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98第98章

    皇家自有的农田,和皇帝赏赐给大臣、勋贵的农田,被称为“子粒田”,一向是免税的。自开国至今两百余年,历代皇帝赏赐来赏赐去,京畿周围大部分良田都成了“子粒田”。田主不必缴税,且租种这些田地的佃户租子,由官府负责催缴。不管丰年荒年,一律不许拖欠。如此一来,朝廷少了税收,佃户少了通容,得了便宜的,只是一帮贵戚大臣。

    皇帝即位之后,先是对子粒田收三成税,继而渐渐加至五成、六成、七成。自泰始十五年之后,子粒田的佃租由田主自行收取,大兴、昌平等地的县令不再为子粒田收租而焦头烂额。

    不止如此,皇帝还收回了“三宫子粒田”。三宫指的是大内乾清宫、慈庆宫与慈宁宫,“三宫子粒田”遍布京畿各县,有两百顷之多。“朕既有金花银,子粒田可收归国库。”已经有了供皇帝散漫使钱的金花银,还要什么子粒田?天底下的财富总共只有这么多,皇家索取过于频繁,苦的是老百姓。

    三宫子粒田每年缴进宫中约一万两千两左右白银,是宫中的私房钱。皇帝、皇后、太子等人打赏身边的太监宫女,都是从这笔款项中出。三宫子粒田一收回,徐皇后深觉不便,太子也暗暗叫苦。

    更有魏国公府等勋贵频频向皇后和太子诉苦,“家中这百顷良田原是先皇所赐,吃喝用度全靠着它。如今又要缴税,又要自行收租,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过去官府管收租,自家不缴税,每年坐等银钱上门,何等美事。

    皇后不敢干政,太子迫于情面,曾向皇帝陈情:这些人家或是开国元勋,或是皇家亲眷,若他们少了子粒田的进项,家计艰难,有失体面。

    “为政不难,不得罪于巨室”,在太子眼中,魏国公府等勋贵之家曾有功于社稷,无论如何不能亏待了他们。可在皇帝看来,朝廷的税收、老百姓的衣食,哪样都比勋贵的享受更重要。

    这样的事情不止一件两件,时日愈久,太子愈会失去皇帝欢心。更何况朝中事务之外,还有含山郡主的亲事一直悬而未决,屡屡被人暗中使坏。皇帝查都不用查,也知道是谁下的手,谁不想含山郡主顺顺当当嫁人。

    偷袭含山郡主的江湖人士在狱中暴毙,“提前服用了毒药”。顺天府尹钟大东亲自到南宁侯府查案,府中早有两名丫头畏罪自尽------主使之人,不知是谁。

    辽王嘴角泛上一丝微笑。如此甚好,越是没有结果,越是令人怀疑。这不,父亲终于舍得把自己亲手培养的皇储遣往南京,父亲对小九,是真的失望了。

    静孝真人笑吟吟问道:“阿德,怎么你父亲想要加开恩科?是朝中很缺人么?”天朝官员不少了,满京城都是官。不是听说,先帝想想官员们的俸禄便心疼,以至于有人辞官或丁忧,不派继任?

    辽王耐心跟静孝真人解释,“母亲,咱们天朝不缺人,缺人才。朝中文武官员人数虽多,真正得用的却有限。”有些人是读书读傻了,只会背四书五经,不通世务。有些人是滑不溜丢,遇到是非退避三舍,一句实在话不肯出口圣堂最新章节。真正有本事又有担当的官员,少之又少。

    静孝真人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总之,阿德要多多招揽心腹才是。”招揽的人才越多,往后你的路越顺。若是满京城之中的官员多是你心腹,何愁大事不成?

