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52第52章

    沈忱但笑不语。阿爷和祖父一样,或明着说,或暗着劝,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乖孙子啊,你不小了,该相看媳妇,该娶妻生子了。”可这京城闺秀之中,实在没有看入眼的可爱姑娘啊。

    岳池颇为同情,扯扯沈忱的衣袖,“哥,你又被催婚了。”我比你强,没这个烦恼。沈忱不在意的呵呵一笑,“我比阿泽强多了。”我是被催婚,阿泽是被逼婚。

    阿泽的母亲韩氏一心要早早娶位顺心畅意的儿媳妇进门开枝散叶,时常在阿泽耳边遍数京城名媛,“勇国公府大小姐生的极好,又端庄大方。平北侯府幼女虽娇纵了些,相貌着实可人……”有时简直是逼着阿泽挑一个,“横竖都是好的!”

    沈忱想想岳泽的遭遇,大发感慨,“还是娘亲好。”从小到大都尊重儿女的想法,从不曾勉强儿女做违心之事,从不曾逼过婚。沈忱凑到解语身边,一脸殷勤笑意,“娘亲,做您的儿子真幸福啊。”

    “那是自然。”岳池、张屷、丫丫都跟了过来,一起围在解语身边群拍马屁,“娘亲最好了!”张雱本是在解语身边坐着的,结果冷不丁儿的被儿女们挤一边儿了。

    解语被儿女们围着笑闹,心中温暖,一脸宠溺笑容。张雱不干了,毫不客气伸手拨开他们,“不许缠着我媳妇儿。”都是大孩子了,自己玩儿去。

    沈忱、岳池哪甘心被驱逐,都出招阻挡。无奈和张雱功夫差的太远,三两下的都被撵走了。张屷和丫丫一边儿一个抱着解语不放,“不许缠着我娘!”比张雱有气势多了,小霸王就是小霸王。

    张雱双掌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形,喝道:““手底下见真章!”要论打架,哈哈,阿屷丫丫,爹爹能打你们一百个一千个。张屷身手敏捷,纵身跃起,熟练的扑到张雱背上,伸手卡住张雱的咽侯,“爹爹,您认输吧!”

    “阿屷这招使的不坏呀。”张雱眉开眼笑,“比前些时日迅疾多了!”其余诸人都看着这爷儿俩乐,阿屷自小至大,最纯熟的就是这一招。

    沈迈笑咪咪夸奖,“乖孙子,你爹爹似你这般大时,身手可不及你!”张雱十二三岁时正在江湖游荡,不好生练功,确实没有张屷这时的功夫好。

    玩够了,把老人、儿女都打发去安歇。张雱和解语洗漱过后,歪在炕上说私房话,“阿忱是该娶媳妇了。”“顺其自然吧,要过一辈子呢,总要娶个他真心喜欢的。”“那是,不能委屈咱儿子。”

    沈忱的亲事,其实是有很多人家关心的,尤其是有适龄女孩儿的人家。解语近来常常接到贵妇名媛的请贴,席上有意无意的夸赞“这女孩子是难得的……”可惜,并没有遇到有灵气的姑娘,或坦荡豁达的姑娘。

