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51第51章

    等往后小七出阁的时候?“把小七嫁给谁呀?”何离凑近谢四爷,笑微微问道。自己这二十多年来都活的战战兢兢,任凭玉郎再怎么宠爱,并不敢随意乱问什么。小七的亲事,论理不是自己该管的,可是,自己实在太关心了。放肆一回,只这一回。

    “小七的婚事,自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谢四爷慢悠悠说道。何离咬了咬唇,自己当然不算“母亲”,那便是没有资格过问了。小七的未来,掌握在他和四太太手里。

    “是,自然是玉郎和四太太说了算。”何离强笑道。

    “错。”谢四爷悠闲的更正她,“是我说了算。”夫为妻纲懂不懂?父母之命,实际上是父亲之命。

    吕公要把女儿吕雉嫁给时任泗上亭长的刘邦时,其妻吕媪不乐意。吕公根本不理会妻子的反对,“此非儿女子所知也。”该怎么嫁女儿,还怎么嫁女儿。男人就该这样。

    何离眼波流动,崇拜的看着谢四爷,“我说了算”,这话可真霸气。谢四爷低低一笑,“阿离想不想小七往后日子顺遂?那可要待我好。”

    谁知何离精乖,不上当,“玉郎比我还疼小七呢。”谢四爷不理会她,抬手解下帘钩,如梦似幻的银红色软烟罗纱帐摇曳至地。“阿离,如此良宵,岂能虚渡。”应该温存缠绵,合二为一。

    没过两日,谢四爷的墨耕堂又多了三个女学生:谢瑞年、谢锦年、谢流年。谢老太太发了话,“先生快到了。着她们几个先练几笔字,省得先生笑话。”太康谢家的姑娘写出字来是个墨团团?那怎么成。

    谢大爷原本是不怎么赞成的,“男女有别。”要练字,哪里不能练。墨耕堂不是只有谢家子弟,还有靖宁侯府和南宁侯府两位小公子。虽是表兄妹,也该避避嫌。

    “大郎从小便是如此,迂腐之极。”谢老太太笑着摇头,“一则,延儿、棠儿他们在东厢,小五小六她们在西厢;二则,孩子们年纪尚小,哪至于便忌讳到这地步了?”三个小女孩儿才六七岁、七八岁,懂得什么?

    谢大爷满脸陪笑,“娘教训的是。”他不敢跟老太太硬拧。无人时,谢老太太跟小儿子表功,“玉郎,娘为了帮你,又骂你大哥了。”谢四爷体贴的给她捶肩捏背,“娘最疼我了。”逗的谢老太太挺高兴。

    “做什么要三个丫头也去墨耕堂?”谢老太太不懂。谢四爷淡淡说了一句,“小七不听话,我看着她好点。”与其让他们上花园“偶遇”,还不如看在眼皮子底下,让他们光明正大在墨耕堂“相遇”。

    到墨耕堂练字之后,五姑娘谢瑞年小姑娘蛮高兴,回去跟生母萧姨娘炫耀,“四叔父夸我了!”谢四爷极少夸人的。又从怀中拿出雪白手帕包裹的两块精致点心,“给您的!可好吃了。”

    萧姨娘感动的不行,“五小姐吃块点心也想着我啊。”瑞年自小是养在大太太身边的,跟自己并不是很亲近。谢瑞年扭捏了一下,小脸微红,“甭客气了。”小七说,世上亲娘最好,应该是真的吧。

    “好不好吃?”谢瑞年亲眼看着萧姨娘吃了,殷勤询问。萧姨娘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连连点头,“好吃,好吃!”是我吃过的最美味、最可口的点心!

    “那便好。”谢瑞年兴兴头头的,“下回我还给您捎回来。张家小表哥送了好几碟子点心给我们三个,我和小六小七可吃不完。”

    “五小姐,有这份心便好。”萧姨娘蹲□子,劝谢瑞年,“往后莫再捎了,真的。”会被人看不起的,会被人说“眼皮子浅,连块点心也看到眼里”。

    “没事。”谢瑞年满不在乎,“小七也给她姨娘捎。”姨娘的份例少,没有精细点心。“怀桔遗亲”还是二十四孝呢,没错的。姨娘不是母亲,总是生母吧,也要孝顺的。

    “七小姐也给她姨娘捎啊?”萧姨娘怜爱问道。谢瑞年点点头,“嗯,她和我还不一样,她是整碟子整碟子的拿。”有时若碟子好看,干脆连碟子一起拿走。“怀桔遗亲,美德!”还很理直气壮。

    谢锦年回去也很高兴,“爹爹夸我了!”谢锦年字确实写的好,很秀气,像闺阁女子的笔体。四太太骄傲看看自己唯一的女儿,我家锦儿身份又尊贵,做人又争气,任是谁也比不上!

