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158第157章

    她不见我!她不见我!流年简直不敢相信,何离竟有不肯见她的这一天。那个从小到大拿她当宝的人,那个从小到大对她千依百顺的人,那个生她养她的人,居然会关上静馨院的大门,不见亲生女儿。

    流年这份委屈、伤心、愤怒就别提了。棠年安慰妹妹,“她拒绝我的时候,已经是万分歉意。要是再见了你,或许就绷不住了。”丫丫也温柔劝解,“她不愿离开爹爹,也不忍心当面拒绝你,索性根本不见面。小七,你要体谅她。”

    至于张雱、沈迈等人的安慰之语,更是五花八门,无奇不有。“你娘不要你了,没什么,还有我们呢。”说这话的是张雱。这话让解语很是无奈,不过没法子,安慰人不是无忌的强项。

    “小不点儿啊,你想见她容易,阿爷背着你过去,不管白天还是晚上,准准的能见着人。”说这话的是沈迈。沈迈一向如此,动不动考虑以武力解决问题。

    “她不见你,应该是不好意思见你。”傅深安慰人的话可以说是别出心裁,“她肯定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这不算什么,小不点儿,你原谅了她,她慢慢的就愿意见你了。”傅深一头说着,一头还寻思:小不点儿的姨娘,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女儿的事呢。

    这拨人说话越说越离谱,解语没法再保持沉默,“好孩子,别多想了,先过来吃晚饭。南园咱们还留有人手,让他们慢慢打听着,好不好?”南园是棠年的院子,棠年和丫丫虽搬走了,还留有仆役、侍女看家,都是精明强干的。

    流年听话的坐到餐桌前,乖乖喝粥。亲妈已经变了脸,婆婆可不能再得罪了。她满腹委屈,想好好撒撒娇,偏偏张屷当值,要等到人定时分才能回来。这会子么,只好忍着。

    谢家,谢四爷进了静馨院,何离坐在炕上,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玉郎,今儿小七来了,我没敢见她。”谢四爷轻轻笑了笑,“又看不出来。”月份还浅,小腹还平平的。笨阿离,撒个谎都不会。

    “小七可精了,她会看出来的。玉郎,小七不高兴了怎么办?她不要弟弟妹妹。”何离担着心,未免有些坐卧不宁。谢四爷微笑,“不会,小七最懂事了。”没良心的小丫头,自己高高兴兴嫁了,抛下爹娘冷冷清清的,还不许爹娘再要弟妹么。

    毛颖、湖颖抬过来一个小炕桌,桌上放着七八样精致饭食,都是何离素日爱吃的。两人一起吃了晚饭,然后穿的暖暖和和的,到花园走了两圈。夜色静谧,两人并肩缓缓走着,只觉安宁美满。

    回房后,洗漱了上床歇下。何离舒舒服服躺着,谢四爷拿了本《世说》,读一段,讲一段,“小八,爹爹讲的你喜不喜欢?”对着肚皮又是讲解,又是询问。

    “如果不是小八,是小九呢?”何离懒懒问道。肚子里这个若是女孩儿,便是小八。若是男孩儿,该排行第九。玉郎啊,谁知道这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你一直小八小八的叫,若生出来是个小九,怕你哭了。

    谢四爷浅浅笑着,妥主眉目生春,“阿离,咱们不是商量好了么?说话算话,不许食言。”我说“给我生个小八”,你说“好好好,生个小八”,说好的事,不许耍赖。

    何离躺在枕上,脸上满是温柔笑意,“才不食言呢,我怕胖。”人若食言,会变肥的。谢四爷俯身在她脸上亲了亲,“阿离便是胖了,我也不嫌弃。阿离乖,不许哄我,一定给我生个小八。”

    何离抿嘴笑笑,“我若当家,自然给玉郎生个小八。可是玉郎,生不生,生什么,我真的不当家呢。自打小七两三岁时那会儿咱们就想再生个孩子,这不,直到今年才如愿。”

    谢四爷心中也是感概,容易么,盼了十几年,才盼到姗姗来迟的小八。对了,小七什么都好,可惜琴上的造诣略差一点,小八可不能重蹈覆辙,从小底子要打好。

    “打明儿个起,晚上抚琴给小八听。”谢四爷盘算着小八的胎教大业,何离喜滋滋点头,“好啊,这又是读书又是抚琴的,小八往后一定是个小才女。”

    说着话,两人搂抱在一起朦胧睡去。临睡前,何离迷迷糊糊问着,“明儿个还不用早起?”这阵子四太太生病要静养,不许闲人打扰,一应晨昏定省全免了。

    “不用,三年五载的都不用。”谢四爷本是有些困的,听了这话睡意全无。小孙女经历一回凶险,儿子儿媳搬到郡主府,谢家从上到下被傅侯爷指着鼻子一通臭骂,这种种遭心事,全是因她而起。她既怕了,装病躲避,便由着她好了,想病多久病多久。

