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64、第64章

    64、第64章

    “好字!好字!”张峄鹘谠奚停口中全是溢美之辞,“遒媚秀逸,结体严整,笔法圆熟,小师妹,好书法!”若不是谢四爷淡淡一眼扫过来,眼神颇为不善,张峄挂滔滔不绝夸上半天。

    “张乃山,真有眼光!”谢流年写完这两行大字,自己大为得意,又听到张嵴獍悴灰庞嗔Φ目浣保笑的眉毛弯弯。还是张乃山知道好歹啊,比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谢四爷强多了。

    “小七,拿过来。”谢四爷吩咐道。谢流年又端详了一遍,方喜滋滋捧起宣纸给谢四爷看,“一气呵成,气势恢宏!”写字还是要有速度,有速度才有气韵,才生动。

    “既圆润清秀,又不失飘逸灵动,确是好字。”谢四爷一一指过去,“唯独‘子’字写的没有神韵。小七,可知是为什么?越是简单的字越是写不好,皆因点画功夫不到。”

    谢流年和张崦婷嫦嚓铩a犯同样的毛病,越是简单字体越是不知该如何布局。繁复字体倒好办,可以结构取胜,简单字体要写好看了,写出神韵来,极不容易。

    认命的练字去了。张峄氐侥夏侯府,跟张、解语抱怨,“谢世叔给添了许多功课,不得休息。”和小不点儿连玩耍的功夫都没了,太过严厉。

    张忙问,“儿子,给累着了?小不点儿呢,有没有累着?”这个谢晚鸿,待儿子和儿媳妇真是苛刻。解语不厚道的乐了,“阿幔这个咱们可没话说。”到谢家做什么去的?学习书法。“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真抱怨不着。

    张徉洁斓溃骸懊焕圩拧!敝皇敲还Ψ蛲嫠!p皇朗蹇烧婊担小不点儿是姑娘家,做什么看的她这么紧?姑娘家读书不过是消遣,又不考状元。

    沈忱和岳池凑了过来,一脸兴味,“娘亲都说了没法子,那是真没法子了。小阿幔认命罢。”小子算不错了,媳妇已经有着落。看看两个哥哥,尚且形单影只。

    张嵋辉径起,口中喝道:“看招!”今儿装了半天斯文,累坏,来来来,活动活动筋骨。沈忱和岳池都笑,“阿崾榉ㄈ绾卧勖遣恢道,掌法确有长进。”张和解语笑咪咪的,看三个儿子打一处。

    “一丝一缕,当思来之不易。”丫丫过来看热闹,“大哥二哥三哥,不许打坏公物,否则处以十倍罚款。”回回打架不到演武场,偏要屋子里。时不时打碎个花瓶,碰掉个古董,暴殄天物。

    女儿俏生生立厅中,张一眼望过去,有些失神。丫丫渐渐长大了,活脱脱一个小解语,形似,神更似。母女二一般的清丽出尘,一般的胸中有沟壑。一家有女百家求,求娶丫丫的,偏偏是那么一户家。

    暄闹过后,儿女们请安告辞,各回各院。张草草沐浴,躺床上发呆,“解语,咱们丫丫是大姑娘了。”解语轻轻笑了笑,“丫丫还小呢。”还没及笄,还是养父母膝下的娇娇女。

    丫丫长大成后,挑户清白厚道家嫁了,公婆要慈爱,夫婿要有行止。谁家想要“贤良淑德”的儿媳妇,想让丫丫嫁过去替他照看一众妾侍的,免谈。南宁侯府大小姐,不需要贤惠名声。南宁侯府向来不要好名声,好端端一个,何苦为名声所累。

    “若那开口呢?”如何回绝。

    “祖制尚,不必理会他。”想改太祖皇帝“外戚不得干政”的诏令,要费大周章的,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第二天,丫丫奉诏入宫。“娘亲,皇帝也很可怜的,面前天天堆着小山般的奏折。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不是有夷入侵就是有大大小小的天灾祸,没个消停时候。”丫丫对皇帝深表同情。

    “屁股决定脑袋。他既坐上那把椅子,就不能推托职责。”解语微笑,“享受天下百姓的供奉,受万民拥戴,满朝臣子生杀大权操于他手。丫丫,有什么事是不需要付出代价的?”享受权利就要承担义务。

    “还是觉得他很可怜。”丫丫临走,重申这一点,“而且,觉得他是真心疼爱。”那眼神中的温柔,做不得假。自从上回自己宫中遇险,所有餐具换成银制,每道膳食都有尝膳,戒备森严。

