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54第54章

    谢流年睡的天昏地暗,日中方起。“老太太听说你身子不爽快,打发婆子、丫头来看了好几趟。”何离一边给她梳头,一边细心交代,“过会子见了老人家,要好好的。”别再装病了,害的老太太担心。

    “知道。”谢流年调皮笑笑,满口答应。老太太和谢四爷那是什么人呢,母子之间一向很有默契。谢四爷只要稍微透个口风,甚至一个眼神,老太太便能明白“小七没睡醒”。

    果然,谢流年到了萱晖堂,老太太拉着她的小手,一脸怜惜,“可怜见的,自小身子弱。”“大夫说了要好生静养,小七,好孩子,往后可不敢劳碌着了。”谢流年乖巧的一一答应后,老太太在她耳畔低声问了句,“可睡醒了?”谢流年红着小脸轻轻“嗯”了一声。

    大太太笑的很慈爱,“可巧我正配着丸料呢,小七如今还是吃人参养荣丸?让他们多配一料。”四太太也很贤惠,“针线什么的且放下,待身子大好了再学。”谢流年一一道了谢,“谢大伯母惦记,谢太太体恤。”

    晚上谢四爷回府,从四太太口中得知“小七身子不爽快”,也专程到静馨院看女儿。“昨晚玩儿高兴了?”神色淡淡的,声音也淡淡的,谢流年却从中听出一股寒意。

    好似毫无察觉一般,谢流年兴冲冲拿出一幅纸牌,仰起小脸殷勤笑笑,“爹爹,昨晚我大杀四方,可威风了。”拿着纸牌告诉谢四爷怎么玩,少不了炫耀一番自己是怎么赢的,关了多少人。何离在旁微笑旁听,谢四爷不肯鼓掌叫好,她肯。谢流年捧起她的脸狠狠亲了两口,“还是亲娘好啊。”多给面子,多会捧场。

    正好谢棠年也来了。谢流年做起小老师,一个一个教会了,之后强烈要求,“玩一会儿,就一小会儿。”结果,时运不济,打一把输一把,输到最后小脸儿都绿了。

    何离不输不赢。谢棠年小赢了几把,谢四爷神色悠然,却赢的最多。谢流年捧着放庄票的紫檀木盒,依依不舍,“输钱容易,存钱难啊。”辛辛苦苦存了半辈子的钱,这么一会子功夫全输光了。唉,不该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不该打这么大的。

    何离和谢棠年看着她无比眷恋的模样,都觉不忍心,“小七乖,往后咱们再存。”输就输了,还有往后呢。谢四爷仿佛没有看到小女儿可怜巴巴的眼神,站起身拂拂衣袖,命谢棠年捧了紫檀木盒,施施然去了。

    “小七下回若再请客,可没有庄票会账了。”谢棠年笑道。谢四爷嘴角翘了翘,没说话。谢棠年捧着紫檀木盒,跟在谢四爷身后去了书房,放在暗格中。

    谢四爷下回再到静馨院的时候,谢流年正得意洋洋摆弄着一个金丝楠木盒,“爹爹,您摸摸,有如婴儿肌肤,湿润细腻如玉。”盒子发出丝丝金光,却又清幽无邪,娴静优雅。

    见谢四爷不理会她,谢流年小姑娘毫不气馁,笑嘻嘻打开盒子,取出几张庄票把玩。何离拉拉谢四爷,“哪有这么哄孩子的?”那么大额的庄票,给她做什么。哄孩子哪用得到真金白银啊,还是巨额真金白银。

    谢四爷倚在蹋上,闲闲说道:“小七,挑一本书。”还是让她读书学道理吧,说旁的没用。明知自己若开口教训“不能拿别的人钱物”,小七准会振振有辞,“我赢的!”自己若说赌博不对,她肯定迫不及待的伸手,“紫檀木盒还我!”还有盒子里的庄票。

    谢流年响亮的答应一声,把庄票放好,金丝楠木盒交给何离保管,“爹爹,什么高雅讲什么。”张伯伯说了,输多少都不怕,输多少他给补多少。我有了经济基础,现在需要上层建筑了!

