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106第105章

    “她正值豆蔻年华,身姿娉娉袅袅,柔美可爱。一张小脸稚嫩白皙,像上好的定窑白瓷一般细腻如玉,莹润光洁。明明是位小姑娘,却板着脸装出幅大人模样,看着实在趣致,皇帝不禁莞尔。

    “小七卓有见识?”皇帝看着瓷人儿似的小流年,起了玩心,“那小七不妨讲讲,朕的皇储应如何确立。”小不点儿你这么有见识,来谈谈国家大事吧。

    “皇帝陛下,您问我这么重要的事啊。”流年小脸上满是雀跃,心喜的笑着,露出两个醉人的小酒窝,“您真是圣明天子,太有眼光了!”初次见面,便知道谢家七小姐大有见解,值得询问要事。

    丫丫在旁坐着,跟皇帝一起发笑。小不点儿还真是胆儿肥,见了皇帝也这般顽皮。小不点儿啊,我要佩服你了呢。我是从小到大隔三差五便进次宫,才会不怕皇帝。你可是头回见他,小不点儿,你太自来熟了。

    流年冲皇帝讨好的笑着,面色非常之殷勤,“皇帝陛下,要回答这么重要的问题,小七是不是坐下来回答比较正式?”您和丫丫都坐着,凭什么我站着呀。

    皇帝看看流年可爱的笑容,漫声说道:“准。”流年喜滋滋答应了,自己搬了把小巧的红酸枝木椅,端端正正坐下来,清了清嗓子,打算高谈阔论。

    把丫丫乐的。小不点儿啊,你知道多少人见了他都是跪着说话的么?内阁阁老跪着回话的时候都常有,更甭提普通大臣了。在他面前堂而皇之的要求座位,小不点儿,普天之下,也就是你了超级兵痞全文阅读。

    “皇帝陛下,先帝在位时,小七祖父是做过知府的。”流年小脸上满是诚挚和认真,从谢老太爷的年轻时代谈起,“后来矿监税使扰民,祖父无奈,只好挂冠而去。”那个官真是没法做,谢老太爷那样的人,让他在太监手下苟延残喘,太难为他了。

    “祖父说,当时天下官员有很多发不出俸禄,士兵发不出军饷,官府收不上钱粮。户部尚书卢老大人,生生愁白了头发。”要花钱的地方这么多,却收不上税银。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说户部愁不愁。

    “自从皇帝陛下登基之后,可太好了。”流年昂起胸膛,小脸依旧认真,“我天朝现有成年男丁两千万,成年女子一千九百万,每年税银至少能收到五百万两。府衙也好,县衙也好,大多有存粮,称得上米烂陈仓。”这是盛世。

    流年脸色变的热烈,娴熟的拍起马屁,“这都是皇帝陛下的功劳!您又勤政又圣明,关爱天下子民,休养生息,才有如今这大好局面!”

    皇帝脸色先是凝重,继而微笑,至此,心情更是愉悦。他生平听过的阿谀奉承话多了,可由眼前这美丽小女孩说出来的,似乎格外真诚。

    “小不点儿,这和皇储有何相关啊。”丫丫笑咪咪问道。小不点儿,你别跑题,皇帝问的是立储,你却大拍他的马屁!等他回过味儿来,小不点儿,你落不着好。

    流年自得的一笑,“综上所述,皇帝陛下您应该选择一位像您的皇储!肖您的皇储!这大好盛事来的多不容易呀,要继续下去,就要有位跟您一样的好皇帝!”皇帝陛下,什么立长立嫡的我都不管,跟您差不离的劳动模范再来一位,那便万事大吉。

    “皇帝陛下,谁最您像,便是谁了!”流年认真的扳着指头一一细数,“像您一样存心公正,像您一样勤政,像您一样爱民,像您一样心系百姓……”还有,最好像您一样,真心疼爱丫丫。

    谢寻真会教养子女,小不点儿深闺弱女,居然也懂得国家大事!皇帝正在心中感概、感动,却见流年讨好的笑笑,露出一口如编贝般的小白牙,“皇帝陛下,小七说完了。是不是见解不凡?”小脸上满是渴望,等着人夸奖。

    到底是个孩子,皇帝失笑,“小七说的很好。”在皇帝看来这已是夸奖了,却不知这么句话对于流年来说根本什么也算不上。“比我妈妈差远了,更比不上张乃山。”流年心中暗暗嘀咕。他们两个夸人多有诚意啊,滔滔不绝的说上半天,神色诚挚,言语推陈出新,并不重样。

    皇帝夸人的话虽不让人满意,夸人的行动却很到位。赏赐了赵孟頫的《归去来兮辞》和《双松平远图》,另外有鸽子蛋大小的祖母绿、莹润柔美的东珠,件件是珍品。

    “皇帝陛下,您太客气了!咱们谁跟谁呀……”流年心花怒放之下,口不择言,倒惹的皇帝开怀大笑不止。怪不得阿嶷说小不点儿好玩有趣,果然如此!

