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164第163章

    谢四爷想的是十全十美,何离却有着各种各样的担心,“玉郎,老太太会不会把孩子抱走?”“太太会不会把孩子抱走?”无论是老太太这做祖母的,还是太太这做嫡母的,都有足够的身份随意抱走她的孩子。

    谢四爷微笑,“不会,我不许。阿离,这是咱们的孩子,咱们一起把他养大,用不着别人代劳。”南宁侯府虽然有不讲理的地方,不过他们家信奉“小孩子要跟着父母”“夫妻不能分离”,倒都是对的。

    何离得了这么称心的许诺,自然很是喜悦,“玉郎最好了。”他极少夸口,既说了,一定做的到。能和他一起养大孩子,自己还求什么?

    流年一觉睡醒,立码跑了过来。看看爸爸也在,妈妈也在,新出生的小弟弟也在,眉毛弯弯。她最近魔怔了似的,唯恐一个不小心何离就不见了,自己成了孤儿。非要一趟一趟跑过来,亲眼看见妈妈,才能放下那颗忐忑不安的心。

    谢四爷本是坐在何离身边的,流年娴熟的把他拉起来,“劳驾,请让让。”把谢四爷撵到一边,热切的跟何离说着话,“您有没有觉着累?想吃什么?告诉我,我给您弄来。”

    何离温柔又纵容,“乖女儿,我不累。这两天只能吃些清淡饮食,等出了月子,我再给小七要好吃的。”流年快活的点头,“好啊,您如果想吃什么想玩什么,千万莫客气。”

    谢四爷气闷的坐在一边。何离跟流年说了会儿话,觉着不对,“小七,你昨晚没回南宁侯府?这可不好,你既出了阁,要以夫家为重,不方便在娘家留宿。”

    流年笑的得意,“旁人家不方便,我家方便!您不知道,我婆婆专门交代了,让哥哥和我早些回来照看着,早些回来陪着您。乃山昨天当值,要到今晚才能出宫,他会来接我的。”

    何离很是感动,“小七,你婆婆是世上最好的婆婆,太高貴善良了。”流年连连点头,“是啊,是啊,我婆婆举世无双。”谢四爷听在耳中,更是气闷。

    流年凑过去看孩子,“他怎么也不哭也不闹的。”一直睡呀睡的,小瞌睡虫?何离温柔告诉她,“乖女儿,你才出世的时候也是这样。婴儿都爱睡,一天里头要睡上大半天。”

    谢四爷心底柔软。小七才出世的时候多可爱,小脸蛋梨子一般大小,那么娇嫩,那么稚弱。小七,乖女儿,你小的时候真是疼死人了。

    流年嘻嘻笑,“哥哥呢?把哥哥也叫过来,咱们团聚团聚。”其实谢家有一大家子人,祖父祖母还有大伯大伯母、五哥小柏儿等人都是很好的,可是感觉上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弟弟,才最亲密无间。

    何离微笑,“你哥哥回郡主府了。”丫丫也快到时候了,你哥哥心里急的很。流年后知后觉的点头,“是呢,丫丫也快要生了。”

    谢四爷正要训斥她,“怎不叫嫂嫂?”叫嫂嫂的小名,成何体统。却见流年兴致勃勃的转过头冲着他说道:“我猜这胎肯定是小侄子!不用猜了,这一拨全是儿子,没例外。爹爹,小侄子我来起名好不好?大名叫谢子和,小名和哥儿。”

    何离偷笑,悄悄拉了流年一把,“孩子的名字,通常是祖父起的。”小遂平被先帝赐了名字,你爹爹懊恼了许久,觉着先帝越俎代疱。这回总算没人跟他抢了,你又来捣乱。乖女儿,小心他打你。

    谢四爷慢悠悠说道:“小七若想过给人起名的瘾,不妨把眼光放到你家的侍女仆役身上。”就你这辈份,哪轮的着你给孩子起名了?你给丫头们、小厮们起名还成。

    流年轻轻叹了一口气,“这事若放到我家,乃山定是一跃而起,扑到公公背上威胁。公公么,开怀大笑一场,便会依了乃山。”乃山,你家是亲爹呀。

    谢四爷不肯上当,“乃山多大多高了,还扑到无忌背上?小七,你又来哄爹爹。”当年你花言巧语,说你张伯伯多么疼孩子纵容孩子,骗爹爹亲自乘羊车扮璧人,结果你给我画了什么出来?!

