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121第120章

    大太太笑道:“圣上也是偏心,孩子像棠儿不好么?棠儿的风采,朝中无人能及。”棠年中状元那年,榜眼和探花都被冷落在一边,众人眼珠子全盯着美貌状元郎,如醉如痴。

    “好,极好。”谢大爷也笑,“郡主生下小棠儿也好,小小七也好,咱家都高兴。”老太爷老太太都偏心玉郎,连带的也偏爱棠儿和小七。若是再有个酷似玉郎的重孙子或重孙女,更该乐坏了。

    “可是郡主不回谢家待产,我总觉的不是味儿。”大太太迟疑了下,还是说出自己的担心,“孩子生在郡主府,爹和娘会不会心里不舒服?”谢家的孩子,自然应该生在谢家。

    “不会,爹和娘不会在乎这个。”谢大爷拉住妻子的手,细细告诉她,“孩子是生在郡主府,又不是外家。爹和娘关心的是孙子、重孙子好不好,旁的都是小事。”妻子疼爱庶女,关心侄子,孝顺父母,一心一意为了谢家,谢大爷心中感动,眼眸中有少见的温柔神色。他是长子,自小严肃方正,真情流露的时候并不多。

    “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听过就算了。玉郎去过南宁侯府跟亲家要人,结果……”谢大爷嘴角微翘,眼中有掩饰不住的笑意,“被亲家夫人给挡回来了。”

    大太太见丈夫乐呵,也抿嘴笑,“难得,玉郎也有吃亏时候啊,他怎么被挡回来的?”谢大爷笑意更盛,“他不只没要回来人,还把小七送过去陪郡主了洪荒之石道最新章节。”又搭上一个。

    其实丫丫回去住一个月,谢四爷是同意的。诊出喜脉要留在郡主府养胎,他也无话可说。可是五六个月之后胎已经很稳,该回谢家待产了吧?于是谢四爷理直气壮要人去了,“无忌,归置好了,送丫丫回罢。”丫丫是我谢家的儿媳妇。

    张雱笑咪咪的,不说话。解语客气请教,“亲家太太近来和昭宜郡主来往颇密?”昭宜郡主是豫王长女,贤淑贞慧,性情柔顺。自她出嫁之后,为仪宾纳了五六房妾室,生下十几名庶子庶女,昭宜郡主“不妒”“贤惠”的名声广为人知,堪称是皇室郡主的典范。

    谢四爷沉吟未语。解语依旧是一团和气,“胎儿虽在母亲腹中,已经有知觉。母亲若心情愉悦,胎儿也跟着受益。母亲若生气动怒,胎儿也会感同身受。”你确定要丫丫回谢家,听令正兴致勃勃讲述昭宜郡主的“贤惠”?令正是没法子拿丫丫怎么样,可是给添添堵,却是轻而易举。

    谢四爷不舍得未出世的小孙孙受罪,只好让了步,“有劳无忌,有劳亲家夫人。”丫丫在郡主府,父母兄嫂和祖父们都拿她当宝。丫丫每天都高高兴兴的,对胎儿有益。

    谢四爷正想起身告辞,解语微笑加上一句,“丫丫如今只一样不好,时时想念小流年,却不得时时相见。”孕妇么,口味是很奇怪的。她想吃什么,要立时三刻吃到。想见什么人却见不到,心里还不跟猫抓似的,难受之极。

    张雱送谢四爷出去,一路上跟他唠唠叼叼,“晚鸿,有内子这亲娘照看丫丫,你们只管放一百二十个心。听说孕妇看谁多孩子便会像谁,是不是真的?若是丫丫整天看见小不点儿,孩子生下来肯定像姑姑啊。”谢四爷一言不发,拱拱手上了马车。第二天,亲送流年去了含山郡主府,陪伴嫂嫂。

    大太太听了前前后后,忍不住为自家小叔子抱不平,“玉郎吃亏在疼儿孙。”不舍得未出世的小孙孙吃一点点亏受一点点罪,只好屈从南宁侯府。

    谢大爷又一次摇头。玉郎并不是吃亏在疼儿孙,儿孙谁不疼?他是吃亏在没有一位贤内助。若是四弟妹贤惠大度,或是豁达通透,郡主在谢家也是一片祥和,又何必定要回去郡主府。

    大太太微一思忖,也即明白了丈夫心中所想。大太太心中很有些怜悯,搁到谁身上,庶子比亲子还风光,庶子媳妇比亲子媳妇还尊贵,都会很难堪吧?四弟妹也是不容易。自己房中有庶女,可是瑞年打小被自己养的娇憨天真,绝超不过有年去。

    夫妇二人又闲话几句,方唤侍女进来,洗漱后安歇。次日大太太见了四太太,笑容满面的寒暄,“升哥儿可好?这孩子白白胖胖的,真招人喜欢。”升哥儿,是延年儿子的小名。

    提起宝贝孙子,四太太柔情满怀,“好着呢,多谢大嫂想着他。升哥儿这孩子才三个月,眼睛漆黑灵动的,都会冲人笑了。”笑的人心里酥酥软软,甭提多舒服了。

    “孙子好,比什么都强。”大太太也是做祖母的人,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自然明白四太太,“到了咱们这个年纪,旁的什么也不求,只求儿孙平安、有出息,于愿足矣。”