    辽王心中一沉。良久,缓缓开了口,“母亲,我已经没有退路了。”追随在自己身边的有文臣,有武将,押上的都是身家性命。自己,许胜不许败。

    静孝真人红了眼圈,“什么退路,咱们不要退路!若不是你父亲当年犯了糊涂,这天下原本就是你的,哪用费这个力气。”当年若是自己做了皇后,无宠,无所出,阿德这皇长子不就是名正言顺的太子?本朝惯例,有嫡立嫡,无嫡立长。

    辽王笑道:“母亲说的是。”看着眼前圆润平凡的静孝真人,微有怜悯。她并不是聪明智慧的女子,当年事至今一知半解。恐怕她做梦也不会想到,那个让她耿耿于怀的至尊地位,世间会有女子不屑一顾。她不知道也好,否则徒增烦恼,徒增怨恨。细想想,她实在是可怜人。

    辽王心里这么想着,待静孝真人格外有耐心,格外孝顺,把孝静真人哄的十分开怀。“那姓徐的女人有儿子,我也有儿子。”静孝真人面目含笑。虽不是亲生的,却比亲生的更贴心,更有出息。

    “姓徐的女人儿子要去南京,我儿子却能朝夕相见。”静孝真人拿徐皇后跟自己比比,心中满意。皇帝能允许阿德不就藩,留在京中陪伴自己。如今又把太子远远派到南京,他心中还是有自己这原配妻子的吧?静孝真人眉目温柔。

    十月初一,谢府张灯结彩,迎娶新妇。谢家、郗家都是大族,亲眷众多,客来客往的闹个不清。大太太和四太太忙累之余,各自心中纳闷:含山郡主礼到人不到?彼此世交,怎么不来喝杯喜酒。

    晚上新人入了洞房,四太太专门叫过流年询问,“今儿没见着含山郡主?”也不知是为着什么,含山郡主和小七最要好。

    流年眨眨大眼睛,“靖宁侯府太夫人身子不大好,含山郡主该是在侍疾吧?”靖宁侯府太夫人都八十多了,身体一向康健,是位有福气的老人家。可今年貌似时常犯糊涂,岳培等人都很是忧心。

    四太太寻思着,靖宁侯府太夫人今年八十四了罢?人说“七十三,八十四”,这时候老人家若是身上有个不好,做晚辈的是该不离左右。这么想想,也便释然了。

    第二天一对新人拜祖宗、认亲,谢家正堂热热闹闹坐了一屋子人。新妇郗氏穿着大红吉服,盈盈拜过祖父母、父母,又和一众兄弟姐妹依序行礼。瑞年、锦年、流年都笑吟吟叫“五嫂”,郗氏温柔笑着,每人送了一个织金绣折枝花卉的荷包。

    流年客客气气道了谢,摸着荷包沉甸甸的,少不了心中猜测,“是什么?应该不会是金子,太俗了。玉器不会有这么沉。”其实还是纸币最好,成本又低又容易携带,给张庄票是最实惠的。

    到晚上回房细看,还真是金子。两块雕着牡丹花的小金砖,模样秀丽,分量十足。“不是书香门弟的姑娘么?怎么送这般俗物?”流年虽是不懂,过了几天,到书房上课时,还是把金砖给了谢四爷,“存起来,一分利。”虽说利息从来也拿不着,到底也够付赌资了呀。

    谢四爷似笑非笑看了她一眼,“自己放到暗格中。”赢来的钱也好,没收的钱也好,全都收在暗格里。暗格,是个让小七痛心疾首的地方。

    流年眼珠一转,地方不对呀,暗格里的钱,不是自己的!这两块小金砖是我合理合法所得,您不是要没收吧?“爹爹,嫂嫂送我的。”流年陪着笑脸说道。意在提醒:这是我的,不许巧取豪夺。

    棠年脸上有愉悦的笑意,从妹妹手中拿过金砖,放到暗格中,“这是小七给爹爹的贺礼吧,小七真孝顺。”比哥哥们阔气多了。五哥六哥不过是行了礼,送上一堆吉祥道贺话语,我家小七实在,送金砖!

