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146第145

    锦年轻轻叹了口气,“做婆婆的人,都这么着不成。”谢家并没这家风,如今却连娘亲都管起儿媳妇房里的事来了,令人不解。姨母们素日何等和蔼可亲,这会子却是锋芒毕露,咄咄逼人。难不成一旦化身为婆婆,任是谁都会变的凶恶么。

    流年若有所思的看了锦年一眼。锦年和四太太一样,从小和这拨人过从甚密,时常“姨母姨母”的挂在嘴边。锦年你怎么了,不会是有感而发、同病相怜吧。

    “有什么为难之事,说出来,一起商量。”流年声音不大,平静清晰,“或是告诉爹爹也好。若对着爹爹不好启齿,单告诉五嫂也使得。五嫂做事向来稳妥,信得过。”

    锦年夹了一筷子青翠欲滴的菜心慢慢嚼着,没有说话。菜心很美味,锦年心中却是浓浓的苦涩。你有端贤太后做主,嫁到了南宁侯府那样的人家,有小表哥那样品性高洁的夫婿,有南宁侯夫人那样光风霁月的婆婆,怎么会知道我的为难之处。小七,你不会懂的。有些苦只能自己咽下,旁人帮不了。

    四太太那厢,丫丫心里虽不耐烦,面上犹自带着微笑,“若两人命理不合,却执意成亲,或强行化解,许有性命之忧也说不定。谢家是宽厚人家,人命关天,还是谨慎些好。”

    薛氏温和劝着,“棠哥儿媳妇,便不为旁的,为了不妒的美名,你也该应了。”丫丫微微一笑,“美名么,我倒觉着,自己的美名没有一名妙龄少女的性命要紧。”

    郭太太轻蔑的一笑,“你是不在乎名声,你娘家呢?你夫家呢?可为夫家娘家的名声想过?年纪轻轻的,只顾着自己,丝毫不念及家族。”

    “我娘家是南宁侯府,夫家是太康谢氏。”丫丫慢慢说道:“南宁侯府也好,太康谢氏也好,都是积德行善的人家。断断不会做出为了自家虚名,惘顾他人性命之举。”

    三太太一脸兴奋的看着,二太太也颇为关注。若是让她们这么言来语去的抢白丫丫,她们没这个胆子。老太太最护短,哪能容得下?若是让她们看看热闹,她们可是乐意的很。

    谢寿不是个爱惹事的人,出嫁多年的姑奶奶,娘家事也不想多管。可听着郭太太等人联手欺负小辈,连“不念及家族”这样的大帽子都给丫丫扣上了,再也忍耐不住,便要开口说话。

    谢寿还没来的及开口,大太太笑容可掬的说道:“我家棠哥儿人品出众,诸位猜猜,为何他年至二十,方才成亲?实不相瞒,便是因为棠哥儿命格奇特,寻摸了多少人家的淑女,也没有跟他八字相合的。这普天之下啊,也只有郡主配的上棠哥儿,再没第二个人的。”

    大太太是四太太的长嫂,谢阁老的夫人,身份地位在这儿摆着。她这么一开口,四太太那帮表姐妹、堂姐妹谁也不好意思再炝着,都善解人意的笑着,“原来如此。”更有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嗔怪起四太太,“怎不早说。”四太太有些尴尬,“近来记性越发不好了。”搪塞了过去。

    谢大爷夫妇是一样的命。大太太要为四太太操心,谢大爷要为谢四爷操心。“这都多大会儿了,玉郎和乃山怎么还不回来。”谢大爷暗暗着急,“训女婿训上瘾了?玉郎,那是女婿,不是儿子,该客气的时候要客气。”若是自家子侄,莫说教训了,打骂都是可以的。女婿么,到底是外姓人。

    直到谢大爷等的心都焦燥了,谢四爷才施施然进来。谢大爷看见张屷站在谢四爷身边,依旧是毕恭毕敬的样子,略略放心。玉郎,情愿不情愿的闺女都已经嫁了,咱不闹脾气了,啊?

    回门宴未时末方散。送走客人之后,流年和张屷又在萱晖堂盘桓了一会儿,流年絮絮叼叼说着话,谢老太爷、老太太,还有张屷,都含笑听着。

    谢四爷被谢大爷叫去说教了一通。长兄如父,谢大爷真摆出大哥架子的时候,谢四爷也乖乖的,很听话。“知道了,大哥。”“嗯,不为难他,不为难。”

    等谢大爷训完话,谢四爷慢悠悠去到萱晖堂,流年和张屷已经告辞走了。“这没良心的小丫头。”谢四爷心中不快,“也不等爹爹回来,不知道爹爹有话要交代她么。”

