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79第78章

    谢老太太年事已高,早已不出面待客。傅氏、吴萱母女二人到萱晖堂略坐了坐,便和早来的解语等人一起,由四太太陪着,去了待客的大花厅。大花厅宽敞轩朗,墙壁夹层间烧着炭火,厅内温暖如春。

    宽了大衣服,傅氏身穿石青刻丝银鼠小袄,大红洋绉灰鼠皮裙,脂光粉艳端庄坐着,矜持的和四太太、异母姐姐南宁侯夫人、庶长嫂六安侯府世子夫人吴氏等叙着话。靖宁侯府世子夫人齐氏性子随和,她和吴氏是亲家,和解语是妯娌,故此对傅氏极为亲热,一盆火似的赶着。

    待小辈也亲切。“丫丫,阿明,你们小姐妹定是不耐烦陪着我们这些老人家。不如你们到一边玩耍。”齐氏很体贴的说道。小姑娘家陪着我们做什么,不如换个地方自在叙话。解语带着丫丫,傅氏带着女儿吴萱,吴氏带着幼女傅好明。齐氏只有一女,嫁给了吴氏的长子傅好礼,身边带的是侄女岳清、岳湘。

    四太太很客气的附合,“极是,狠该出去散散。寒舍梅林粗粗看得,不如你们小姐妹出去赏玩梅花。”谢家梅林,算得上京城一景。梅林那边有快雪亭可供歇息,有几百树梅花可供赏玩,另有文雅侍女在侧,若哪位发了诗兴要作诗,随时笔墨伺候。

    岳清、岳湘年纪只有十一二岁,平日十分娇养,正是好动爱玩的年纪。闻言都笑盈盈的看着丫丫,等着堂姐带她们出去玩耍。傅好明比她们大不上两岁,也是个淘气的,眼睛忽闪忽闪盯着丫丫,分明在说“好表姐,快走快走。”

    丫丫忍不住一乐。说起谢家的梅林,就想起“绿萼梅花”。若不是因为世间有绿萼梅花,小哥哥如何会邂逅小不点儿?等他们将来成了亲,真该到梅树下好好拜拜,谢谢大媒。

    丫丫转头看看解语,解语微笑点头,吴氏、齐氏也点了头。只有姨母傅氏夫人不动声色,吴萱乖巧文静说道:“听姨母、舅母说话最有意思了,萱儿舍不得走。”愿意陪着长辈们,不愿意出去玩。

    正说着话,又有客人到了。解语的弟媳薛氏,带着女儿安晓旭从容而来。彼此寒暄过后,很自然而然的跟解语坐在一处,极是亲热。解语比幼弟安汝绍大上十几岁,算得上长姐如母。薛氏也是解语从小看着长大的,比寻常姑嫂间和气的多。

    安晓旭只有七岁,粉粉嫩嫩的,跟解语很有几分相似。她性子爱娇,缠着丫丫不放,“人家专程过来,要跟你一起玩的。”丫丫宠溺的揽着她,笑咪咪答应,“好好好,小旭儿,姐姐带你出去玩。”

    傅氏没好气的看了薛氏母女一眼,心中颇为不乐。在傅氏看来,父亲为重,解语是傅家血脉,便该全心全意为傅家着想。似解语那安家的继父,理他作甚?没个不向着亲爹、向着外人的道理。

    傅氏,名傅解意,是傅深和继室鲁氏的女儿,和解语同父异母。薛氏,名薛白,是安汝绍的妻子,安汝绍和解语同母异父。南宁侯在京城侯府中真是与众不同的一家,侯爷是外室子,侯夫人身世也复杂。南宁侯府那四个爹,不只谢四太太觉着怪异,很多贵夫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本来,京城这些贵夫人们都打定了主意要鄙视南宁侯府的。但是,南宁侯府从不主动交好与人,从不自己站出来跟人攀交情,让她们根本没有机会。慢慢的,时日久了之后,南宁侯夫人变成了全京城贵夫人暗中羡慕的人:四个爹都疼爱她,纵容她;没有婆婆管束;夫婿又英俊又有本事,居然还一心一意!儿女更不用提了,一个比一个争气。

    令贵夫人们烦恼的公婆难伺候、夫婿花心风流、儿子纨绔无能这些难题,南宁侯夫人一样没有。不只如此,她还把南宁侯府管的井井有条。多少年了,南宁侯府从没一件丑闻,像才出生的婴儿一般清清白白。

    很多出身高贵的夫人太太们对南宁侯夫人十分不屑,不惜得罪朝中重臣,也想当面讽刺挖苦南宁侯夫人一番。可她们找来找去,除了出身,还真找不着什么可以攻击解语的地方。倒是有几位生性坦率的夫人说过“身为女子,当贤惠大度”,哪有大家子夫人拦着丈夫不许纳妾的?只有寒门小户没见识的乡下女人才会这么小气。

