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143第142

    丫丫含笑看看怀中的小子颐,“今儿个认亲的时候,大嫂二嫂教颐姐儿叫小七‘舅母’,她偏不,定要叫‘姑姑’。<最快更新请到>”人小主意大,说不改就不改,多少人劝她、哄她,都不奏效。

    棠年伸手抱过女儿,亲亲她的小脸蛋,“我闺女做的对。”小七是我亲妹妹,颐姐儿怎么能称呼她舅母?自然是称呼姑姑才对。两位嫂嫂实在昧良心,大舅兄二舅兄也不管管。

    小子颐知道被夸奖了,嘻嘻笑着,很是得意。谢四爷颇有些欣慰,我孙女像她姑姑,都是好孩子。无忌,我孙女姓谢,向着谢家,你再也没法子的。

    众人都笑,“咱们颐姐儿聪明,哄不了。”想哄着颐姐儿叫姑姑做舅母,那怎么能成,颐姐儿才不会上当。众人都把小子颐一通狠夸,就连四太太也是一脸慈爱,“好孩子,真是咱们谢家的好孩子。”

    小子颐高昂着小脑袋,那股子神气劲跟流年小时候真是一模一样。谢四爷看的心里发热,冲棠年张开手臂,棠年知趣,忙把小子颐递过来,“乖女儿,祖父抱抱。”

    小子颐坐在谢四爷怀里,认真的说着话,“不不,红红,好太!”丫丫笑着在一边解说,“爹爹,颐姐儿是说小七穿着大红喜服,样子很好看。”这么小的孩子,说话尚不周全。颐姐儿究竟在说什么,自己这当娘的也是连蒙带猜,别人就更听不懂了。

    谢四爷嘴角微翘,“你姑姑明儿就回来了,姑姑好看,明儿个颐姐儿好好看看。”四太太探过头,逗着丈夫怀中的小女孩儿,“明儿个啊,让咱们颐姐儿看个够!”小子颐拍掌大乐。

    陪着老太爷、老太太说笑了一会儿,谢大爷、谢四爷带着妻儿行礼告退。谢大爷夫妇回房,谢四爷怀里抱着小子颐,温和对四太太说道:“你先回,我还有事。”四太太当着丫丫和棠年的面儿也不好说什么,含笑应了,带着侍女离去。

    谢四爷亲亲小孙女,“颐姐儿,咱们去看祖母好不好?”他口中的祖母,自然指的是何离。丫丫很意外的瞅了瞅棠年,棠年眼中也有一抹疑惑,缓缓对着丫丫摇头,意即“我也不明白。”

    谢四爷这个人,外表倜傥,内心拘泥。他一向遵守规矩礼法,再怎么喜欢何离,妻妾分的很清楚。正室的体面、内宅的管束一定是四太太的,不会逾越。这会儿怎么想起来称呼何离为“祖母”了,于礼不合。

    丫丫拉拉棠年,两人慢下脚步。丫丫偷笑,“损之,我弄不大清楚这些,我家没这个。”棠年握紧她的手,“丫丫,你不用懂,咱家往后也没这个。”两人四目相对,心中甜蜜。

    到了静馨院,谢四爷柔声问小子颐:“宝宝见着祖母了,高不高兴?”何离微笑接过孙女,“这么小的孩子,口齿自是不清晰。本应该叫‘庶祖母’的,她偏要叫成‘祖母’,让人没法子。”

    丫丫和棠年面面相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丫丫悄悄问棠年,“他俩商量过的?”棠年摇头,“未必。他俩自幼在一处,相知甚深。”

    丫丫会意点头。何离原本是在书房服侍笔墨的,谢四爷读什么书,她也读什么书。敢情谢四爷但凡有什么想法,何离猜也能猜着,这算是心有灵犀么。怪不得当初娘亲为自己择配的时候,坚持“有通房的一律不要”。这是打小的情份,拆都拆不开,若强拆开了,难免留下心结。幸亏棠年跟他老爹不一样,否则,自己再怎么倾心爱慕,娘亲也是不能答应的。

    何离抱着小孙女,谢四爷微笑回过头,“丫丫,把小七的事说给她听。”丫丫迎着何离期待的目光,笑道:“小七昨儿个饿坏了,今儿个累坏了,可怜的小七。”把昨晚洞房、今早认亲的事细细说了一遍。

    何离一迭声说着,“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女婿知道爱护小七,比什么都强。公婆也和气,更是锦上添花了。小子颐坐在她怀里,板着个小脸,“好,好。”想学,学不上来。

    棠年浅笑,“明儿我请了假,一大早就出门接小七去。中午要饮宴听戏,席间让丫丫带小七过来,陪您说说话。”小七回门并没有拜见姨娘这礼节,要见,只能私下里见。

    何离柔声说道:“见不见面的,倒没什么。只要知道小七过的好,我就放心了。”谢四爷淡淡一眼扫过来,“小七是你一手养大,应该见见。”

