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53第53章

    四太太娇嗔的看了眼丈夫,“知道了。”心里甜丝丝的。父亲一向欣赏玉郎这风流名士的女婿,玉郎也敬重儒雅端方的岳父,翁婿相得,甚好甚好。

    “到时咱们一家七口全都去。”四太太喜滋滋的盘算,“延儿和棠儿跟着玉郎,柏儿和两个丫头跟着我。”原本是不想带那两个庶出的,不过细想想,看着小七在自己跟前大气也不敢出的乖巧模样,也很有趣。这丫头精的很,若离了老太太,离了玉郎,是最听话的。

    谢四爷嘴角微微上翘。小七去韩家?不是“头疼”“肚子疼”,就是临出门前忽然划坏了新衣服,弄脏了脸,总之是不能成行。这回,看小丫头再出什么新伎俩。

    想起谢流年捧着小脑袋装头疼的可爱模样,谢四爷心中柔柔软软。“我去墨耕堂。”他站起身,脸上有淡淡笑意,“做先生去。”南宁侯府、靖宁侯府都要出才子了,张屷和岳澄一个比一个用功,这会子还没走呢。

    四太太送他到门口,殷勤托付,“澄哥儿的功课,玉郎定要多操操心。大姐姐回回见我都提呢,就盼着澄哥儿上进有出息。”岳澄如果读书写字上了瘾,肯定就不惦记上战场砍人了,也就不会有危险。

    谢四爷微笑应下。正待要走,四太太又拉着他交代,“还有屷哥儿,玉郎也好生管教,宁可做个严师。”既然收了做学生,总要摆出老师的款儿来呀。

    谢四爷漆黑的眼眸清澈明净,看着妻子浅浅一笑,“好,依你,做个严师。”张屷这臭小子是该好好管管,再不管要上房揭瓦了。

    到了墨耕堂,进了东厢,只见着谢延年、岳澄这一对表兄弟。谢延年聚精会神在练着楷书,神情专注,连谢四爷走进屋中都没觉察。岳澄也在练字,不过有一搭无一搭的,谢四爷一进来他便忙不迭的放下笔过来见礼,“姨丈!”

    谢延年正临着《多宝塔碑》,行过礼,拿着自己写的字请教谢四爷,“爹爹,我总觉着自己这字过于方正了些。”过于方正,便显得呆板无神。

    “颜书结体‘中紧外松’‘饱满方正’,延儿你看这《多宝塔碑》,虽笔力雄浑厚重,却在笔意流动处颇显媚秀之姿……”谢四爷耐心指点长子学书法,岳澄也饶有兴趣的听着。

    谢延年高兴的点点头,“爹爹,我好像有些明白了。”又坐下来认真练习,光听是没有用的,要练,要多练。岳澄也规规矩矩坐下,“姨丈,我还有两百个大字没写完。”一天五百个,一个不能少。

    谢四爷又去了西厢。西厢只有谢棠年一人在,谢四爷拿过他写的字看了,“笔画细劲,棱角峻厉,真是英气逼人。”才夸了没两句,谢棠年笑着抢了过来,“您就甭笑话我了。”这么两笔字,可有什么好的。

    谢四爷没说话,微笑四顾。谢棠年善解人意,忙告诉他,“小七嫌屋里闷,乃山陪她出去转转。”乃山脾气很好,比自己亲哥哥还细心周到。有乃山陪着小七,是放心的。

    嫌屋里闷?许是天渐渐热了,谢四爷觉着牙痒痒。这丫头是嫌家里闷吧?已经八遍了,仰起小脸,无限憧憬,“爹爹,张伯伯家真好玩呀,真想去他家!”这才几个月而己,有那么想念么,他家有那么好么。

    墨耕堂畔,有一个安安静静的紫藤园。玲珑怪石搭成了一个小假山,假山上紫花烂漫,一串串硕大的花穗垂挂枝头,紫中带蓝,灿若云霞。紫藤花下,张屷和谢流年背靠着背,席地而坐。

    “紫藤花洗干净了,可以蒸着吃,有一股清香。”

    “嗯,等你去我家的时候,咱们亲自摘洗、亲自蒸。”

    “什么时候去你家呀?快把我偷走吧。”

    “爹爹要来偷的,娘亲不许。”

    “为什么呀。”

    “老太太年纪大了,万一走漏风声,会吓坏老人家的。”

    “连我爹爹一起偷走,那便不会走漏风声了。”

    张屷不解的转过头,“连谢世叔一起偷走?”谢流年也转过头,甜甜笑着,“我说错了,是爹爹许我被偷走,那便不会走漏风声了。”让他在旁边挡着。

    张屷不太确定,“谢世叔能允许么?”若是自家爹爹,那定是许的。可爹爹和爹爹不一样呢,有的爹爹慈爱,有的爹爹溺爱,有的爹爹顽固不化,还有的爹爹根本漠视亲生子女,谢世叔是哪一类的爹爹?

