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132第131

    何离跟谢四爷认识了三十多年,知他甚深。见他这模样,便明白他是吃醋了。何离抿嘴笑笑,小心收好针、线,从谢四爷手中拿过婴儿里衣,放到精致小巧的木筐中,

    “正打算给玉郎做件亵衣。”何离把丫头们支出去,清澈的眼眸中笑意荡漾,伸出双手轻轻揽着谢四爷的腰,“可是不知道玉郎的尺寸呢,要仔细量一量。”

    “阿离又勾引我。”谢四爷眉目舒展,嘴角含笑,“我的尺寸你哪有不知道的,趁机亲近我罢了。”阿离还算识相,知道亲手给男人做亵衣。

    何离不承认,“我哪有?玉郎想多了。”谢四爷轻笑一声,低头在她耳畔私语,“真要量尺寸?阿离,穿衣服量怕是不准,不如我脱了衣服,你细细丈量,好不好?”捉住何离的手,放在自己腰带上。

    何离耳根子都羞红了,挣扎着不依,“不用,不用脱衣服。”谢四爷抱着她不放,“阿离好不容易给我做回衣衫,还不给做件合身儿的?要量,要量准了黑暗武侠登陆器最新章节。”

    何离微微喘息,在他怀中软语央求,“玉郎,好玉郎,晚上再量好不好?今儿是小七生辰,过会子怕是小七和棠儿都会来。”天还没黑呢,别闹了。

    “暂且饶了你。”谢四爷静静抱了何离一会儿,微笑放开她,“阿离,夜深人静之时,你再好生丈量便是。”何离娇嗔的横了他一眼,自去镜子前整理发髻。谢四爷目光胶着在她身上,温柔缠绵。

    “六少爷,郡主,七小姐。”门外响起小丫头殷勤的声音。棠年和丫丫并肩走了进来,丫丫怀中抱着小子颐。流年跟在后面,头昂的高高的。

    “您看看,这支钗好不好看?”流年凑到何离眼前,炫耀镶有猫眼宝石的金钗。何离眼睛湿润,一迭声夸奖,“好看,太好看了。巧夺天工,登峰造极。”这金钗实在华贵,小七本就生的美丽,戴上这只钗,高贵的像公主。

    小子颐安安静静躺在丫丫怀里,不哭也不闹。何离夸完女儿,眼谗的看着小子颐。丫丫笑着把孩子递过来,“乖宝宝,让祖母抱抱,好不好?”何离感激的接过孩子,眼睛离不开孙女娇美的小脸蛋。小子颐,你长大了会叫我祖母么。

    谢四爷咳了一声。何离会意,抱着小子颐慢慢走到他身边。谢四爷看了会儿小孙女,实在不过瘾,干脆抱了过来。抱婴儿的姿势,十分纯熟。

    流年走到他身边质问,“爹爹,我似小子颐这般大的时候,您抱过我么?”谢四爷只顾逗弄怀中的婴儿,根本不理会她。何离微笑,“没有。你爹爹么,是在你一岁多的时候,才学会抱孩子的。”这些年来抱过远哥儿、升哥儿,抱的多了,自然熟练。

    流年下气的走到丫丫身边,抱着丫丫的胳膊,“还是张伯伯好呀,张伯伯是最好的爹。”丫丫笑咪咪的,“我爹爹疼爱儿女,娘亲有时埋怨他,惯孩子惯的没样。”好在都没被惯坏。

    最好的爹?谢四爷目光没离开孙女的小脸蛋,口中淡淡问着,“棠儿,你岳父是最好的爹?”棠年口气也淡淡的,“您是最好的爹。岳父么,是最好的岳父。”

    棠年牵牵妹妹的衣襟,低声吩咐,“小七,不许顽皮。”今儿你过生日,大好的日子,要高高兴兴的,知不知道?他已是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要操心的事太多了。何苦来,白白气他。

    流年嘻嘻一笑,“孩子的生日,就是母亲的受难日。我是有良心的好孩子,备了礼物给爹娘。”拍拍手掌,两名丫头各捧着一个托盘走进来。托盘上放着一件浅蓝色衣袍,和一双轻便的浅蓝色鞋子。

    “这颜色真好看。”何离拿过衣衫和鞋子细细看着,爱不释手。谢四爷怀中抱着小孙女,淡淡瞅了两眼。小七还是一团孩气,自己喜欢蓝色,给爹娘做衣衫,居然也是这么浅的蓝色,像一汪碧水。

    流年殷勤蹲□子,“给您试试鞋子合不合脚。”何离连连说着,“合脚,合脚,肯定合脚。”丫丫和棠年在旁相视而笑,鞋子还没穿到脚上呢。

    流年和棠年一边一个,替何离换下旧鞋,穿上新鞋。流年自恋的看看,“哥哥,我这只,比你那只合适。”棠年憋着笑,“嗯,没错。”何离娇惯流年,忙附合着,“是,小七那只合适。”

    谢四爷就自觉多了。抱着小子颐坐在官帽椅上,等到流年和棠年也替他试好鞋子,低头看了一眼,认真的评价,“小七给穿上的这只,最合适。”

