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125第124

    谢七小姐是庶女,她的亲事,恐怕嫡母能当一大半的家。她的嫡母谢四太太,是韩司业的独养女儿。鲁氏把四太太韩氏的家世、喜好、人情往来都打听过,心里有了底。谢四太太平日和一帮堂姐妹、表姐妹过从甚密,那便从她的姐妹当中挑一个出来,去开这个口。

    十月初五,四太太的姨表姐薛氏登门拜访。先是拉着锦年夸了半天,又抱着升哥儿亲热了好一会儿,“这孩子粉雕玉琢一般,长的可真好,像他祖父。”四太太心喜,连连点头。

    亲热过后,乳母抱着升哥儿去侧间喂奶,四太太吩咐郗氏,“你姨母是自己人,不必外道。你不用在这儿服侍了,照看升哥儿去。”薛氏笑道:“自己娘儿们,不必这些虚客套。外甥媳妇跟着过去吧,锦儿也去。”

    郗氏、锦年都笑着答应,去了侧间。四太太抿嘴笑笑,“姐姐,瞧瞧您容光焕光的样子,是有喜事了吧?”表姐快五十的人了,脸色红润,眼角眉梢都是欢喜,显见得日子十分舒心秦略。

    薛氏矜持的笑着,“也不是什么大喜事,不过是祺哥儿有了差使。”祺哥儿是薛氏最小的儿子,年方十五岁。这孩子机灵、有眼色,是薛氏的心头肉。

    四太太忙笑道:“这可要恭喜姐姐了。祺哥儿这差使,想必是个得意的。”表姐嫁给武安侯次子章辅,章辅一向精明能干,手段圆滑,给祺哥儿谋个好差使,应是不在话下。祺哥儿才十五岁,会是什么差使呢?五城兵马司,京营,还是哪个衙门?

    薛氏微笑,“祺哥儿,进了府军前卫。”圣上已有了春秋,朝中大小事务如今均是太子殿下主持。府军前卫是太子亲军,能到东宫做侍卫,这可是极有体面的事。

    四太太又惊又喜,“府军前卫?”府军前卫要进去一个人可是不容易呢,五军都督府、兵部、吏部都要打通关节,少了哪一关也不成。章辅本事还真大,才十五岁的幼子,送进府军前卫了。

    薛氏笑的愉悦,“是,府军前卫。”四太太的脸色是掩饰不住的吃惊,让她心中欢喜。岂只表妹吃惊,武安侯府的公婆、妯娌、兄弟,哪个不吃惊?要知道祺哥儿这差使可是不费一兵一卒,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薛氏状似漫不经心的说道:“前日我不是去了普济寺上香么,碰巧遇到了临安侯府的大少夫人。祺哥儿是跟着我的,少不得上去拜见。大少夫人见了祺哥儿,着实夸赞了两句,差他去东宫送了个信儿。祺哥儿跑了这么一趟,这不,差使到手了。”

    薛氏这话真把四太太惊着了。原以为是章辅有本事,会上下打点左右逢迎,原来是因着祺哥儿机灵有眼色,给临安侯府的大少夫人跑了个腿儿?这下子好了,章家省了多少银钱,多少情面。

    薛氏把四太太的神色看在眼里,微微一笑,跟四太太闲闲说起来,“临安侯府的大少夫人真是再和气不过,难为她主持着偌大一个侯府,还这般平易近人。只她也有烦心事,她最小的小叔子,今年十七了,还没定下亲事。临安侯也催,卓妃娘娘也催,可把大少夫人愁坏了。”

    四太太家里有位待嫁的女儿,听到“今年十七了”,心里马上热乎乎的,“要说她小叔子是太子妃幼弟,年纪又正是时候,不难寻摸吧?”

    薛氏掩口笑了笑,“妹妹,她小叔子举人出身,相貌清逸脱俗,京中多少人家想许女儿呢。只不过,她这小叔子立誓要娶位倾国倾城的佳人。妹妹想,这倾国倾城的佳人,岂是易得的。”

    四太太热乎乎的心一下子凉了。她再看重锦年,再偏爱锦年,也知道锦年称不上“倾国倾城”。锦年是嫡女,贵在雍容,贵在腹有诗书,相貌却没到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地步。

    薛氏意味深长的说起,“姐姐觉着吧,若是自己亲生的嫡女,却不必嫁到临安侯府。临安侯府往后是正经外戚,朝野瞩目的人家,有风光之处,也有艰难之时。倒是家中若有容颜绝世的庶女,嫁过去正好。一样能得了姻亲之利,自己亲闺女却又不必战战兢兢过日子。”

    四太太沉吟问道:“姐姐的意思是……?”小七倒也算不得什么倾国倾城,不过她沾了玉郎的光,生的细腻白皙,像个小瓷人儿似的,美丽的很。

    薛氏年长,少不了细细替表妹盘算,“妹妹,你家七丫头,着实有幅好皮囊。她若能得嫁到卓家,妹妹不就和太子妃成了亲戚么?若真有幸和太子妃成了亲戚,不说别的,妹夫和外甥的仕途能再往上走,锦儿也能说个好婆家!”

