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第165章

    二太太去了南京,三太太回了太康,谢老太太耳根子清净不少。四太太委委屈屈的诉过两回苦,“四爷晚晚过去全园照管小十,旁的儿孙,通不放在心上。”谢老太太好言好语劝她,“延儿已经娶妻生子,凡事自己立的住。小柏儿的功课学业,玉郎也是天天查看的,哪有不放在心上?小十还小,只能是玉郎这做爹的照看了,这是没法子的事。”

    大太太和四太太同为正室嫡妻,又和和气气做了这么多年的妯娌,虽然四太太有很多时候做事不够周全,大太太心底还是向着她的时候多。不过这件事情,大太太也劝她“大度,慈爱”。小十性子不好,一晚上见不着亲爹就哇哇大哭,不吃不睡的,你能跟个不满周岁的孩子讲理去?就比如当年小七只吃亲娘的奶,离开亲娘宁愿饿死,到最后不也依着小七,让个姨姨养她了。这不是娇惯孩子,是没法子,总不能任由她饿死不是。

    四太太确实是很委屈。她的那些姐妹们,虽说大多已没有丈夫的宠爱,可至少初一、十五还要歇在正妻房里啊。玉郎倒好,为了小十晚晚住全园,简直成了照管孩子的。

    四太太虽有诸多不满,最终却是默认了。单单婆婆和大嫂说倒也罢了,要命的是她娘家大嫂也百般劝她。婆家、娘家都是一般无二的口吻,四太太无话可说。

    四太太的姐妹们少不了讽刺、提点她,“这般行事,不成个体统!”四太太温柔的笑,“他下了衙定会到我这儿坐坐,陪我说上半天话。去全园是没法子,小十动不动哭的震天响。你们家里是没有小十这样的孩子,若有,也只得如此。”

    薛氏、郭太太等人都怜悯的看着她。四太太面目很柔和,“他呀,天天看小柏儿的功课,督促很紧。小柏儿常常跟我诉苦,说功课但凡有一丝一毫的懈怠,爹爹都不答应呢。”玉郎多疼小柏儿。

    薛氏、郭太太等人见四太太自己这么陶醉,都一笑作罢。阿凝家里这何姨娘实在是个厉害的,这个年纪了竟还能生下小十,凭着个小十轻轻松松把玉人谢寻骗走了。阿凝,可怜啊。

    其实四太太心里不是不哀怨的,不过谢四爷每天过来陪她坐一会儿,静静喝杯茶。茶香清雅,茶水氤氲着热气,谢四爷一袭青衣,面色如玉,神色淡然。“他要忙公事,要在老太爷老太太面前尽孝,还要照看坏脾气的小十,却也没忘了我。”四太太这般想着,哀怨少了,柔情顿生。

    十月初十,小十过周岁生日。何离亲手给他煮了碗长寿面,谢四爷命仆从抬了一箩筐铜钱出去,散给路过的穷人。小十很随意的盘腿坐着,不说话,也不爱笑。

    棠年和流年都来给小十过生日。棠年不常来,小十跟他不大熟,只礼貌的点头问好。流年是常来常往的,小十很给面子的冲她咧嘴乐了乐。

    “谢棣年,谢十郎,谢小十。”流年喜滋滋的叫着弟弟,捉了他的小手玩耍。小十生的好相貌,不只脸蛋好看,小手、小脚也像工艺品似的,十分精致。小十小的时候,流年连手带脚一起玩,等到略大一点,就只玩手,不玩脚了。

    小十的大名,叫做谢棣年。谢四爷刚写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大家都以为是取“棠棣”之义,哥哥叫棠年,弟弟叫棣年。经谢四爷详加解释,才知道不是。小十的“棣”字,是“威仪棣棣”的棣(dai),不是“棠棣”的棣(di)。“棣,文雅安闲的样子。”谢四爷看着跟自己形似又神似的小儿子,微笑说道。

