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第166章

    谢四爷倚在炕上,微笑看向坐在他身边玩耍的小十,“若生了闺女,自然该像娘。”南宁侯府孙子已经够多了,还是添个孙女为好。小七和乃山若生下女儿,一定是个娇嫩可爱的小闺女,招人疼惜。

    何离喜滋滋的笑着,“若生了儿子,定是像姑爷。”闺女像娘,儿子像爹。小七若是生下小乃山,南宁侯府肯定更宝贝她了,姑爷也高兴。

    谢四爷浅笑,“这个么,阿离有所不知。若生了儿子,外甥肖舅,该像棠儿和小十。”张屷那小子俊美虽是俊美,可及不上我棠儿风姿秀异,精致绝伦。

    何离立在屋中,笑吟吟看着炕上的爷儿俩,“照玉郎这般说,和哥儿该长的像乃山了。”外甥肖舅么,谢子和该像他舅舅张屷,或是沈忱、岳池。

    谢四爷不乐意了,“阿离净会跟我作对。”和哥儿才不要像他舅舅,像他爹小玉人多好。何离抿嘴笑,“我哪敢?”她口中虽是这么说,眼中却有顽皮笑意。

    谢四爷冲她轻轻笑,“阿离过来,我跟你讲讲这个道理。”这个道理可要掰开了,揉碎了,仔仔细细跟你讲清楚。他分明是不怀好意,何离如何肯自投罗网。欲待不去,却见他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己,嘴角噙着丝若有若无的浅笑,魅惑十足,难以抗拒。

    何离慢慢走到临窗大炕边,心中怦怦乱跳,脸上有一抹慌乱的红晕。谢四爷嘴角的笑意渐浓,声音温柔似水,“若生了儿子,便像乃山好了。”儿子像爹,是天经地义的事。

    两人四目相对,柔情万千。

    小十抓着个青玉制成的双连环,很执着的要把它们分开,却始终不得要领。终于,好脾气的小十不耐烦了,“啊啊”的叫着,撅起小屁股,把双连环举到爹娘面前。

    何离蓦然惊醒,忙接过双连环,演示给小十看,“这样,就解开了。这样,就合上了。”小十看的很高兴,拍着小手笑了几声,拿着双连环往何离手里塞,殷勤示意她再玩一回。何离拿着小十的手,细心教着他,“是不是解开了?是不是合上了?”小十大乐。

    谢四爷身后倚着个石青靠背,手中拿着本书,眼神却移不开眼前这对母子。小十乐了一会儿,伸出小手来牵他,谢四爷面目含笑,任由才一周岁的小儿子牵了过来。三人凑在一起玩起双连环,其乐无穷。

    过了几天流年和张屷来蹭晚饭,四个大人同桌吃着饭,边上坐着小十,小手拿了把银勺子,很努力的想要自给自足。流年一边津津有味的喝着粥,一边看着小十乐。弟弟啊,就你掉桌上的这些饭粒,估计能养好几只小鸡小鸭呢。

    饭后闲聊,何离跟流年说私房话,不知怎么的就说到“生儿育女”“儿女像谁”这回事了。何离一向嘴紧,不过跟流年是无话不谈的,“儿子像爹”“外甥肖舅”之争的始末,也全盘托出。

    流年摸了摸鼻子,无话可说。孩子像谁,你们当家么?根本不当家的事,你们讨论什么,争执什么。还好最后是爸爸退让、妈妈赢了,要不,我得跟爸爸讲理去,还要教会小十帮着妈妈吵架。

    人定时分,流年和张屷亲亲小十,起身告辞。“天黑,路上慢着点儿。”何离亲自把流年和张屷送到大门口,一再交代。谢四爷也慢悠悠走了出来,“乃山看好小七,不许她骑太快。”流年和张屷笑着答应了,利落的上了马,轻快驰走。

    回到南宁侯府,张雱眉开眼笑问道:“小不……,不是,小七,家里都好吧?玩的高不高兴?”又忘了又忘了,不能叫“小不点儿”,要叫“小七”或者“流年”。

    解语也温和问着,“小十又长高了吧?他这年纪,几天不见就不一样,长的很快。”流年笑嘻嘻点头,“您说的极是,长势非常喜人。”张屷有些疑惑的看了眼流年,宝宝你是说小十呢,还是说哪块地里的庄稼?