    解语微笑,“无论天朝女子,波斯女子,大食女子,无论哪国哪族女子都好,也无论贫穷富贵,或容貌媸妍。但凡能令拙夫多看她一眼,我必二话不话,聘为侧室夫人。”这话一出口,贵夫人一个一个下了气。这种豪言壮语,除了她,还有谁敢说?人家有个忠心耿耿的丈夫,不服不行。

    如今的京城,若说起南宁侯夫人,或许还是有很多贵夫人会不屑一顾。若问她们,“愿不愿你的女儿也像南宁侯夫人一般渡日”,十个里头,倒有九个半会怦然心动。谁不想女儿独占夫婿,逍遥自在渡日。谁傻了,真想自己亲生女儿照着女诫过日子。卑弱,卑弱个鬼。

    傅解意当然也做此想。她对女儿吴萱的打算,便是嫁到南宁侯府,做解语的儿媳妇。头些年她相中的是老大沈忱,因为沈忱将来会继承东昌侯府,成为东昌侯,那吴萱便是现成的侯夫人。后来沈迈出了事,她颇为可惜了一阵子。等到张雱一家重回京城,东昌侯府改成南宁侯府,她开始犹豫不定:是老大好呢,还是老二好呢,还是老三好呢?哪个会继承南宁侯府?偏偏南宁侯府一点不配合她,这么些年过去了,都没定下世子人选。

    沈忱、岳池、张屷,也全没定亲。本来,以姐妹之亲,开口问问也没什么。可傅解意跟安解语从小不在一起长大,情份淡薄,好面子的傅解意还真是开不了这个口。

    傅解意正心中不悦,又来了新客人。看到这位新客人,傅解意露出满意笑容。平时她跟庶妹傅解忧并不亲近,这会子看着解忧却顺眼的很:还是傅家人多势众啊。安家,到底还是人丁单薄了些。

    傅解忧已是四十岁的人了,却依旧一幅无忧无虑的模样。她身边的女儿常碧十五六岁的年纪,白净挺拔,英气勃勃,性子也爽快明朗,很讨人喜欢。

    好嘛,放眼望去,来的最早的这拨客人,全是南宁侯府的亲戚。敢情来一个安解语,便能招来岳家、傅家、安家、常家、吴家诸人。四太太在旁殷勤陪着客,心中感概,又颇有些骄傲。都是因着玉郎和南宁侯交好,南宁侯夫人才这般赏脸;南宁侯夫人一赏脸,她这些亲戚们全跟着来了。

    已出嫁的姑奶奶谢有年,带着儿子寅哥儿、女儿容姐儿也来的挺早。大太太百忙之中还拉着女儿说了会子梯己话,又好生疼了番外孙子、外孙女。谢有年笑嘻嘻说道:“难得回趟家,今儿我好好享享福,做做姑奶奶。”平日在杜家,公婆丈夫再怎么好,也不够自在。

    “回了谢家,你最大。”大太太也是做人儿媳妇的人,自然知道儿媳妇的苦,“大小姐,大姑奶奶,今儿你任事不理,好生自在一日。”

    玩笑了几句,谢有年好奇询问,“娘,这究竟是怎么了?小七过个生辰,怎么闹这么大阵仗?我们家老太爷都亲自发了话,让我早点回,还吩咐礼物不可轻了。”纯粹是为着丫丫?不像啊。杜阁老是疼丫丫,可也不至于丫丫喜欢小七,他老人家便把小七这么当回事。

    “别提了,还不是三房闹的。”大太太叹了口气,“好端端的,偏把个闺女拖到了这么大的年纪,最后给人做了填房。谢家女儿嫁到定海侯府做继室,你祖父祖母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这不,故意借着小七的生辰,去去晦气。”

    谢有年觉的有些不对劲。但要再细问什么,有侍女快步进来,急急禀告,“大太太,宫里来了位内侍监,传了圣上的口谕,赐给七小姐两件珍玩。”虽说有大爷、四爷接待着,也要禀告给大太太知道啊。

    大太太莞尔,“含山郡主面子真大。”京城从没哪家小姐有过这种殊荣。今日有了,可想而知,全因含山郡主。否则,圣上哪里知道世上有谢七小姐这么个人。

    等谢有年到了大花厅的时候,谢家亲眷都已到齐。即便是小七名义上的外家,韩司业家,也来了韩大太太和一位妙龄少女。谢有年暗中松了口气,这种场合,若是外家没来,可是够尴尬的。

    谢有年长自太康谢氏,嫁入天长杜氏,交际手腕圆熟。不过一会儿功夫,已是满面春风的跟诸人全部行过礼问过好,尤其跟解语十分亲热,“多日不见表姨母,十分想念。”解语和谢有年的公爹,是表兄妹。

