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131第130章

    睡在婴儿床上的小子颐不知什么时候醒了,哇哇大哭。棠年快步走过去,俯□子抱起宝贝女儿,柔声哄着。丫丫抿嘴笑笑,“她呀,许是饿了。”算算时候,该吃奶了。

    丫丫接过孩子,给孩子喂奶。小子颐美美的吃着奶,自然就不哭了。棠年怜爱看着小子颐,心中发愁。乖宝贝,你舅舅总是缠着你姑姑,这可如何是好?

    小子颐吃过奶,玩了一会儿,又甜甜睡着了。丫丫小心翼翼把女儿放回到婴儿床,轻轻拍了一会儿。棠年也在床边看着女儿,等小子颐睡踏实了,给她盖好小被子,夫妻二人手牵着手,走到外间坐下。

    棠年终是有些坐立不安,爹爹命自己看着小七,若这般放任不管,岂不是有负爹爹所托?丫丫笑道:“娘亲说了,眼下先商量着园子如何修,往后还是商量家什怎么打,都要小七喜欢。损之,小哥哥会常来的。”你要是天天都这么着,咱们会很累。

    棠年摇头,“打家什,是谢家的事盛宠:火爆王爷追来了。”我家嫁个闺女,连陪送都给不起么。丫丫细细告诉他,“一则,亲事没定下。二则,小哥哥和小七若是挑了西洋样式的房子,家什也要是西洋样式,工匠不好寻。”等着谢家打家什,那是哪年哪月的事了,我小哥哥可等不起。亲事又没说定,西洋家什又不好打,还是我家早早的备起来,方为妥当。

    棠年心里这个难受。商量房子,商量家什,房子盖到什么地步再来知会一声,张乃山是不是天天都能过来谢家约见小七?爹爹,您让我怎么看,看不住呀。

    棠年明知看不住,职责所在,还是拉着丫丫去了耳房。张屷落落大方的跟他们寒暄问好,流年更是一脸纯真,“我帮张乃山看房子样式呢。我觉着西洋房子宽敞,哥哥,丫丫,你们说呢?”很坦荡的样子。

    棠年似笑非笑,“乃山的房子,他自己要住的,自己喜欢便好。”跟我们有什么相干。丫丫认真的点头,“我也觉着西洋房子好。往后我们照着小哥哥的样式,也盖一座。”

    张屷见棠年一幅要撵人的架势,也不多留,跟丫丫、流年一一作别,告辞走了。流年打了个呵欠,“困了,要回去。”棠年淡淡看了她一眼,亲自送她回了恬院。

    瑞年的亲事定下后,四太太憋着一口气要给锦年也寻门好亲。依着锦年这身份,夫婿怎么着也要比瑞年强上几倍不是。“宜春侯世子长自边城,可能不够文雅。镇远侯府世子郑嘉,玉郎瞧着怎样?”这位,可不能算是粗鲁了吧。

    “郑嘉此人,倒是可以托付。”谢四爷慢慢告诉妻子,“镇远侯府人丁兴旺,族人众多。郑嘉的妻子是宗妇,不只要服侍公婆夫婿,还要周旋族人,应酬豪门,很难做。”当那么大一个家,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那锦儿怎么办?”四太太有了愁容,“这个不成,那个也不成,要拖到什么时候。”玉郎太疼锦儿了,宜春侯世子不够文雅,不要。镇远侯世子家中人多事烦,会累着锦儿,也不要。这可愁死人了,给锦儿寻个什么样的人家方好。

    谢四爷淡淡看了她一眼,“你那堂姐呢,不提澄哥儿了?”前两天,看她的意思,心里最情愿的是澄哥儿。也不想想,澄哥儿是丫丫亲堂兄,靖宁侯怎会同意?

    四太太红了脸,“岳侯爷不许。”堂姐亲来告诉自己的,堂姐她也是为难,说着说着,便红了眼圈。岳侯爷太偏心了,总是向着南宁侯那外室子,让堂姐这嫡子媳妇如何不抱怨。

    谢四爷淡淡看了眼妻子,从袖中取出一张彩笺,“许尚书次子,吴翰林长子,古学士的独养儿子,这三家都跟我露过口风,子弟我亲眼看过,人才很过的去。明日昭仁郡主长子娶妇,这三家的太太奶奶都会亲去。你冷眼瞧着,她们脾性如何。”家世、子弟我可以看,可婆婆好不好,我实在无从得知,靠你了。

    四太太忙答应了。次日赴宴归来,晚上拉着谢四爷细细盘算,“许尚书的夫人看着是个宽厚的,想来不会苛待儿妇。吴翰林的夫人有些清高,看样子难伺候。古学士的夫人穿戴过于讲究,恐是个挑剔的。”

    谢四爷问她,“单看婆婆,你选哪家?”四太太犹豫不决。要说起来是许尚书夫人最和气,可她家是次子,锦儿这样的人才,做个次子媳妇岂不委屈了。

    谢四爷见状,温和说道:“家风都好,子弟也踏实。可家常过日子,婆婆、妯娌也是要紧的。咱们细细打听清楚了,却再说。锦儿一辈子的事,不可大意。”