    小十由着流年玩了一会儿,约摸着时候差不多了,很自觉的把手抽了回去。流年在他小脸上亲了亲,“乖,姐姐喂你吃长寿面。”很耐心细致的喂谢棣年吃面,面很香,谢棣年专心致致的吃了一小碗——这是个让人省心的好孩子。

    棠年记挂颐姐儿、和哥儿,午饭后坐了一会儿就告辞了。流年笑嘻嘻,“哥哥快回吧,家里还有一对宝贝等着你。我么,晚上不走了,留下来陪爹娘。”和哥儿还不足一周岁,这两天有点流清鼻涕,不敢带他出门。

    棠年把一对古银小手镯、小脚镯戴在弟弟手上脚上,依依不舍的走了。流年趾高气扬,“爹,娘,闺女比儿子好吧?”看看哥哥,走的多早。看看我,不只蹭饭,还要留宿。

    何离轻轻摇着小十,哄他入睡,口中温柔说道:“闺女好,儿子也好,都好。”若单有棠儿倒罢了,棠儿懂事,怎么说都行。小十还小呢,可不能说儿子不如闺女。

    谢四爷淡淡瞅了宝贝小女儿一眼。小七你太没有自知之明了,什么闺女比儿子好,分明是你哥哥有了儿女,心中牵挂。你么,眼下还是小孩子心性,懵懂无知。待到你也有了儿女,看看会是什么样。

    这晚张屷在宫中当值,流年留在全园没走。自从何离带着小十搬进全园,流年三五不时的携带家眷过来蹭饭。若张屷在宫中值宿,便会提前把流年送过来,让妻子在娘家住着。等他出宫的时候,再顺路接走。

    何离又是心喜又是担心,“小七,你公公婆婆能乐意不?”谁家能允许儿子、儿媳这样。流年嘻嘻笑,“乐意。婆婆说,娶我娶早了,过意不去。我还小呢,这两三年都许我时时回来。”谢四爷在旁神色淡然的听着,小七,你婆婆虽霸道,还算有良知。

    流年若在全园留宿,是不肯一个人睡的,定要把谢四爷撵到书房,她霸着何离。“乃山不在家,婆婆担心我一个人睡觉害怕,才把我送回来的呀。”流年这么理直气壮,谢四爷只有退避三舍。

    跟着何离睡觉,晚上自然要带着小十。何离、流年睡在大床上,小十睡在小床上。晚上小十要醒两三回,或是喂奶,或是尿尿。流年揉着眼睛跟在何离身后,呵欠连天,“小十总这样,您晚上睡不好怎么成,太辛苦了。”何离温柔笑笑,“很快会过去,至多三年。等他长大了,想辛苦也没的辛苦。”孩子大了,一个个飞走了,做爹娘的寂寞如雪。眼下有能让自己辛苦的人,不是拖累,是福份。

    折腾完小十,流年跟何离继续回床上睡觉。“又困,又睡不着。”流年嘟囔道。这大晚上的不能折腾,一折腾就不睡了。迷迷糊糊间,流年觉着一只手臂轻柔的拍着自己,心里一暖,拱到何离怀里,舒舒服服睡着了。

    等到张屷出了宫,来全园接走流年,何离动情的跟谢四爷说着,“小七虽嫁了人,总觉着她还是个孩子。只盼这样的好日子长长久久过下去,她公婆夫婿莫要厌烦。”女儿这么受宠爱当然是好事,可南宁侯府娶回家的是媳妇,也不能娇惯小七一辈子呀。

    谢四爷浅笑,“至多三年两年的,不会太长久。小七这是还没生下儿女,所以稚气了些。等她做了母亲,定会大大不同。”

    何离马上坐不住了,“小七若是生下儿女,该是什么模样?定是跟小七一般可爱,想想心都酥了。”流年是她唯一的女儿,也是她亲手养育的第一个孩子,感情深厚。

上一篇: 第164章
下一篇: 第16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