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154第153章

    “这么大年纪的人了,一点不尊重!”仪宾的父母本是小门小户出身,没什么胆量,方才傅深行凶之时他们吓的远远躲开,这会儿见傅子沐谦恭有礼,顿时也敢于说话了,“令尊他,真是为老不尊,为老不尊!”仪宾的父亲胡老太爷拄着沉香木拐杖,恨恨说道。

    昭仁郡主滴下泪来,“公公,婆婆,都是儿媳不孝,让您二老受惊了。”仪宾安抚父母,“必定要讨回这公道的。爹娘先回房歇着,待儿子慢慢计议。”

    胡老太爷、胡老太太同时啐了他一口,“回房歇着?你看看,哪里还有房?”傅深这队私兵下手极狠,或是拆,或是砸,昭仁郡主府已没有一处好房屋,再也住不得人。

    仪宾擦擦脸,转头抱怨傅子沐,“世子爷,令尊下手也忒狠!不过是畜牲发了野性,人是万物之灵,必定要跟个畜牲计较不成?也成畜牲了!”仪宾话没说完,傅子沐变了脸色,挥起手中的马鞭,狠狠抽在仪宾的嘴上,“阁下请慎言!”下手虽狠,说话还算客气。

    胡老太爷、胡老太太都尖叫起来,“杀人了,杀人了!”昭仁郡主心疼的扶住仪宾,“可打疼了?”胡老太太怒道:“你这不是废话么?”傅子沐是武将,下死力气抽这么一鞭,哪能不疼。仪宾嘴又疼,脸面上又下不来,用力推开昭仁郡主,“滚!”都是你惹的祸。

    昭仁郡主咬咬牙。仪宾是她心爱之人,挨这么一鞭子,她如何不心疼?可是仪宾辱骂傅深在先,她跟傅子沐真讲不上理。当着儿子的面骂父亲,这个道理无论如何讲不通。

    本来,胡月用波斯猫扑人这事,根本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莫说没扑中,就算扑中了,也是畜牲不通人性,于人何干?没个畜牲扑了人,要拿主人抵命的理。依着昭仁郡主的意思,胡月闯了祸,拼着她这做亲娘的没脸面,低个头服个软,摆席酒向谢家赔罪,也就是了。谁知谢家还没出头,先出来位傅侯爷,二话不说,直接拆房子。

    傅子沐看起来比他爹傅深沉稳的多,说话也客客气气。昭仁郡主本想打点起精神跟傅子沐过过招,还没等她开口,仪宾先来了句“也成畜牲了”,这话说理,挨了打也白挨。昭仁郡主平日独力支撑门户,也算得上是位女中豪杰,今日之事,一桩接着一桩,让她没了计较。

    胡老太爷怒冲冲问傅子沐,“令尊拆了我们家,贵府打算怎么着?”傅子沐微笑道:“不是什么大事。贵眷先到别院住上几日,稍后么,朝中自有公论。”

    胡老太爷冷笑,“我们这样人家,哪有什么别院?别寒碜人了。”以为都跟你们这功勋人家似的,田庄店铺无数,别院别庄若干?我们家拢共就这么一所宅子异界之召唤天书!

    傅子沐客气的欠欠身,“这容易。寒舍有间别院,离这厢不算远,在金鱼胡同。别院中诸物皆齐备,连侍女仆役都是现成的。若蒙不弃,请先至别院歇息几日。”

    胡老太爷年纪已大,禁不起折腾,虽是心中不舒服,听到“请先至别院歇息几日”,还是动了心。傅深拆了郡主府,朝廷必要严惩的,这傅子沐如此谦恭,想必是欲为其父减轻罪责。如此,应了也好。

    胡老太爷虽勉强点了头,面子上却很是过不去,皱着眉说道:“傅世子,回去劝劝令尊,他这脾气可要改改才好。今儿个是我们不计较,若了旁的人家,未必有这般好说话。”虽答应去住傅家别院,却要摆出一幅“我本不情愿,是你求我”的架势。

