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160第159章

    谢四爷似笑非笑,“小七真孝顺。[无弹窗小说网 ]”既惦记生母要养胎,又惦记嫡母要养病,小七你想的蛮周到。成,就这么说定了,多带药材补品。她怀着小八,身子金贵,要好好补。太太么,这回真是吓的不轻,要好好养。

    流年神气起来,“那还用说么?我最孝顺了。爹爹,如今我不只孝顺,还很能干!家里的厨房归我管,人人都能吃饱饭呢。我才琢磨出几样酥软香甜、入口即化的点心,明儿个孝敬给祖父祖母,他们一准儿喜欢。”

    谢四爷看着小女儿那骄傲自豪的模样,摸摸鼻子,无话可说。张屷热心的夸奖着,“自打小七管了厨房,阿爷和外公天天能吃到新鲜饭食,都不带重样的。再这么着,过两天祖父和外祖父也要住过来,跟着咱们过日子了。”

    流年飘飘然,“真的啊,祖父和外祖父也要住过来了?”这厨房管的,太有成就感了。张屷点头,“咱家饭好吃,还有咱俩这么可爱的孙子、孙媳妇,他们自然想来。”

    流年大为同意,“是啊是啊。”从前只有张乃山的时候他们都舍不得走,现在再加上美丽可爱又懂事的谢家小才女,祖父们当然更舍不得走了。走了的,也是一门心思想回来。

    谢四爷本来还想喝杯茶的,听听小女儿、小女婿越说越没谱,施施然站起身,“小七,乃山,回罢。”流年和张屷喜滋滋的答应了,把谢四爷送回通政司,行礼道别。

    第二天小两口回了谢家,流年得意的在老太爷、老太太面前炫耀,“全家人吃饭,都归我管!从阿爷、外公到谢小丫、骞哥儿,人人都赞美饮□致、别出心裁!”

    老太爷、老太太都乐。小七在谢家仿佛小孔雀一般,嫁人之后变本加厉啊。在娘家过好日子不算什么,到了夫家依旧过好日子,那才是一辈子的事。

    乐呵了一阵子,流年愁眉苦脸站起来,“要去拜见太太。”回来一趟,总要见见四太太的。老太太见方才还活泛鲜亮的小孙女一下子拘谨起来,心疼的安抚,“你家太太病着,要静养,你们只在院子里磕头,尽到心意也便罢了。”横竖也不用跟她见面,好孩子,莫怕莫怕。

    郗氏在四太太处服侍,听说“七姑爷、七姑奶奶来拜见太太”,心中高兴。太太得的明显是心病,若是全家人都待她和颜悦色的,许是会好的快些。小七和乃山来了,好好陪太太说说话,太太心里定会敞亮不少。

    谁知老太太有吩咐,流年夫妻二人只在院子里磕了头,命侍女送上珍贵的百年人参,“请太太好生将养,早日好了,我们也放心。”根本没进来,走了。

    郗氏幽幽叹了口气。小七和乃山这是来走过场的,不是来探病人的。自打四太太受了惊吓,生了这场病,谢家自老太爷、老太太起,都是交代“好生养着”,话说的温和,珍贵药材也频频送来,亲来看视的却极少。

    谢四爷一向厌恶病人,虽每天来正房,却是不进屋的。只在侧间看看脉案、药方,问问病情,或者让侍女传话给四太太,“有什么想吃的想要的,只管告诉我。”非常客气。

    郗氏心里闷闷的。四太太是四房主母,延年、锦年、柏年的生母,地位自是尊崇。可她这场病,若谢家长辈一直这么着,可让人怎么办呢。继续病着,不好。好了,也不好。

    谢家这样宽厚人家,不是该自上到下都安慰四太太,“不是你的错,都怪昭仁郡主恶毒,都怪胡家大小姐跋扈。”安慰上几回,四太太不就病好了?郗氏苦恼着,谢家这么厚道的人家,这回怎么也计较起来了?如此,四太太还要病上多久,自己还要“侍疾”多久?