    谢老太爷、老太太满口夸奖张屷,“这女婿真是万里挑一,打着灯笼难找。多懂事的孩子,孝顺长辈,谦恭有礼。阿屷跟咱们小七站在一起,真是一对金童玉女,般配的很。”

    谢四爷更加不快,也不陪老太爷、老太太说话,走了。老太爷咳了一声,“表妹,玉郎好像不大高兴。”老太太眉开眼笑,“表哥,咱们成亲之后,我爹爹不高兴了好一阵子。”闺女嫁了,舍不得呗。

    老太爷和老太太相对叹息,“可怜的玉郎。”小七多招人疼的孩子,从十月定下来到今天也不过两个月的功夫,说嫁就嫁了。这么仓促的嫁女儿,玉郎可怜啊。

    谢四爷回到四房,四太太有些委屈,“我是一片好心,偏偏她不领情,大嫂也不向着我。棠儿都二十多了,膝下只有颐姐儿一个。她若贤良,便该为子嗣着想,给棠儿房中放人才是。”

    谢四爷弄明白前前后后,半晌没说话。给棠儿房中放人做什么,生庶子么?嫡子未生,若先有了庶子,棠儿这一房岂能不乱?你安的什么心。嫌弃我颐姐儿是女孩儿,女孩儿怎么了,希罕着呢。

    四太太偷眼看看谢四爷的脸色,有些心虚。表姐们都说自己做的对,占着理呢,可玉郎这神色好似不大高兴?唉,做人嫡母难啊,不管不好,管了也不落好。还是像南宁侯夫人那样,只有嫡子嫡女,最是清净。

    门帘掀起,老太太身边的大丫头怀吉笑着走进来,“老太太有请四太太。”四太太忙答应了,进内室更了衣,随怀吉去了萱晖堂。她进内室的时候谢四爷还在,出来的时候谢四爷已走了。

    “你一心为了棠儿好,我自是清楚明白。”到了萱晖堂,,老太太摒退众人,细细告诉她,“却是虑的不周详。棠儿成亲只有三年,膝下已有一女,你这时给棠儿抬良妾进门,难道想生庶长子么?不妥当。颐姐儿须跟着亲生父母,才会安然无恙长大。把颐姐儿养在你屋里这话,再不许说了。”

    四太太恭敬顺从的答应了,“是,听娘的吩咐。”答应过后,又犹犹豫豫提起来,“同样是郡主,昭仁郡主便贤良的很,为仪宾纳了五六房妾室,谁不说她大度能容人。昭仁郡主又善事翁姑,朝夕在婆婆身边服侍。”

    谢老太太叹了口气。丫丫除朝昏定省之外,并不到四太太的正房去,这样岂不是很好?若老二老三的媳妇都能这么着,自己求之不得呢。可玉郎媳妇,却想要丫丫从早到晚的服侍在她身边。

    “玉郎媳妇,你是个有福气的。”谢老太太微笑说道:“还想着郡主儿媳朝夕在身边服侍。这样的福气,我可不敢想,我一样有庶子媳妇,待她们向来宽的很。”

    四太太满脸陪笑,“娘,儿媳只想顾着礼仪。咱们谢家是诗礼大族,嫡子媳妇也好,庶子媳妇也好,自然该在婆婆面前站规矩。便是儿媳妇身份尊贵些,也该是一样的。”她再怎么是郡主,我也是婆婆!表姐们说的对,若连个庶子媳妇也管束不了,颜面尽失。

    “说的好。”谢老太太神色淡淡的,“我虽老了,不中用了,也是你婆婆。打明儿个开始,你就朝夕服侍我吧。”做老人的容易么,宁可自己受累,也不舍得为难孩子们。

    四太太怔了怔,赶忙答应了。做儿媳妇的该服侍婆婆,那是天经地义之事,无话可说。老太太,我服侍您是应该的,我儿媳妇服侍我,也是应该的。

    谢四爷独自一人,缓缓走在青砖石小路上。腊月里天短,不知不觉天色已暗了下来。谢四爷心里闷闷的,“谢家七个月,张家五个月,这是原本说好的,我们绝不改口。往后么,只怕你家倒会改口。”解语的话仿佛在他耳边响起。小七,你有个厉害的婆婆。

    谢四爷去了静馨院。见了面,何离满目温柔,把张屷夸了又夸,“姑爷从小就尊贵,却毫不自大,这般平易近人。颐姐儿外祖父外祖母真是会教孩子,姑爷和丫丫兄妹二人都是个中翘楚,人中龙凤。”

    “不许气我。”谢四爷靠在太师椅中,淡淡看着何离,“你不知我心意么?还敢夸他。”抢走我小女儿的人,可恶之极。阿离你一向知情知趣的,今儿怎么了这是,明打明的跟我作对。

上一篇: 145第144
下一篇: 147第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