    “家父这脾气已是好太多了。”傅子沐微晒,“若换到二十年前,贵府可没有这般好运。”他那火爆脾气,只拆了你家房子算好的。

    胡老太爷惊的说不出话。拆了人家的房子,还说是脾气好太多了?那要是搁到二十年前,他能怎么着,他敢怎么着?傅子沐淡淡看着缩在一边的胡月,“若家父再年轻二十岁,令孙女还能全须全尾的站在这儿么?早已将她碎尸万段了。”

    胡月吓的脸色惨白,摇摇欲倒。昭仁郡主心疼爱女,疾步过去揽着她,“月儿不怕,月儿不怕。”胡月是她唯一嫡女,心肝宝贝似的养了这么大,向来不舍得她受委屈。

    胡老太爷、胡老太太一边扶着儿子看伤势,一边厌恶的看了眼昭仁郡主和胡月。他们老两口是只爱孙子不爱孙女的,对于昭仁郡主娇养胡月很是不以为然。要不是这一大家子全靠昭仁郡主的嫁妆养着,早就想开口命令“一个丫头片子,这般娇养做什么?不如省下银钱给她哥哥弟弟。”

    傅子沐有备而来,和胡老太爷达成协议之后,马上叫来几名精干的婆子,“将昭仁郡主府所有人等造册,依身份定下居所,并服侍的人选。胡老太爷、老太太备八名侍女,郡主、仪宾也备八名侍女,若是仪宾的妾侍么,一名侍女足够。”

    这几名婆子都是六安侯府世仆,精明强干的很。她们一个个眼露凶光,不怀好意的看着昭仁郡主府诸人。想要我家侯爷进大狱?呸!先要你家好好出出丑!这几名婆子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昭仁郡主府被拆的这天,顺天府和五城兵马司整晚灯火通明。御史们一个一个跟打了鸡血似的激动,弹劾傅深,弹劾傅深!奏章到了内阁,内阁也传了进宫,全部留中不发。

    御史们愤怒了,堵在文渊阁门前,讨要公道。要是天子脚下都能这么目无法纪,朝廷还有威严么?内阁首辅卫念中亲自出来跟他们解释:“诸位,事情有变。遂平县主昏迷不醒,圣上忧心不已,茶饭不思。”

    御史们犹自不甘,“就算遂平县主有个三长两短,六安侯也不能拆了郡主府,太过霸道。”郡主之女胡大小姐也是无心之失,并不是故意的。猫儿狗儿不过是畜牲,畜牲发了野性,难不成要人偿命?即便胡大小姐真有什么歹毒心思,自有官府定罪,六安侯不能擅自拆人房舍!

    卫念中一声长叹,“诸位,不只圣上茶饭不思,南宁侯夫妇也双双病倒!他们两夫妇是心中有愧,觉着有负先帝所托。诸位,先帝临终之时,曾特旨宣召南宁侯府夫妇进宫,嘱托南宁侯府夫妇看护含山郡主和遂平县主。”

    一提“先帝”,御史们汹涌的情绪稍稍得以控制。这倒不是他们人人敬爱先帝,只是在天朝做官,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他们心里清楚。骂六安侯,随便怎么骂都骂不出毛病。若事涉先帝,那还是谨慎为好。

    御史们互相看看,微微点了点头。今儿个也累了,先到这儿吧。日子长着呢,慢慢来,不着急。六安侯就在京里住着,又跑不了。御史们冲卫首辅拱手,“还请早日严惩凶手,以正法纪。”卫首辅庄重的答应了,御史们慢慢退走。

    过了一晚上,情形大不相同极品游龙。不只“昭仁郡主苛待庶女,孩子忍饥挨饿”的传闻四起,更惊现一位“柴房中的美妾”。这位美妾已是奄奄一息,她曾是位绝色佳人,曾独占仪宾宠爱,还生下一位玉雪可爱的小女婴。可惜,胡大小姐看小女婴不顺眼,胡大小姐养的猫也看小女婴不顺眼,白猫扑到小女婴身上,小女婴受了惊吓,不到一个月就病死了。而小女婴的娘,心痛女儿惨死,一天天憔悴,不再美貌动人,渐渐失了仪宾欢心,被打发到柴房来。

