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126第125

    “第二天,沐氏、崔氏、郗氏等人奉了老太太的命,纷纷来看望。“老太太听说生了位姑娘,笑的合不拢嘴”“孩子生的真好看”“头胎是闺女好,先开花后结果”,丫丫听着妯娌们的夸奖或安慰之语,一一礼貌道谢。

    二太太带着儿媳妇,和三太太一起也来凑热闹。大太太、四太太少不了请她们过去看丫丫和小女婴。二太太温和说着,“虽是女孩儿,咱家也是宝贝的。”三太太热心给着建议,“小名儿叫招弟吧,下一胎啊,肯定就是儿子了。”

    简胜男性子直率,哧的一声笑了,“亲家伯母真会说笑话,我爹娘只生我一个,也没叫招弟引弟啊。”丫丫的女儿叫招弟?谢家这位三太太可真逗。

    江笑寒则是微笑站起身,“亲家伯母、亲家嫂嫂们请到厅中坐坐吧。”别在这叽叽喳喳了,小丫丫睡的正香,丫丫也要歇息。丫丫正坐月子呢,不顺心的话一句也不爱听。

    大太太笑着站起身,“是呢,咱们到厅中坐坐。”回身柔声嘱咐丫丫,“你呀,昨晚上可是累坏了,这会子且好好补一觉。月子里要吃好睡好,不可大意。”丫丫含笑应了。

    四太太也不情愿的站起身。她也是生养过孩子的人,自然知道产妇精神差,不愿应酬亲戚们。可二太太、三太太是夫家尊长,大老远的过来看望,该客客气气的招待不是。

    到了厅中落座,简胜男、江笑寒都热情的很,曲尽待客之道。四太太心里很有些不舒服,这里明明是含山郡主府,论理谢家该是主,南宁侯府该是客,瞅着这架势,谢家人倒像是客人一般,真真岂有此理。

    正说着话,谢老太太带着瑞年、锦年到了府门前。众人忙都迎了出来,众星捧月一般把老太太请到厅上,“您老怎么来了?很该说一声,我们接您去倒霉小子与魔法女。”简胜男、江笑寒都很是过意不去。

    小丫丫降生后,解语命她俩去歇息,自己一直张罗到破晓时分才歇下。简胜男、江笑寒互相看了一眼,心中为难。叫醒解语,她们舍不得。不叫醒解语,又觉得失礼。

    谢老太太有什么不明白的,乐呵呵说道:“亲家夫人必定是整晚没睡,这会子不许吵醒她。趁着她不在,咱们偷偷看小丫丫去。”若是她在,无论是谁,只许看一眼,那可看不够。

    简胜男、江笑寒忙笑着答应了。谢老太太又命大太太等人,“你们安安生生坐着,我带小五小六过去。”起了身,又觉着不对,“小七做什么呢,怎么没见着。”江笑寒笑着附耳告诉老太太,“凌晨才睡,这会子睡的正香。”虽是附耳,其实声音也不小。老太太上了年纪的人,声音太小哪能听清楚。

    老太太点头,“小孩子家,睡不够可不成。”简胜男、江笑寒扶着老太太去看丫丫,大太太等人哪坐的住,都站了起来。瑞年顽皮的眨眨大眼睛,“母亲,嫂嫂们出门之后,祖母翻箱倒柜好一通折腾,不知寻了什么体己出来给小侄女呢。这会子又要偷偷去看,您千万莫跟过去,要不,祖母该没意思了。”说的众人都笑。瑞年和锦年也笑,跟在老太太身后走了。

    二太太点头称许,“还是大嫂会调理人,瑞年这孩子落落大方的,哪像庶女。”三太太转转眼珠,探着大太太的口风,“大嫂,小五这嫁妆,少不了吧?”阁老的女儿,妆奁再丰厚点,小五可是不愁嫁。