    “不太能想像,帝王有什么真心。”解语牵着丫丫的手,送她出门,“丫丫,不可大意,一定要小心谨慎。”那不是一个可以很随意的地方。

    丫丫乖巧的答应,上了马车。宫门口早有太监等侯着,把她带到勤政殿。皇帝脸色更加苍白,自文山牍海中探出头,神色温和,“阿嶷出落的越发好了,令见之心喜。”

    “不是见之心烦么?”丫丫笑道:“阿爷和外公都嫌顽皮,不像女孩子。”沈迈和傅深要好,两常常逗丫丫玩,“丫头啊,脾气这么大,往后可如何是好。”比娘亲脾气还大呢,天底下能有几个无忌,将来谁兜的住。

    皇帝微笑着,听丫丫絮絮说些家长里短的闲话。“……阿爷和外公吓坏了,晚上一起守外头,唯恐也被偷了去。”丫丫说着说着,提到最近的少女失踪案。

    “那些丢了女儿的家,真的是很可怜。”丫丫娥眉微蹙,“娘亲说,若是丢了,们全家都会发疯的。”心肝宝贝一样的女儿凭空消失不见,做爹娘的不得心疼死。

    皇帝脸色微变,“谁敢?”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上南宁侯府劫去?沈迈,张,沈忱,岳池,都是顶尖高手。更何况南宁侯府和大多数勋贵家一样,养有私兵看家护院,丫丫母女,定会平安无事。

    丫丫哺时进了宫,傍晚方出来。她陪皇帝说了会儿话,又陪皇帝御花园转了一圈,“说好的啊,您要常常走动走动,不能总坐着。还有,一天当中,总要笑上三回五回方好。”笑一笑,十年少。

    皇帝纵容的笑笑,一一答应,命身边的太监“送张大小姐出宫”。丫丫走后,顺天府尹申世观被召入宫,出来时汗湿夹背。“卿为京城父母官,宁不怜惜治下子民?”三十名少女失踪,她们的父母家此时正痛不欲生!

    申世观快疯了。不是他不尽职尽责,实是这无头公案毫无头绪。三十名少女好似是被仙怪一流的物劫走,一丝半点痕迹没留下,这让从何处下手!

    申氏央了定海侯爷,府中能异士派出十几位,协助顺天府尹办案。申世观谢了又谢,“深感厚情。”这种离奇案子,还真是要这些江湖中帮帮忙。

    “作案之武功高强。”轻功尤其出神入化。“作案之是成群结队的。”一个两个办不成这样大事,一夜之间三十户家。“作案之似是冲着官府。”被掳走的少女,全部出自官员之家,并没有普通平民家的女孩儿。

    不知是从哪里放出来的谣言,“有妖道练丹,需童女之血。”失踪少女被妖道所掳?一时间京城有女孩儿的家都是心遑遑。谢老太太颤巍巍下了令,“小五小六小七,晚间全部跟着!”碧纱橱外摆了三张床,谢老太太恨不能晚上不睡觉,眼错不见看着三个小孙女。

    大太太过意不去,“哪能让您老家操这个心?”自己带着萧姨娘一起住了过来,“晚上们轮换着,您放心罢。”何离也被唬的不轻,自告奋勇要陪夜。碧纱橱外顿时热闹非凡。

    谢四爷孤衾冷枕,一个歇书房。第二天到了翰林院,有女儿的官员们全都黑着眼圈儿,打着呵欠,谁都没睡安生。“这案子还没着落?”免不了有抱怨,“顺天府尹干什么吃的?”

    “小声!”旁边有同僚戳戳他,“顺天府尹,后台硬着呢。”太子殿下亲自保举的。打狗还得看主呢,议论申世观,不是对太子殿下不敬么。

    静孝庵中,静孝真将信将疑,“阿德,这么折腾,可会有用处?”大皇子笑道:“把他的羽翼一一剪除,怎会没用?”要把一颗大树拨出来,先要去掉树枝树岔。

    “这样未免太慢。”静孝真并不满意,“何必费这个周章?太子抚军监国,能挑毛病的地方实太多了,为什么是选这等小事?”若照这个势头,要等到哪年哪月方能奏效。

    大皇子笑的温文,“父亲眼皮子底下,岂是小事。”就是要挑小事入手才最好。成了,坐收渔利。不成,也没什么大的损失。

    应该承认,顺天府还是有强的。名不见经传的捕头周发财,一个寂静无的夜晚,带着区区十几名下属,围住了一个名为江南小筑的庭园,从中搜出三十名失踪少女——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更的少了,明天争取更肥点。

上一篇: 63、第63章
下一篇: 65、第6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