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150第149

    流年漫不经心的笑着,“我不介意。”不管皇帝下不下那道中旨,南宁侯府和端贤太后徐氏都是死敌,和解不了的。徐太后这个人,先帝在时她翻不出风浪,如今也不足为虑。

    天朝一向号称礼仪之邦,好像把名份看的把天大,其实永远都是实力说话。谁拳头硬谁说了算,这才是真理。皇帝做太子时就得人心,即位后更是一步一步把朝中实权收在自己手中,是天朝名符其实的统治者。徐太后跟皇帝向来不对盘,直到如今也不肯服输,还摆着她皇太后的架子。徐太后,看你还能威风多久。

    腊月二十二,丫丫带着小子颐回了趟南宁侯府。解语有些意外,“怎么这时候来了?”快过年了,谁家不忙。丫丫笑道:“看看有什么能搭把手的,大嫂二嫂都有身孕,怕您忙不过来。”

    解语抱过小子颐亲热着,“横竖不过是这些事,有什么可忙的。”南宁侯府的规矩清清楚楚,仆役侍女媳妇婆子各司其职,井井有条。

    丫丫嫣然一笑,“棠年催我来的。”小七不是懒么,棠年这做哥哥的过意不去,再三催促丫丫回来帮忙。丫丫越想越乐,“娘,棠年这两天功夫至少提了八回,让我常回来孝敬您,我看这都是因为小七。”

    解语也觉好笑,“你们出了正月顺利能住回来,也是因为小七。”谢晚鸿这当爹的,平常总是不乐意棠年一家三口住郡主府,可棠年一提“要看着小七,守着小七”,马上爽快应了。

    小子颐坐在解语怀里,乖巧的学着话,“小七。”发音很清楚。丫丫和解语都笑,“颐姐儿,那是你小姑姑,你不可以直称其名。”小子颐很听话,马上改口,“小不不。”

    “小姑姑来了极品游龙。谢小丫,乖宝宝,你想小姑姑了对不对?”流年和张屷并肩而来,流年一脸喜气,高高兴兴过来逗弄起小子颐。小子颐咕噜了一句,大概又是在提抗议,“我不叫谢小丫!”流年哪里理会她,只管“谢小丫”“乖宝宝”的叫个不停。

    因为小子颐才学着叫人的时候口齿不清晰,叫张屷“小舅舅”的时候听着特别像“小狗狗”,所以张屷并不逗着小子颐叫人,只在一边含笑看着。

    简胜男带着骞哥儿也来了。小子颐和骞哥儿见了面分外亲热,手牵着手跑下地玩耍。丫丫笑吟吟说着,“大嫂,明年开了春儿,我来照看您。”简胜男满足的叹口气,“人说母以子贵,真是大实话。一个一个都要来照看我,受宠若惊,受宠若惊。”自她怀了孕,简父简母便常来照看她,从早到晚围着她转。如今小姑子也要来照看了,甚好甚好。

    流年也跟着吹大话,“大嫂,我也照看您。”流年这话一出口,发觉丫丫和胜男都似笑非笑看着自己,忙讪讪的改了口,“我看孩子,我看孩子!骞哥儿和谢小丫,都归我管。”拉拉张屷,两人溜去逗小孩。

    简胜男笑道:“东昌侯府年久失修,没个三年五年的可规置不好。娘,您甭嫌我们烦,我们陪您多住上几年。”看看小阿屷和小不点儿这不挡事的模样,让人哪放心走。

    解语含笑点头,“不嫌烦,不嫌烦。”胜男和阿忱真是一家人,不用人教就知道替父母家人着想,什么都打点的周周到到。小阿屷和小不点儿么,真般配,一对小懒瓜。

    解语和胜男、丫丫闲话家常,丫丫笑着提起,“大嫂二嫂身子不便,我托人跟皇后告了假,元旦朝贺就免了。”怀着孕呢,身子娇贵,才不去宫里跪来跪去的。

    “托的谁?”胜男道过谢,随口问道。丫丫和解语相视一笑,“皇帝陛下。”皇帝欠着丫丫人情,丫丫又没什么大事要烦他,只拿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拜托他罢了。

    胜男忽想起一件事,不由微微皱眉,“如此,陪娘一起进宫的便只有小不点儿了?”小不点儿哪会服侍人,她自己还要人照看。

    解语笑道:“放心,她这么个小小人儿,我能照顾的过来。”丫丫和胜男都啧啧,“听听这宠溺的口气,嫉妒了嫉妒了。娘,您向来公公道道的,可不许偏心。”解语不承认,“谁偏心了,她不是小么。胜男,丫丫,她比你们小好几岁。”

    说笑间,元旦朝贺的事便定了下来:解语带流年进宫,胜男和笑寒安安生生在家里养胎。丫丫大抱大揽,“大嫂放心罢,有我呢。”胜男跟她开着玩笑,“是呢,你大哥在宫里是老大,没人敢惹。”皇帝倒是个念旧的人,见了面依旧称呼丫丫为“阿嶷”,依旧自称“大哥”。

    谢家,锦年回来送节礼,也正跟大太太、四太太说元旦朝贺的事,“从没去过呢。”多多少少有点害怕。四太太满脸心疼,大太太笑着安抚,“傻孩子,有你婆婆呢,你只跟着你婆婆,她自会教导你。”跟着她,她做什么,你做什么。

