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147第146

    何离轻盈的原地转了两个圈,停下来笑吟吟说道:“玉郎,我哪舍得气你?”她穿着浅秋香色绣折枝梅花小袖掩衿银鼠短袄,水红妆缎宽幅灰鼠皮裙。原地转圈的时候,水红宽裙舞起,张扬又美丽。

    何离一向温柔驯服,安静恭顺。此刻她两眼亮晶晶,唇齿间闪烁着喜悦的光芒,显然是快活到了极点。谢四爷浅浅一笑,吩咐道:“阿离,过来。”声音低沉魅惑,蚀骨。

    何离连连摆手,“罢,罢,四爷心里正不自在,我笨手笨脚的服侍不好,不敢过去。”脸上虽装的一本正经,眼睛里的笑意却掩饰不住,十分顽皮。

    好啊,调戏起男人来了。谢四爷口中抱怨着,“阿离又勾引我。”手上也没闲着,慢悠悠的去解腰带。他穿一袭石青色棉袍,系着同色腰带。解腰带这活儿他不常干,十分生疏。

    堪堪解到一半,何离笑盈盈走过来,替他又系好了。谢四爷浅笑,“越发调皮了,要好生管教。”何离在他脸颊上亲了两口,“晚上四爷再管教吧,如今我且乐呵乐呵。”这回不转圈了,荒腔野调的不知唱着什么,难听之极。谢四爷耳朵遭了殃,她自己倒不觉着,颇能自得其乐。

    小七嫁了,她高兴成这样。谢四爷看着两颊晕红、两眼发亮的何离,心中闷闷。张屷这小子根本配不上我家小七,她乐成这样!

    晚饭后棠年和丫丫抱着小子颐过来,房中顿时响起欢声笑语。小子颐满屋子撒欢,祖父母、父母四个大人围着她转,“小宝贝,慢着点儿。”越说慢着点儿,小子颐跑的越欢势。

    逗小子颐玩了一会儿,棠年拉拉谢四爷的衣襟,爷儿俩起身去了侧间。“爹爹,我不要什么妾室,也不能把我闺女交给太太养。”棠年轻轻说道:“丫丫是岳父岳母捧在手心长大的天之娇女,她下嫁于我,我不能叫她受了委屈。”

    谢四爷沉吟不语。棠年声音轻而坚定,“我待丫丫,必定如同岳父待岳母一样,终生爱重,不二色。”谢四爷淡淡看向爱子,棠年目光清澈,“爹爹,乃山也会这般待小七。”

    男人自己可以三妻四妾,儿子也不妨红袖添香,风流倜傥。可到了嫁女儿时节,谁不想要个洁身自好的女婿,谁想让女婿流连花丛?

    看谢四爷缓缓点了头,棠年暗暗松口气。不管祖父母、父亲再怎么疼爱,身为庶子依旧有无数的苦楚和难堪,遭受过多少白眼和冷遇。小七在谢家如鱼得水,一到了太太面前就会摒声敛气,形状可怜。还是岳父岳母家里好,都是嫡出,亲近友爱。自己的家也要和岳父岳母家一样温馨宁静,自己的孩子,全要堂堂正正出生,堂堂正正长大。

    “爹爹,出了正月,我们便去郡主府住上一阵子。”棠年再接再厉,“东昌侯府快修整好,阿爷和大舅兄很快会搬走。小七还是一团孩气,总不能再让岳母操劳家务事。我和丫丫住回去,陪着小七,看着小七,省的她出岔子。”

    谢四爷毫无异容,“去吧。”算算时候,也该住过去了。若是自己不痛痛快快答应,棠儿的岳母不定怎么着呢。再说,小七才嫁过去,有哥哥嫂嫂看着,放心不少。

    爷儿俩回到屋里,小子颐跑过来叽哩咕噜不知在说什么。棠年蹲□子,柔声解释,“祖父和爹爹去侧间说了几句话。乖女儿,是爹爹的私事,不方便在这里讲。”

    谢四爷直摇头。颐姐儿才多大,能听的懂不?何离溺爱的看着小子颐,“孩子精着呢,大人可不能哄她。”丫丫笑盈盈点头,“您说的对。我们一直把她当大人来着,不拘是什么事,都要好好跟她讲道理。”或许孩子听不懂,也或许孩子能听懂呢?多讲讲,没坏处的。

    看看时候不早,棠年和丫丫抱起小子颐告辞。何离送到门口,小子颐嘻嘻笑着,凑过来在她脸上亲了又亲,方才抱在棠年怀中走了。

    夜已深,谢四爷沐浴出来,眸色温柔缠绵,静静看着何离。何离穿着件浅紫色衣衫,衣领上的梅花刺绣美好如梦,谢四爷冲她张开双臂,命令道:“阿离,过来!”

    第二天谢四爷早早的离开去了衙门,何离到四太太处请过安,便回到静馨院低头做针线。一针一针绣着件精致的肚兜,脸上带着梦幻般的微笑。

上一篇: 146第145
下一篇: 148第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