    四太太温柔点头,“大嫂说的是,孙子好,比什么都强。玉郎也是疼孙子,回到家便抱着升哥儿不撒手。升哥儿在祖父怀里一踊一踊的,真欢势。”这么小的孩子,也知道亲祖父呢。

    大太太和四太太和和气气叙着家常,郡主府那边,丫丫日子更是滋润。每天一睁开眼,看见的全是亲亲热热的家人,棠年、娘亲、嫂嫂、爹爹、祖父们、哥哥们,还有顽皮可爱的小姑子。

    “囡囡,我是姑姑。”流年兴兴头头做着胎教,“姑姑懂不懂?姑姑就是父亲的姐妹,是囡囡很亲很亲的亲人。”小囡囡若是说话早,大概快一岁的时候就能叫自己“不不”了,想来真是有趣。

    “不一定要叫姑姑哦。”丫丫抚摸着肚皮,笑意盈盈,“小七,也可以换个称呼的梦幻兑换系统。”调皮的冲流年眨眨眼睛。这段时日流年住在郡主府,张屷自然常过来看望。流年一日日长大,身子长高,曲线玲珑,张屷的目光也一日比一日热烈、缠绵,流年已经会脸红了,却不知会不会心跳。

    这会儿只有丫丫和流年两个人,流年连脸红也不脸红,神色淡定,“丫丫,世上有三不亲,你知道不?姑夫,姨夫,舅舅的媳妇。”那都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好不好。

    丫丫看着流年,替自己小哥哥犯愁。小哥哥,她这个样子,什么时候才会情窦初开、轻怜蜜爱呀,你有的等了。“可怜的小哥哥。”丫丫摇头叹息,闭目养神。小哥哥你想和小七花前月下,不知是哪年哪月的事。

    他可怜什么呀。流年不以为然的想着,拿起一串新鲜的葡萄,自己吃一粒,喂给丫丫一粒,“乖,张嘴。”你小哥哥哪里可怜了,阿爷和伯父伯母那么纵容他,多么幸福。

    傍晚时分,张屷过来看丫丫。丫丫笑咪咪交代,“小哥哥,花园里玫瑰开的正好,你陪小七过去散散。”赏赏景,谈谈心,说说甜言蜜语。

    流年轻盈站起身,“张乃山,我要荡秋千。”玫瑰园边上有一架长秋千,饰满新鲜玫瑰花,坐在那样的秋千架上,在秋风中慢慢摇荡,温馨又浪漫。

    张屷微笑,“好,陪你去。”也不带侍女,张屷和流年起身去了玫瑰园。碎石铺就的小径光洁亮丽,婉转幽深,两人慢慢走着,静默无语。

    张屷牵住流年的小手,流年挣扎了一下,“张乃山,我自己会走路。”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张屷也不看她,手上微微用力,抓住她的手不放。流年一阵心悸,抬眼看过去,张屷面无表情的望着前方,只管向前走。

    流年撅了撅小嘴,任由张屷牵着走。“到了到了。”流年挣脱张屷,一溜烟儿跑过去,兴冲冲坐上秋千架,“张乃山,推我推我。”秋光这么绚烂,真合适荡秋千。

    张屷静静站了一会儿,挨着她也在秋千架上坐了下来。流年转过头正要提抗议,却见张屷正温柔看向自己,眼神中既有羞涩不安,更有热烈缠绵。

    流年赶忙转过头,伸手指着不远处的一株红玫瑰,“这花真是艳丽,对不对?花香也浓郁,真是太好了,做饼一定很好吃。”随便打个什么岔都好,随便说点什么都好,别这么看着我,会害羞的。

    张屷鼓了半天勇气,伸手轻轻揽住流年纤细的腰肢。流年微微一颤,摒住呼息。两人都是身子僵硬,直直看着前方,什么也不敢想,脑海中一片空白。

    “小不点儿,我想这样已经很久了。”好半晌,张屷方才能说出话来,“小不点儿喜不喜欢这样?”转头看向流年,温柔又忐忑不安的问道。

    流年摇摇头。见张屷眸色一暗,显然很失望,心中不忍,又点点头。点完头觉得不对劲,又摇摇头。张乃山,我还没过十五岁生日,咱们动情这么早做甚?又什么都做不了。

    张屷挠头。小不点儿摇头,又点头,又摇头,那她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呀,“要不,咱们试试别的?”张屷手心微微出汗,探过头在流年脸颊轻轻一吻,“小不点儿,这样你可喜欢?”

    流年白皙细腻的小脸上浮上一层粉色,“张乃山,要是我说不喜欢呢?”张屷红着脸,“那,再试别的吧。”咱们一样一样试,总有你喜欢的。

    “小不点儿,你要长大了。”张屷有些委屈的看着流年,“你总不长大,我一个人多孤单、多可怜呀。”我已经可怜很久,快可怜死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晓镜送的两个地雷,谢谢yaya给旧文送的地雷。

    我家停电了,这是出来写的。等我回到家如果有电,就继续写一章,如果还没电,就没法子。即使有,也会很晚,明早可以来看看。

上一篇: 120第119章
下一篇: 122第12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