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80第79章

    少女年纪尚稚,约有十四五岁的样子。头上梳着俏皮的倭堕髻,耳中戴着明珠坠子,越发衬的面目白皙姣好。她这么随随意意往梅树下一站,身姿婀娜,人比花娇。

    这里是梅林深处,人迹罕至。也不知她是哪家姑娘,胆子倒很大,敢一个人过来赏玩梅花。姑娘家不是爱成群结队的么?她倒是与众不同。岳池静静立在不远处,静静看着她。

    一阵微风吹过,吹落数片梅花。少女浅浅笑着,伸出一双莹白素手,起身去捉悠然飞落的梅花。她身姿迅捷曼妙,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练过功夫的。岳池嘴角翘了翘,怪不得敢独自一人,原来是艺高人胆大。

    咔嚓一声,岳池身侧一枝残梅折断。少女转过头,顺着声音望了回来。她气韵恬淡,眼神纯净,看见梅树下站着名锦衣华服的陌生青年男子,微微一怔。

    岳池颔首致意。少女无语看看他,凝神听了听周围的动静,飞身向左侧跑去。左侧,隐隐能听见女孩子的笑闹声。花丛中,她轻盈的奔跑着,银貂斗蓬飞起来,柔亮悦目。

    “小心挂着。”耳畔响起略带揶揄的轻笑声。一只纤长优美的男子手掌,彬彬有礼替她拂开前方斜伸出来的树枝。少女吃惊转头,那陌生青年男子,竟不疾不徐如闲庭信步一般跟在她身侧。

    自己已是用了全力,他他他……少女心中骇然,狠狠瞪了他两眼,脚下越发用力。快了快了,女孩子的笑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大胆狂徒,还不停下!”前方俏生生站着一名稚龄少女,容貌娇嫩,声音清脆悦耳,披着件缂丝紫貂斗蓬,气势万千的指着那陌生青年男子,喝道。

    那陌生青年男子倒是听话,果真倏地停下脚步。稚龄少女更加神气活现了,小手一挥,“速速退却!”那陌生青年男子长笑一声,纵身跃至梅树上,眨眼功夫便不见了踪影。

    少女惊魂甫定,“谢七小姐,多谢你。”她在谢府二门处见过流年,认得这便是正过十岁生辰的谢七小姐。这可如何是好,自己初回京城,头一遭出门做客,便遇上这种事。这若是被家中知道了,或传开了,岂不是非常麻烦。“女不教,母之过”,祖母本就不待见母亲,这下子更有话说了。

    “江六小姐,您谢我什么呀。”流年乖巧的笑着,一脸的天真无邪,“咱们在梅林中碰巧遇上了而己,有什么好谢的?”我也来玩,你也来玩,林中相遇,实属偶然。

    江六小姐放了一大半心。“我才回京城,各处都不熟。”和流年并肩缓缓走着,抱怨道:“我和表姐她们一道去赏绿萼梅花,走着走着,跟她们走散了。”她的表姐,是陆翰林的独养女儿陆晓琳,谢锦年的闺中密友。

    流年仰起小脸,快活说道:“跟她们走散了,便遇到我了呀。”小姑娘,这回是没什么的,放宽心。你跟陆晓琳走散了,很快遇上我,任事没有。

    江六小姐停下脚步,敛衽为礼,“笑寒感激不尽。”流年笑弯了眼睛,“好姐姐,您要是偶尔遇着个人都要感激不尽,会忙死的。”原来江六小姐的闺名,是江笑寒。

    江笑寒性情也算豁达,见流年如此剔透,也大大方方询问,“妹妹,你认得方才那人?”她一幅有恃无恐的样子,那青年男子又很听她的话,分明是认得。

    流年一乐,“我认得他爹。”方才我正跟他爹、他弟弟一处赏玩梅花,商量着折哪枝更合适。正商量着呢,他爹忽然跃到一处高高的树枝上。再下来的时候,笑的什么似的,“小阿屷,咱们快躲起来。小不点儿,莫跟阿池客气。”方才对二哥颐指气使的,过瘾!这会子,估计张伯伯寻着二哥,正不遗余力的笑话他呢。

    两名侍女迎面而来,恭敬行礼,“七小姐,江六小姐。”正是流年的侍女鹿鸣和之苹。再往前走,出了梅林,谢锦年陪着几位贵族少女在亭中安坐,品香茗,赏梅花。那几位贵族少女都是她素日交好的,锦乡侯府的四小姐关幼诗,虞尚书的嫡长女虞思卿,陆翰林的独养女儿陆晓琳。

