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第174章

    进入六月,天气炎热的很。流年这孕妇并不敢用冰,每逢别人痛痛快快喝冰镇酸梅汤、冰镇茶水的时候,她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样子很可怜。先是张屷表示不满,“净眼气小不点儿。”接着张雱也意识到了,“谁要喝冰镇的,回自己房里喝,莫让小不点儿看见。”解语命人新汲了井水出来,将茶壶浸在井水中,不时更换,取其凉意,“乖,你这会子还是不吃冰为好。为了宝宝,再忍一两个月,好不好?”流年很知足的接过微凉茶杯,满脸是笑,“好啊好啊。”

    休沐日,棠年和丫丫带着一双儿女回谢府看望老太爷、老太太,谢大爷、谢四爷等人全都在场,很是和乐。丫丫笑盈盈说起,“如今我大哥大嫂回回喝冷饮时都要四处张望,看看小七在不在跟前。”棠年有些抱愧,“小七太娇气了,也亏的岳父岳母、舅兄舅嫂这般惯着她。”

    老太爷、老太太都笑咪咪,没法子呀,我家小七招人疼爱。他俩自从亲赴过流年十八岁生日宴,对南宁侯府这家人实在是太放心了。这家从老太爷起,南宁侯,侯夫人,张乃山,张乃山的哥哥嫂嫂,就没有一个是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的,性情都豁达,心胸都开阔,待人都实诚。

    四太太很有兴致的开了口,“亲家这般看重小七,小七可千万要一索得男方好。七姑爷是世子呢,亲家公、亲家夫人定是盼着嫡孙的。”四太太自从锦年顺利生下儿子,一直得意的很。女儿嫁的好,又会生,当娘的真是心满意足。

    小七啊,你公公婆婆待你这么好,你要是不给人张家生个大胖小子,还有脸见人么?四太太笑容满面,锦儿是有福的,头胎得了个小子。小七你么,不像有福之人,说不准会生闺女。若是头胎得个丫头片子,小七,你也就别神气了。

    大太太向来会说话,“南宁侯府早已有孙子了,小七生儿生女都好。”瑞年比锦年早一个月生产,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女儿。蘧家二老、蘧谦都喜欢,“这孩子有福相”,对小女孩儿宝贝的很。蘧谦是初为人父,喜在眉梢,蘧家二老么,孙子都好几个了,添个小孙女他们也高兴。

    四太太柔声反对,“虽有孙子了,可是都不姓张啊。”两个姓岳,一个姓沈,居然还有一个姓简。那简家也是的,你家只有一个闺女,从族中近支人家过继一个孩子不就行了,竟拿外孙当孙子,不像话。四太太想想南宁侯府的事,直觉得头疼。难为小七,在乱糟糟的南宁侯府是怎么过日子的。

    丫丫抿嘴笑笑,“家父家母都想要小孙女,想要跟小七一模一样的小孙女。当年我们在太康见着小七的时候,小七只有一岁出头,我们都喜欢她。家父一直想把小七抱走来着。”可惜啊,谢家的闺女,不好偷。

    四太太愣了愣,太康,一岁出头?哪年哪月的事啊,我都不记得了。怎么南宁侯老早就想把小七抱走么,那他们家如今可算如愿了,徐太后帮了大忙,小七嫁到南宁侯府。

    四太太喜滋滋说起锦年的儿子,“大哥儿哭声响亮,胃口又好,两个乳娘都供不上他呢。这孩子往后啊,定是高高大大的,像他爹爹。”黄恪就是高大俊美的,大哥儿保准不比他爹差。

    丫丫淡淡一笑,没接话。她和流年不一样,流年能刻意陪小心哄着四太太高兴,不图别的,就图谢家一团和气。丫丫可不行,对这个闯了祸之后一切照旧的四太太,丫丫根本不想惯着她。

    好在郗氏有眼色,及时把四太太撮弄走了,“六妹妹缺一幅药材,我看着账上是有的,到库房找了一遍,却没找着。”四太太一听是锦年要的,上了心,知道郗氏年轻不懂事,跟老太太告了假,亲自去了库房。四太太一走,棠年轻轻呼出一口浊气,松快多了。