    “哪能三年五载。”何离疲倦的嘟囔着,沉沉入睡。谢四爷怜惜的在她脸颊上轻轻一吻,这怀了孩子真是不一样,爱犯困。若是平时,自己不睡,阿离哪里会睡。

    睡到半夜,何离醒了,“我这会儿,抓心挠肺似的想吃鲜桃。”谢四爷迷迷糊糊抱着她,“老太太那儿好像有,我命人寻去。”

    毛颖在外头值夜,她睡的浅,听见声响忙进来服侍。浅秋香色床帘曳地,床帘掀起,露出一张精致剔透的男子面庞,“去老太太那儿寻两枚鲜桃过来,说我要的,快去快回。”毛颖心咚咚直跳,低头应了,轻手轻脚退了出去。

    毛颖穿好大衣服,提了灯笼,走到门前叫醒看门的婆子,“四爷有件紧要物事,要立时从萱晖堂取来。我走后你插好门,警醒着点儿,莫睡死了。”婆子唯唯应了,替她开了门,等她走后,插上门继续睡觉。

    路上遇着两拨巡夜的婆子,毛颖都陪笑答,“四爷吩咐的差事。”婆子们听说了,哪有难为的,“大晚上的,姑娘辛苦了。”乐呵呵说着话,放了毛颖过去。

    到了萱晖堂,幸喜守门的婆子还不曾睡,没费多大力气就叫开了门。老太太房里值夜的丫头是怀吉,听毛颖说了来意后,亲自取了个玛瑙盘子,装了几只鲜桃进去,笑着递给毛颖,“不多留你了,莫让四爷等着。”毛颖陪笑道谢,小心翼翼的端着玛瑙盘子,回到静馨院。

    没见着鲜桃的时候,死活就想吃它。真见着了,何离也就是吃了小半个而已。何离吃过鲜桃,心满意足的又躺回枕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一定是个调皮丫头。”谢四爷微笑看着何离的肚皮,“从前怀棠儿和小七时,都没她这般费事。”

    第二天,谢四爷早早的起床去了衙门。中午“偶遇”流年和张屷,流年笑嘻嘻邀请,“爹爹,宝月斋菜肴味道不坏,一起一起。”张屷献着殷勤,“岳父,他家清蒸鱼做的还成。”知道谢四爷爱吃鱼。

    谢四爷心绪极佳,微笑应了,三人去了宝月斋。张屷早定好了雅间,雅间里收拾的干净精致,菜肴味道也正宗。女儿给夹菜,女婿给剔鱼刺,谢四爷这顿饭吃的很舒心。

    “我这个贴身小棉袄走了,你们可怎么过日子呀。”吃完饭,流年递过一片雪梨给谢四爷,同情的说道,“尤其是她,她是离不开我的!”

    谢四爷淡淡看了她一眼,没良心的丫头,你走了,棠儿走了,还惦记着带走她!你爹爹我怎么办,想过没有?什么离不开你,闺女,她离不开的人是我。谢四爷伸手接过雪梨慢慢吃着,并不说话。

    “本来,我是打算把她接过来的。”流年大方不惭的说道:“她最喜欢我了,不是应该跟着我么?不过后来我想想,她虽然喜欢我,可在谢家已经过了几十年,跟您认识也有几十年,老交情了。她跟着您,也蛮好。”

    谢四爷嘴角抽了抽。小七,你都嫁人了,怎么还跟从前似的,最爱胡说八道?爹娘能容你,夫婿公婆可不一定能容你。不经意间一转头,却看见张屷正含笑看着流年,一脸的纵容溺爱。

    “你们俩如今清净是清净了,可是很无聊啊。”流年兴冲冲替谢四爷跟何离打算,“唉,她膝下如果有个小孩子,跟我一样可爱的小孩子,就不会寂寞难耐了。”

    谢四爷嘴角勾起一个微笑,我家小七还算有良心,知道替她着想,知道她该有个孩子。流年和张屷静静观察着谢四爷,眼见他的笑容越来越亮丽,越来越耀眼,心中都明白了。

    “我想有个弟弟,或者妹妹。”流年轻轻说道:“我和哥哥都不在谢家,长日漫漫,她需要有人陪伴。”女儿嫁了,儿子搬走了,孙女也搬走了,何离一个人,多么的孤独。

    谢四爷浅笑,“小七,你爹爹我,也需要有人陪伴。”流年嘀咕了一句,“您还缺人陪么。”您家里放着妻子、儿子、孙子,哪个不是亲人。她可不成了,她只有哥哥和我。

    “那可不一样。”谢四爷施施然站起身,“都不如闺女好。”我是不缺人陪,我缺可心的人陪。延儿、柏儿还有升哥儿,都不及小八有趣。

    流年和张屷送谢四爷回去。临分别,谢四爷愉悦的浅笑,“小七,往后若有了小八,你不许嫉妒,要疼爱她。”阿离若知道小七这么想,肯定乐开了花。

上一篇: 157第156章
下一篇: 159第15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