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77第77章

    小流年这满是期待的模样,分明是等着人夸奖。何离哪会让她失望,一句接一句的溢美之辞脱口而出,“瑰姿艳逸,芳泽无加”“远看,明艳如朝霞中冉冉升起的太阳;近看,清丽如碧波间亭亭玉立的新荷。”

    流年满意叹了口气,眼角眉梢,全是欢喜。还是亲娘好呀,夸了这么老半天,不带一句重样的话!这才是真心要夸人,诚心要夸人。我本来体重有四五十斤吧?现在好像身子没有一两重,快飘起来了。

    谢四爷和谢棠年都在。这两人真是父子,长的大差不差,性情举止也相似。此时都闲闲坐着喝茶,间或品评几句茶水,好像没有看见飘飘然快要飞起来的小流年一样。

    “我明天要满十岁了。”流年在何离身边卖乖,“您把我生下来,养这么大,多不容易呀。我亲手做了件家常衣衫,没什么样子,可是很舒服。您看看喜不喜欢?”从鹿鸣手中拿过一件做工精美的浅紫色丝绸绣花睡衣。这睡衣其实是心灵手巧的之苹丫头亲手做的,可是服装设计是自己,自己也确实动了几针。说是“亲手做的”,也算所言不虚吧。

    “喜欢,喜欢!”何离还没看见衣衫是什么样子,已经眉眼温柔一迭声说着喜欢。等到展开衣衫看过,下来了。这衣衫交领斜襟,左衽,只拿一条绣花云锦腰带束着,式样异常简洁。衣领上的兰花刺绣精致淡雅,清逸出尘,衣襟上的紫色梅花刺绣更是美好如梦。穿着这样的衣衫入睡,梦境都会变美吧。

    “我挑来拣去的,最后才拣了浅紫色。”流年咭咭咕咕说着话,炫耀自己的眼光,“您肤色白腻,穿浅紫色一准儿好看!”腰带也是同样颜色。浅浅的紫,清新淡雅,秀丽宜人。

    何离快乐晕了。这衣衫是小七做的呢,从挑拣衣料,到做成什么样式,绣什么花,都是小七自己想的。这可是花了多少心思呀,小七真是好孩子!

    谢四爷徐徐起身,走了过来。何离快活的拿起衣衫比在自己身上,“玉郎,好不好看?”是小七做的呢。把小小人儿抱在怀里疼爱好像还是昨天的事,弹指一挥间,小七都知道孝顺爹娘了。

    谢四爷左左右右看过,不置一词。谢棠年轻轻咳了一声,拽过妹妹低声问着,“小七,爹爹的呢?”生你养你的又不是一个人。怎么只送她,不送他?这还得了。

    流年仰起小脸冲他笑笑,同样不置一词。何离早早的精心做了一条罗裙送给自己,遍绣大大小小、灵动漂亮的蝴蝶,“小七是大姑娘了,要好好打扮。”一脸慈爱纵容。谢四爷可倒好,除了逼功课,还是逼功课,是不是亲爹呀。

    谢棠年揽过妹妹低低吩咐,“小七,好妹妹,快拿出来。”你肯定是给他做了的,何不早早拿出来,皆大欢喜?必要等他变了脸色不成。何苦来,白白气他一场。

    小流年趾高气扬看看仰头向天的谢四爷,再看看不复淡然的谢棠年,狡猾又得意的笑笑,拍拍小手掌,清脆的吩咐,“拿进来!”之苹应声而入,手上恭恭敬敬托着件浅紫色长袍。

    流年笑吟吟拿在手中,“爹爹,跟她的那件一模一样呦。”同样是浅紫色,交领斜襟,左衽,只束一条云锦腰带。不过没有繁复的刺绣,更加简洁明快。

    谢四爷看了一眼,没说什么,回到桌边继续慢悠悠喝茶。谢棠年暗暗松了一口气,也如常坐下,端起温润的斗彩粉蝶茶盏,细细品茶。

    流年把长袍交给何离,“您替他收着。”走到谢四爷身边,伸出小手掌,“爹爹,生辰礼物呢?她送我一条罗裙,绣了好多只蝴蝶,可好看了。哥哥亲手作了一幅画送我,把我画的惟妙惟肖。爹爹您呢?”送什么给我呀。您家底儿最厚实,送硬通货吧。

    谢四爷不理会她,自顾自悠然品茶。流年等不得,踮起脚尖,伸手自他口中抢过茶盏,“爹爹,快拿出来呀。”别卖关子了。让人等呀等的,猜呀猜的,有意思么。

    何离掩口而笑,拿起两件衣衫,命人放至内室。谢棠年好像没看见一样,专心致致喝茶。谢四爷手中空空,面前站着个白皙纤巧的小女儿,一脸讨债模样。

    谢四爷慢吞吞吩咐道:“阿离,拿过来。”何离含笑答应,到内室拿了个紫檀木盒子出来,亲手放到谢四爷身边的桌案上。玉郎半辈子也没见过小七这样的,没辙了。

    “爹爹,是我的么?”流年热切问道。待谢四爷点了头,流年娴熟的打开盒子,颇为内行的点评了几句,“宝石很大,颜色也正,品相极好。珍珠圆润柔美,更难得是几十颗都一般大小,串做项链,定是上乘。”

