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第177章 终章 (下)

    其中,有天底下最富贵的那家。张屷当值乾清宫的时候,皇帝问过他,“令爱像小七?甚好,朕的老八老九今年都是两岁,跟令爱年貌相当。等孩子们大了,你和小七挑一个。”

    还有最不好推拒的那家,娘家。谢四爷每每抱着小小,把和哥儿拉在身边,“看看,是不是一对金童玉女?”小小在外祖父怀里笑的很甜,和哥儿看着小表妹流口水,一对小可爱。流年顿足,可惜血缘离的实在太近呀。要不然,棠年做公公,丫丫做婆婆,和哥儿做夫婿,再加上谢四爷这祖父,小小不得横着走?

    安晓旭忽闪忽闪大眼睛,没说话。毕竟是还没出阁的小姑娘,脸皮薄,有些话不好说出口。流年颇为沾沾自喜,孩子就是父母的作品,作品受欢迎,说明创作者水平高呀。小小是张乃山、谢流年联合出品,品质自然有保证。乃山,咱们还要继续合作,争取再创佳绩。

    小小仰面躺着,怡然自得的吐泡泡。流年低头问她,“小小,活动活动筋骨好不好?”依次抬起她的左胳膊、右胳膊,帮她做操。安晓旭不赞成的摇头,“小表嫂你纯粹是捣乱。”我跟小小玩的正好呢,你来瞎搀和。

    流年自从升职做了母亲,比先前耐心、细心很多,“一个人总躺着是很闷的,还是活动活动为好。可是小小自己不会呀,大人要帮她的。”小旭儿,你做小孩的时节是什么光景,定是早忘了。我可还记得呢,做小孩,有人帮着清洗身体,活动筋骨,是很享受的事。

    正说着话,胜男带着骞哥儿、驭哥儿,丫丫带着小遂平、和哥儿来了,厅里一下子热闹非凡。几个大孩子趴在小床边看了会儿妹妹,骞哥儿很内行的评价着,“长开了,好看了。”其余几个孩子都捧场的点头,“是呀是呀。”

    黄昏时分张雱回家,几个大的挨个抱过亲过,最后抱着小小不放手。张雱抱着小小,笑咪咪看着流年,“小不点儿,你小时候爹爹好几回想把你抱走的,没好意思。”不认识谢晚鸿倒还罢了,偏偏认识,还相谈甚欢。

    流年嘻嘻笑,“都怪我小时候太可爱了。”没法子呀,得天独厚,所以张伯伯和小乃山会差点拐带人口,差点犯罪。不过话又说回来,作奸犯科对于张伯伯来说,好像根本不算一回事,他做过侠客,做过土匪头子。

    解语陪着安瓒在书房说了半天话,把小旭儿的亲事前前后后盘算过。听侍女禀报,“大公子、三公子、姑爷都回来了”,起身离开书房,往厅中走。才进了厅门,父女二人都莞尔,张屷正跟张雱不依,“小小是我闺女!”张雱抱着小小不放,笑容满面跟张屷打着商量,“小阿屷,乖,让让爹爹。”

    沈迈和傅深都不满的看了流年一眼。他们白天都闲着在家,也极少被获准抱小小,流年不许。流年永远是振振有辞的,“阿爷和外公抱孩子姿势不过关,要重新练。”小孩子总被抱着也不好,尤其他俩抱孩子有一共同特点:抱上孩子总爱“哦哦哦”的轻拍,没多大会儿孩子就想睡觉了,那哪成。孩子的作息要有规律,大白天的被拍睡了,晚上闹腾爹娘。

    张屷板起脸跟张雱不依,沈忱笑吟吟在旁看热闹,沈迈和傅深唯恐天下不乱,“抢啊,看你们爷儿俩谁能抢过谁。”小小抱在张雱怀里,漆黑灵动的眼珠转了好几转,看看爹,再看看祖父,咧开小嘴笑。

    解语笑道:“都别抱,该吃晚饭了。“接过小小亲了亲,放在带有围栏的小床中,“小小自己玩一会儿好不好?爹、娘还有祖父祖母要吃晚饭。”小小笑着吐了个泡泡,颇有自得其乐之意。