    关幼诗年纪十二三岁,生的清秀可人。虞思卿和陆晓琳都是十五岁,披着大红羽纱面白狐狸里的鹤氅,仪态端庄。见到流年和江笑寒一起过来,陆晓琳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都是名门之女,心里不管怎么想的,面上礼数都很周到。彼此寒暄过后,陆晓琳娇嗔的责怪江笑寒,“你这孩子,怎么净乱跑呀?一会儿功夫便看不见你了。”江笑寒淡淡一笑,“跟表姐前脚走散,后脚便遇上了七小姐。”跟谁一起玩不是玩,有什么不一样的。

    陆晓琳扑哧一笑,“瞧瞧这孩子!她从小在辽东长大,到底跟咱们京城女孩子是不一样的。”若是京城长大,这会儿该亲亲热热拉着自己这表姐,一幅姐妹情深的样子。

    流年在亭中略站了站,陪笑告辞,“对不住,失陪。”今儿她是小寿星,各处客人都要照顾周到。再三道歉,带着鹿鸣和之苹走了出来,沿着曲曲折折的小径走过去,进到一处暖阁中。

    暖阁中,张雱和张屷都面带笑意。张雱想着又有一个儿子可以打趣,眉开眼笑。张屷细细回忆二哥是如何笑话自己的,打算加上两倍还回去。

    “伯伯您看过了么?林中可有什么蹊跷之处。”流年进来,先问正事。江笑寒怎么会跟陆晓琳她们走散的,若不是遇到岳池,而是遇上旁的什么男子,多少尴尬。

    “我去看了。阿池他们才走过不久,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子偷偷溜进去,在林中徘徊许久。”张雱长话短说,“这小子不精明,如今还在里头傻转悠呢。”

    流年鼓着小脸颊想了想,“伯伯您去把那小子打晕,狠狠揍他。”不用问也知道是龌龊事,敢到我家来闹腾,到我家来暗算人,不打他一顿,嫌他腥么。

    张雱乐呵呵答应,“成!小流年,伯伯替你好好揍他!”张屷悄悄拉流年的衣襟,“怎么不让我去?”打人而己,用得上劳动爹爹么?流年轻轻笑笑,“张乃山,你又不爱打人。”伯伯么,见到坏人不让他动手,他手会痒的。

    打人这件事,第一该给沈迈,第二该给张雱。这两位前盗匪,耐着性子奉公守法的,偶尔也要让他们做做侠客,除暴安良。要不,岂不憋坏了。

    张雱摩拳擦掌,去林中把那傻小子一掌打晕,又踹了几脚。这是在谢家,本来自己不好意思动手惹事的,可是小流年都放话了,自己这做伯伯的,怎么着也该为孩子出这口气不是。

    张雱打完人,慢悠悠回了外宅大花厅。谢四爷淡淡问他,“无忌,梅花好看么?”弄什么玄虚,自己不过出去迎了迎内侍,回来后南宁侯府一家子全不见了。

    “非常好看!”张雱伸出大拇指,热烈赞扬,“太好看了!”有红的有白的有绿的,品种真齐全。你家怎么会有绿色梅花呢,先是把我家小阿屷招了去,如今又把我家阿池招了去。这冬天还长着呢,回家跟阿忱说说,让他有事没事到谢家转转。他这亲事,我和解语倒不在意,阿爹和爹爹都催过十七八遍了。

    张雱笑的见牙不见眼。他在厅中喝着酒,听着戏,也不耽误正事。戏正唱着,沈忱、张屷已经把“林中姑娘”的底细打听的清清楚楚,一一报了过来。

    江笑寒自小长在辽东,生平第一次回京城-------好好好!张雱大乐。他自己正是从小长在辽东,八岁那年才跟着父亲岳培回了京。从小在辽东长大,这姑娘真会挑地方。

    江笑寒出自诚意伯府。父亲江雨是诚意伯嫡次子,一直在辽东都指挥使司效力。母亲卢氏是辽东女子,家中世袭武职。江雨和卢氏育有儿子江武和女儿江笑寒,没有庶出子女。------很好,家中人口简单。

    江笑寒和江武一样,从三岁起开始习武,功夫很过的去。-----这真是太好了,会功夫。这往后要是闲着没事,小两口还能切磋一番,有趣!很有趣!

    江笑寒回了诚意伯府,很不受祖母诚意伯太夫人待见。-----张雱很是气愤。什么眼神儿呀,这么好的姑娘不受待见?老太太有毛病吧。

    原因么,很令人唏嘘。江雨是太夫人亲生的,不过生他的时候难产,差点没了命。并且,因为生他损伤了身子,直将养了三五年才好。江雨自小不受疼爱,才十四岁便从了军,在外奔波了二十多年。这是江雨自赴辽东后第一次回京。回京的原因,是太夫人“病了”。

    真病了?张雱颇为怀疑。

    沈忱冲他伸伸大拇指,老爹聪明!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

    joanna扔了一个手榴弹

    cecile扔了一个地雷

    卡文了,写不出来。没有提前请假,怕有人等着看,先发出来,有可能会修改。

上一篇: 79第78章
下一篇: 80第8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