    张屷转过身子,和谢流年面对面坐着,详细讨论爹和爹的不同,以及谢四爷大概属于哪一种爹。“小不点儿,我觉得谢世叔不会答应。”比起坏爹爹他似乎好一点,可比起好爹爹他还差着不少。

    “胡说!我爹爹是世上最好的爹爹!”谢流年气呼呼站了起来,捍卫谢四爷的名誉,“他是真心疼爱我的,一定会答应!”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爹爹您听听,我对您是多么的有信心啊,您可千万不能让我失望。

    谢流年气的小脸通红,张屷忙跟着站起来柔声安慰她,“好好好,小不点儿,我知道了。谢世叔是好爹爹,一定会答应,一定会答应。小不点儿乖,不生气。”

    谢流年顿脚大哭,“你欺负我!你欺负我!我要爹爹,我要爹爹……”张屷从没见过她这般蛮不讲理,手脚无措,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小不点儿乖”“小不点儿不哭”,只会一味的哄。

    谢流年哭着哭着,落到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小七,不许哭。”低沉优雅的男子声音命令道。谢流年委屈的点着小脑袋,“爹爹最好了!我听爹爹的话,不哭。”眼泪还在脸上流淌,小模样可爱可怜。

    张屷傻呼呼站在一边,不知该说些什么,更不知该做些什么。谢四爷哄好女儿,也不回头,淡淡吩咐道:“明晚人定偷走,破晓送回来,不许惊动了人。”

    张屷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惊喜的连连点头,“是,人定走,破晓回,一定人不知鬼不觉的。”回家让爹爹来,爹爹轻功最好!

    谢流年笑的比紫藤花还烂灿,“张乃山,咱们很像哦,都有世上最好的爹爹!”你看你看,我爹爹也很疼孩子的,不比张伯伯差呢。

    谢四爷心中熨贴。过了一会儿谢延年、谢棠年、岳澄一起过来了,见谢流年明显是才哭过,谢延年谢棠年都心疼,一边一个拉着她,“小七,哥哥带你去荡秋千好不好?”想哄她玩耍。

    岳澄个子高大,蹲下来笑咪咪逗谢流年,“小七掉金豆豆了?”千金小姐家掉眼泪,那可不是金豆豆么,哈哈哈。这么贪玩,字没练好便跑出来乱逛,挨骂了吧?傻小七。

    张屷生气的推了他一把,“阿澄哥哥,甭捣乱!”才好了,你又招她。谢棠年忙打岔,“乃山,你们在紫藤园做什么?”说什么了,招我妹妹哭。

    “谢世叔教我们书法。”张屷指指不远处的紫藤,“繁花满树,老桩横斜,别有韵致。书法也是如此,要布局,要留白,有疏有密,八面玲珑,方才好看。”

    “原来如此。”谢延年、谢棠年、岳澄都明白了。原来这两个小淘气溜出来玩耍,还是被老师逮着给上课了!也行,寓教于乐,不拘一格,没准儿这两个小淘气就此能开了窍呢。

    张屷心里有事,行礼告辞了。岳澄拍拍他的肩,“阿屷,我跟你一起走,今儿跟你一屋住。”南宁侯府里,张雱和解语给他和岳泽都收拾有单独的院子,不过岳澄总爱跟人挤着睡。要不是沈忱,要不是岳池,要不是张屷。

    你很讨厌知不知道?张屷摔开岳澄的手,沉着脸走了。岳澄放声大笑,“小阿屷又乱发脾气了,怎么了这是。”追上张屷,一起回了南宁侯府。

    “娘亲,我有当紧事要跟您说,您看看他。”张屷这会儿看着岳澄实在不顺眼。解语温柔笑笑,“这还不好办。”没过一会儿,靖宁侯府来人了,“侯爷说了,有事跟二少爷说。”让岳澄回去。

