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第175章 终章 (上)

    谢四爷缓步而来,听到“小小”这名字,心里颇有几分不赞成。无忌你也太省事了,随随便便给孩子起名,半分不郑重。等到真见着了小女婴,却又觉着“小小”这名字很恰如其分,女婴鼻子、嘴巴、脸蛋,都只有一点点大,稚弱娇嫩的很,让人心中酥酥软软,无限怜惜。

    “晚鸿,小小是不是很像我?”见谢四爷过来,张雱笑咪咪问着,“我越瞅越像,你说呢?”沈迈和岳培都点头,“这小鼻子,小嘴巴,小脸蛋,哪儿都像,跟祖父一个稿子。”

    小小抱在张屷怀里,谢四爷凑头过去,细细看了好一会儿,“无忌,小七才出生时也是这般模样,小小像娘。”无忌你就昧良心吧,小小明明像我,像小七,哪有一星半点像你了?

    张屷眼神温柔似水,原来小七才出生的时候是这个样子的,真是太可爱太招人疼了。小小,乖女儿,我是爹爹,咱们认识很久了对不对?你还在你娘肚子里的时候,爹爹都每天陪你说话,今天咱爷儿俩总算见面了,小小,爹爹疼你。

    谢四爷慢悠悠说着,“小小像小七,小七像我。”张雱兴奋的拍他肩膀,“晚鸿,小小像你好!等往后长大了,跟你一样是美人儿!”谢晚鸿是真绝色,小小像他,合适,太合适了。

    谢四爷淡淡一眼扫过来,张雱兀自没察觉,还要笑容满面的发表高见。沈迈扯扯他的衣襟,低声提醒,“阿雱,男人不能夸好看。”我夸你俊美你都不乐意,你夸谢晚鸿美人儿,人家能高兴么?

    张雱忙改了口,“晚鸿,小小像你,往后一定风采秀异,神情散朗,一举手一投足都文雅讲究!”不夸美人儿了,夸风采,夸神情,夸言行举止。谢晚鸿可不只长的好看,风度尤其从容淡定,令人着迷。

    谢四爷也顾不上理论张雱,看小小还看不够呢——正看着婴儿,产房已收拾清理干净,解语亲自来抱孩子,“看一眼就行了,交还给我。”这么小的孩子,哪禁的住你们这么多人盯着端详,都回罢。

    解语铁面无情,曾祖父们也好,祖父们也好,全部被轰走了。张屷待遇最好,被允许进屋去陪妻子和女儿。流年静静躺在床上,神色疲惫又温柔,张屷心疼的轻吻她面颊,“宝宝,累坏了吧?”心疼过又抱怨,“不许我陪你,硬把我撵出去。生完小小又老半天不许我进来,拿我当外人。”抱怨完又心疼,“宝宝累坏了,莫说话,好生歇着。”

    流年果然累的不想说话,疲惫的笑笑,看了几眼身边的小小襁褓,倦极入睡。乃山,“人生人,吓死人”,真让你目睹小小是如何出生的,谁知道你会不会吓昏过去?不管咱们如何亲密,我在你面前一定要是美丽的、清爽的,而不是蓬头垢面、形容憔悴。乃山,我最狼狈的样子,并不想被你看见。

    流年睡着后,解语拉着何离悄悄走出来,“辛苦了,您快回去歇着,这里有我。”何离实在是舍不得,却也知道能亲眼看着小小出生已是不容易,哪能奢求时时刻刻守着女儿?正好棠年和丫丫过来接她,何离跟解语道了别,回了郡主府。

    “小七真了不起,这么顺当生下头胎。”丫丫笑盈盈跟何离说着,“我满以为要等到明早呢,谁知竟不用。”棠年轻轻说道:“我做了舅舅,无限欢喜。”小小,她在南宁侯府会是全家的宠儿,沐浴着爱和关怀一天一天长大。

    丫丫拉着何离的手,殷勤问道:“小七是不是没哭没闹?我就知道,她平日里虽娇气,到了这会子便会大不相同。”何离流着泪点头,“咱们小七,英雄一样。”那么纤细那么娇弱的小七,到了生孩子的时候,勇敢又顽强。

    何离回了房,谢四爷斜卧在床上,执着书卷默默翻看。他身侧睡着小十,小十睡梦中不知嘟囔了一句什么,谢四爷放下书卷,轻轻拍着他,“小十,安生睡觉。”

    何离有千言万语要跟谢四爷讲,“玉郎,小七真乖,从头到尾没怎么哭,真了不起……”谢四爷微笑问她,“小七才出生之时,跟小小差不多,是不是?”何离摇头,“不是,小小比小七可爱,不像小七那么能哭。”小七才出生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委屈,哭声震天。

    轻声说了会儿话,谢四爷吩咐,“阿离,去沐浴。”这么热的天,赶紧洗澡去。何离一向温顺,听话的去沐浴过,上了床。她才升做外祖母,浑身上下都舒坦伸展,笑吟吟调戏谢四爷,“玉郎又嫌弃我。也难怪,我年老色衰,不招人待见了。赶明儿给玉郎添个年轻漂亮的屋里人,我么,一门心思照看小十。”