    陪着张雱、解语说笑了一会儿,流年和张屷方才起身回房。侍女知趣的备好热水,知趣的退了出去。张屷替流年脱掉衣服,抱她进了浴池,“宝宝,咱们生个小小七,好不好?像你小时候一样白白的,小小的,浑身都是醉人的奶香。”舒服的泡进热水里,张屷开始想入非非。

    流年惯会甜言蜜语,柔声反对,“不要,我要生个小乃山。乃山,我想生个跟你一模一样的儿子,看着他长大。那样,我便能看到你从小到大的样子了。”

    张屷大为感动,把流年抱在怀中亲吻,“宝宝,听你的,咱们生个小乃山。小七,我头回见你的时候,你都一岁了。你才生下来的时候一定很可爱很可爱,可惜我没见过。”张屷的吻又深又热,流年晕晕乎乎的,“唔,我也没见过。”那时我还小,不会照镜子呀。

    两人缠绵了半夜,睡乱了两张床。清晨,流年和张屷在客厅的榻上相拥醒来,流年抬眼看看案几上的西洋座钟,“乃山,起了起了。”不早了,赶紧起床。

    张屷笑道:“反正也晚了,索性消消停停的。”抱着流年腻味了一会儿,“宝宝,昨晚我替你脱的衣服,今早自然还该我替你穿。”做人要有始有终,哪能脱了姑娘的衣服,往后就任事不管了?

    流年想了想,觉着也很公平。他管脱,就得管穿嘛。不过张屷给穿衣服可不是白穿的,不是这里亲上一口,就是那里摸上一把,吃了不少豆腐,费了不少时光。等他们到了正房,众人都已吃过早饭,解语单给他俩留了素日爱吃的。

    这天是休沐日,棠年和丫丫要回谢府看望老太爷、老太太,一大早就过来了,等着流年和张屷。张屷今天又不当值,自然要和流年一起去谢家。

    流年和张屷在侧间吃过早饭,辞别众人,出门上了马车。本来棠年和丫丫带着一双儿女坐着辆大马车的,流年拉着张屷也挤了进去,“一家人,咱们亲香亲香。”棠年淡淡笑着,并不说话,丫丫笑咪咪的,“好啊好啊,一起一起。”小遂平甜甜叫着“小舅舅”“小姑姑”,和哥儿也冲流年夫妇热情的笑笑,算是打了招呼。

    “谢家,今天定是一片欢腾!”流年吹着牛,“咱们都是重量级人物,祖父祖母时时刻刻在心中挂念的人,咱们回了,谢家人人喜笑颜开!”

    小遂平镇静的听着。她从小习惯了,小姑姑就是这样的,从不知谦虚两个字怎么写。和哥儿性子安静随和,冲流年礼貌的笑笑,表示“我心情确实很愉快”。

    流年等一行人到了谢府,萱晖堂欢笑声不断。谢老太爷、谢老太太看见棠儿一家,流年夫妇,乐的合不拢嘴。他俩对于酷似谢四爷的棠儿、流年,实在是倾注了太多的关爱。大太太、四太太都含笑看着,心中各有想法。

    “你五姐姐,六姐姐都想回来,却回不了。”四太太笑咪咪看着流年,“她们都有了身孕,要在家中养胎。”小五小六前后脚出的阁,小五如今有四个月,小六有三个月,胎相都很稳。小七你呢?你比你五姐姐、六姐姐好似强上一点,可女人究竟是要靠着儿子的,子嗣,才是女人最好的依靠。

    “恭喜大伯母,恭喜太太。”流年态度恭敬又亲热,“很快要有外孙子,真是大喜事。”大太太、四太太都笑,“这孩子真会说话。”一开口就是外孙子,听的人心里舒服。

上一篇: 第165章
下一篇: 第16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