    大太太微笑,“自然是公中一份,我再贴补她一份。”老太太早已放出话,小五小六小七每人三千两白银。公中的一份,老太太的,自己再添点儿,瑞年的嫁妆,会很像样子。至少,比寻常庶女体面多了。

    三太太来了兴致,“大嫂,我倒有门好亲事,想说给瑞年……”大太太温和的止住她,“多谢弟妹。大爷已有了主意,瑞年的事,年前或是年后,也要定下了。”谢大爷同年之中有位忠厚长者,名蘧琝,一直在甘肃任职。前不久蘧琝调任回京,旧友相见,自有一番唏嘘。蘧琝长子次子都中了进士在外地做官,身边只随侍幼子蘧谦。谢大爷看蘧谦顺眼,蘧琝夫妇也喜欢瑞年,这亲事,差不多算是定下来了。

    三太太满脸失望,“大嫂,这庶女的亲事,不是嫡母做主的么。”大太太失笑,“儿女亲事,一向是父母做主,却没听说过嫡母做主的。”礼法上是父母做主,实际上做父亲的大多不管内宅之事,嫡母做主多些,也是有的。可那是做父亲的不管,若做父亲的想管,他才是一家之主。

    三太太忿忿,“四弟妹,你家呢?小七的亲事你能不能做主?若换做是我,丰年那丫头,我让她嫁谁,她便要嫁谁。”四太太笑的温柔,“自然是和四爷商量着,若是四爷已有了主意,我自然是顺从四爷的。”大太太是四太太的嫡亲嫂子,只有帮大太太的,没有帮三太太的。

    自己和这帮妯娌们坐在一起,从来都是自己一再受挫!大房和四房是一家子,二房心思阴沉坐一边看热闹,就自己最傻。三太太自尊心受损,撇撇嘴,“四弟妹,你也别一味贤惠。该你拿主意的时候,你就拿。这孙子的名字是祖父起,孙女的名字该祖母起吧?这是你头一个孙女,名字就叫招弟吧。”

    四太太心里很有些厌烦。这三房明明是靠着大房、四房才能立足,三太太偏偏总在自己面前摆嫂嫂的架子。她凭什么敢这样?还不是因为大爷、四爷为人厚道,爱护兄弟,遇事总会替三爷着想。不管三太太怎么折腾,三房若有事,大爷、四爷总会出面相帮。

    三太太正在高谈阔论,忽见外头一阵忙乱,丫头们跑来跑去的,不禁皱了眉头,“侄媳妇这府邸,弟妹你也该替她管管。主子们现坐在这儿,有什么事很该过来回禀,却慌乱什么?”

    门帘挑起,一名身材窈窕的侍女盈盈走了进来,恭谨的曲膝,“太太奶奶们请安坐,前头并无他事,是宫里来人传圣上的口谕。”过了一会儿,又来禀报,“圣上为新生婴儿赐名‘子颐’,小名便叫做颐姐儿。”

    厅里一阵短暂的沉默重生美好时代。大太太笑容满面开了口,“颐姐儿,这名字好。陛下圣明,给起了个好名字。”崔氏认真的点头,“娘说的是,陛下给起了个好名字,比招弟强太多了。”

    三太太自恃是长辈,辣的目光看向崔氏。崔氏一脸天真的冲她微笑,我说错了么,陛下起的名字没您起的名字好?借你个胆子,看你敢不敢说。三太太气的头昏,也没敢开口说话。

    沐氏借口更衣,拉着弟媳妇崔氏走出来。“这又何必?又不是天天见面,忍让忍让便过去了。再怎么说,她也是长辈。”沐氏好言好语劝道。

    崔氏陪笑,“知道大嫂是为我好。”继而笑道:“回家我到娘面前领罪去。大嫂您不知道,我实在是气不过。爹爹为了三叔的差使,为了把绮年捞出来,前前后后费了多少事?她可好,什么都是理所应当的。”再怎么是亲人,也搁不住这么折腾。什么情份都会折腾完的。

