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120第119章

    怪不得辽王府一向秩序井然,敢情卓妃原是大有来历之人。众人少不了啧啧赞叹,这么好的王妃,当初辽王是怎生娶进门的?辽王合该被立为皇储,单看他的家事,真是四角俱全,无可挑剔。

    自端贤太子病逝后,徐皇后伤心过度,卧病在床。安庆公主是徐皇后亲女,时时入宫探望。后宫事务,皇帝暂委了太子生母梁贵妃。梁贵妃本是皇帝潜邸旧人,皇帝即位后封为妃子。辽王被立为皇储后,梁妃晋为贵妃,在皇后之下,众妃嫔之上。梁贵妃母凭子贵,喜不自胜,兢兢业业管理起后宫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好在皇帝妃嫔不多,性子也不跋扈,梁贵妃倒不甚为难。

    “对那个女人,你要孝顺。”静孝庵里,静孝真人一心为辽王盘算着,“小九虽没了,安庆还在。你父亲为了安庆也会善待她的,她会一直是皇后。以后你即了位,她还会是最尊贵的太后。阿德,你不像小九那般名正言顺,一定要收拢人心。”一定要对徐皇后恭敬孝顺,让言官们挑不出一点毛病。

    辽王恭敬应了,“是,母亲。”应过后却又笑道:“母亲,她怎么会是最尊贵的太后,您才是。”您是父亲的原配妻子,地位可比徐皇后高多了。

    静孝真人苦苦一笑,没接话。徐皇后是以元后之礼被迎入宫中,皇帝不会自己打自己脸,废掉皇后。阿德有徐皇后这嫡母,有梁妃这生母,自己又算什么呢?阿德心里自是最孝顺自己,可他越是孝顺,自己越是不能让他为难。

    “我如今啊,不怎么恨她了。”静孝真人看着茶盏中氤氲的热气,慢慢说道:“她连儿子也没有了,形容憔悴,瞧着倒有些可怜。”像自己,从来没有过亲生儿子,倒也罢了。她有过活蹦乱跳的儿子,却一病而亡,也是令人惨伤。

    辽王点头附合,“是,是有些可怜。”不只徐皇后可怜,整个魏国公府都无精打采的。原以为出了一任皇后,又出了下一任皇后,徐家该是铁打的富贵。谁知小九一死,徐家的富贵成了镜花水月。

    徐家本是潦倒的国公府,靠着徐皇后的支撑,又在京城风光了三十年。往后,只要徐皇后还活着,还在皇后、太后的位置上,徐家还算是权贵。

    徐皇后还是妙龄少女时,便有“命相贵不可言”的传闻。入主中宫后极得皇帝敬重,妃嫔全取自民间,和她这世家女子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徐皇后有亲子亲女,有高贵地位,日复一日,难免少了戒备,生了贪心。

    纵容弟弟徐朗为恶,是徐皇后一生的污点。“姐姐做了皇后,弟弟骄横些又有什么呢?”这一念之差,使得徐朗越来越为人不齿,以至后来死在沈迈拳下,极少有人同情。

    辽王嘴角勾起一丝微笑,“落到如此地步,也是她自取。母亲,太子娶妇何等郑重,她竟想全凭个人私心。”徐皇后,当初你明知父亲中意阿嶷做儿媳妇,还频频召徐抒进宫,和小九厮见。你知道我当时心中有多少欢喜?无视父亲的心愿,看不到南宁侯府的实力。皇后,你真是顺心日子过的太久,快成傻子了。

    “卓氏把东宫料理的井井有条,又常到皇后和梁妃宫中请安问好,没一丝疏漏,是个好的。”静孝真人转过头,微笑看着辽王,“阿德,你娶了个好媳妇。能孝敬公婆,又善于持家,待庶子女也宽厚慈爱,这样的女子,打着灯笼也难找。”说到太子妇,像卓氏这样,才是当之无愧。

    辽王没坐多久,即起身告辞,“母亲,政事繁忙,不得歇息。”做皇帝也好,做抚军监国的太子也好,都不是轻轻松松的事。军情政务你要不要逐一查看?若要查看,便需要勤奋、勤劳。若不想查看,也可委任阁臣、司礼监代劳。可若委任非人,国事堪忧。抑或时日一久,大权旁落。

    静孝真人送他至庵堂门口,颇为心疼,“从前是你父亲日以继夜的忙,往后该换成你了。阿德,你和你父亲,也真是不容易。”要治理好天下,多少烦难。

    辽王温和笑笑,“母亲,我和父亲都很好。”行礼告辞,缓步走远。他难得能偷这么会儿空子,平日除了处理政务,会见大臣,还要跟皇帝禀报军国大事,要在皇后面前尽孝-----虽说有卓妃,他也要露个面,扮孝子的。

    新太子入主东宫之后,勤于政务,待人谦恭,颇得臣下之心。太子妃卓氏淑慧娴雅,侍奉翁姑勤勤谨谨,更是好评一片。卓氏回回到了凤仪殿,不论徐皇后给不给好脸色,都是亲尝汤药,做足孝顺儿媳。