    “女儿,你下辈子投胎,千万莫托生到这般冷酷无情的人家!”美妾喃喃自语,“我么,若当初知道这些,被卖到郡主府时便该一头撞死。”自己贱命一条,死了也就死了。何苦再把女儿带到这世上,却护她不住,让她小小年纪凄凄惨惨死去。

    胡大小姐的猫不是第一回扑人!这不是无意之举,是有心要害人!御史们都不傻,都闭上嘴巴,不肯再说话。傅深拆人房子是无视法纪,可这胡大小姐一而再的借猫行凶,也太过凶残。说句老实话,若不是傅深拆了郡主府,傅子沐代父受过派人去安置郡主府家眷,这种阴私之事许是永远不见天日,不为世人所知。那小小女婴么,就白死了。妾侍、庶女,身份再卑微也是一条人命,草菅人命,伤阴婺的。

    在昭仁郡主府闯了祸的傅深去了灯市口大街谢家,又闹了一场事。“你说,你媳妇刻意交好昭仁那混蛋,是不是居心不良?是不是存心要害死我家小遂平?”傅深怒气冲冲问到谢四爷脸上,一点情面没留。

    可怜谢四爷谪仙似的人品,被傅深这大老粗唾沫横飞、张牙舞爪的一通折腾。谢延年和谢柏年挡在谢四爷身前,“傅侯爷,家母并没有那个意思,您误会了。”她不过是倾慕昭仁郡主的人品,哪会是想存心要害人呢。谢家父慈子孝,兄孝弟恭,妯娌合睦,再没这些争竞之举。

    棠年低声认错,“总归是我没用,护不住妻子女儿。”胡月这招数看似鲁莽,其实很奏效。如果不是岳母早有先见之明,坚持“丫丫和颐姐儿身边,必须有高手随伺”,如果丫丫身边没跟着慕枫、慕桦这样的高手,颐姐儿或许……棠年闭上眼睛,不敢再往下想。

    傅深大怒,“说的没错,你就是没用!放着好好的郡主府不住,挤在谢家做什么?招人厌烦么?谢棠年,你既做了父亲,便要有做父亲的考量,哪里对小遂平最好,你便该住到哪里!”

    傅深把棠年骂的没话说。谢大爷、谢四爷都被他骂的开不了口,傅深越骂越有精神,“带了小遂平走!可怜孩子正昏迷着,丢了魂儿似的,若是回到她出生的郡主府,许是会有救,也说不定。”

    谢四爷淡淡看着傅深。说孩子受了惊吓,丢了魂儿,不过是骗外人的,您还当真啊。无忌还常说傅侯爷跟他不对盘,真真岂有此理,傅侯爷这样分明是要帮着无忌抢走棠儿一家。

    四太太吓病了,请大夫熬汤药的,人仰马翻。郗氏牵着升哥儿去了莹晖堂,“老太太,我这几日都不敢抱他,我好像又怀上了。”郗氏企求的看着老太太。

    老太太叹了口气,“你们想什么,我都知道。放心,谢家是厚道人家,亏待不了自己的子孙。”玉郎媳妇再不着调,为了延儿,为了小柏儿,为了孙媳妇肚子里的孩儿,也要给她脸面,让她安享尊荣。

    郗氏愧疚的低下头,“锦儿今儿个也使人递了信儿回来,唯恐家里出什么变故。祖母,若是太太有个什么,锦儿在夫家如何立足?”新妇,才嫁过去,还没站稳脚根。

    谢老太太做了决断,“对外,只说你太太忧心小孙女,病倒了。旁一个字不许多说。”郗氏忙答应了,“是,绝不敢胡乱说话。祖母放心,经过这次的事,太太往后必定会小心谨慎,不会再妄交匪人。”

    谢老太太苦笑,“还有往后么。”你当南宁侯府是什么人家,能轻轻把这件事放过去。丫丫的外公已经出面拆房子了,再往后,不定怎么着呢。

    日铺时分,六安侯傅深威风凛凛的带着人,把遂平县主从谢家接到了含山郡主府。“可怜孩子,真是可怜。”人们纷纷叹息,才一岁多的小人儿被吓的丢了魂,真可怜啊。

上一篇: 153第152章
下一篇: 155第15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