    中午,张屷和谢大爷、谢四爷陪老太爷喝酒。“玉郎,你这小徒弟教的好。”谢老太爷对张屷的学识教养很满意,乐呵呵的夸奖道。谢老太爷一生醉心于书法、绘画,张屷颇能投其所好,谈起书法名家来头头是道的,老太爷极为欣赏。

    张屷识趣的给谢四爷敬酒,“都是岳父教导有方。”谢四爷浅笑不语,谢大爷老实,“乃山的启蒙老师是他外祖父安阁老,安阁老的人品学识不必说,自是一等一的。乃山有这么厉害的启蒙老师,哪能差的了。”更别提还有他外祖母谭夫人,家学渊源,琴棋书画皆通。

    张屷也老实,“外祖父教我,我时常偷懒不爱学。岳父教我,我学的很用心。”谢四爷依旧淡淡笑着,并不开口。谢大爷和老太爷相互看了看,这算是有缘份吧?乃山和玉郎合该是翁婿。

    流年陪着老太太吃过中午饭,撤下菜肴,换上香茗。流年啰啰嗦嗦说着话,老太太笑咪咪听着。小七的婆婆虽然精明能干,可是待儿媳妇真正溺爱娇惯,甚好甚好。

    流年说了不少废话,间或也说一句两句有用的话,“祖母,等到昭仁那混蛋出了京,事情平息了,哥哥就带谢小丫回来看您。哥哥可想您了,唉,祖母,哥哥的样子很可怜。”

    棠年是老太太亲手养大的,感情深厚。流年这么不经意的一说,老太太声音都颤了,“不急,不急,小七乖,告诉你哥哥,祖母什么都明白,都明白。”

    朝中虽有谕旨命昭仁随其父豫王居住,可昭仁哪里能甘心。她这么一走,差不多是被逐出京的,郡主府白白没了,经营了半生的家园白白没了,更何况仪宾和仪宾的父母都闹翻天了天,逼着她“进宫面圣”,讨回公道。昭仁,至今还在傅家别院住着,并不曾离京。

    流年讨好卖乖的本事一流,“祖母,莫说哥哥了,我也想您啊,快得相思病了!幸亏我婆婆性子好,不拘着我,我若是常回娘家,她也不会说什么的。祖母,我常回来看您,给您讲笑话,哄您开心。”

    老太太哪能答应,“傻孩子,嫁了人就要有嫁人的样子,婆婆再宽厚,做人媳妇也要常在夫家,不许天天往娘家跑!好孩子,祖母膝下有你大哥二哥五哥,颇不寂寞。”

    流年嘻嘻笑着,“虽然小七实在可爱,可祖母如果天天能见着呢,就不希罕了。祖母,往后我和哥哥每逢休沐便回来看您,这么着,您会一直希罕我俩的。”

    老太太失笑,“傻孩子,祖母便是天天见你,也会希罕你的。”祖孙二人说笑半晌,流年趁着老太太高兴,请了假去看何离。老太太乐呵呵答应了,“去吧。”

    流年去了静馨院,何离一开始还担着心,怕流年不喜欢再有弟弟妹妹。流年高傲的昂起头,“您看看,像我这么惊才绝艳的小才女,世上还会再有么?您若是生下小八,她无论如何也赶不上我!”我才懒的嫉妒她。

    何离顺从的点头,“是呢,哪会有孩子能比的上小七?”流年更加神气,“已经有了我这样的姐姐,他如果聪明,就托生成男孩儿吧。省的往后见了我,自惭形秽。”

    何离抿嘴笑了笑,“小七,这话千万莫当着你爹爹的面儿说,他不爱听。”玉郎一心盼着生个闺女。唉,若是生出来是个小子,可怎么办呢。

    流年轻轻叹了一口气,“全怪我太可爱了,所以爹爹才想要女孩儿。”自恋了一番,流年把带过来的药材补品一一交代了,“南园中住着位诸大夫,让爹爹陪着您每晚过去一趟。”反正要散步的,天天去南园做产检。