    沐氏微笑,“三婶婶一向如此。”三叔是庶子,娶不到名门嫡女,又不愿将就庶女,最后娶了三婶婶这位小家碧玉。三婶婶和谢家,一直有些格格不入。

    沐氏劝了崔氏几句,两人更衣梳妆后,又回到厅上。厅中众人正三三两两的闲谈、品茗,谢老太太显然是看孩子看上了瘾,还没回来。

    谢老太太看着小女婴,移不开眼睛。这眼睛,这鼻子,这小脸,可真好看!才睡醒不久的流年正眉飞色舞,“陛下这意思多明显啊,子颐子颐,子时出生,颐指气使!”谢小丫,你以后可以嚣张神气了,跟姑姑我一样。

    谢小丫皱了皱小眉头。谢老太太心都酥了,“小子颐皱眉了,才出生就会皱眉了。”丫丫和胜男、笑寒都乐,皱眉不用学吧,好像都会的。瑞年推推流年,冲她挤挤眼,“你看,小子颐烦你了,有眼色点儿,快走开吧。”

    流年大为气愤。小子颐烦我?我是她亲姑姑,她还在丫丫肚子里的时候,我就天天陪她玩、给她讲故事了!我以后还要做她的好榜样,好楷模,她会烦我?

    流年拉着瑞年出门,寻了个僻静地方跟她讲道理。瑞年很是无奈,“小七,你很把自己当回事呦。”小子颐跟谁学不好,一定要跟你学。

    中午用过饭食,二太太、三太太先告辞走了。哺时,谢大爷下了衙,先去看了小子颐,然后接上老太太、大太太,回了谢府。四太太吩咐郗氏,“你也一起回吧,照看升哥儿要紧。”郗氏陪笑答应,她心里自然也是惦记孩子。

    哺时末,谢四爷和棠年一道回来。这会儿解语不在,谢四爷命棠年把小丫丫抱出来,看了个够。“棠儿,孩子还是像你多些。”越看,越像自己宝贝儿子。无忌硬要说像丫丫,真是昧良心。皇帝更过份,给孩子起名本是祖父份内之事,他越俎代疱。

    四太太颇有些困倦,在郡主府又歇息不好。谢四爷带着四太太、锦年回了谢家,却命人把何离送了过去,“阿离细心,又亲自养过小七,能帮着照看小子颐。”

    忙累了一天,等到上床歇息,四太太方才想起来,“玉郎,昨天薛家表姐来过,给小七提了临安侯府卓家,太子妃幼弟卓显。”卓家是新贵,卓显人才又好,玉郎一定会乐见其成。

    “卓家不成,推了吧。”谢四爷声音很平静,“一来,谢家不宜联姻外戚。二来,小七还小,上面还有锦儿。卓家若一定要求娶,长幼有序,该是锦儿。”

    四太太没料到丈夫会不答应,怔了怔,“玉郎,卓家想要倾国倾城的女子……”锦儿什么都好,却称不上倾国倾城。小七没旁的好处,生了一幅好皮囊。

    谢四爷冷冷道:“卓家如何知道小七生的好?”看中小七的容貌,是女眷看上的,还是卓显自己看上的?若是卓显看上的,我倒要问问,我谢家养在深闺的女儿,他是如何见到的。

    四太太有些迷糊,“是卓家大少夫人见过小七吧百美仙图:女神宝鉴。”想了一想,又忙道:“玉郎和棠儿风姿秀异,朝中无人不知。小七和棠儿同母,想必卓家是见过棠儿,猜测到小七容色过人。”

    谢四爷慢吞吞说道:“不妥,推掉。”四太太牵住他的衣襟,“我已让表姐去卓家提亲了。玉郎,我本想着这是千好万好的亲事,怕被别家抢了先。”谢四爷转头冷冷看着她,四太太打了个寒噤,“卓家不比寻常人家,既提了,不好改口的。玉郎,不如咱们将错就错……”