    这日韩老太太身子略有不快,四太太带了幼子柏年、嫡女锦年归宁省亲。叙过寒温,知道不过是偶尔饮食失调,无甚大碍,便放下心来。

    锦年、柏年和表姐妹们在一旁玩耍,四太太陪母亲、嫂嫂说些家常闲话。“阿鸾也快及笄了呢,一转眼,都是大姑娘了。”四太太笑道。韩大太太的嫡长女,小名阿鸾。

    “可不是么。”韩大太太方氏一脸舒心笑意,“生下来的时候只有那么一点点大,如今好了,出落的亭亭玉立。”含笑望了望正陪谢锦年、谢柏年玩耍的长女,眼中有多少满意。

    四太太也顺着方氏的眼神望了两眼。阿鸾长的像祖母,浓眉大眼,英姿爽朗,她正值妙龄,一身浅黄色衫裙,像朝气蓬勃的迎春花一般明媚。

    “真是个好孩子。”四太太赞道:“往后也不知哪家有福气,能得了去。”阿鸾相貌美,性子好,韩家又是书香世家,能娶到阿鸾,那真是有福气的。

    一说起这个话题,在场的老、中、青三位贵妇全来了精神,兴兴头头议论起,“哪家子弟配得上?”把老亲旧戚人家十五六岁至二十岁的未婚男子细数了数,议来议去,韩老太太、四太太母女二人均觉“靖宁侯府家老大很好”,岳泽在靖宁侯府孙辈中排行老大,相貌英俊,沉稳能干,真是女婿的上上之选。况且韩家和靖宁侯府是姻亲,亲姑母做婆婆,定不会亏待阿鸾。

    韩大太太却不怎么同意,“岳家确是好人家。不过,岳泽虽是老大,他三弟往后才是靖宁侯府的主人。”靖宁侯府世子的唯一嫡子岳瀚排行老三,如今年方九岁,很是娇惯。岳泽跟他父亲岳霆一样,靖宁侯府要靠他撑起来,侯爷却不是他,难免尴尬。

    方氏面色犹豫,“娘,小妹,你们看南宁侯府老大如何?”一样也是侯府嫡子,一样也是英俊能干。韩老太太沉吟片刻,“他家如今倒也罢了,究竟有些暴发。”要说起来还真是不坏,虽说前些年沈迈被夺了爵,张雱却一直圣眷极隆,连大皇子、九皇子都待他客气尊重。听说南宁侯夫人进宫时,皇后也是和颜悦色的。

    至亲之间,四太太跟方氏是实话实说,“他家倒真是和和美美的,不过总觉着有些怪异。”一对夫妇,四个孩子倒分了三个姓,还有四个爹。

    “娘说的是,小妹说的也极有道理。”方氏点头附合,“是我想左了。我这不是心疼阿鸾么,他家儿子们过了十岁都不是丫头服侍的,身边只有小厮。成亲前也不给通房。若是他家儿子们也肖乃父,一般的洁身自爱,那可是羡杀人也。”天底下一夫一妻的人家多了,要不是平民百姓,要不是清贫儒家,男人富贵已极还只守着妻子一个的,满京城也只有南宁侯府这一家。京城贵妇们闲时说起,讽刺的也有,指责的也有,可心中谁不羡慕嫉妒。

    韩老太太淡淡说道:“日子长着呢,往后且细看。”还没及笄的孩子,不急,先慢慢挑拣着。务必要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看仔细了,但凡有一点不好的,韩家都不肯轻易嫁女。

    四太太心中却动了动。成亲前不给通房?那可真是好。自己家中若没有袁昭、何离,和玉郎岂不是更加琴瑟合谐?虽然袁昭、何离面上总是温顺听话,究竟还是分走了十天的宠爱。

    若是锦儿……?四太太心咚咚乱跳。若是锦儿长大后出了阁,夫婿又英俊又富贵,没有通房丫头,不二色,那小日子该美啊。唉,自己吃过的苦,真不想锦儿再吃了。

    午饭后,阿鸾带着表弟妹到花园玩耍,方氏陪笑告退,去报厦理事。韩老太太歪在蹋上,四太太坐在她身边,母女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四太太无意中提了一句,“不怪大嫂动心,我听着都动心呢。”没有通房丫头,不至于新娘子一进门便杵着房中人,碍眼的很。通房丫头大都是自小的情份,虽身份低微,却也轻易动不得。

    “你呀,就是心慈手软!”韩老太太坐了起来,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四太太,“早跟你说过,那两个丫头留不得!你偏偏不听。如今可倒好,她们一个儿女双全,一个霸着姑爷的心!”早早处置了,哪有这档子事。