    在四太太的心目中,谢锦年是世上最好看、最温柔、最孝顺、最能干的小姑娘,比什么瑞年、流年都要强上百倍千倍。孩子,是自己的好。

    谢瑞年、谢锦年放了学都回家了,谢流年还在外头游逛。谢棠年劝她“小七,回罢。”谢流年摇头,坚决不肯。虽然谢家很大,可是常年只能在谢家游来逛去,闷死人了。若是再圈到静馨院那个小院子里,会神经衰弱的。

    张屷纵容她,“再逛逛。”看谢流年脸色好似有些烦闷,悄悄在她耳边商量,“小不点儿,要不我让阿爷把你偷出来?”玩会子再回来呗。

    他说的很认真。谢流年心绪莫名愉悦,笑成了一朵盛开的白莲花,“成啊。”可以晚上把我偷走,在张伯伯家玩一晚上再回来!玩通宵!

    张屷激动的挥挥拳头,“好,说定了!”真好玩,小不点儿答应把她自己偷出来了!对了,我要回家跟爹娘哥哥还有丫丫商量,那天好好陪陪小不点儿,让她尽情畅意玩耍,莫拘束她。

    “说定什么了?”谢棠年好奇问道。谢流年笑嘻嘻的,“说定了,我要荡秋千呀。”走到一个秋千索旁,坐了上去。她荡秋千,张屷和谢棠年轮流推她。

    “小七,莫荡太高!”谢棠年仰起脸,不放心的交代着。张屷则是心中非常不确定:我轻功好不好?能不能拉住小不点儿?这会儿真有点后悔,怎么平日没有刻苦练功呢。

    所幸谢流年并没有荡太高,随意玩了玩就下来了。“这秋千索不好看!”玩起来没劲。张屷安慰她,“小不点儿,你若到了我家,可以玩丫丫的秋千。是用鲜花装饰的,很漂亮。到时爹爹在旁边看着,你想荡多高都成。”

    谢流年认真点头,“好!”张伯伯武功卓绝,有他在,放心啊。谢棠年觉着好笑,“荡个秋千还要武林高手在旁边看着,奢侈,太奢侈了。”这武林高手还是位高权重的都督,更奢侈了。

    “不会。”张屷礼貌的笑笑,“我爹爹还喂小不点儿吃饭呢。”这有什么奢侈的,做父亲的会抱孩子,哄孩子,陪孩子玩耍,不是最自然而然的事么。

    谢棠年目光很柔和。张伯伯、张伯母都疼爱小七,真让人感动。有那样宽厚仁慈的父母,张乃山待小七也很好呢,这般耐心的陪小七玩耍。跟自己这做哥哥的一样有耐心。

    张屷回南宁侯府后拉着沈迈要求,“阿爷,您替我把小不点儿偷出来!”她在谢家不快活,要出来散淡散淡才好。要不,会憋闷坏身子的。

    沈迈挠挠头,“偷出来倒容易。”可是能不能偷,许不许偷,我可当不了家,要问准你娘亲才行。解语这丫头最霸道了,什么都要管,要是背着她把小不点儿偷出来了,准落埋怨。到时我家阿雱会不高兴的。

    张雱听了直乐,“哪用得着劳动你阿爷,爹爹出马便好了。”偷谢晚鸿的宝贝小女儿,这事有趣!怎么能让阿爹去呢,这么有趣的事当仁不让应该我去。

    解语温柔解释,“阿屷,这事急不得。咱们需把谢宅诸事都整理清楚后,方可行动。静馨院都有什么人,什么时候睡什么时候起,中间有谁值夜,谁半夜要照看小不点儿,都要清清楚楚。”否则,半夜谢家发现七小姐被盗了,那还不闹翻天呀。

    谢老太太年纪大了,受不得惊吓。谢晚鸿钟爱小女儿,肯定牵肠挂肚。到谢家偷小不点儿,这事可要慎重了,不能胡来。一个不小心,会让小不点儿的父母、祖父母担惊受怕的,那可造孽了。

    “娘亲,有没有万全之策?”张屷眼巴巴问道。

    解语摇头,“还没有。”

    “那,干脆不偷了。”张屷很快做了决定,“您还是想个法子,让小不点儿光明正大的来咱家做客罢。”偷偷摸摸的,确实不好。

    “放心,很快了。”解语微笑,“乖儿子,小不点儿很快会到咱们家做客的。”想长期留住她,那没法子,只能慢慢等,等到十年以后。想短期留住她,这个不难。

    晚上沈忱和岳池回家,头凑头商量了半天,“要不,咱们也寻个小不点儿照看起来?”瞧瞧小阿屷,整天多热闹多有意思啊,要偷自己小媳妇了!

    丫丫满脸同情,“小哥哥,你还有的等呢。”至少十年吧。小不点儿只有六岁,只知道吃和玩,不懂事呢。解语听着好笑,阿屷自己也不大好不好,今年才十二,他要成亲,正经的也确实该等到十年以后。

    自己这三子一女,亲事最早尘埃落定的居然是小阿屷。解语想着想着,嘴角微翘,阿屷认定了,无忌认定了,那将来便是抢也要抢回来的。

    沈迈装模作样叹了一口气,问沈忱,“乖孙子,阿爷这两年能抱上重孙子不?”十八岁,也该紧着说媳妇了。若是这两个月说好亲事,明年新媳妇过门,后年自己也能抱上重孙子了。

    作者有话要说:太晚了,先到这儿,明天继续。

上一篇: 0第50章
下一篇: 52第5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