    流年笑嘻嘻拍马屁,“爹爹真聪明!”不上当呀,那算了,谢子和的名字您再冥思苦想去。正说着话,张屷下了班来谢家接媳妇儿,已在萱晖堂等着了。流年被何离一催再催,抱住何离亲了亲,又俯身亲了亲婴儿,“你们两个乖乖的,我很快会再来。”

    何离满目柔情的看着流年走了,“玉郎,小七喜欢弟弟,不嫉妒弟弟,真好。”谢四爷轻笑,“姐弟本该友爱。”这不省心的闺女,她疼爱弟弟本是应该应份的,如今却好像她施舍了天大的人情似的。

    流年到了萱晖堂,得意洋洋的炫耀了一番“弟弟红红皱皱的,没有我小时候好看。”逗的老太爷、老太太笑了一回,才随着张屷告辞,回了南宁侯府。

    小十洗三的时候,亲朋好友来了不少。四太太的姐妹们少不了给她出主意,“是个小子,抱到你身边养着,从小养熟了,往后也知道孝顺你。”别跟那个谢棠年似的,长大有出息了,他住到郡主府不回来,不在你跟前尽孝。

    四太太倒也动心。嫡母养庶子,天经地义的,谁也说不出什么。四太太想来想去,老太太年纪大了,何离是妾侍,谢家唯一有资格养小十的不就是自己么?深思熟虑后,四太太命人请了谢四爷过来商量。

    谢四爷轻描淡写说道:“小十性子不好,离开亲娘便扯着嗓子哭。”四太太怔了怔,这可怎么办呢?若任由小十哭,不慈爱。若不想要小十哭,自己只有退避三舍。四太太正愣着神,谢四爷已施施然起身离去。

    四太太不死心,又跟老太太陪笑请示。老太太苦口婆心劝她,“玉郎媳妇,小十才这么一点点大,离不开亲娘。这一年两年的,先让他亲娘养着。”四太太无奈,只好暂时歇了这念头。

    这念头虽是歇了,四太太却是心中不快。因此等到丫丫发动了,大太太带着沐氏崔氏郗氏等人都到郡主府陪丫丫生产时,四太太推身上不快,没去。

    丫丫身体一向康健,这又是第二胎,生的很顺利。十月十五子时,生下一个男孩儿,母子平安。产婆麻利的把婴儿包裹好,抱到了外间。外间一堆人等着看孩子,棠年这亲爹待遇还好点,没人跟他抢,让他第一个看,看个够。

    谢四爷第一眼看见才出生的小孙子,嘴角翘起,口中不知怎的冒出,“和哥儿,谢子和。”张雱在旁乐,“晚鸿,你和小不点儿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她给孩子起的名字也是和哥儿。”和和气气的,多好。

    谢四爷还待再说什么,张雱已冲着新出生的婴儿“和哥儿”“和哥儿”的叫起来。沈迈和岳培也跟着叫“和哥儿”,婴儿的名字,竟是暂定了。

    大太太看着丫丫跟和哥儿母子二人被照管的十分周到,郡主府一切都井井有条,放心的回了谢家,细细禀告了老太太。老太太新得了一个小孙子,一个重孙子,那份喜悦就甭提了,乐的合不拢嘴。

    大太太迟疑了一下,“娘,洗三时都是小十小十的叫,二弟妹三弟妹都上赶着问缘由。当时我支唔过去了,往后若她们再问起来,可说是不说呢。”瞒的了一时,瞒不了一世。

    大太太想起二太太询问此事时那一脸的兴味,起了恻隐之心。谢二爷一向老实,二太太怕是做梦也想不到小九在南京,在谢二爷膝下。

    老太太冷冷说道:“这有什么好瞒的,自然实话实说。”大太太恭谨应道,“是,娘。”细想想,二太太能把谢二爷成年成月扔在南京不管不问的,也难保有这一出。二太太也是奇怪,南京一样有大儒,一样能读书,做什么要夫妻父子分离呢。

    和哥儿洗三的时候,二太太三太太自然也去了,又频频问起“小九在哪儿”。大太太微笑着,不肯在郡主府告诉她们,“这个么,晚上我使人去送信儿。”当面说太难堪了,还是写信罢。

    二太太饶有兴致的点头,“大嫂莫忘了。”三太太兴奋的两眼放光,“大嫂今晚一定送信来。若大嫂今晚忘了,明儿个我便起个绝早,跟您当面请教。”快告诉我吧,到底是谁。

    大太太微笑应了,彼此别过。晚上跟谢大爷商量过,分别给二太太、三太太写了信,命妥当家人送去,“务必亲送至太太手中。”不得转交。

    第二天,天还没亮,老太太还睡着,二太太便哭着上了门。管事婆子哪里肯放她进去打扰老太太歇息,好言好语劝着她,请她在前厅坐着,不放她进萱晖堂。

    好容易等到老太太起了,侍女们通报了,二太太左等右等,还是见不着正主,老太太懒待理会她。见不着老太太,二太太就跟大太太哭诉、歪缠,“我为了儿子们的学业,为了女儿的亲事,日日夜夜操碎了心!他任事不理,嫡出儿女们他通不管,私孩子倒生出来了!”

    大太太劝她,“那丫头不是你留给他的?庶出罢了,不好说是私孩子。”再不满意,孩子都十岁了,你能怎么着?总不能塞回那丫头肚子里。

    二太太不依不饶,“大嫂您不知道,我们二房本就家底儿薄,贫寒,两个儿子往后也分不着什么家产。若再多出个私孩子,日子更是没法过了!”