    中午和和乐乐的吃了团圆饭。饭后没多久,老太太就撵棠年和丫丫走,“到全园坐会子,就早些回去罢。小七月份大了,你们常过去看看。”老太爷也乐呵呵催着,“棠儿,回罢。”

    棠年和丫丫都笑,“成,我们早早回去。”辞了老太爷、老太太,和谢四爷一道去了全园。颐姐儿、和哥儿跟小十凑到一处玩耍,丫丫笑盈盈告诉何离,“过些时日,怕是要劳烦您。我娘说小七头回生孩子,没准儿会害怕。您若得空,到时去陪着她。”

    “得空,得空。”何离一迭声的答应,“我平日不过是在家中照看小十,并没旁的事。”谢四爷闲闲坐在官帽椅上喝茶,闻言瞅了过来。阿离,除了照看小十你并没旁的事?等棠儿走了,要好生教导你这个道理。

    棠年一家走后,谢四爷招手叫来何离,慢吞吞问着,“阿离,你只需照看小十?”我呢,我归谁管。谢四爷才不过问了一句,小十机灵的跑了过来,也不说话,板起一张小脸,用谴责的眼神瞅着谢四爷。

    小十怎么了?谢四爷疑惑的看着何离。何离掩口笑,“这个,小七教过他,若是咱们两个不和,他便要帮着我吵架。”玉郎,小十是吵架来的。

    天气炎热,小十穿着凉快的夏衫。谢四爷瞅了他两眼,拎过来打屁股,“让你调皮!”打你姐姐的时候,是冬天。这会儿可是大夏天,你可是只穿着单衣。

    小十迅速伸出两只小手捂住小屁屁,冲着谢四爷提抗议,“动口,不动手!”何离在一旁笑,“这也是小七教他的,若爹爹要打,便叫嚷‘君子动口不动手’。”

    “这丫头,怎么教弟弟的。”谢四爷浅浅笑,“好好的小十,都被她教坏了。”爹娘什么时候吵架了?便是真吵架,也轮不到你们来管。

    谢四爷笑,何离也笑,小十把他们上上下下打量过了,放心的抽出小手,不捂屁屁了,也跟着笑。才笑了没两声,见谢四爷不怀好意的探过头,小十忙又捂住屁屁,两只漆黑灵动的眼珠紧盯着谢四爷,十分趣致,逗的谢四爷开怀大笑起来。

    七月初,估计着流年快生了,何离带着小十住到了郡主府。小十整天跟着骞哥儿、驭哥儿等孩子疯玩,何离天天过去陪流年说话。恰巧通政司事务繁忙,谢四爷时常睡在衙门,不回家。

    张雱亲自出面,替张屷跟锦衣卫指挥使请了假。锦衣卫指挥使程陆威撑不住笑了,“张都督,您爱子太过。”媳妇生孩子,您给儿子请假做什么。算了,张都督出了名的溺爱孩子,由他去罢。

    妈妈在身边,张乃山在身边,产房、大夫、产婆、各色用具都齐齐备备,流年捧着大肚子,安安心心等着孩子出生。钱大夫说了,胎相极稳,一切正常。

    解语很有些担心。胜男、笑寒身体底子都很好,孩子生的顺当,生完孩子恢复的也快。小不点儿身材纤细,身子娇弱,这头胎可要小心再小心。

    初五中午,才吃过中午饭,闲闲聊着家常,流年忽神色慌张,“疼的好厉害。”何离心疼的扶着女儿,解语有条不紊的吩咐人,“扶少夫人去产房,请产婆过来,慕槿慕梅,去看看热水烧没烧好。”

    从来没有过的剧痛一阵阵袭来,流年忍不住哭出声。这生个孩子也不容易了吧,先是怀胎十月,不能跑跑跳跳,不能随意玩闹,要守着种咱禁忌。到了分娩时节,又要挨这难挨的痛楚。