    四太太心里热乎乎的,点头答应。可不是么,锦儿的终身大事可不能马虎,要精挑细选,挑个千好万好的婆家。玉郎连婆婆好不好都替锦儿想到了,真是疼锦儿。

    十一月二十九是流年十五岁生辰,“小七今年是及笄之年,这生辰怎么办理?”四太太特意问过谢四爷。她对庶子庶女并不关心,可当着丈夫的面,总会作出好嫡母的样子。

    “照着瑞年的例子办理便是。”谢四爷淡淡说着,心中升腾起一股怒气,“横竖有大嫂操持,你莫理会了豪门夜宠:恶魔的枕边玩物全文阅读。倒是锦儿的事,要上上心。”小七还用你操持生辰么,无忌早早的送了她两盒子小金砖,有了寿礼,过不过生日她哪会放在心上。这无忌,女孩儿家爱金子银子是好事么,他偏偏投其所好,给小七送金子,真真可恨。

    四太太喜滋滋的,“便依玉郎。”不理会小七,单操心锦儿,玉郎真好。锦儿又孝顺又懂事,不像小七似的一团孩气,正该多疼锦儿,方是正理。

    四太太一心一意为锦年挑选夫家,流年的生辰宴会是大太太一手操办。来客大多是谢家老亲戚,南宁侯府的亲戚,济济一堂,宾主尽欢。

    解语亲手把一支镶着猫眼石的金钗插在流年光可鉴人的发髻上。这只钗以金为托,珍珠作星,一只金绿□眼宝石嵌在正中,形成众星捧月之势,光华夺目,珍贵无比。

    流年甜甜一笑,向解语行礼道谢。解语含笑看着她,心里满意极了。小流年和她父亲、兄长一样,生的面如凝脂,目如点漆,神情散朗,颇有林下之风。长的真好看,和我家小阿屷真是天生一对!

    “爹爹是玉人,你哥哥是小玉人,小七你么,是玉女啊。”丫丫拉着盛装丽服的流年,啧啧称赞。若是小哥哥也在,你俩站在一起,就是金童和玉女。

    宾客中不少女眷都向四太太打听,“七小姐定下亲事没有?”四太太不敢提卓家的事,只能含混过去,“小着呢,才及笄,哪能定下。”含混完又不满,问小七做什么,我家锦儿才是谢家嫡女,才是玉郎捧在手心的宝贝女儿。小七不过是生的好看些,顶什么用。也就卓家那种外戚人家,会只看相貌,求娶小七。

    也有心直口快的,直接跟四太太开了口,“我想给七小姐做个媒。”四太太委婉的推拒,“还小呢,再说上面还有个姐姐。过个一两年再说。”

    四太太推拒完,心里忽然觉着有些奇怪,怎么卓家竟然没来人?卓家若有意求娶小七,临安侯府的大少夫人不是该露个面么。若大少夫人来了,给小七插钗的宾客,该是大少夫人才对。

    四太太彬彬有礼的应酬着宾客。等到宾客散尽之后,四太太回了房,命人请来谢四爷,“玉郎,卓家竟没来人。”这事透着奇怪,难道是卓家有变不成。

    谢四爷闲闲说道:“前几日,礼部的莫侍郎跟我喝了回酒,席间问起小七的亲事。莫侍郎是朝中元老,对着他老人家我自是实话实说。万寿寺的高僧给小七卜过卦,小七命中,只能嫁属兔的男子。”卓显又不属兔,别跟我歪缠了,没用。

    四太太很是吃惊,“属兔的男子?怎么玉郎从未告诉过我。”要是早跟我说了,卓家才提亲的时候,我便会问他是不是属兔的。若不是,便可直接推了。

    谢四爷浅浅一笑,“才卜的卦。”四太太信以为真,“这属兔的男子,得有二十出头了吧?这个年纪,好多人都做爹了。玉郎,小七是不是要给人做填房?”

    谢四爷闭目养了一会儿神。再睁开眼睛时,眼神冷冷的,“我谢寻的亲闺女,给人做填房?”话中渐渐有了咬牙切齿的意思。四太太忙道:“不能够,不能够!咱们小七,一定是嫁人做原配嫡妻的,一定是。”

    谢四爷定定看了四太太一会儿,施施然站起身,“有事,去书房。”四太太什么也没敢说,陪笑送他离去。自己真傻,怎么会脱口而出“填房”?玉郎真护短,这就恼了。可小七这身份,再寻个二十出头的夫婿,不是填房,难道是原配?这个年纪还没成亲,可见是小门小户窘迫已极的。唉,小七真可怜。

    谢四爷到书房生了会儿闷气,抬脚去了静馨院。去了静聲院,看见何离,更生气。何离正低头做着件婴儿的小里衣,一针一针密密缝着,那个柔情蜜意,那个专心致致,就别提了。

    以前是小七,如今是小子颐,阿离整天就惦记着她们。谢四爷伸出一只纤纤玉手,慢慢把何离的针线活拿了过来。何离有点吃惊的抬头,只见谢四爷正凉凉的看着她。

上一篇: 130第129
下一篇: 132第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