    四太太心里挣扎了半天,“姐姐,也不知卓家能不能看上她。”小七平日被老太太娇惯坏了,没规没矩的,卓家能看上她?再说了,一般体面人家都不愿意娶庶女为嫡妻的。

    薛氏笑了笑,“大少夫人说了,卓家是娶幼子媳妇,不用能干,也不用贤惠,更不用出身高贵。只要性子柔顺,跟夫婿和和美美的,便足够了。”当然了,最最重要的,是要生的美丽非凡。

    四太太低头想了一想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玉郎总说小七的亲事不急,锦儿是姐姐,等锦儿定下来再说。可锦儿的亲事挑来选去,竟没个趁心如意的。前些时日看过大嫂娘家侄子,小伙子白白净净的很是斯文,也有举人功名,倒还差强人意。跟锦儿一提,她哭着跑开了,显是极不喜欢。

    薛氏熟知四太太的心性,微笑说道:“妹妹,宜春侯府和镇远侯府,你瞧着如何?他们府中都有未婚的世子,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纪,正在择配。”

    四太太惊喜抬头,宜春侯府是新近才回京的,不太熟。镇远侯府可是赫赫扬扬,树大根深,权势大的很呢。世子郑嘉更是少有的青年才俊,半分纨绔习气没有。

    薛氏循循善诱,“妹妹,若是小七许给了卓家,大少夫人出面也好,卓妃娘娘出面也好,不拘哪家的世子提起锦儿,锦儿往后都能做侯夫人!”本朝公侯伯属超品,公夫人、侯夫人、伯夫人也属超品。多少女子兢兢业业的相夫教子,一辈子也混不上夫人的封诰呢,可锦儿只要嫁给侯府世子,请封夫人极容易。更何况,这两家都不只有空爵位,是有实权的。

    四太太嚅嚅道:“姐姐,待你妹夫回来,我跟他商量。”这么大的事,总要玉郎答应了,方可。薛氏扑哧一声笑了,“商量什么啊我的好妹妹,八字还没一撇呢。我先去大少夫人面前提一声,若是卓家有意,你再跟妹夫商量去,岂不是好。”我的好妹妹,连个庶女的亲事你都做不了主?

    四太太尚有犹疑。薛氏端起茶盏,惬意的喝了口清茶,“咱们锦儿啊,一看就是个有福气的孩子。往后她若嫁入豪门,做了威风凛凛的侯夫人,妹妹你说好不好?”

    四太太勉强点了头,“姐姐,先提提看吧。”还不知道卓家看不看的上小七呢,若是真看上了,再跟玉郎商量不迟。想来临安侯府那样的人家,又是为锦儿好,玉郎再没个不愿意的。

    薛氏不辱使命,心中长长松了一口气,“好妹妹,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会好好跟大少夫人提的。”祺哥儿不过帮着大少夫人跑跑腿,就得了个好差使。这要是真给卓显说成了亲事,得有多大好处啊。好表妹,你家那小庶女,顺顺当当嫁了吧。

    四太太送走薛氏,心里很有些不踏实。“还是跟玉郎先商量商量为好。”四太太坐立不安的想着,“卓家是太子妃的娘家呢,可不是普通人家,提了之后尚能反悔。”

    四太太打算着,等谢四爷回府就提这茬事。偏偏她等啊等啊,脖子都伸长了,谢四爷也没回来。倒是大太太派人来告诉她,“郡主发动了,速去郡主府。”四太太忙去了萱晖堂,听着谢老太太交代了一番,和大太太一起出门上了马车,赶去含山郡主府。

    “真是不巧,偏偏郡主对住月时有了身孕。”四太太和大太太同乘一辆宽敞的黑漆马车,抱歉的说道:“害的大嫂跟着来回奔波,真是过意不去。”

    大太太笑道:“听听弟妹这傻话,郡主怀的是谢家骨肉,咱们忙碌些还不是应该应份的。”其实谢家人到了含山郡主府,估摸着什么也不用做,什么都是齐齐备备的。可是夫家人总是夫家人,媳妇生孩子,夫家人可不能躲懒。

    二人一路说着家常,不知不觉间已到了。进去一看,热热闹闹的,却又有条不紊。仆妇侍女们、产婆、大夫,该干什么的干什么,忙而不乱。

    南宁侯府四位祖父,岳培和安瓒貌似悠闲的下着棋,沈迈和傅深团团转。张雱不耐烦的说道:“阿爹,傅侯爷,你俩转的我头晕。”沈迈闻言一脸委屈,傅深则是冲着傻女婿怒目而视。