    给女儿讲完书,哄她入睡后,谢四爷跟何离夜半无人,喁喁私语,“这些时日她可有为难你?”“没有,一直和颜悦色的。”

    何离幽幽叹了一口气,“玉郎待我的好,我都知道。”四太太能言正言顺苛待自己,谁也说不出什么。“男不言内,女不言外”,正室管教妾侍,有理也好,无理也好,丈夫不便置喙。公婆更别提了,再怎么没规矩的人家,公婆也不会插手儿媳房中事务。像玉郎这样曲折迂回的平定了内宅纷争,又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真是煞费苦心。

    谢四爷浅浅一笑,“阿离怎生谢我?”他才刚沐浴过,只穿着雪白的中衣,乌羽一般的长发散在枕边,令人心中一阵阵悸动。何离斜睇如玉郎君,媚眼如丝,“我不领情,玉郎是为了棠儿和小七……”话未说完,嘴唇已被封住。何离心中一阵迷惘,谢四爷一手抱着她,一手摘下帘钩,纱帘泄地,娇柔旖旎,无限春光。

    第二天何离腰肢酸软,出门前还没忘记往脸上扑了层黄粉,遮去脸上的□。四太太见了她很是厌恶,真不知道玉郎是怎么想的,拒了多少年方二八的美妾丽婢,却一直割舍不下这一对年已三十的老姨娘。袁昭还有个好颜色,何离可有什么呢?玉郎也太念旧情了些。“退下罢。”早早把何离打发走了。

    四太太正忙着。要打点韩司业的寿礼,要精心准备谢锦年的衣服、首饰,“延儿和柏儿是小爷们儿,衣着上倒没什么”,女孩儿的装扮,要格外操心。

    除了谢锦年,还要想着谢流年。“也不知道娘亲要见她做什么。”四太太忙来忙去的头昏,心中抱怨。太贵重了也不好,太不经心了也不好,挑来选去,给谢锦年定的是大红衫裙,谢流年则是粉红衫裙,“她有现成的,不必别做。”小女孩穿粉红很可爱,想来老太太也说不出什么。

    谁知谢老太太却是不同意。四太太陪笑把礼单、马车、跟着服侍的人都回了,谢老太太并无异议。唯有说到谢锦年谢流年的衣饰,老太太沉吟片刻,温和说道:“小七年纪小,一派天真,竟是穿天蓝色为好。”

    四太太自然陪笑称“是”,大太太在一旁凑趣,“到底还是娘有眼光,小七皮子雪白,穿上天蓝色衫裙,定是小仙子一般。”谢老太太微微一笑,若是玉郎媳妇也像大郎媳妇这般通透,自己该省多少心。却也说不得,幼子媳妇比长子媳妇差些,也是常事。

    到了韩司业寿诞这日,谢四爷、四太太带着三子两女早早的出了门。大太太持家有道,有条不紊,马车、仆役、婆子、媳妇、丫头都齐齐备备的。临走,谢老太太交代谢棠年,“好孩子,跟着你爹爹,莫乱跑。”看着谢流年也想交代什么,张了张口不知该说什么。谢流年仰起小脸甜甜的笑,“您放心,张伯母也去,丫丫姐也去。”要不我能这么老老实实的?

    谢老太太先是欣慰笑笑,接着板起了脸。这没良心的小七,先是死拧着一定要跟随亲娘,如今又喜欢上南宁侯府这一大家子,这才多大点儿的孩子,便有了外心!虽说女生外向,也不能外的这么早吧。

    大太太玲珑剔透,见婆婆面色不豫,命人把五小姐瑞年送了来。瑞年天真娇憨,童言童语,没一会儿就把老太太逗乐了,“傻孩子,这可不念恃庞生骄,是恃宠生骄!”瑞年红了脸,“祖母,我记住了。”

    吃完午饭,谢老太太照例要小睡。大太太服侍她躺下后,轻手轻脚走了出去。谢老太太虽是咪着眼,却百般睡不着,“棠儿和小七在韩家,不知怎样了。”棠儿还好,是跟着玉郎的,小七却是跟着玉郎媳妇。平时孩子见了她还摒气敛声,她咳嗽一声,孩子就像受了惊的小兔子。这到了韩家,可会怎样呢?

    这会谢流年正在游泳,在韩家后花园的池塘里游。她在水里跟条小鱼似的游来游去,张屷站在岸上哄她,“小七乖,快上来!你若想游水,等到了我家,放温水给你游。”这池塘里的水也不知几天没换了,不干不净的。

    谢流年一个猛子扎下去,良久,露出个的小脑袋,“不!再游一会儿!”韩家那丫头伸了伸手还没推我呢,我就自己落水了,为的不就是游一会儿?这池塘水很清呢,比我那洗澡盆子大多了!

