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0第50章

    “话说陕西泽山,乃是一处有名的胜地……山高水秀,层峦叠蟑,气象万千,每年由春至夏,那些专为游山玩景的人,着实不少……这日风和日丽,泽山脚下,一位妙龄少女骑着匹黑驴,不紧不慢的走着……”

    谢流年满足的叹了口气。原来最早的侠女不是骑马,是骑驴的!想想就有趣,一位美丽动人的姑娘,骑着头小毛驴!要说起来骑驴也蛮好,累的时候能骑,饿的时候能吃,驴肉很美味。骑马就不行了,马肉难吃的要死。

    “两匹高头大马迅疾驰过,马背上是两名身穿亮蓝色锦衣锦袍的青年男子。这两名锦衣男子到了泽山客栈,要了两间上房歇下。对面厢房窗根儿下栓着头小黑驴,房檐下立着位绝色女子,正对着他俩微微冷笑……”

    真有艳福呀,谢流年拍掌大笑。是两男争一女么,好玩,好玩。不知这两名锦衣男子长相如何?最好有幅潘安之容,宋玉之貌。不管相爱还是相杀,都要俊男美女才好看。

    谢四爷不讲了。把书扔到一边,捉住女儿盘问,“小七,书从哪里来的?”也是张屷那臭小子?胆儿真肥,敢给我闺女看这些乱七八糟的。

    “拣的。”谢流年毫不脸红,一派天真,“赶巧了,我和小樱在花园里头瞎逛,逛累了去菱香榭小憩。在那儿拣的。”菱香榭是一个水中楼阁,盖在荷花池中,跨水接岸,有曲廊可通。

    拣的?谢四爷柔声问着详情,“我们小七怎么拣的啊?”在菱香榭能拣着《泽山剑侠传》,还能拣着什么?《泽山剑侠传》是138看書网坊里卖的话本传奇可多着呢,香艳的也有,粗俗过露的也有,女孩儿家如何能看。

    “就是拣的。”谢流年也说不清楚,“总共三本呢。还有一本《武则天外传》,一本《杨贵妃外传》,小樱说这书淫邪,让人看见可不得了,拿出火折子给烧了。”说烧就烧,半点不犹豫。自己也算手疾138看書网,才抢了本《泽山剑侠传》揣怀里,死活不给她。

    《武则天外传》?《杨贵妃外传》?饶是谢四爷素来喜怒不形于色,也变了脸。这样香艳粗俗的话本若落到小七手中,先不说旁的,若是一个不小心叫人看见知道了,便对她闺誉有碍。女孩儿家名声最要紧,容不得出上一点半点差错。

    谢流年这小话痨还兀自啰嗦着,“那时费嬷嬷尚未生病,活蹦乱跳的,她不知怎么的也来菱香榭了。还是跟祖母身边的扈嬷嬷,杜府的印嬷嬷一道呢。”那几日谢有年归宁,杜府也有几位嬷嬷跟来了,谢家自然款待周到,除好吃好喝招待之外,费嬷嬷还陪着游园。

    谢四爷倚在罗汉蹋上,眼神清冷。“爹爹,爹爹!”谢流年自说自话了一阵子,耐不住寂寞,伸出小手扳过谢四爷如凝脂般的玉脸,讨好的笑着,“爹爹,我记性是不是很好?那印嬷嬷我只见过一回,听扈嬷嬷叫了两声,我便记住了。”一脸的天真无邪。

    不知怎么的,谢四爷嗓音有些发哑,“小七乖,小七记性好。”谢流年淘气笑笑,站起来叉着小蛮腰,“谢家小才女,谢流年!”背诗背的快,记人记的准!

    晚上,把女儿哄入睡之后,谢四爷把小樱叫过来问了几句话。小樱一一具实回了,“是费嬷嬷说,有帕子拉在菱香榭了。让我和七小姐路过之时,顺便替她取回来。”回完事,小樱蓦地跪下哀恳,“四爷,我是卖倒的死契,原不该有什么非份之想。只是如今情非得已,求四爷许我赎出去!”再不赎出去,没活路了。

    谢家向来是慈善宽厚之家,待下人仆役并不会朝打暮骂的。小樱是个机灵、忠心的丫头,这会子神色凄然,显是有不可说之事。谢四爷并没多问,淡淡说道:“准了。”

    小樱千恩万谢的磕了头,退了出去。何离低声说道:“这可怜孩子,她也是没法子了。”费嬷嬷的儿子费大海看上了小樱,想娶她。费嬷嬷已求过四太太,小樱不过是一个卖死契的丫头,四太太哪会放在心上,随口答应了。费大海虽是奴才出身,却吃喝嫖赌无所不为,又好打人,小樱宁死也不愿嫁他。

    “菱香榭的事,是冲着小樱,还是冲着咱们小七?”谢四爷清澈眼神看着何离。何离苦苦一笑,“玉郎,这都怪你。”一个男人生这般好看做什么。

    “玉郎生的这么好,小七像玉郎,小小年纪已是清丽绝伦。”何离又是骄傲,又是忧伤,“小七和六小姐只差着几个月……”抢了嫡女的风头。

    所以,要不露痕迹的加一个“行为不检点”的名头给她,让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出身本就不如人,行事又不尊重,怎么办呢?要不送去庄子静养,要不关在后院发霉,休想在亲朋好友面前讨好卖乖。