    沈忱安慰沈迈,“阿爷,爹爹也是心里着急,您甭理他。要不,我陪您打一架?”沈迈沮丧看一眼张雱,勉为其难的点了头,“成,打一架去。”这会子心烦意乱的,打架好,打架去。

    岳池拉拉傅深,“外公,咱们也下棋。”傅深脸色愤愤,“看我乖孙子的面上,不跟他计较。”岳池微笑,“外公说的对,不跟他计较。”爷孙俩去下棋。

    四太太见了这一家人,感觉还和在太康头回见他们一样,昏头胀脑我的美女职员。见礼寒暄过,大太太频频跟解语道谢,“有劳,有劳。”解语照顾的是自己亲生女儿,更是谢家儿媳妇,谢家理应道谢。

    大太太和四太太都进产房看了眼,丫丫躺在床上,两个嫂嫂一边一个陪着她,或是陪她说说话,或是替她擦去额头的汗水,或是亲手喂她吃块点心,喝口参汤。两个产婆时不时的过来看看,都说“还早着”。

    大太太拉着丫丫的手,慈爱的交代,“好孩子,若不是疼的厉害,先忍着。要不,到后头你可就没力气了。”四太太也交代,“生孩子都是这样的,熬一熬,生下来就好了。”

    丫丫忍着疼痛一一点头答应。坐了一会儿,大太太和四太太被让到后厅,谢四爷、棠年、流年、张屷都在,四人凑了一摊打牌。棠年心不在焉的,输了不少。

    其实四人都没什么心情,不过走开又不放心,干等着又焦燥,所以流年提议“打牌吧”,可以分散分散注意力。要不,一个一个魂不守舍的踱来踱去,也帮不上丫丫的忙呀。

    大太太、四太太都失笑,“你们倒有心情。”这会子,且做这些有的没的。流年嘻嘻笑,自己是没出阁的姑娘家,不许进产房。棠年是男人,不许进产房。仆妇侍女产婆医生都齐齐的,伯母和大嫂二嫂坐阵指挥,我们只有打牌了。

    解语在跨院安置了几间卧房,请大太太、四太太随时可去歇息。又派了人去谢家给老太太送信,“且早着,老太太先安歇吧,定会顺顺利利的。”

    丫丫从小也是练过两手功夫的,身手比常人敏捷,身体比常人结实。当晚子时,丫丫产下一名小女婴。小女婴哇哇的哭声传出来,棠年扔下牌,踉踉跄跄跑了过去。孩子出世了,自己和丫丫的宝贝孩子出世了。

    “哥哥真没风度。”流年看着哥哥的背影,很中肯的评价道。张屷微笑不语,傻小七,棠年眼睛都直了,你当他还有心思跟你打牌不成。谢四爷淡淡看了爱子一眼,心里也觉着他没风度。

    “爹爹,您从来没有这幅模样吧?”流年凑近谢四爷,笑嘻嘻问道:“您啊,一定是火烧到眉毛了,也是淡定从容!”泰山压顶而色不变,我喜欢。

    谢四爷施施然站起身,“孩子该包裹好了,看看去。”见流年和张屷都不动身,淡淡扫了他们一眼。这什么姑姑,什么舅舅,孩子出生前兴兴头对打牌,孩子出生了你们还在这儿安坐?流年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讨好的笑笑,“爹爹,我们即便去了,也轮不着看孩子的。”排不上队呀。

    谢四爷自恃是亲祖父,和流年、张屷这样无足轻重的人物不能相提并论,因此信心满满去看孩子了。等到了,蓦然发觉可能流年是对的,真是轮不上。南宁侯府四位祖父,无忌,沈忱岳池,这些人都在,自己哪抢的过他们。

    棠年待遇最好,被允许抱了抱小襁褓。其余闲杂人等,一人只许看一眼,看完就被解语撵走了。谢四爷也是,只许看一眼,根本没来的及仔细瞅瞅小女婴究竟像谁。

    等到小女婴的曾祖父们、祖父们都被撵走之后,张屷和流年并肩走来。棠年坐在床边,丫丫握着他的手,倦极熟睡。丫丫身边躺着一个小小的襁褓,张屷和流年凑过去看。宝宝好小好小,很稚嫩,很脆弱,让人顿起怜惜之感。

    解语过来,把两人拎了出去,“看过了,快回去歇息罢。”流年挣扎着回头,“伯母,哥哥会不会困?”解语笑道:“放心,伯母有分寸。”

    流年本来走了,又跑回来,“伯母,小侄女这么小,万一睡觉被压到怎么办?”丫丫疲倦之极,睡的天昏地暗,小侄女就在她身边。

    解语轻抚她的鬓发,“小不点儿放心,通宵有人守着。”才出世的婴儿,哪放心她独自在产妇身边。解语送走爱操心的流年,命人另铺一张床给棠年,棠年、丫丫、新出世的小女婴,一家三口沉沉入睡。

上一篇: 124第123
下一篇: 126第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