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55、第55章

    55、第55章

    “人定偷走,破晓回来,许你游水。”低沉优雅的男子声音响起后不久,一个的小脑袋浮出水面,欢呼道:“爹爹真好!”没一会儿游到了岸边。“爹爹,拉钩。”伸出小手指跟谢四爷要承诺。谢四爷拉住她的小手不放,小心翼翼把她拉了上来。

    张崮贸鲈缫炎急负玫某づ酃住她,“谢世叔,那边小阁楼中,我命丫头备了换洗衣物。”谢四爷点点头,抱着谢流年走向小阁楼。张嫌他慢,伸手挟着他,施展轻功迅疾去了。

    韩老太太一众人等还没走到池塘边,谢四爷手中牵着身穿天蓝色衫裙、一脸恬净笑容的谢流年迎面而来,“小女顽劣,兴师动众,惭愧惭愧。”谢四爷温文从容一如往日,不过如此仔细观看,会发现他眼睛自始至终冰冰冷冷,没有一丝暖意。

    韩老太太慈详笑笑,招手叫谢流年,“好孩子,快来外祖母这儿。”这小丫头不只毫发无伤,且衣着整洁,饰物光华,举止得体。本想让人看她那幅狼狈形容,竟是失算了。

    自己预想中的情形是这样的:待一众人等走到池塘边,只见地上横躺一位女孩儿,衣衫不整,形容狼狈,若是醒来后再哭闹一番,那便更好了。“庶出女孩就是不尊重”“没教养”,贵妇们自会偷偷这般议论。她这样的身份又不打眼,并不会有张其鼓的害她,自是她贪玩任性所致。今儿来赴宴的小女孩儿没有十个,也有八个,怎么个个好好的,只有谢家庶出的七姑娘出了丑?素日顽皮不尊重,可想可知。

    不过,不是派了两个得力丫头么?趁无人时推她落水,之后一个回来报信,一个看守在池塘边?报信的那个倒是见着了,看守的那个呢?办事如此不力。韩老太太看看池塘边仿佛只有谢四爷跟他毫发无伤的小女儿,心中疑惑。

    谢四爷拉着小女儿不放。谢流年冲韩老太太曲膝行礼,笑的很乖巧,“老太太,我知道自己太顽皮,爹爹已经骂过我了。”能管我的人已经管教过,不劳你这外人多费心。

    “你这调皮孩子。”韩老太太嗔怪道:“怎么非闹着要到水边玩?还闹着要照水镜?已是六七岁了,还这般任性。”要不然,你怎么至于掉到水里去。

    “老太太教训的是。”谢流年模样很乖顺,“往后再不敢了。”这老太太说人话也好,说鬼话也好,反正做晚辈的只管点头,绝不忤逆她,绝不反驳她。

    韩老太太语重心长的交代,“你莫要口不应心,要真的改了方好。若不然,再掉到水里,焉能回回有这般好运?”这小丫头是真温顺,还是另有居心?

    谢流年露出迷惘的神色,愣了愣,方陪笑答道:“是,老太太。”谢四爷浅浅一笑,“岳母教训的是,这丫头端的顽皮淘气。”父女二人容貌相似,言行举止,也极为相似。

    两个大丫头推着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小丫头走了过来,口中训斥着,“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水里好玩么?特特的跳下去!”小丫头身穿蓝衣蓝裙,身量和谢流年颇为相近。

    小丫头哭道:“再不敢了,求姐姐饶了我!天气热,我贪凉在水边洗手,不知哪位姐姐要捉弄我,推了我一把!”我不是自己在下水的呀,是被人推的!

    “又撒谎!”大丫头很是不满,“青天白日,朗朗乾坤,谁闲着没事推你入水?很有趣么?咱们是来韩府做客的,不得胡说!待回了南宁侯府,我必回了夫人,清白处置于你!”

    跟着看热闹的女客很是不少。这会子不少人抿嘴笑,看看,明打明的,有人要推这谢家七姑娘入水,结果推错人了,推了个南宁侯府的小丫头!虽然谢探花和谢七姑娘口中唯唯诺诺,可是长眼的人都看见了,人家谢七姑娘从从容容、清清爽爽的,哪有落水的样子?饶是如此,当着长辈的面也绝不说一个“不”字,任由韩老太太一再训斥,真真有涵养。谢探花倒也罢了,向来萧萧肃肃,名士风流,难为谢七姑娘小小年纪,也有如此雅量。家学渊源,真是家学渊源。谢家子弟,衣冠磊落;谢家女儿,也是闺英闱秀,不可小觑。

    一场闹剧就此结束。

    “原来不是小七。”四太太见了谢四爷和谢流年,听说实情,长长出了一口气,“幸亏不是,否则,我回府如何跟老太太交代?”好了好了,愁云消散。小七并没有丢人,自己回家也不怕挨骂。

    回到谢府,谢四爷把小女儿带到书房细细盘问,“究竟是怎么回事?”谢流年快活的眨眨眼睛,“爹爹,我如她们所愿落了水,才知道她们究竟要做什么呀。”看她们后来的反应就知道了,是要自己出丑,不是要自己的命。细细考究起来,跟菱香榭事件是同一性质。

    韩老太太也在紧锣密鼓的查证,“看守的丫头哪去了?还没找到,还没找到?找到了,被人从背后打昏,扔在阁楼中?”无端被坏了事,沦为笑柄,韩老太太眼中要喷出火来,“废物!要你何用!”在韩家你还能被人暗算了,真有出息!

