也退了,让我做回独生女。虽然哥哥很好,可是会抢妈妈的!

    她本是安安生生睡着了的,这猛的一起来把谢四爷跟何离吓了一跳,“小七!”何离忙抱过她轻轻拍着,“小七不怕。”以为她是做恶梦吓着了。

    “不要弟妹!不喜欢弟妹!”谢流年毫不含糊。何离柔声哄她,“好好好,不要弟妹,不要弟妹。”谢四爷气闷看了小女儿一眼,下午晌延儿问她,她不是说了高兴有弟弟?这会子又改口了。

    让谢四爷更气闷的事还在后头。他的宝贝女儿小七常常过阵子便走到何离身边,歪着小脑袋细细打量何离的肚子。“很苗条!”看看何离的肚子依旧扁扁的,放了心,走了。

    谢四爷跟何离互相看看,各自无奈。有个弟弟或妹妹怎么不好了,小七会是这般模样。倒好似有个弟弟或妹妹,会妨碍到她似的。

    谢大爷跟谢四爷商量买宅子的事,“咱们两人在京城,爹娘在太康,不是常事。还是买个大宅子,把爹娘接来的好。”如今这宅子只有五进,若把谢老太爷、谢老太太全接来,住着实在太挤了。

    谢四爷深以为然,“大哥想的周到,便照您说的办。”父母自是该接来,也很该买个宽大的宅子。谢延年、谢棠年渐渐的大了,该有自己的院子。若是一家人全住在祖居,孩子们定会受委屈。

    兄弟二人商量过后,买宅子的事交给了大太太,“愈大愈好,离皇城愈近愈好。”谢家并不缺银钱,要买,自然要买个宽敞明亮的、上朝方便的。

    大太太十月里要嫁女儿,已是忙的脚不沾地。“偏偏赶在这时候!”大太太忙里偷闲跟谢有年喝茶,抱怨道:“好歹过了今年,明年开春儿也来的及。”

    谢有年体贴的为大太太续上热茶,“娘,您莫要事事亲力亲为,这不还有大嫂么,您多教教她。”有儿媳妇了,该用就用。

    大太太叹了一口气,“只能如此了。”儿媳妇是该带在身边细细教着,若她能独挡一面,自己省下多少事。万幸的是,自己这一房只有瑞年这庶女,并无庶子,那自然也不会庶子媳妇。若像老太太似的膝下有两个庶子,两个庶子媳妇,那饥荒才是有的打呢。

    二爷二太太还算省事,三爷后宅乱成一团。三太太在太康常惹老太太生气,实在住不得,只好跟着三爷去了任上。听说也是鸡飞狗跳的。唉,眼不见为净,他们夫妻二人莫把老太太气着了便好。

    要说谢家今年真是事事顺利,这厢谢家兄弟才定下要寻宅子,那厢正好有位工部的黄侍郎致仕还乡。这黄侍郎是江南人氏,家中富庶,宅子置的极大,占地十来亩,单是花园便有五六亩地。宅子分前院和后院,前院为会客宴友之所,后院为家眷居住之所。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颇为美观。且坐落在灯市口大街,离皇城极近。谢家兄弟前去看了,都很中意。

    谢家兄弟二人相貌俊美,一举手一投足间风韵十足,谈吐更是温文尔雅。黄侍郎大喜,“这园子今日方得了主人。”似这样雅人住进来,方不辜负了自己精心侍弄的园子。他家中豪富,并不在意房价,“三万两也好,五万两也好,悉听尊意。”

    谢家兄弟都不同意,“岂有此理!”这园子占地辽阔,亭台精美,就算不值十万两,至少也值八万两,哪能三万五万的成交。太康谢家,可不占这个便宜。

    推来让去,最后黄侍郎收下八万两银子的庄票。一应家什器物悉数留与谢氏兄弟,黄侍郎乘了宽大马车,盛带仆从,从从容容起程回了江南。“江南好,风景旧曾谙”,还是回乡的好。

    买下宅子后,大太太和沐氏忙前忙后的清理房舍,重置家什,兼且房舍大了之后要新增不少人手,又要买进仆役侍女,真是颇费功夫。

    谢四爷休沐的时候带两子一女去过新居。谢流年前前后后转了一个遍,最后热烈要求,“爹爹,我能不能单住一个院子?”这房舍很大,数数看,足够分了。

    “不能。”谢四爷声音淡淡的,面容也淡淡的。你今年不过三四岁,才这么一点点大,就想单住了?十岁的时候再单住吧,如今且早着。

    当晚,回到谢宅后,谢流年坚持要睡大床,坚持要睡在谢四爷跟何离中间,还坚持着深更半夜不睡觉。把何离闹的没法子,把谢四爷恨的牙痒痒。

    一来,京城收拾房舍要费些功夫;二来,才出生的柏哥儿月份尚小,出不得远门;三来,谢老太爷、谢老太太心系故土,不忍远离。故此,四太太还是带着谢锦年、才出生的谢柏年生活在太康,并不曾动身赴京。