    什么贺礼啊,我的小金砖,我可爱的小金砖醉枕江山。流年心里这个急呀,谢延年一辈子也就娶一回原配,我一辈子只能得这一份见面礼!小金砖多好看,多喜人呀。

    小柏儿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拍手笑道:“七姐姐真大气!”怪不得七姐姐常常教自己要“视金钱如粪土”,她自己便是这么做的啊。

    锦年也闻风而来,“爹爹升任通政使司右通政,真是大喜事。锦儿恭喜爹爹!”右通政虽不过是正四品,可职责重大。出纳帝命,通达下情,关防诸司出入公文,奏报四方臣民建言,申诉冤滞或告不法等事。

    流年泫然欲泣。他刚刚升了官,自己恰巧来存钱……存款变成了贺礼。流年看看一脸淡然的谢四爷,浅浅笑着的棠年,无知无识的小柏儿,容光焕发的锦年,找不出一个可以哭诉的人。

    明年春闱在即,新婚的延年也好,一向懒散的棠年也好,都被谢四爷逼着日夜用功。棠年倒没什么,延年对新婚妻子很有些抱歉,“对不住,不能陪你。”郗氏微笑替他整理衣襟,“日子长着呢,往后陪我,也是一样。”

    靖宁侯府太夫人没能熬过这个冬天,十月底,老人家在睡梦中去了。岳培、岳霁、岳霆等人大为悲恸,靖宁侯府一片白肃。

    “像齐氏太夫人这么过一辈子,值了。”四太太吊完丧,跟锦年感概,“两名嫡子,满堂儿孙,生荣死哀。”岳培和岳坦都孝顺,孙子孙女们挤满了一屋子,重孙子满地跑。太夫人的晚年,真是顺心遂意,让人羡慕。

    锦年先是点头附合,“是,真是值了。”继而大拍马屁,“娘亲您也一样,两名嫡子,将来也是满堂儿孙,个个孝顺,个个有出息。”五哥和小柏儿,都是好的。

    四太太展颜一笑,“我啊,只要你五哥能金榜题名,你五嫂能早日生下嫡孙,便心满意足了。还有,我锦儿年纪不小,要寻一个千好万好的婆家,趁心如意的夫婿。”

    锦年满脸飞红,嗔怪看了眼四太太,“不跟您说了!”这是能跟女孩儿家说的话么,您真是没正经。千好万好的婆家,趁心如意的夫婿?锦年耳根子都羞红了,坐不住,走了。

    四太太乐了一会儿,盘算起来:哪家子弟配得上锦儿?不论谢家亲眷,单看自己这些堂姐妹、表姐妹和她们的夫家,倒是澄哥儿这孩子还不错。家世没的挑,人才也好,性子厚道,虽比锦儿大多了几岁,好在他家的子弟一向成亲晚。他父亲岳霆,不就是二十五六岁上才和堂姐成的亲?

    大太太也正为瑞年择配。四太太少不了常和大太太商量着,哪家子弟有出息,哪家门风清正规矩严整,不怕闺女嫁过去受委屈。大太太笑道:“小五的身份,跟锦儿却是没的比。”她是为庶女挑婆家,过的去就行。不像四太太,要嫁的是亲生女儿,一颗心恨不能操碎了。

    这么忙忙碌碌的,不知不觉冬去春来,到了下场的日子。一大早谢四爷亲自送延年、棠年下了考场,然后一家人寝食难安的等啊盼啊,盼到面无人色的兄弟俩回家。

    延年、棠年跟当年的谢四爷差不多,都是面色憔悴,风度犹存。强撑着去谢老太爷、谢老太太处请了安问了好,然后回房去洗漱了,倒头大睡。

    四太太心疼的掉了眼泪,“好孩子,你莫在我这儿服侍了,回去守着延儿。”叫过来郗氏,命她回房。郗氏心里也牵挂,并未坚持,行礼告辞。

    这回是特开恩科,取前一百名。礼部把会试名单报给皇帝的时候,皇帝正疲累着,闭目命令,“念。”一个人名一个人名,直到第一百个,才听人念到,“太康谢棠年”。

    还成,不算太笨。皇帝睁开眼睛,嘴角浮上丝笑意。方才仿佛还听人念过“谢延年”?谢寻这人很有儿女缘,养出来的儿女都很出色呢,和张雱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预计有误,严重有误

上一篇: 97第97章
下一篇: 99第9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