    因这事韩家上上下下都是不知情的,韩老太太愤怒过后,只好罢了。这回算你走运,看看下回,你可能躲得过!本来,念在上苍有好生之德,我并不愿下杀手。可事出无奈,罢了,罢了,若有什么报应,全报在我身上便是。我已行将就木,还怕什么。只要女儿过的好,外孙女过的好,我这一生,也就无撼了。

    七月十八日,普济寺佛会,韩老太太这虔诚吃斋念佛的人自然要到场听高僧讲道。四太太到谢老太太跟前告假,谢老太太准了。四太太要带谢锦年、谢流年同去,谢老太太也点了头,“那日人必定会多,多带人手,看护好两个丫头。”并没反对。

    四太太命人送信到韩府,“日禺时分准到。两个丫头依您所说,素服前往。”韩老太太微微一笑,谢七姑娘,你莫怪我心狠,要怪只能怪你自己,谁让你长的这么好。

    人定时分,张和沈迈一起出动,去做些违法乱纪之事。张崦人放了一池子温水,又跟解语商量,“您换几个丫头给我吧,小不点儿来了,我不能再使唤小厮。”解语笑着答应,“好。”答应完,自己找了个没人地方偷偷笑了半天。“她都答应嫁给我了,我自然要待她好。”小不点儿答应嫁给他了!哎哟不行,肚子疼。

    “爹爹,您真的把谢世叔也偷来了?”张崽到院中有声响,忙迎了出去。看见沈迈笑咪咪抱着谢流年,张却是带着谢四爷一起的,脱口而出。

    谢四爷淡淡一眼瞥过来,张嵝闹幸痪,忙行礼问好,满脸陪笑,“世叔,请!”把谢四爷让到屋里坐下。之后,解语带着丫丫、小不点儿去游水玩耍,男人们端坐着商量正经事。

    “……定海侯府世镇浙江,不知是有私般下海,还是常常剿灭海盗,总之家资饶富……历代定海侯向来姬妾众多,庶子庶女众多……上一任定海侯丁奎,也是如此,家中有几十房美妾,庶子十二名,庶女十九名……”

    “韩老太太名丁芸,是嫡出幼女。丁芸幼时,定海侯有一宠姬白灵儿,腰如杨柳,肤如凝脂,性情柔顺,定海侯十分宠爱。白灵儿育有一女丁菱,生的粉团儿一般,如珠如玉,定海侯爱逾性命。不幸,白灵儿和丁菱被得道高僧指为‘不祥之人’。果然,丁菱三岁那年,母女二人咳嗽不止,,胸痛,渐渐消瘦,面无人色。”

    “定海侯不信这个邪,却又不得不信这个邪,最后眼睁睁看着爱妾爱女,不治身亡。他前前后后请了五名医术精湛的大夫查验白灵儿和丁菱的饮食、药方,全都不得要领。到最后,连定海侯也相信了,白灵儿和丁菱确是不祥之人。”

    谢四爷神情凝重起来。沈忱继续侃侃而谈,“我也是查了又查,请教不少名医,方才知道原因的。若一个人长时期食用很微少的砒霜,时日久了,便会咳嗽、、胸闷、消瘦,真至身故。”

    那是自然。解语忙里偷闲,过来听了一耳朵,心中明了。一个正常人若是长期微量服用砒霜,会导致肺癌。解语前世曾听说过这样的案例,最后水落石出是因为罪犯受不了心理压力自首的,并不是查案查出来的。可见,这种罪犯形式确实很隐蔽。

    沈忱面有厌恶之色,“您看吧,七月十八日普济寺佛会上,小不点儿准会偶遇一位‘得道高僧’,说她是不祥之人……”说不准有人当时就信了。若当时不信,过后小不点儿像一朵花儿似的渐渐枯萎,也由不得人不信。

    沈迈大怒,“这歹毒恶妇!我一刀杀了她!”对个孩子下手,真他娘的无耻!张摇头,“不成!一刀杀了她,实在太便宜她了!”这种女人,应该让她身败名裂,被世人唾弃。

    谢四爷脸色雪白,身子微微发抖,“小七,吃过了?”砒霜?谢家什么时候会有砒霜?沈忱忙安慰他,“谢世叔您放心,哪能呢?小不点儿从未吃过。”那晚听到那费嬷嬷发狠,“若实在没法子,少不得要斩草除根,让她们跟白灵儿一样!一天一天慢慢折磨死!”之后费心费神查了不少陈年旧事,方才大白。小不点儿的饮食是格外留意的,哪里许人做手脚。