    “阿嶷呢?”谢有年不见丫丫,少不了要问一句。解语微笑道:“这调皮丫头,带着妹妹们去了梅林。”小姑娘们眉来眼去,最后集体起身,出去玩了。

    梅林那边,这会儿正是热闹非凡。矜持的姑娘们藏身快雪亭中,秘不示人。吴萱、常碧、傅好明、岳清、岳湘可没顾忌,毫不客气的指使着,“大表哥,替我折那枝绿色的!”绿色多希罕呀。“哥哥,你看到那枝没有?孤削似笔,真有风骨,我要那枝。”岳清拉着岳池,指指点点。

    张雱远远的袖手站着,并不往前凑。本来,他们父子四人都是在外宅的花厅饮酒。沈忱和岳池喝着喝着,要来看谢府的绿萼梅花。谢松年兄弟自然大包大揽的答应,亲自陪了过来。

    到了梅林,遇到丫丫等人。姑娘们或是披着大红羽纱狐狸斗蓬,或是大红猩猩毡,一片鲜艳。独有丫丫披着件御赐的翠羽斗蓬,金碧辉煌,耀人耳目。

    见了张雱父子,稚嫩的安晓旭率先欢呼,“干活的人来了!”姑丈也在,表哥也在,不管要折什么梅花,都能够着了!常碧等人也乐,可不是么,干活的人来了。纷纷指使起表哥。

    张雱可不管。“我只给解语折梅花。”张屷和丫丫一左一右站在他身侧,远远看着。张屷替谢家心疼,“遇到这拨俗物,梅林遭殃了。”

    沈忱和岳池哪能由着她们胡闹。沈忱笑道:“小旭儿年纪小,我替她折枝红梅,哄她玩玩。阿萱阿明阿碧还有清儿湘儿,你们不许闹了。”是来赏梅的,还是糟蹋的。

    谢松年极为客气,“沈兄,有花堪折直须折。”谢鹤年、延年、棠年也笑道:“多折几枝,回去插瓶。”谢延年待客最热诚,虚心请教吴萱,“那枝胭脂红的可好?”只待她点了头,便要想法子替她折到。

    岳池兴味索然。本来想看看小阿屷魂牵梦萦的绿萼梅花,那清丽脱俗的绿梅,应是一片幽静淡雅。岳池扫了一眼远处的老爹、弟妹,冲沈忱使了个眼色,悄悄走向梅林深处。

    越往里走,越安静。身畔是一树树梅花,或艳如朝霞,或白似瑞雪,或绿如碧玉,煞是好看,仿佛行走在仙境中一般。岳池伸手攀过一枝白梅,嗅了嗅,花香醉人。

    岳池蓦然停下脚步。眼前是一丛绿色梅花,浅浅的绿色,淡雅宜人。梅树下,一名妙龄少女悄然,仰头望着绿梅,神情陶醉。

    作者有话要说:把郁妍嫁给岳池,怎么样?谢四的外甥女。

    先发出来,有可能会修改。如果下午六点之前提示更新,不必理会。

    留言都看了,感谢。

    关于谢四送锦年珠宝:锦年过生日的时候,谢四没送(正常,还是小女孩)。流年过生日的时候,张雱大手笔,送了鸽子蛋大小的宝石。谢四这亲爹不甘示弱,也送流年珠宝。锦年和流年同年出生,送了流年,于情于理,也要送锦年。

    关于“宠妾灭妻”:古代的小妾分很多种,有些很可怜。拿大家熟知的红楼举例,凤姐儿如果要对付尤二姐,这可以理解。尤二姐是有未婚夫的,但是穷了,尤二姐不愿嫁他。尤二姐嫁给贾琏是偷偷摸摸的,凤姐儿这正室都不知道。可是如果凤姐儿对付平儿,算什么呢?平儿是丫头,是凤姐儿同意给贾琏的,是用来装贤良的,平儿连跟贾琏亲热都不敢,“难道图你受用一回,叫他知道了,又不待见我。”

    关于“嫡庶之分”:嫡和庶的分别,各个朝代、各个地域不尽相同。不是所有的家庭都会嫡庶分明,也不是所有的家庭庶女地位都低到尘埃。懦弱的迎春不受重视,精明的探春却不会。

    凤姐儿跟平儿说到庶出探春,“将来攀亲,如今有一种轻狂人,先要打听姑娘是正出是庶出,多为庶出不要的。”可见,庶出是很不利,但是也不见得全部在意这个。

    关于人物表:没看过解语,直接看流年,是会有些弄不清。我没有现成的人物表,也从没做过,这两天试着做做。

    最后,谢谢大家的支持。有满意的地方,请告诉我,我喜欢看留言。有不满意的地方,也欢迎告诉我。

上一篇: 77第77章
下一篇: 80第7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