    卓氏的父亲临安侯,自到京后极少出面与人交际。他妻子早逝,并未续娶。膝下三子两女,长女卓晨嫁入皇室,次女卓易嫁给同乡一名秀才,留在原籍定州。长子卓昆娶妻鲁氏,育有两子两女,都是嫡出红楼多娇全文阅读。次子卓昂娶妻武氏,育有一子两女,也全是嫡出。幼子卓显年纪尚小,不过十六七岁,尚未定亲。

    “要说起来卓家的家风,倒是颇为清正。”谢家,大太太正为瑞年的亲事犯愁,连卓家都想到了,“他家小儿子听说人物俊秀,仪态出众?”

    谢家是名门望族,谢大爷更是武英殿大学士,可搁不住瑞年是庶出,这亲事上总有些不上不下。若是名门嫡子,不屑聘庶女为妻。若是高门庶子,或寒门举子,大太太又唯恐委屈了瑞年。瑞年虽不是她亲生的,好歹亲手养了这些年,一辈子的大事,不好耽误。

    谢大爷摇头,“卓家不成,太太再看看吧。”这儿女的亲事,还是莫跟皇家扯上干系。当年端贤太子是皇后唯一嫡子,人物又出众,谁能想得到他会英年早逝?早年攀附端贤太子的人家,如今哪一家不是人心惶惶。更别提像定海侯府那样倒霉的,出了个不争气的丁喆,去年隆冬之时侯府被抄捡了两回,终是搜出违禁之物,最后夺爵毁券,成年男丁全被流放西北苦寒之地,为期十年。女眷、幼童被驱逐出府,自谋生路,形状甚为凄惨。

    绮年还好,早早的离了定海侯府,在北兵马司胡同已是安顿下来了。她那些妯娌们,有的已经沦落到为人佣工。这也没什么可说的,不是所有出嫁女的娘家都有担当,愿意接回女儿,抚养外孙。

    定海侯府为什么会这样?明面上看是因为一个丁喆,实则是因为端贤太子。辽王若是一朝权在手,能放过端贤太子一党?谢大爷想起自己也曾上表请立端贤太子,背上一阵阵冒冷汗。

    若是把瑞年嫁给卓家,没准儿一个不小心,便搀和到储位之争。辽王有两位嫡子,三位庶子,全都是聪明伶俐,你知道往后哪一个才会笑到最后?即使辽王自己,如今也只是太子!

    世事难料,还是老老实实做个纯臣,方是正理。卓家虽只有个空爵位,不领实差,却和宫中有千丝万缕的干系。这样亲家,要不得。谢大爷越是想,越是摇头。

    大太太倒不是非卓家不可,只不过随口一提,“我为瑞年的事愁死了。这高不成低不就的,孩子可是一日日大了。”瑞年今年已是十六岁,亲事不能再拖。

    “为这个犯愁,大可不必。”谢大爷安慰妻子,“棠哥儿媳妇二十才嫁,不也好好的?太太,好饭不怕晚。你慢慢给瑞年挑着,咱们不着急。”妻子一心为庶女着想,谢大爷心中着实感动。虽说为庶女说亲本是嫡妻份内之务,可哪家太太能这么尽心尽力真为庶女着想的?自己运气好,娶了精明能干又心地善良的女子为妻,内宅安宁。

    “好,那便慢慢挑,定要给瑞年挑个妥当婆家。”大太太微微一笑,抛开瑞年的亲事,跟谢大爷说起其他事,“四弟喜事一件接着一件。延儿媳妇才生下四房长孙,这不,郡主也快到日子了。若再是个男孙,是多大的喜事。”

    谢大爷又摇头,“太太,郡主生下女孙方好。”大太太失笑,怎么他今晚上总是摇头?谢大爷也觉好笑,耐心跟妻子解释,“咱家么,男孙女孙都是宝贝的,没多大分别。南宁侯府,和圣上,可是一心想要女孙。”

    谢家已经有孙子了,棠年生男还是生女,无关大局。南宁侯府沈忱和岳池前两个月相继得男,张雱这做祖父的一边乐呵,一边抱怨,“怎么两个都是臭小子!”应该一人生儿子,一人生闺女才对。

    皇帝就更别提了,一向钟爱丫丫,盼着丫丫生下可爱的小女婴。前两日谢大爷陛见回政事,临了皇帝还兴致勃勃说起来,“阿嶷身子康健,极好。孩子生下来,定是酷肖阿嶷。”

    作者有话要说:马上要出门,估计晚上十一二点才能回到家,所以只有这一更了。这章有可能明天会修改,如果白天更新了,一定是伪更。

    抱歉,上一章修改了。

    本来丫丫怀孕的事,我是想倒叙的。可是开了好几个头都写不下去,只好再添回到上一章。捂脸

上一篇: 119第118章
下一篇: 121第12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