    锦年红着脸点头,“大伯母说的是。”大太太又笑着说了几句宽慰的话,起身去报厦见管事嬷嬷了。一大家子人要过年,多少事都要她做决断。

    锦年难得回趟娘家,攒了无数的话要跟四太太说。偏偏四太太也有一堆苦水要吐,“锦儿你看看,你爹爹和你大伯明明早就分了家,可我还是寄人篱下,什么事都做不得主。只要你大伯母在,当家的永远是她,再也轮不着我。”

    锦年有些摸不着头脑,“娘,不是一直是这样么?”自从咱们搬到京城,就是大伯母管家呀。这都多少年了,一直好好的,这会子您怎么抱怨起来了?从何说起。

    “以前,都是娘太傻。”四太太红了眼圈,“还是你姨母们提点我,我才明白了。锦儿,这管家虽然辛苦,可能捞多少好处啊,又有威信。我这些年不能管家,实实是吃了大亏的。”

    锦年想起那帮姨母们,心中不快母仪天下。她们都已是人到中年,有的家境已经败落,只能勉强撑着场面;有的和夫婿相敬如冰,早已成了怨妇;有的儿女不争气,镇日忧心忡忡。娘亲您若和她们相比,就算不是数一数二,也差不了什么。您何苦总是被她们挑唆着,要在自己家里生事呢?“有祖父祖母在,爹爹和大伯这亲兄弟必要同居一处的。既同居一处,自然是大伯母这长媳管家,天经地义。您莫多想,平日多逗逗升哥儿,督促小柏儿的功课,给小柏儿相个好媳妇儿,这才是正事。”锦年耐心劝着四太太。

    四太太更难过了,“锦儿,我从前跟你一样,也是这么想的。可灯市口大街这宅子是你爹爹私房的,玉鸣坊祖居才是你大伯父大伯母的!他们住在这儿便也罢了,还要霸着管家,是何道理?”

    锦年苦笑。这必是姨母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娘亲才认定“这宅子是四房的,家该我管”。姨母们大概也是好心,想让娘亲管着家,威风起来。却不想想,一个是长房,一个是四房,哪有四房管家的道理?说不通,到哪儿都说不通。

    “这宅子说起来是爹爹私房的,其实不尽如此。”锦年委婉说道:“爹爹一介书生,两袖清风,哪里来的这巨款?还不是祖母把自己最赚钱的两个铺子给了爹爹,爹爹才会财源滚滚么。”

    锦年的话,四太太还是能听得进去的。四太太仔细想了想,可不是么,这宅子说是玉郎私房置的,其实钱从哪来?还不是老太太的陪嫁。如今老太爷老太太尚在,老人家只想亲生两个儿子守在身边,自己若是和老太爷老太太说起“宅子是四房的”,也委实是不孝。

    “锦儿,你莫要学我。”四太太拿帕子拭拭眼睛,“我嫁了小儿子,只好跟在大嫂后面,不得当家。黄家只有姑爷一个,独儿独妇,你婆婆不倚重你也不行。你可要把家当好了,守住了。”

    锦年含笑答应了,又殷勤交代,“娘,您可要好好的。我虽出了阁,往后全凭娘家撑腰呢。”娘家若得力,公婆喜也罢不喜也罢,都要给几分情面。

    四太太连连点头,“你爹爹最疼爱你,时时惦记着。你五哥也是,还有小柏儿,都牵挂于你。锦儿放心罢,你有亲爹娘,有亲兄弟,都是一心一意向着你的。”

    未时谢四爷回府,叫过锦年问了几句话。临别交代着,“若有为难事,定要告诉爹娘,不可自己瞎琢磨。”锦年笑吟吟答应,“是,爹爹。”

    从腊月二十三小年开始,日子过的飞快,转眼间已到了除夕。新桃换了旧符,从大门开始直至正堂,一路正门大开,两边阶下都挂着大红灯笼,犹如两条金龙一般,煞是好看。

    “好太,好太!”小子颐穿的很喜庆,笑的也很喜庆,站在地上拍手叫道。棠年蹲□子,温柔看着宝贝女儿,“跟你姑姑小时候一模一样。”丫丫也蹲下来,“侄女赛家姑啊。”

    棠年和丫丫一边逗女儿玩耍,一边说着话,“明儿个都谁去?”“大伯母、太太和我。老太太年纪大,特意请了旨,免了。”谢老太太的封诰犹在大太太之前,可是老人家年纪大了,进宫朝贺这种事,能省则省。

    欢欢乐乐守过岁,五鼓时分,丫丫和大太太、四太太一起妆扮好了,进宫朝贺。元旦朝贺是大礼仪,规矩严整,谁也不敢在这时候出岔子,从头到尾都很是肃穆。

    流年练习了很久,礼仪娴熟,姿态优美。“这就是端贤太后亲自成全的那位?”歇息中间,有人暗中议论,“怪不得太后青目,这小模样,我都爱上了。”长的可真是好看。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

    黄色月亮扔了一个地雷

    黄色月亮扔了一个地雷

    黄色月亮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agthammwu给旧文扔的雷

上一篇: 149第148
下一篇: 151第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