    谢四爷浅笑,“给我个仙女,也是她占便宜。阿离,你舍的我被人轻薄?”何离轻轻叹了口气,“舍不的。我觊觎玉郎美色已久,才不舍的分给他人。”

    “阿离费尽心力才把我骗到手,务必珍惜。”谢四爷轻笑交代,两人四目相对,温柔凝视。枕边人如明月皎洁,星眸流转,顾盼生辉,令人沉醉。

    次日,睡醒一觉的骞哥儿、驭哥儿等几个孩子知道添了小妹妹,都兴奋的要过来看。小十跟和哥儿手拉手来的,听颐姐儿、攀哥儿等人都叫“妹妹”,小十也跟着叫“妹妹”。虽然被纠正了好几回,也没改正确。

    新鲜了一会儿,几个孩子都走了,“不会说话,不会走路,要么哭,要么睡。”妹妹一点也不好玩,咱们还是去后山看猴子去吧,猴子多机灵呀,会蹦会跳。

    婴儿才出生不到一天,并不吃奶,只喂她温水。流年都不用人劝,自觉喝着并不美味的通草煮猪蹄汤。自从头一眼看见小小,流年已是全幅心思都扑到女儿身上,恨不得把自己能给的都给她。孩子吃母乳最好,这么朴素的道理流年自然明白,不会把孩子交给奶娘。

    解语自然毫无保留的支持,“咱们小小宝贝的很,要吃亲娘的奶。”流年体力略略恢复,旧态复萌,“我为什么这么聪明可爱?被亲娘养大的呀。”眉毛虽还飞不起来,眼神调皮的很。

    张屷低声嘟囔,“会累着小不点儿的。”可是小小若被白白胖胖、像白面馒头似的乳娘喂养,张屷又觉着小小受委屈。张屷纠结来纠结去,小小开始一遍遍吮吸□,孩子费劲,流年也辛苦。

    解语、何离都安慰,“俗话说‘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吃奶是很费力的事,婴儿都是这样的,不用心疼她。”她们说的很对,可是流年看着小小努力吮吸的模样,还是心疼的想掉眼泪。

    经过艰苦的奋斗,大人孩子都累的满头汗,小小终于吃到人生中第一口奶。小小用力的吮吸,流年虽是疼痛着,却有浓浓的幸福感,“小小,乖女儿,真神气!”这么快就吃着奶了呀,貌似比我当年要强上不少。

    曾祖父们、祖父们一天只获准见小小一回,只许看几眼。沈迈等人都愤愤不平,这么可爱的小小,几眼能看够么?不过解语积威已久,不平虽是不平,并没人想反抗。更何况解语还笑盈盈安抚,“等小小再大一点,便能多见。”

    流年和张屷有事没事就头凑头看女儿,怎么看也看不够。解语笑话他们,“幸亏小小什么也不知道,要不早被你们看的害羞了。”流年和张屷都被说的不好意思,但是,过后还是照看不误。

    解语坚持认为新生婴儿不宜太多接触人,所以洗三的时候,只是依着风俗习惯抱出去晃了晃,很快抱回屋里。四太太同情的看着解语,生了个孙女,亲家夫人恨不得把孩子藏起来不见人啊。

    四太太并不待见流年,却要做嫡母该做的事,“小七,早日养好身子,早日为夫家生下男孙。”当着解语的面,这么交代流年。

    流年还没来的及说话,解语微笑说道:“不急,小七先养好身子再说。过个三年五年,或是十年八年的再怀第二胎,消消停停的。”

    四太太好心没好报,未免悻悻。当着解语的面不好说什么,回家后跟谢家人也没法说,少不了跟她的姐妹们抱怨。薛氏等人倒劝她,“南宁侯夫人这做婆婆的都不嫌弃了,你这娘家嫡母何苦多事。”孩子姓张,又不姓谢。

    四太太越发气闷。往常她生气的时候都是郗氏温柔解劝,这回不巧,郗氏才怀了身孕,害喜的厉害,吃多少吐多少。谢家从老太太起,大太太、沐氏、崔氏等人都待郗氏亲切和气,十分看顾,四太太这做嫡亲婆婆的总不能去添麻烦,只好干忍着。

    只有到宜春侯府看望锦年的时候,对着亲生女儿才能毫无顾忌的吐苦水。锦年笑笑,“娘,你女婿跟沈大哥要好,南宁侯府的事听说了不少。小小从一生下来,南宁侯府从上到下都宝贝的不得了,想看她抱她得排队。都希罕成这样了,什么男孙女孙,您想南宁侯府能在意么。”

    连亲生女儿都跟自己打别,四太太好没意思。到小小的满月宴,四太太称病没去,郗氏也出不了门,大太太带着沐氏、崔氏去了。赴完宴席回来,大太太乐呵呵说道:“弟妹你没去真是可惜,皇帝陛下命内侍监送来长命锁,太后娘娘、皇后娘娘都命宫人送了赏赐出来,隆重的很。我们这做娘家人的,面上有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