    “拿去玩罢。”谢四爷声音淡淡的。看她这小眼神儿,回去会不会抱着这匣子珠宝睡觉?乖女儿,不过是些身外之物而己,何至于此。

    小流年把珠宝盘点一遍后,推回给谢四爷,“爹爹,存起来。”我又没有保险柜,身边放着这般贵重的珠宝做甚。这些东西饥不可食,寒不可衣,要说戴着好看吧,一则限于身份,二则限于年龄,我戴它也不合适呀。

    谢四爷微微点头。何离会意,拿起盒子笑盈盈说道:“小七,先替你存起来。”她还没来的及走,只见小流年伸出一个小指头,“一分利。”既然要存,自然有利息。

    谢四爷扶额,“阿离,算算该给她多少。”送她一份大礼,她还要存过来收利息。幸亏世上只有一个小七,若人人养女如此,做父亲的不被累死,也要气死。

    何离抿嘴笑笑,“一年五百两。”这盒珠宝往少了说,也值五千两银子。一分利,每年该是五百两。谢四爷淡淡说道:“每年她生辰那日,提五百两银子给她。”

    “不要!”流年飞快的反对,“不提,要利滚利!”复利的效应是惊人的。每年百分之十,复利,按照七二法则,本金翻倍需要7.2年。今年十岁,再过7.2年,快十八周岁了,正合适。

    流年小脸亮晶晶的,神情认真。谢棠年实在憋不住,放下茶盏,徐徐走了出去。廊下,两名提着热水壶路过的小丫头冲他曲膝行礼,心中各自莫名其妙,“六少爷这是怎么了,笑成这样?”有什么高兴的事呀。

    谢棠年在廊下乐了半晌,才慢慢走了回来。屋内温暖如春,小流年一手携着谢四爷,一手携着何离,眉飞色舞的不知在说些什么。谢棠年脸上带着浅淡笑意,只听得自己妹妹兴高采烈叫了一声“美人儿爹爹……”,顿时,谢棠年笑容凝固了。

    谢四爷转过头,淡淡扫了小女儿一眼。流年打了个激灵,忙转过头对何离讨好的笑,“美人儿!”又转过头一脸谄媚的看着谢四爷,“爹爹!”方才是话说的急,说串了,说串了。

    谢棠年才进来,在门口略站了一站。似笑非笑盯着小流年看了会子,实在憋不住,又慢慢走出去了。小七,你给哥哥请大夫去!肠子都笑疼了。

    谢棠年再进屋时,谢四爷闲闲倚在蹋上,神色淡然的开口撵人,“棠儿,小七,回罢。”别在这儿折腾人了。大冬天的,早些歇着为好。

    谢棠年、谢流年一起出了静馨院。虽然不过一径之隔,谢棠年还是坚持送妹妹回去,“冬天路滑,你走路又不老实。”把妹妹送到恬院,看着她走进上房,才缓缓转身走了。

    第二天,流年早早的被鹿鸣从被窝里捉出来,“七小姐听话,今儿睡不得懒觉。”流年闭着眼睛任由她折腾,等到梳洗打扮好了,照照镜子,头是头脚是脚的,诸事妥当。喝了一盏温温热热的红糖罗汉果茶,起身去了萱晖堂。

    给谢老太爷、谢老太太磕了头,二老各赏了一个大大的红包,“好孩子,今儿又长了一岁,大姑娘了。”之后谢大爷、大太太处,四爷、四太太处,都过去了行了礼,拿了红包。沐氏、崔氏、瑞年、锦年处,也走了一遍。“七小姐,您可不算累的。”鹿鸣见她微微皱着小眉头,知道她嫌累,偷偷笑道:“若是爷们,还要先到祠堂磕头呢。”比您还累。

    末了,流年把几个红包全塞在谢四爷手中。“也是一分利?”谢四爷淡淡问道。“嗯,一分利。”流年点头。一分利很不错了,年收益率百分之十,相当理想,相当知足。

    巳时中,客人陆陆续续到了。瑞年、锦年、流年什么也不用管,并排站在二门处迎接客人。三个小姑娘一模一样的装扮,都是粉雕玉琢、彬彬有礼的,让人赏心悦目。

    “哪个是七小姐?”韩国公府世子夫人傅氏初次登门,分不清谁是谁。过了二门,慢慢往内宅走着时,低声询问身旁的吴萱。吴萱声音也低低的,“最好看的那个。”乍一看上去,三个都很出色。仔细看去,年纪最小的流年,皮肤最白皙细腻,眼睛最美丽动人,最有灵气。

    傅氏微微点头,没再说话。本来,按她的身份,谢家该专程有太太奶奶陪着才是。可是今日来客众多,南宁侯夫人、六安侯世子夫人、靖宁侯世子夫人等都早来了,所以,这会子殷勤陪在这对母女身边的,是衣着得体、满面陪笑的管事婆子。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

    27只兔子扔了一个地雷

    我再写一章,会很晚。挠头,明天早上再看正好。

    其实我今天安排了时间的,不过白天总是不能集中精神,到了晚上,来劲了。

上一篇: 76第76章
下一篇: 79第7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