    “您当年生我的时候,一定吃了不少苦。”流年满脸泪水,抓住何离忏悔,“往后我要孝顺您,加倍孝顺您。”自己当年降生的时候,一定也是让妈妈痛的死去活来。

    何离忍着眼泪,柔声安慰流年,“小七,生孩子都是这样的,挺过去就好了。乖女儿,你做了娘就会知道,只要自己的孩子好,别无所求。”只要你能过的好,不孝顺我也没什么。

    黄昏时分,谢四爷的马车到了南宁侯府门前。张雱亲自接了他进来,“晚鸿,还早着。”张雱有三子一女,四个孙子,一个外孙女一个外孙子,每个孩子出生他都在场,知道产妇发动之后,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真等到孩子出生,没准儿已经是明天了。

    谢四爷心里跟油煎似的,“无忌,小七还是个孩子。”张雱很善解人意的拍拍他,“晚鸿,你的心思我明白,丫丫生小遂平那会儿我也是这样,心疼自己闺女。”

    岳池夫妇也回来帮忙。沈忱、岳池迎出来的时候,只听张雱正推心置腹的跟谢四爷说着,“晚鸿,儿媳妇生孩子,没几个人会担心。闺女生孩子,做爹娘的太煎熬了,坐都坐不住……”沈忱、岳池忙上前含笑寒暄,把话岔开了。

    进到厅中,谢四爷无语。四位祖父齐刷刷的都在,兴致勃勃的开了赌,“买定离手!开大是男,开小是女。”沈迈摇晃着色子,号召傅深、安瓒、岳培下注。

    安瓒微笑着反对,“男孩女孩,没什么可赌的。不如咱们来赌赌孩子像谁,是像爹还是像娘,或是像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小阿屷长的像解语,小不点儿像她爹玉人谢寻,生出来的孩子,可该像谁呢。

    傅深先来了兴致,“那还用多么,定是像祖母!依我说,很该是个小女孩儿,跟解语一模一样!”安瓒点头,“但愿如此。”他俩是解语的爹,自然盼着孩子像解语。

    沈迈不干了,“小女孩儿好啊,我也盼着雪白粉嫩的小女孩儿。依我说,女孩儿像祖父好,我家阿雱何等俊美!”岳培微笑,“亲家说的是,像祖父好。”我无忌相貌出众,孩子像祖父,将来定是风采夺人。

    “像解语!”“像无忌!”四位祖父讨论的热烈,谁也说服不了谁。谢四爷且不理会他们,“乃山呢?”祖父们都在,无忌也在,阿忱阿池都在,乃山反倒不见人影。这时节,他不是该守在家里么。

    “小阿屷在产房。”张雱不经意的说道:“小不点儿害怕,小阿屷去给她打气。”张雱神情自然而然,语调自然而然,丝毫没觉着有什么不对。

    谢四爷良久无言。产房是污秽之地,男人向来是不进产房的。南宁侯府真是特立独行,不把世俗禁忌放在眼里,居然放任乃山去产房看望小七。

    谢四爷话少,张雱早已习惯,并无异色,“小七的娘守着她呢,放心。内子带着两个儿媳妇忙活来忙活去,也不知在忙活什么。损之和丫丫管看孩子,几个孩子都在他那儿,小十跟驭哥儿、和哥儿玩的可好了。”

    正说着话,张屷板着个脸走了进来。张雱招手叫过幼子,“小阿屷,你怎么出来了?”张屷闷闷不乐,“小不点儿不许我留着,说我碍事。”张雱捉过他的手,同情的拍拍,“小阿屷,这个,真没法子。”生孩子这事,男人替不了女人,只能干看着。

    流年这头胎出乎人意料的顺利,亥时末,产房中传出婴儿的哭声。张屷头一个移动身形出了厅门,张雱反应快,紧随其后。沈迈、岳培功夫都好,远远的把傅深落到后头。安瓒稳稳当当的坐着,根本没动——明知道抢不过,索性不抢。

    谢四爷慢悠悠站起身,冲安瓒客气的拱拱手,缓步出了厅门。没走几步,迎面遇上沈忱,笑容满面跟他道恭喜,“世叔,小七生了个闺女,母女平安。”

    “我是祖父,小孙女的名字,我来起!”张雱看着新出生的小女婴,眉花眼笑,“你娘亲是小不点儿,你是小小不点儿,乖宝宝,你就叫小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