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58、第58章

    58、第58章

    静孝真人冷笑一声,“阿德,到了此时你还要自欺欺人么?小九被立为皇太子,今后可以名正言顺分理庶政,抚军监国。他既占着名份,又有实权,咱们拿什么去跟他争?”被立为太子之后,只要他安安分分熬到皇帝寿终正寝,天下就是他的。

    大皇子微微一笑,“母亲,皇太子抚军监国,是好事么?”天无二日,民无二王,如今圣主在上,而复有太子监国,是近乎二王了。即使父子之亲,也不能容忍自己的权力被分割吧。所以,立为太子之后,父亲倒未必还向之前那般喜欢小九、信任小九。那便有机可趁。

    “日子还长着呢,您不必灰心。”见静孝真人若有所思,大皇子笑着说道:“至不济,您还可随我去到辽东,做我辽王府的主人。”皇帝册封大皇子为辽王,不日,大皇子将起程赴辽阳,做他的亲王。

    “若是咱们二人离了这京城,山高皇帝远的做了王府主人,倒也逍遥自在。”静孝真人眼神中有一抹温柔,“阿德,从前在太原的事你该记不得了吧?那时咱们还在秦王府,你才只有两三岁。”

    大皇子笑着摇摇头,两三岁的事,当真记不得了。静孝真人神色益发温柔,“你小的时候又聪明又听话,母亲说什么你都能听懂。”秦王府很大,可陪着自己的只有阿德。

    “到了辽王府,我会孝敬您的。”大皇子恭敬体贴的斟杯清茶递给静孝真人,“虽然藩王无故不得入京,也不得随意出城。好在辽王府宽阔轩朗,富丽堂皇,颇颇住得。”

    静孝真人接过茶盏在手,茶水氤氲的热气中,她神情有些恍惚,“倒也是美事。”可以含饴弄孙,可以享受天伦之乐,强似在这静孝庵中寂寞至死。

    大皇子也为自己斟杯清茶,闲坐说话,“皇后娘家侄女,名唤徐抒的那位大小姐,出落的越发好了。”时常出入宫禁,陪伴皇后,是徐皇后面前第一得意之人。

    静孝真人讥讽的一笑,“有张家大小姐出落的好么?”瞎子也能看出来了,皇帝喜欢南宁侯府大小姐,中意张家女儿做太子妃。徐抒在皇后面前再怎么得宠,可有什么用。

    大皇子意味深长的笑笑,“母亲,在世人眼中,张家大小姐自是远远胜过徐抒。可是在徐皇后眼中呢?在小九眼中呢?”阿嶷无论相貌、人品、才能、家世,都超出徐抒一大截。可徐皇后绝不会这么想,在她眼中,徐抒才是最完美的女孩儿。

    静孝真人细细想了一想,怦然心动,“阿德,你是说……?”如果徐皇后费尽百宝想册立徐抒为太子妃,甚至于,如果小九自己开口救娶徐抒!才被立为太子便想违背皇帝的意愿,和皇帝唱对台戏,这样的太子,这样的皇后,能讨得了好去?若是皇帝和小九之间为此生出嫌隙,阿德便大有可为了。

    “可是,小九好似也中意张家大小姐。”静孝真人心动过后,却又下了气,“莫说待张大小姐与众不同,便是待南宁侯府诸人,也是客气异常。”对徐抒这亲表妹倒一直是淡淡的。

    “如果小九定下张家大小姐为太子妃,咱们便起程赴辽王府。”大皇子笑的洒脱,“母亲,我虽不才,那一点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阿嶷来头大,父兄实在得力,招惹不起。

    静孝真人托着头,苦苦思索,“咱们都看的这般清楚,那徐氏,也该懂得吧?”若换了自己是她,哪怕再怎么喜欢徐抒,再怎么反感阿嶷,也要先求娶阿嶷。等到小九即位之后,婆婆想折腾儿媳妇,太后想为难皇后,法子多的是。

    “母亲,旁观者清。”大皇子浅浅一笑,“徐皇后久居高位,未必有忧患意识。”本朝自太祖皇帝开国起,便是嫡庶分明,“凡朝廷无皇子,必兄终弟及,须立嫡母所生者,庶母所生虽长不得立”。徐氏以元后之礼入宫,一直稳坐皇后宝座,她可能从来没想到过小九将来有可能坐不上那把椅子。

    久居高位?静孝真人圆润富态的脸颊上有了怒色,柳眉快要竖起来了,那个高位,原本该是我的!自古以来,有几人似自己这般倒了霉运,没有过错的原配王妃却做不了皇后的?不成,自己不能认命。帝陵向来是“一帝一后”,自己若不争,难不成生前形单影只,死后也是孤孤凄凄?