    男客也好,女客也好,这会儿都是听着戏。女客在内宅花厅,男客在外院花厅,花厅轩朗宽阔,外面是三层戏台,唱着大闹天宫。

    男客这边,谢四爷听仆役禀报“谢七小姐落水”,面不改色,徐徐站起,对着席上的客人拱拱手,“对不住,失陪。”回过身温言询问仆役,“请问池塘该往哪边走?”仆役殷勤给指了方向,“那边。”

    处变不惊!神态自若!席上诸人正满含钦佩的看着他,却见南宁侯张雱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他身边,伸手挟着他,跟飞似的,没一会儿功夫就不见了。这是什么轻功?诸人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我看你,你看你,不知该说些什么。

    女客那边可没这么镇静。四太太一脸慈母相,泪流满面,“这孩子!怎这般顽皮!”小女孩儿们都是三三两两在园中玩耍,怎么就谢家姑娘没规矩,掉水里了?老太太若知道,定是不分青红皂白心疼孙女,责怪儿媳妇。在娘家丢人,回夫家挨骂,大好的日子,这是做什么。

    解语直起身子。丫丫轻轻拉拉她,“小不点儿可坏了,游水呢。”自己紧跟着她呢,哪能让她吃了亏?她可倒好,韩家丫头往她身边走着,才暗暗伸出手,还没碰着她,她就落水了!游的可欢势了。反正有小哥哥在,让她玩罢。

    “水脏不脏?”解语兀自不放心。“很清澈。”丫丫撇撇嘴。要是水不清,小不点儿能往下跳么。可怜孩子,日日只能在洗澡盆子里玩水,这回总算下池子了。

    韩大太太一迭声命人,“快!快救谢七小姐!”指挥的丫头婆子团团转。韩老太太长叹一声,颤巍巍站起身,“请恕我失礼,要失陪一会儿。”亲自带人去了池塘边。

    “这谢七小姐,也过于顽皮了一点。”“韩家厚道。”一个庶出的外孙女,和韩家其实毫不相干,德高望重的韩老太太竟亲自去救她。

    不紧不慢的走着,韩老太太心中感概。锦儿,你和外祖母容貌相似,命也相似么?外祖母幼时有一个千伶百俐、甜美动人的庶出妹妹跟在身后,遮住了所有的光彩。嫡出小姐暗淡无光,庶出的丫头反倒艳丽照人,外祖母的幼年,平空少了多少欢笑。

    这谢流年长成这幅模样,若是伏低作小跟在锦儿身后,卑微顺从,倒也还使得。她这身份,这模样,竟还毫无猥琐形状,从容有风致,俨然是名门之女。锦儿和她并肩站在一处,生生被她比了下去。

    唉,人上了年纪,心越来越软了。也不求别的,只要能让谢家把这小丫头关起来,不见天日,不碍着锦儿,也就是了。到她长大成人之时,也会给她择一良配,让她平平顺顺嫁人过下半生。一个通房丫头所出的庶女,如此这般,也不算差了,对得起她。

    费嬷嬷这没用的,几个月的功夫了这点小事还办不好。如今自己亲自出马,也不要这谢家小七如何如何,只要诸人皆知她顽皮无状,不是淑女作风,便好。之后谢家或是觉着她不宜出门,或是觉着她该狠狠管教,都无所谓。

    不到最后关头,不愿使出雷霆手段。韩老太太出自定海侯府,自小见过的阴毒之事多了。不过自从嫁到韩家,她还真是英雄没有用武之地,鲜有用到看家本事的时候。

    池塘中,谢流年游来游去还没过瘾。池塘边上站着两个男人、一个男孩。一个男人笑咪咪的,“小不点儿,玩够了就出来罢。”男孩劝说无用,开始威胁,“小不点儿,你再不出来我要下去捉你了!”还有一个男人负手静静站着,不说话。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

    宅媽扔了一个地雷

    3955411扔了一个地雷

    我再写一章,明天早上看吧。争取下一章结束阴谋,流年幸福的长大。

    不会长太快,长两三岁的样子。十岁,在古代算是大姑娘了。

上一篇: 53第53章
下一篇: 55第5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