    女儿长大了,会关心亲娘、体贴亲娘了,何离心里暖暖的,一一答应,“成,听我小七的。”流年有点不好意思,“您的事,本该我想着。这诸大夫么,却是我婆婆命乃山请的。”何离眼睛一酸,自己这么个身份,小七的婆婆却这般善待。小七有这样的婆婆,真是前世修来的。

    母女二人腻味了半天,流年关心完何离,一再提醒,“您不许偏心,不许有了他就不疼我。”何离一再承诺,“哪能呢?我最疼小七了。”

    日铺时分,小两口心满意足出了谢府,走上回家的路。流年觉着妈妈还是最爱自己,乃山觉着岳父好像越来越欣赏自己,两人都是一幅大大的笑脸。

    昭仁在京城又停留了半个月。谢延年请示过谢四爷,“爹爹,昭仁一家好像不想走,咱们要不要设法赶她?”昭仁是害四太太的罪魁祸首,延年对她深恶痛绝。

    “不必。”谢四爷神色如常,“咱们什么也不必做。”为什么要让昭仁走呢,让她留着。她多留在京里一天,就会多得罪一些人。她多留在京里一天,就会多招惹一分皇帝的不快。昭仁的父亲豫王是亲王位分,藩地又富庶,舒服日子过的实在太久了。

    昭仁郡主并不急于出京。横竖谕旨虽说让她去豫王府,却没定下期限,又有傅家别院能暂时住着。她好言好语问着宗人府,“郡主府邸被拆了,六安侯府不用赔偿么?当日我失落无数财物,该到哪里追讨?”

    宗人令是礼部尚书兼着,礼部尚书姓祖,一位六过六旬的老人,脾气非常之好,耐心的跟昭仁解释,“您府邸被拆了,是实情。可遂平县主被令爱的猫吓病了,也是实情。含山郡主为了小县主遍请名医,无数珍贵药材用了进去,这笔账该向谁要去?您当日不只失了财物,还走失有人口吧?仪宾的妾侍和庶女至今还是六安侯府养着,还替仪宾一位妾侍发过丧,这些个花费,又该跟谁要去?”

    昭仁听了这话,真是气冲斗牛。可是宗人令已是宗人府最高的官员,她没地儿告状。宫里的皇帝、太后、皇后都是有用的,可她一个也见不着。

    顺天府早已不管她的闲事,宗人府也不搭理她,昭仁真是动了怒。在京中的公主、郡主、王妃当中她也颇认识几个人,少不了常到各家坐坐,诉诉苦。跟她是从姐妹的昭明郡主最是心直口快,直接问着她,“咱们这身份,不给仪宾纳妾也说的响,你做什么给仪宾添上这许多人?既是房中添了人,生下儿女,再怎么卑贱也是条人命,怎么就容不下呢?昭仁,你给郡主丢人。”

    更有姐妹冷冷的劝她,“皇上是圣明天子,皇上既有谕旨,你什么也别说,快遵旨行事吧。”你给皇家丢了人,皇上又没问你的罪,只不过把你撵回豫王府,你还不知足?真是不知死活。你要作死,莫连累我。

    一直到四月初,昭仁才带着满腹的不甘和怨恨,一家人离开京城投奔豫王。她们才到了豫王府,豫王便接到朝廷诏令,“豫王改封陆王,就藩陆都。”陆都在贫瘠的西北,和富庶的中原可无法比。

    豫王和大多数藩王一样,整天闲的无所事事,就一个又一个的娶美女,一个又一个的生孩子。他孩子多的自己都认不全,对昭仁能有什么感情。昭仁才带着恶名从京城回来,自己就被撵到了陆都,笨如豫王,也知道自己被昭仁连累了。

上一篇: 159第158章
下一篇: 161第16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