    张拍了拍谢四爷,“晚鸿,不必忧心。”有我们呢,小不点儿没事。岳池推了推张幔“你岳父吓坏了。”谢四爷也算是个镇静的人,这会儿额头流下冷汗,嘴唇嗦,风度全无。

    这一推,发现张嵋膊欢跃,身子僵僵的。伸手一摸,张崾直凉。岳池对张使个眼色,张过来揽着张崛嵘哄他,“乖儿子,没事,小不点儿好好的。”

    沈忱抓抓头,歉意补充,“韩家我也查了,倒是干干净净的。”至少没出过人命。韩司业有两房老姨娘,根本没生过孩子,也没什么宠爱。故此,韩老太太自娘家学来的这本事,一直没用上。

    见谢四爷脸色青白,沈忱劝解的说道:“尊夫人倒是一心觉着锦年才是最好的女孩儿,并未把小不点儿放在眼里。”在四太太看来,谢锦年这嫡女,和谢流年这庶女,根本没法放在一起比。蔑视虽然蔑视,她尚不至于出手害人,她也没那么狠心。

    韩老太太想必是幼年时被丁菱抢走不少关注,抢走不少定海侯的父爱,故此,对小不点儿敌意很深。坚持认为是谢流年防碍了谢锦年。

    “既如此,她该把独养女儿嫁到不许纳妾的人家。”谢四爷缓缓说道:“宁晋厉氏,临海平氏,都是四十无子不许纳妾的人家。”天底下又不是家家纳妾,你受不了庶子庶女,嫁那些人家去。

    “厉氏和平氏,家规严了些。”沈忱笑笑,“听说厉氏和平氏的家长,很有些不近人情。”丈夫是不纳妾了,公婆严厉的很。哪像谢家,谢老太爷、谢老太太都是菩萨心肠,都是随和性子。

    谢流年游水出来,机灵的跳上了桌子,叉着小蛮腰,气势万千,“前因后果,我都知道了。我有法子对付她!”不必动刀子,不必急头胀脸,一个小女孩儿出面对付她,足够了。

    谢流年是怎么对付韩老太太的呢?七月十八日普济佛会上,“得道高僧”下了“不祥之人”的断语,所有的猜测全被证实。众目睽睽之下,谢流年一派天真的询问韩老太太,“请问,什么是砒霜?”

    佛会上有不少虔诚的贵妇,一位老夫人温和说道:“孩子,砒霜有时可用来治病。不过大多是用来害人性命的。”砒霜可以入药,但需极为慎重。

    韩老太太心中一颤,这小丫头,她怎么会提到砒霜!难不成是泄露了行藏?不会不会,不应该,多少年了,从无人发现过。

    “怎么会问砒霜呢?”不少人好奇,低头询问谢流年。谢流年神色单纯,“昨晚,我梦到一位好看的姨姨跟我说话。她说,一个人如果每日服用微少的砒霜,长此以往,会……”

    “会怎样?”贵妇们一个比一个兴奋,迫切问道。谢流年声音清脆悦耳,“会咳嗽、、胸闷、消瘦、一病身亡;会成为不祥之人!”

    “唉,你听说过么?一个人如果每日服用微少的砒霜,长此以往,会……?”贵妇们交相询问,个个摇头。活了几十岁的大人还不知道,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从哪里知道的?自然是真的被人托了梦。贵妇们都有涵养,并不会盯着韩老太太看,可是人人心中都明白,“哦,原来这便是所谓的不祥之人。”

    韩老太太微笑道:“小孩子家家的,乱说什么。”心中狂波巨浪翻腾,她怎么会知道的?她怎么会知道的?难道真是白灵儿托梦?

    “七小姐,给你托梦的姨姨,长什么样子啊。”一位好事者蹲□子,柔声问着谢流年。谢汉年歪着小脑袋想了想,“穿着雪白的衣服,腰好细好细,脸好白好白,眉间有一颗红痣,眼睛泛着水光,可好看了。”

    韩老太太应声而倒。白灵儿,正是爱穿白衣,腰细,肤白,眉间有一颗红痣,常常爱哭。谢流年凑近韩老太太,声音清冷,“她说,她叫白灵儿。她说,你欠她的,她会一一追讨,连本带利。”

    韩老太太昏死过去。谢流年转过身,笑咪咪看着脸色灰败的“得道高僧”,“阁下好像出了什么岔子,不祥之人,似乎不是我。”你丫收了多少钱,昧着良心害一个素不相识的孩子?——

    作者有话要说:这算阴谋结束了。不过还来不及长大。

    后面放了个防盗章节,不要买。真不小心买了,或自动订阅了,也没事,以后会补上内容。

    有人说防盗能起作用,有人说防盗不管什么事,从没弄过,试一回罢。

    尚请谅解。

下一篇: 56、第5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