    说来说去,还是为了家产。二太太在这头闹,谢老太爷、谢老太太又不是聋子,都听下人回报了。谢老太爷气的浑身发抖,“小九的家产,我给!”古董变卖了,字画变卖了,我给他一份家业,不要你的!

    谢老太太冷冷看了他一眼,“你拿什么给?你那些宝贝好生留着,一份家产而已,我给她。”谢老太爷讪讪的,“不能够,不能够。”老三出了亏空,表妹贴银钱。老二又要表妹贴银钱,这都什么事。

    谢老太太虽是爽爽快快给了份家业,却是有两个条件的:一个,是二太太带着儿女们去南京,和谢二爷全家团聚。一个,是给小九的家业由谢大爷收着,待小九成家之时交付。

    二太太来京城原是想住到灯市口大街,让儿子们、女婿在阁老府学着人情往来,多结交达官贵人,也谋个出身。这些年来二太太在京城也没能如愿,又虑着南京多了个“狐媚子”,多了个庶子,心里也恐慌着。提起去南京,二太太倒是乐意的。

    谢老太太命她,“留出你和老二的养老银钱,下剩的,平分给其年、养年。其年、养年有多少,我贴小九多少。”二太太一听庶子的家业有了出处,忙不迭的答应了。没过两天,呈给老太太一份清单。

    老太太照着其年、养年的例子,给了小九谢贤年一份家业。谢大爷当着众人的面接过来,面色淡然的说着,“等小九长大成人之时,这份家业我交给他。”

    谢其年、谢养年都面有愧色。家早已分过了,二房多了位庶子,反倒要老太太贴出私房,不成个道理。他们私下里也试着劝过二太太,都被骂了个狗血淋头,“我不替你们争,往后你们喝西北风不成?!”

    “你们装什么清高?看看你爹爹,也算是同进士出身,一辈子没挣下半分家业!你俩比你爹还不如呢,往后这日子怎么过?本来就精穷,该分做两份的再分做三份,你俩往后等着饿死?!”

    谢其年、谢养年被二太太批头盖脸的一通怒骂,没了声气。她嘴脸虽然难看,为的不还是儿子们?可怜天下父母心呢。想到“父母心”,谢其年、谢养年埋怨起远在南京的谢二爷,您早就答应过“无异生子”的,为何食言。

    谢老太太舍出一份身外之物,换了个耳根子清净。二太太带着儿孙们离开京城,奔赴南京。米芮留恋京城的繁华,不愿离开,故此他和华年留了下来。

    谢老太爷惭愧的不行,“表妹,我的私房,往后平分给大郎、玉郎。”老二老三没份。从小也没苛待他们,做爹的尽心尽力为他们好,怎么一个一个就是不争气呢。这古董字画都是珍宝,不能让他们给糟蹋了。

    谢老太太淡淡一笑,“你的私房,自然由着你的心意。我倒不是大方,只是不喜这些无聊的争吵,图个清净罢了。表哥,二房家分过了,三房只有之年一个,不用分家。趁着咱们还硬朗,不糊涂,大房和四房也把家分了吧。”

    谢老太爷沉思半晌,缓缓点了头,“好,分了,分彻底。只有一点,家虽分了,却还是要住在一起的。”谢老太太微笑,“那是自然。只要咱俩还活着,大郎和玉郎必要住在一处。”

    大房家好分,松年、鹤年是同母兄弟,向来亲热友爱。大太太持家有方,早把玉鸣坊祖居邻舍也买下了。将来松年、鹤年兄弟二人做邻居,守望相助。

    四房有些麻烦。依着谢家的规矩,不拘嫡子、庶子,除嫡长子留出祭祀田产、房屋之外,剩余家业诸子均分。四房有两名嫡子、两名庶子,家业该分做四份。可这小十才出生,就能跟哥哥们一样分家产了?四太太不乐意。说难听话,他能不能长大,还是另一说呢。

    这话她只敢在心里想,不敢在嘴上说。四太太温和笑着,“松年鹤年都成大长人了,家好分。四房小十还小,倒有些难办,不如等小十大了,却再说。”

    “这有什么难办的。”谢四爷温和反对,“家虽是分了,依旧住在一处,凡事都好办。把全园分给小十,让何姨娘带他过去住着,极便利。”全园,是谢四爷把棠年的南园扩大,又圈了几个零散院落和一片花园进去,地方大,风景美。单独有门通街,可以自成一家。

    郗氏在旁听着,心中五味杂陈。原来公公打的是这个主意,分了家,何姨娘带着小十住进全园。何姨娘从此成了分过家的姨娘,不必再出全园,不必再对太太陪小心。公公却还能天天见着小十,亲自教养小十,真是什么都不担误。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

    黄色月亮扔了一个手榴弹

    pd扔了一个地雷

    5411893扔了一个地雷

    昵称扔了一个地雷

    pd扔了一个地雷

    先到这儿。

上一篇: 163第162章
下一篇: 第16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