    岳澄只好站起身告辞,岳池殷勤送他出去,“阿澄,赶明儿你再来,跟我挤着睡。”岳澄高高兴兴答应了,出门上了马,回靖宁侯府去了。

    “……真的啊?”岳澄走后,南宁侯府大大小小、老老少少凑在一处,都是脸带笑意,“谢探花很开明啊。”这老爹有趣,答应把小不点儿人定偷走,破晓送回。

    张雱和沈迈都奉公守法很久了,前盗匪那颗作奸犯科的心都是蠢蠢欲动,“我来偷!”两人互不相让,最后决定“同去同去。”这么好玩的事,爷儿俩谁也不能拉下。

    不过,等到爷俩轻飘飘如树叶般落在谢府静馨院,看见夜色中悄然独立的谢四爷,都斯斯文文、彬彬有礼的,“晚鸿放心,破晓一定回。”谢四爷没说话,也没动,张雱卖弄轻功,如一缕轻烟般飘入房中,抱着笑咪咪的谢流年又如一缕轻烟般飘出来。沈迈真想跺脚,阿雱啊,你怎么能一个人偷呢,还有阿爹呢,阿爹也要偷。

    张雱轻轻一笑,身姿优美上了房,瞬间消失在夜色中。沈迈冲谢四爷拱拱手,宽袍大袖,如老鹰一般飞起,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

    谢四爷轻轻抒了一口气。幸亏这一家子是官,不是匪!幸亏他们如今遵纪守法,不敢肆意妄为。否则,他们若真想偷什么人,哪有偷不走的。

    “小不点儿想吃什么?”“想玩儿什么?”谢流年到了南宁侯府受到热烈欢迎,张家四兄妹热情围着她询问。谢流年盘腿坐着,眉飞色舞,“打牌!”好久没打牌了,想念啊想念。

    “成,小不点儿你真是同道中人。”众人大乐,围着大圆床坐了,沈忱熟练的洗着牌,“小不点儿,大哥教你一个新玩法。”八个人一起玩,不打双升了,玩干瞪眼。

    “炸了!”“还有谁一张牌没出的?伯伯没出,伯母也没出,大哥二哥也没出,阿爷您呢?也没出?”谢流年大乐,潇洒的扔下三张牌,“三张枪!”赢了,关了五个人!

    一直玩到凌晨时分才散,宾主尽欢。谢流年赢了一大堆银子,都数不过来了。“明儿换成铜钱,散给穷人吧。”谢流年这话一说出来,有种挥金如土的快感,视金钱如粪土!张屷认真的点头,“成,我让人换去。”小不点儿真善良。

    “小不点儿你跟我睡吧。”张屷命人把大圆床上换好干净被褥,洗漱过后上床睡觉。谢流年打着哈欠,“伯伯,我若睡死了,您直接把我送回去便好。”莫吵醒我。

    张雱笑咪咪答应了。果然破晓时分也不叫醒谢流年,也不叫醒张屷,抱起熟睡的谢流年,人不知鬼不觉的送回到谢家。

    回到南宁侯府,张屷醒了,但是还没起床。张雱钻到儿子被窝里,父子二人躺床上说话。“爹爹您今日休沐?”“是呢,总算能歇上一日。”张雱最烦天天上朝。

    “爹爹,娘亲昨晚问我,为什么对小不点儿这么好。”

    “这还用问。”张雱乐了乐,解语也有犯傻的时候。

    “是啊,这还用问。她都答应嫁给我了,我自然要待她好。”

    “嗯,儿子,男人要待媳妇好。”

    “爹爹,你说谢世叔是不是个傻瓜。”

    “怎么了?”

    “他不疼自己媳妇。”要是谢世叔待他妻子也像爹爹待娘亲一样,那便不会有小不点儿了。

    “唔,他媳妇,好像不是自己挑的。”

    “也挺可怜的。”

    “嗯,有点儿。”

    “爹爹,大哥二哥娶媳妇,您也要让他们自己挑。”

    “嗯。”

    “还有丫丫,女婿也要自己挑。”

    “那可不成。”

    “怎么了?”

    “女婿可不成,爹娘一定要把好关。”媳妇只要儿子喜欢就行,女婿可不是。丫丫这么小,涉世不深,知道什么人情冷暖世事炎凉,非要父母帮着掌眼不可。

    作者有话要说:我真想把阴谋诡计跳过去啊

上一篇: 52第52章
下一篇: 54第5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