    景阳宫里,淑妃直到午宴时分也没见着流年回来,便使了心腹小太监到勤政殿打听详情。“娘娘,谢七小姐和含山郡主一道在偏殿陪皇上用膳。”小太监伶俐,不大会儿功夫便报了回来。

    看来,这谢七小姐很得皇上的欢心呢。淑妃心中寻思着,眼光一遍一遍在少女们身上逡巡。皇上说过,小十的妃子,要选位知书达理的书香女子。眼前这些少女,个个看着都好。却不知,皇上最终会属意哪一位?四皇子、六皇子都是宫女所生,人又平庸,他们的婚事不过是依例办理,皇上并没费过心。皇上能亲自过问小十的婚事,已是意外之喜。

    谢七小姐……淑妃皱了皱眉。可惜是庶出,要不倒也般配。这皇子正妃,怎么着也不能是庶女吧?实在有失体统。可是皇上甫一见面便留谢七小姐用膳,必是喜欢的。一时间,淑妃柔肠百转,不知计将安出。

    午膳后,长春宫贤妃使宫女过来,满脸陪笑,“久不见南宁侯夫人,着实想念。”要请解语过去长春宫婚不由己:腹黑老公惹不得。淑妃自是不便阻拦,解语也不便推却,随着宫女出了景阳宫。

    去了长春宫,贤妃却不在,在的是皇帝。“……安姑娘,你看今日赴约的少女如何?朕的小十年纪不小,打算为他择配。”皇帝闲闲的和解语谈及家事。丫丫是他干女儿,他和解语也算是亲家,谈谈家事,不算逾矩。

    解语略略沉吟,“这些少女的父兄都在朝中任职,少女的教养都颇好。陛下,娶妻还是要注重家教的,有利于子孙后代。从前皇子娶妇,大多是平民之女,或低品级小官吏之女,见识大多有限。”孩子的第一任老师是父母,母亲若是素质低,对于孩子的成长十分不利。

    皇帝微晒,“阿嶷定亲之前,却没听你说过这个话。”怕朕强娶阿嶷为儿妇不成。安解语,朕虽称不上是什么圣明天子,却绝不是强人所难之人。

    解语微微一笑。我这不是顺着你的话意说,肯定你做的对么?居然有不是了。“朝闻道,夕死可矣。”解语搬出圣人的话,从容应对,“陛下如今知道,一点也不晚。”还来得及为你最小的儿子,挑选淑女为妻。

    “安姑娘,朕瞧着谢家七小姐不坏,给小十做个媳妇,倒是正好。”皇帝气闷之后,含笑看着解语,揶揄说道。张雱和解语一心要小不点儿做儿媳,朕偏要抢上一抢。

    “陛下若是下旨赐婚,谢家会如何呢?”解语不慌不忙,“我猜,谢寻定会上表辞婚,言词恳切。”有没有人不愿和皇帝家结亲的?有啊,谢寻肯定不愿意。

    本朝太祖皇帝十分多疑,为了怕外戚专权,后妃大多娶自民间。为了怕太监专权,定下条条框框的律例。为了怕臣子专权,废了大都督府,设五军都督府。废了丞相,设立内阁。六部直接对皇帝负责,又设六科给事中牵制六部。这么牵制来牵制去,出来一个庞大的文官集团。这些文官连皇帝没错的时候还再三上表劝谏、求名,要是皇帝想强娶文官的女儿,岂不更热闹。

    “然后,谢寻会紧着把小不点儿嫁出去。”解语忍不住一笑,“可天底下有谁敢跟皇家抢儿媳?只好嫁到我家了。”我倒要谢谢你,替我家阿屷办了好事。本来么,丫丫嫁了棠年,他想娶小不点儿,是很难很难的。

    皇帝微笑,“安姑娘,你总是不肯吃亏。”一点亏都不肯吃,实在精乖。“哪有?”解语摇头,“我家丫丫在娘家只有五个月,在夫家倒有七个月,何其吃亏。”

    提到丫丫,皇帝眼神柔和。“阿嶷的婚事,到冬季吧。”皇帝盘算着,“一来一回的过礼,礼节繁复。谢家还要准备新房,事且多着。还有……”

    皇帝没说完,解语却大概能猜到他想说什么。“我在乡下听说书,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位皇帝曾经手书‘惟以一人治天下,岂以天下奉一人’。”解语缓缓说道:“陛□为帝王,自然知道帝王之道,该克制的时候,必须克制。”如果一个帝王过于自我,对整个帝国都是一场灾难。

    “惟以一人治天下,岂以天下奉一人。”皇帝默默回想这句话,心中怅然。小九,你若是明白这个道理,朕又何须忧心呢?

    皇帝想来想去,觉的自己实在太吃亏了。原本想着安解语能还自己一个儿媳妇,结果阿嶷要嫁棠年。小不点儿是个好孩子,却又是张屷早就相中的。

    “安姑娘,听说你有位小侄女?”皇帝微笑站起身,“朕这便过去景阳宫看看。”侄女赛家姑,想必安解语的侄女,会和她有几分相像。若果真如此,和小十倒是良配。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

    孤月山人扔了一个地雷

    nothing2730扔了一个地雷

    黄色月亮扔了一个地雷

    先写到这儿。觉得自己今天真勤奋呀,求表扬。

上一篇: 105第104章
下一篇: 107第10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