    四太太红了眼圈,很委屈,“您倒是说说,我什么时候能下手?才嫁到谢家之时,两眼一摸黑,哪敢动她们?”新嫁娘,在婆家还分不清东南西北呢。

    “没几个月便怀上了延儿,自然是一心一意惦记着保胎。”谢老太太体贴儿媳妇,一应请安问好全免了,又派了几名年高德迢的嬷嬷来,从早到晚、事无巨细的照看。想下手,众目睽睽的,如何能够。

    “延儿过了双满月,我才腾出手来,她们两个一起怀上了!”有了嫡长子,通房丫头的避子汤停了,袁昭、何离明正言顺的怀了孕。谢老太太给她们都派了两个嬷嬷照看着,“不为她们,为的是肚子里的孩子。”

    说到这儿四太太忍不住哭了,“那个狐媚子自己不当心,怀着五个多月的身子掉到湖里去了,与我何干?婆婆和丈夫都不给我好脸色看。”我要是想害人,为什么不两个一起害了?却要害一个,留一个?!

    韩老太太眸光一闪,没有说话。四太太只顾哭自己的,“我拿她们可没怎么着,结果可倒好,那几年她们一个两个全是面无人色,好似我多么狠毒。”一个是落了胎病病歪歪的,一个是孩子被老太太抱走了半死不活的,都没法带出门见人。若见了人,不以为谢家怎么苛待妾侍呢。

    把韩老太太恨的。她们都那样了,越发的干干脆脆做个了断岂不是好?一直留到今日,全是祸害。那个谢棠年倒还罢了,单有一幅好皮囊,却没出息。功课比起延儿差着一大截,延儿不费吹灰之力便把他比下去了。可那谢流年呢?和锦儿差不多大,生的那么好,又招人待见,生生是挡了锦儿的路!

    四太太还在流泪,韩老太太递过去一方锦帕,“行了,娘知道你委屈。”哭什么哭,这又不是你一个人在太康,无依无靠的。到了京城,娘家离的这么近,能不帮着你?

    良久,四太太收了眼泪,靠在母亲肩上撒娇,“都怪您!做什么把我嫁那么远?”有心事都无人诉说,真孤单。韩老太太抚着她的鬓发,叹道:“你爹硬要许这门亲,他那拧脾气,你还不知道么。”一口咬定谢家玉郎可以托付终身。

    “阿凝不喜这门亲事,怎不早说?”韩老太太埋怨。当年若是自家母女二人都不吐口,书呆子向来疼阿凝,或许便不会远嫁女儿。四太太满脸飞红,“谁不喜这门亲事了?”他可是谢家玉郎,风姿秀异。

    韩老太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少不了把女儿笑话一番,四太太跟她撒娇不依。闹了会子,韩老太太特地交代,“下月你父亲过生日,你早早回来,莫让娘久等。来时把那一双庶出的也带来,我见见。”那谢棠年还来过韩家几回,恭敬有礼的很。谢流年么,一回没来过。

    “见他们做什么?”四太太不以为然。巴不得一辈子不带他们出门呢。韩老太太微微一笑,“便不是你生的,也只能认我们为外家,见见无妨。”装你也装出幅贤惠模样来。

    四太太也没放在心上,点头答应了,“成,到时一并带他们过来。”那可热闹了,自己和玉郎夫妇二人要带着三子两女,柏儿又还小,真是操心。

    四太太回家跟谢四爷说了,谢四爷自然满口答应。岳父寿辰,自然是要过去讨杯寿酒。“寿礼不可简薄了。岳父他老人家爱喝茶,莫忘记那两听极品云顶。”谢四爷交代。

    作者有话要说:又这么晚了。

    谢谢pd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支持正版的亲们,更谢谢留言的亲们,留言都看了,感谢。

上一篇: 51第51章
下一篇: 53第5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