    小子颐挣开何离,下了地满屋子撒欢。何离跟在她身后看着,谢四爷靠在太师椅里,目光也跟着她转。等她玩够了,丫丫抱着她,和棠年一起告辞出来。

    “我怎么觉着,爹爹和往日大不相同。”丫丫有些闷闷的,“损之,依我看,明儿个爹爹定会为难我小哥哥。”看着就没安好心。

    “不会。”棠年轻轻揽着她,“小七已经嫁了,爹爹只有疼女婿的,断不会难为。”做岳父的为难女婿,是嫌自己闺女日子过的太舒服么。

    不会才怪。丫丫心里嘟囔着,没说话。棠年轻轻笑了笑,“要想难为女婿,该定亲前为难,成亲前为难,哪会拣在三朝回门的时候。”丫丫叹了口气,定亲成亲,谢四爷不是没赶上趟么。

    第二天,棠年早早的出了门,去南宁侯府接妹妹。到了之后被让到正房,张雱、解语在东侧间吃早饭,沈忱、简胜男带着骞哥儿迎出来,骞哥儿乖巧的叫“姑父”,棠年微笑应了,和沈忱、简胜男见礼寒暄,牵着骞哥儿的小手进到东侧间。

    桌上摆着一笼水晶虾饺,鹅脂酥炸豆沙麻团,枣泥小点心,酒心酥,山药球,葱花饼,南瓜饼,热气腾腾的二米粥,羊肉粥,旁边搁着十几碟各色小酱菜。张雱和解语面对面坐着,正吃早饭。

    棠年没见着妹妹和妹夫,心里直打鼓。小七你不会直到如今还睡着吧?太失礼了。他真没猜错,行礼寒暄过后,解语吩咐人,“去看看新人醒了没有,若没有,不必催促。”转过头对棠年笑道:“车马、回门礼都是齐备的,只等阿屷和小七妥当了就能走,误不了。”

    棠年没话可说,恭身称“是”。张雱关心问着,“损之这么早出来,早饭可吃好了?”棠年跟他也不客气,“这会子有些饿了,请岳父岳母赐饭。”沈忱笑道:“我陪妹夫吧。”命人又摆下两张桌子,自己陪棠年,简胜男喂骞哥儿。

    棠年心里本是有些惴惴不安,却听张雱问解语,“南瓜饼可还有?小阿屷和小不点儿都爱吃。”解语笑道:“有呢,水晶虾饺他们也爱吃,都留有。”棠年听了,虽还是讨愧,却踏实多了。

    正吃着饭,小丫头打起帘子,张屷和流年并肩走了进来。两人面目含笑,都穿着大红缂丝紫貂皮裘,张屷头上戴着赤金冠,流年挽着飞仙髻,髻上一只火红的凤凰,是用红玉石雕刻而成。

    骞哥儿饭也不吃了,咚咚咚跑过来,响亮叫着“小叔叔,小婶婶。”张屷和流年一边一个牵着他,笑嘻嘻叫了“爹,娘,大哥,大嫂,哥哥。”

    张雱眉花眼笑,“小阿屷,小不点儿,肚子饿不饿?快坐下来吃早饭。”解语也笑,“不用再摆饭了,小阿屷,小不点儿,跟爹娘一起吧。”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孩子,没那么多忌讳,没那么多讲究。

    张屷和流年依言坐下。流年好奇问道:“阿爷和外公呢?”侍女替她盛好粥,张雱和解语告诉她,“老人家觉少,早早的就起了,早就吃过了。”

    流年红了脸,“我太晚了。对不住,一定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张屷嘟囔道:“不晚。”张雱也附合,“不晚,不晚。”解语笑道:“昨儿个你俩可累坏了,专门交代了服侍的人,不许叫醒你们。”

    沈忱慢悠悠说道:“你俩如今是神仙日子,凡事不用操心。等我和你大嫂搬走了,难道还要娘亲来费心费力管家?到了那时候,你俩可不能这般自在。”

    张屷不服气,“你们走了,把二哥二嫂叫回来。”我俩最小,不管家。流年凑近解语,“娘,咱们想法子让丫丫住回来,大哥大嫂不许走,二哥二嫂也回来,一家子团聚。”

    解语好笑的看看小儿子小儿媳,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小阿屷和小不点儿,两个小懒瓜!管个家而已,把他们吓成这样。小不点儿,管家没多难的,你这么聪明,教教你就会了。

    棠年过意不去,吃完早饭后把流年叫到一边,轻轻斥责,“起这么晚,成何体统?岳母年纪大了,家里事该你管的不许推脱,不许累着她老人家。”流年乖巧的点头,“是,哥哥。”

    车马早已备好,行礼告辞,棠年带着妹妹、妹夫上了马车,回到谢家。张屷和流年又做了回磕头虫,从谢老太爷、老太太开始,挨个跟长辈行礼,拜来拜去。

    谢老太爷乐呵呵送了他们一件西周的青铜古鼎,“乃山,小七,以后要和和美美的过日子,听长辈的话。”南宁侯府祖父们出手豪阔,谢家可不能认输。这给小两口的见面礼,不能轻了。

    谢老太太、谢大爷、谢四爷等长辈都给了新人红包。谢四爷冷眼看着,流年随手把红包交给身边的侍女,好似毫不在意一般。我闺女改性子了,不爱财了?流年趾高气扬看了他一眼,“爹爹,视金钱如粪土!”人有钱到了一定程度,想法和行为都会更改,知不知道?

上一篇: 142第141
下一篇: 144第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