    门后挂着一个靶子,谢四爷拿起小飞镖一支一支掷了过去。掷完后,何离默默无语走过去,把飞镖全部拨下,交到谢四爷手中。

    又掷了一遍。又掷了一遍。何离眼睛湿润,他自小便是如此。若实在气狠了,不说话,不摔东西,不发脾气,就是一遍又一遍的掷飞镖。

    “不是四太太!”何离从背后抱住谢四爷,声音哽咽,“一定不是她!”这和她平日行事风格丝毫不相像,她城府没有这么深,行事也没有这么毒辣。她是韩老太太独女,自小娇生惯养的,韩老太太未必舍得教她阴毒伎俩。

    谢四爷停顿良久,慢慢放下了飞镖,“但愿不是她。”是刁奴欺主也好,是韩家手伸的太长也好,都没什么。只要不是她。

    过了两日,谢四爷休沐。隅中时分,小樱的父母到门房求见,“原来是没饭吃,才把小闺女卖了。如今家里颇颇过得,想把闺女赎回去。府上一向宽厚仁慈,想来一定是许的。”门房见这一对中年夫妇虽是身穿布衣服,却也能说会道的,且暗中收了他们一吊钱的红包,乐的替他们通传,“小樱父母来赎她。”

    四太太愣了愣,小樱父母不是在太康么?怎么跑京城赎人来了?卖倒的死契,不许他们赎自然也无碍,可堂堂谢府,哪辈子也没做过这种事啊。

    谢四爷正好在,漫不经心的应了,且吩咐“身价银子赏他。”买了个丫头,战战兢兢服侍了十年,临了她父母来赎,再要回身价银子?太康谢氏哪至于这么小家子气。

    四太太陪笑说道:“赎自是许他赎,哪能不许人家骨肉团聚呢?只是前儿费嬷嬷替她儿子求娶小樱,我已是答应了。”那时谁知道小樱父母会来赎人呀。

    “赎出去也能娶。”谢四爷不以为意,“这丫头赎出去也是平民百姓之家,费嬷嬷的儿子,配得上。”费嬷嬷虽是奴才身份,家底儿厚实着呢。

    四太太无奈,只好任由小樱磕头告辞,随着她爹娘去了。小樱素日为人周到,人缘极好,临走时到各院辞行,太太奶奶们都赏了银子、衣料等,丫头们也各有馈赠,和小樱洒泪而别。

    “你们做事孟浪了。”谢老太太后来才知道,一迭声抱怨,“那丫头走了,谁服侍小七?”何离那院子中得力丫头只有小樱一个,剩下的全是小萝卜头,只能供粗使,或陪小七玩,哪能服侍好了?

    四太太只有陪笑认错,“是,媳妇想的不周到。”谢四爷则是直接伸手,“娘给两个好的罢。”您会调-教丫头,您身边的丫头一个比一个能干,匀两个好的给小七使使。

    谢老太太嗔怪的看着小儿子,“有好东西也来要,有好人也来要!”谢四爷洒脱的笑笑,“如今只跟您要人,好东西您先备着,过一两个月再要。”

    正好谢大爷进来了。谢老太太跟大儿了告状,“大郎你看看,玉郎又来讹我!”谢大爷会凑趣,兴冲冲递上拐杖,怂恿着,“娘,您兜头给他一拐杖,情管他再不敢了!”

    谢老太太笑咪咪拿起拐杖,冲谢大爷打过去,“你配当哥哥么?”谢大爷一边躲闪一边笑着叫“冤枉”,“娘您讲不讲理呀,我这不是为您出气么。”

    谢延年、谢棠年两位少年从廊下过来,掀起帘子旁观。谢延年捅捅谢棠年,“六弟,大伯该不该躲。”谢棠年暼了他一眼,淡淡道:“大杖则走。”即便是父母要打,也是能跑则跑,等着挨打的那是白痴。

    有两个知情识趣的儿子彩衣如亲,谢老太太痛痛快快笑了一场。欢笑过后,大方的给出去六个大丫头,“小五小六小七,一人两个。”甭说做祖母的偏心。

    给谢流年的两个,一个性情机敏,模样周正,名叫怀茗;一个性情谨慎,模样老成,名叫怀芷。两个都是家生子,老子娘都在谢府当差,也算谢家世仆了。

    何离抿嘴笑了笑,怀茗、怀芷都是从老太太房里出来的,她们两个可不好欺负。费嬷嬷之流若再打什么歪主意,怀茗、怀芷能直接告诉老太太去。

    晚上,谢四爷告诉何离,“小樱到了绸缎庄。”绸缎庄的大伙计何文奎是小樱的表哥,两人彼此有意,过几个便成亲。“等往后小七出阁的时候,让他们两口子做陪房。”谢四爷是这么打算的。女孩儿家到了婆家两眼一摸黑,身边总要有几个得力忠心的自己人。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又是这么晚呀,第二更到明天了。

    留言都看了,感谢。

上一篇: 49第49章
下一篇: 51第5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