    “一没下定,二没过礼,为什么不好改口。”谢四爷轻轻一笑,“你放心,卓家不敢怎么样。”辽王如今只是太子,卓妃也好,卓家也好,正是屏声敛气的时候,断断不会生事。

    四太太还想再劝说什么,谢四爷起身下了床,“还有些公务要处置,我去书房。”四太太见他脸色不对,没敢强留,眼睁睁看着谢四爷施施然离去。

    郡主府。解语睡醒了,来看小丫丫。何离本是坐在床边的,见解语进来,忙谦恭的站起来,陪笑称呼“夫人”。解语冲她温和笑笑,低头轻吻小丫丫的鼻尖,“祖母在照看宝宝呢,宝宝知不知道?”

    何离眼泪差点掉下来。流年拉着何离的手,殷勤求证,“您倒是说说,是我小时候可爱,还是小子颐可爱?”棠年揉揉妹妹的头,“当然是小子颐可爱。”何离忙做和事佬,“都可爱,都可爱。”

    这话传到厅中,张屷嘟囔道:“我觉着是小不点儿可爱。”张雱哈哈大笑,“这还不容易,过不了两年,就知道了!”傻儿子,你把小不点儿娶回家,生下孩儿,不就比出来了么。

    流年最近无比自恋。才跟谢小丫比完可爱,第二天紧接着跟谢四爷、棠年起了争竟之心。“咱们三人若是各在一处,让她选,一定是选我。”流年拉着何离不放手。挑衅的看看谢四爷,你不是她生的!怜惜的看看棠年,你不是她养的!只有我,是她亲生,是她亲养。所以她最看重的人,自然而然该是我呀。

    谢四爷淡淡扫了小女儿一眼。咱们三人怎么会各在一处,傻小七,你要过几年才出嫁,棠儿这便回谢家,咱们三人都姓谢,都要住在谢家。她么,自然是跟着我的。小七,我们打小便认识,交情之深,不是你能知道的。

    小子颐的洗三礼是在郡主府办的,很隆重。临安侯府的大少夫人鲁氏也来了,往盆中添了一件碧莹莹的翡翠挂件。鲁氏告辞离去时,拉着流年的手依依不舍。解语微微一笑,“小七,你送送大少夫人。”流年笑着答应,“是,伯母。”

    鲁氏拉着流年的小手,流年一直送鲁氏到马车前。车帘掀起,车上下来一位锦衣华服的青年公子,面如莲花,风采夺人。“这是舍弟。”鲁氏微笑看向流年,“他呀,平日不爱出门,只是醉心于书画。”阿显仪表出众,又有才情,哪有姑娘家会不喜欢呢。

    流年浅笑,“夫人慢走,恕我不能远送。”都已经送到这儿,怎么着送客也送到头了吧。鲁氏微微有些失望,怎么七小姐连看都不看阿显一眼,阿显这样的美男子!

    流年转身欲走,卓显柔声问道:“七小姐,我央人到府上提亲,好不好?”七小姐一定是误会了,以为自己有轻薄之意。不是不是,我郑重的很,认真的很。

    “不好。”流年停下脚步,清晰的回绝,“一点也不好。”提什么亲呀,难不成像谢流年这样的小才女,会已是及笄之年还待嫁闺中?早就定出去了好不好,那年我才一岁零两个月。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花裙子、黄色月亮、600984送的地雷。

    流年自恋,可是流年专一啊,不会三心二意的。小说嘛,yy,我只愿意写一心一意的男主、女主。

    只有这一更了,我还没吃晚饭,出去吃个饭,休息下,回来就不早了。不能熬夜,要早睡。

    呼吁大家全都早睡,熬夜真是对身体不好啊。

上一篇: 125第124
下一篇: 127第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