    十月初八,谢家大小姐谢有年十里红妆的出了阁。一向沉稳持重的谢大爷眼角微微湿润,大太太就更甭提了,哭湿了好几只帕子。虽然嫁的不远,可打从今日开始,自己从小养到大的心肝宝贝,就成了夫家的人了。

    这天解语早早的出了门,自己和丫丫坐马车,沈忱和岳池骑马,一家四口去了杜阁老府上赴宴。杜阁老是解语的表舅,杜家、安家、张家,一向亲近。

    到了杜府,已是贺客盈门。知客的管事迎到街头,“张夫人,大公子,二公子,大小姐,这边请。”殷殷勤勤请解语和丫丫上了小轿,沈忱和岳池在旁跟着,从一排排的车轿当中曲曲折折进了杜府。

    见过主人,行过礼问过好,叙过寒温。杜阁老再三打量过后,面有不快,“无忌和小阿屷呢?”怎不来喝喜酒。平时还常常过府拜望,这般大日子倒躲起懒来。

    沈忱、岳池和丫丫都偷笑,不说话。解语笑盈盈解释,“无忌带着阿屷去了谢家。舅舅,无忌和谢家也是亲眷呢。”所以我们一家人分成两拨,一拨赴男家宴席,一拨赴女家宴席。

    原来如此。杜阁老拈起胡须微笑,“无忌跟谢探花当真要好,连圣上都知道的。前两日圣上还笑说,无忌近来愈来愈雅了。”举止谈吐,似较从前不同。

    出了客厅,丫丫寻了个僻静地方发笑。沈忱、岳池跟过来替她揉肚子,自己也笑。丫丫弯腰笑了半晌,“要考状元的人,能不雅么?”可怜的爹爹,被小哥哥闹惨了。

    他们的爹爹却不这般想,兴兴头头带着小儿子到了鸣玉坊谢宅,满面笑容的喝起喜酒。今年是谢大爷嫁女儿,再过些年么,那便是谢晚鸿嫁女儿了!

    张屷坐了一会儿便坐不住了,“爹爹,我要出去。”厅里又是戏又是酒的,真吵。张雱手中端着酒杯,笑咪咪点头,“乖儿子,去吧。”

    大太太今日嫁女,真是忙了个人仰马翻。百忙之中她犹注意到,南宁侯的小儿子小心翼翼跟在小七身边,喂她喝水,陪她玩耍,好似脾气很好的样子。

    再细看看,又觉不对。谢瑞年也在一旁,南宁侯的小儿子看也不看她一眼,只围着小七转。大太太颇觉好笑,小七果真比小五讨人喜欢不成?

    深夜,送走最后一拨客人,谢大爷、大太太疲惫回了房。洗漱过后,歪在炕上说着闲话,横竖累归累,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睡意。

    两夫妇都牵挂女儿,口中都不敢提,只说些不相干的事。戏好不好,酒好不好,来客都有谁……“我看南宁侯张家那小儿子,对咱们小七倒是蛮好的。”大太太随口说道。

    谢大爷失笑,“小七才多大。”比瑞年还小上一岁,真真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每日除了吃喝便是玩耍,再没一点心事的。

    大太太想起那一对孩子,也觉可乐,“是呢,才多大。”乐过一阵子,闲闲说起,“要说起来,倒是门好亲事。”南宁侯战功卓著,心机又不深,正是皇家倚重却不会猜忌的权贵之家。

    谢大爷温和说道:“待孩子们大了再说。”语气虽温和,大太太和他做了二十几年夫妻,却听出声音中抗拒之意,忙转了话风,说起旁的无关紧要之事。

    这是怎么了?大太太心中纳闷。要说南宁侯张雱,十几年前或许京城权贵、世家名门不会把他放在眼里,靖宁侯的外室子而己,出身提不起。可到了如今这时节,还有几人会做这般想法?他骁勇善战,功成封侯,便是名门嫡子也不过如此。

    更何况家事很是稳妥。南宁侯夫妇伉俪合谐,三子一女全是嫡出,个个秀美出众。“人间富贵荣华尽,膝下芝兰玉树齐”,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如今京城贵妇们提起南宁侯夫人,哪个不艳羡?身边从无侍姬,只有丫头服侍。回回圣上赐美人,南宁侯定会推却。从前是说“臣家贫,养不起”,后来是讲大道理,“娶妾之事,最伤天理。天下总不过是这么些妇人,一个男子多占几名妾侍,天下便会多出几名无妻之人。如何使得?”说的头头是道。

    南宁侯府的公子,过了十岁便只有小厮服侍,不用丫头的。这样人家,试问叫人如何不动心?如今南宁侯府大公子已是十五六岁,年少英雄,气宇轩昂。多少真心疼爱女儿的父母,已把眼光放到他身上。

    怎么这样人家,丈夫反倒是不以为然的模样?大太太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小七是四房的女儿,可丈夫一向待子侄如同亲生,待小七也不比有年、瑞年差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

    cecile扔了一个地雷

    pd扔了一个地雷

    昨晚只写了一半哈,所以抱歉更晚了。这会儿不能算早上,已经是中午了。

    晚上再写一章。

上一篇: 38第38章
下一篇: 40第4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