    流年大为得意,“那是。”那还用说么,也不看看我是谁。棠年肚中狂笑,面上偏要作出幅淡然形状,憋的实在够呛。丫丫拉着何离,两人都笑倒了。

    正说笑着,有丫头过来传话,“老太爷命七小姐去书房。不用换衣衫,就这般盛装前往。”流年笑吟吟答应了,等传话的丫头走后,原地转了几个圈,“好不好看?若是入画,会不会成为传世名作?”老太爷向来以书画名家自居,命自己盛服前往,自然是要画及笄图的。

    何离喜滋滋点头,“好看踏破星辰全文阅读!若是画出来,定比洛神还要美!”谢四爷、棠年都是面色淡然,不置一词。丫丫则是对张屷无比同情。小哥哥,她从小被这样的亲娘夸奖长大,往后你俩一道过日子,这拍马屁的学问,你要再长长。

    丫丫和小子颐留在静馨院,谢四爷带着棠年、流年去了老太爷的书房。老太爷笑咪咪端详流年半天,下笔画了一张及笄图出来。画完后捋着胡子看了又看,得意之作,神来之笔!

    谢四爷客气的拱拱手,“献丑了。”命人铺好雪浪纸,提笔也画了一幅及笄图。他这张图用笔细劲古朴,恰如“春蚕吐丝”。画中女子梳着高高的云髻,翩若惊鸿。

    棠年手痒,也提起笔,“小七,哥哥也为你画一幅。”流年笑咪咪点头,“好啊好啊。”这个时代又没有照相机,要是有,我得照个成千上万张。画吧画吧,画的传神一点。

    晚上,流年又被丫丫拐到南园耳房,约会张乃山。张乃山本是送过生日礼物的,有雅有俗。雅的是一管自制的竹笛,俗的是一匣子金器玉器。这晚看到盛装的流年,张乃山忽然想了起来,“小七,我把你画下来,请能工巧匠雕成玉像。”把流年乐的,画下来,还要雕成玉像?张乃山你真识趣,知我者,张乃山也。

    过了流年的生辰,很快就是腊月了。四太太忙着过年前的种种,还要操心锦年的婚事,人都瘦了。谢四爷宽慰她,“不急,慢慢挑,给锦儿挑个趁心如意的。”终身大事,急不来的。

    到过年的时候,小子颐已是会认人,也会笑了。若是丫丫和棠年在,她便不肯给别人抱。当然也包括谢四爷和流年。谢四爷只是心里发闷,流年很是愤愤,“谢小丫,我是你亲姑姑!”连我都不让抱,真不像话。小子颐窝在丫丫怀里,咯咯笑出声来。

    元旦朝贺,皇帝强撑着亲自出席,仪式结束后,将养了半日才略好些。接下来的春节宴会,皇帝都委派太子代为主持,自己在乾清宫中静养。

    后宫事务,如今是徐皇后和梁贵妃共同主持。本来徐皇后才是名正言顺的六宫之主,可梁贵妃一旦主持过宫务,便放不下权柄。后宫中诸妃嫔也多有巴对她的,要知道,梁贵妃的亲生儿子已被立为皇储,将来会登基做皇帝。本朝惯例,皇帝若非嫡出,嫡母、生母同为太后。梁贵妃这太子生母,铁定会是未来的皇太后。

    同样是皇太后,一个是亲娘,一个不是亲娘,皇帝听谁的?向着谁?这还用问么,自然是向着亲娘。太子殿下肖父,和圣上一样英明果断,有这样的储君,还是多多奉承梁贵妃,以求自保。后宫中不少妃嫔,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因此奉承梁贵妃的,竟比奉承徐皇后的还要多。

    还有几个心思灵慧的,时常往静孝庵中走走,使出浑身解数讨好静孝真人。这位是圣上原配,更是太子殿下敬重之人。将来么,也是说得上话的。

    含山郡主依旧备受皇上宠爱,每回她带着遂平县主进宫,殿中都会响起笑声。不过宫中并无人巴结讨好含山郡主,一则是郡主从不在皇上面前为谁说好话,二则,皇上眼看着不行,含山郡主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正月下旬,朝中发生两件大事。一件是梁贵妃被隆重册封为皇贵妃,一件是苗乱愈烈,太子命原东昌侯沈迈为贵州总兵,带兵平叛。

    皇贵妃和皇后只差一级,梁贵妃这位份一升,在后宫中自然更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文官中颇有几位为此皱眉的,觉着太子未免过于抬举自己生母。但是要劝谏呢,又很是犯不着:梁贵妃根本没娘家!她是家乡遭了灾,父母族人死的死散的散,剩下她孤身一人。这样没娘家的妃子,兴不起什么风浪,不必多事。

    至于命原东昌侯沈迈为贵州总兵,也让人说不出什么。沈迈是打死过徐朗,是曾经被夺爵毁券,可沈迈确实是位良将。沈迈在陕西、辽东都有赫赫战功,抹杀不掉。也许徐皇后一直忘不掉前仇旧恨,可是依照祖宗家法,她根本不敢明着干涉朝政。她高兴也罢,不高兴也罢,都挡不住沈迈重新出山。

上一篇: 131第130章
下一篇: 133第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