    两日后皇帝到静孝庵小坐。静孝真人亲手捧上香茗,委婉求情,“阿德要去辽东了,我实在舍不得他,要跟他一道走。请皇上准了吧。”

    皇帝面有犹豫。静孝真人微笑看着他,“阿德孝顺,知道我忧心身后事,命人在西山替我寻上好墓地。皇上,我贪心,想寻一处能看到天寿山的风水宝地。”皇帝的陵寝,在天寿山。

    我死后不能跟你合葬,也想能够远远的看着你。

    皇帝沉默半晌,“辽王府荒废已久,要修整之处极多。阿德这一年两年的,只怕要留在京中。”静孝真人温柔笑笑,“甚好。若阿德走时,定要带上我。”

    于是,本该就藩的大皇子滞留京中,久久不动身。不少言官上奏折,全部留中不发。皇帝近年来不似初登基时好说话,对违抗君命的官员常常廷杖羞辱,或系锦衣狱,言官们上了几道奏折之后,便没了声音。

    大皇子太太平平顺顺利利留在京中。

    “爹爹,以后朝中会不会很热闹?”该练字的时候,谢流年偷懒不练字,跟谢四爷讨论国家大事。谢四爷哪肯理会她,淡淡看了她一眼,“五百个大字。”每天五百个大字,必不可少,你练完了么。

    “五百个大字怎么够?”谢流年昂起小脑袋,“至少也要五百零一个!”莫小看了这个“一”,这个“一”可不得了。每天多进步那么一点点,日积月累,可就不同凡响了。

    “小七真有志气!”“小不点儿真有气势!”谢棠年和张嵋磺耙缓蠼来,逮着谢流年拍马屁。谢流年大为得意,“张乃山,我已经是大姑娘了,往后莫再叫我小不点儿,请称呼我的名字,流年。”

    张嵝睦镟止荆你长大什么呀,还是个小不点儿,还是浑身的孩子气。不过没所谓了,她喜欢“流年”,那便叫她“流年”。张峄姑焕吹眉翱口说话,谢四爷清冷的声音响起,“师妹。”谁许他叫你名字的,女孩儿的名字是随便给人叫的么?

    张嵝Φ溃骸靶∈γ谩!毙惶哪暌残Γ“小七最小,确实是小师妹。”谢流年笑嘻嘻,“等到小柏儿也做了爹爹的学生,我便不是小师妹了。”是小师姐。

    谢四爷眼中有了笑意。

    晚上又跟何离歪缠,“阿离,咱们再生个孩子。”何离微笑,“孩子么,你先生了,我才能生。”谢四爷捉住何离打屁股,“阿离,你学坏了。”了不得了,越来越爱调戏男人。

    缠绵过后,谢四爷轻抚怀中女子,“阿离,你从前没这般活泼。”何离眼神中有甜蜜,也有迷惘,“玉郎,我不知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年轻的时候能克制住思念和□,如今已是三十多岁高龄,反倒一日比一日沉迷。

    “我知道。”谢四爷一本正经,“一定是我年纪越大,越发秀逸。”所以你会为我疯狂。其实这么着蛮好,女人四平八稳的总是欠可爱,似阿离如今这样,时时晕红了脸颊,迷离了眼神,慌乱了手脚,比少女时更迷人。

    何离轻轻抚摸他的脸庞,“不是,分明是我明艳动人,玉郎把持不住。”谢四爷拿着她的手往下摸,“谁说的?你看我把不把持的住。”

    “阿离,给我生个孩子。”

    “嗯,我是妾侍,本就是给爷生孩子的。”

    “胡说,不是。”

    “那是什么?”

    “是知心知意人,小可人。”

    “不是。”

    “嗯?”

    “是狐狸精……”

    欢爱声音传出来,外面值夜的小丫头羞红了脸,拿棉花塞住耳朵。真是不能听啊,羞死人了。反正他们晚上也从来不会叫人进去的,塞住耳朵,睡自己的觉吧。

    五月初十,杜阁老次孙娶妻。谢家是姻亲,自然要去赴宴席喝喜酒。谢流年早早的把行头备好了,眼巴巴等着那日出门遛一圈儿。人是社会动物,不能总关在家里的!自从单住以后就不许被偷走了,好不容易能出门喝喜酒,岂容错过。

    猫是可以不用遛的,狗就需要遛,孩子更甭提了,一定得遛!谢流年这通歪理说出来后,谢四爷跟何离一起喷了茶,“好好好,遛孩子,遛孩子。”一定遛遛你。

    沐氏已是即将临盆,大太太恨不得日日守在儿媳妇身边,并不愿出门。谢老太太笑道:“我在家镇着呢,你还不放心?接生婆、大夫都在家中住着,你安生去杜家吧。”那是有年的夫家,大喜的事,不可怠慢。

    大太太带着谢瑞年、谢锦年、谢流年去了杜家贺喜。小女孩儿志不在饮宴,三三两两在花园中扑蝶、赏花,玩了个过瘾。酒宴过后,大太太心中牵挂,早早的告了辞,“恕我先要告别了。”

    谢瑞年、谢锦年跟着大太太走的,谢流年则是坐上了谢四爷的马车。“这丫头调皮,我看着她好点。”大太太知道自己这小叔子素日溺爱幼女,并无异议。

    父女二人去城东一家老铺子吃奶油菠萝冻和鸽子玻璃糕。“出回门不容易,好好遛遛。”谢四爷看着大快朵颐的小女儿,慢吞吞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太晚了,先写这么多吧。

上一篇: 57、第57章
下一篇: 59、第5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