    张雱父子、棠年和祖父们坐一桌,他们的饮食口味偏重,肉食多。解语带着女儿、儿媳妇、安晓旭坐一桌,她们都爱吃清淡的。孩子们单坐小桌,另有儿童餐。大孩子自己动手,小孩子也自己动手,不过小孩子若懒了,乳母可以喂饭。

    骞哥儿和小遂平小大人儿一般,吃饭、吃菜、喝汤,不用人操心。和哥儿挥舞着勺子奋斗了半晌,想冲身边的乳母求援,却见驭哥儿埋头苦吃,自给自足,和哥儿不甘示弱,“我也自己吃!”继续挥舞手中的勺子。

    一尾清蒸鲜鱼、一盘子清炒时蔬专门放在棠年面前,张雱对女婿很客气,“损之,你口味清淡,这是特地给你做的。”棠年点头致谢,心里暖暖的。专为自己添菜,这是岳母一惯的做派,岳父岳母待自己,待小七,真是无微不至。

    吃完饭,撤下菜肴,换上香茗。安瓒和众人说了几句家常,带上安晓旭告辞走了。张雱、解语送至二门,沈忱、张屷一直送到当阳道,进门跟外祖母、舅舅、舅母、表弟们坐了一会儿,方才回南宁侯府。

    回到家,沈忱顺顺当当接了妻儿回房,张屷却接不走。张雱抱着小小,体贴的问他,“小阿屷累不累?小不点儿忙了一天,也该疲惫了。不如这样吧,小小留下,我和你娘晚上照看她。”

    张屷和流年都颇为动心。晚晚照看小小,没睡过一个整觉,有人代管孩子,何乐而不为。小小交给乳母是不放心的,交给祖父祖母,又另当别论。

    流年弱弱的反对,“她晚上要吃奶呀。”解语微笑,“那倒没什么。你喂饱她再走,晚上若醒了,给她喝牛乳。”流年挣扎了许久,终于点了头。小小,今晚我要睡个整觉,让爷爷奶奶暂时托管一夜,好不好?

    小床小被褥小衣服小尿片连同孩子一起留下,流年、张屷一身轻松的回了房。张屷在妻子耳边轻语,“趁今晚小小不在,咱俩……”可怜流年本是想躲懒的,结果出了番大力气,浑身香汗淋漓。

    丑时末,张屷离开温暖的被窝,下了床,穿衣出门。张雱、解语睡的正沉,张屷过来敲门,守门的婆子、值夜的侍女,你看我我看你,最后只能给通报了。

    张雱睡眼惺忪的出来,“小阿屷,怎么了?”怎么大半夜的不睡觉。张屷很不好意思,“那个,小小不在,小七睡不着觉。”

    寅时初,张屷小心翼翼抱着熟睡的小小回了房。流年总算见到亲人了,差点热泪盈眶,“小小,心肝宝贝,我离不开你,一时一刻也离不开你。”明知道公公婆婆照看孩子一定会精心、细心,却死活放心不下,睡不着。

    第二天,流年和张屷很是被众人打趣了一番。棠年晚上回来听说后,轻声斥责妹妹,“真不懂事。便是再怎么想念,也该稍加忍耐。丑末寅初是人最困倦之时,岳父岳母年纪大了,却被你们吵醒。”

    流年没理,乖乖的听训。丫丫在旁笑,“爹爹和娘亲都笑呢,说小不点儿初为人母,很知道疼孩子。损之,母女连心,这是没法子的事。”棠年越发惭愧,岳父岳母待小七宽和,小七应该加倍孝顺才是。

    流年见了张雱和解语,总有些不好意思。解语最是善解人意,微笑说道:“等到小小半岁多,也该断奶了。到时再把小小送过来吧。”张雱一本正经的开着玩笑,“说好了啊,可不许再半夜来讨要孩子。”流年忙表明态度,“不会,不会。”

    过了两天谢四爷来访,张雱当成笑话讲了。谢四爷慢吞吞评价,“小七不懂事,乃山也不懂事。”小七感情用事,乃山一个大男人,怎么能纵着小七胡闹。

    张雱连连摇头,“小七懂事,小阿屷也懂事。晚鸿,我儿子儿媳都好的很,举世无双。”沈迈和傅深都乐,小不点儿的爹爹太不了解无忌了,在无忌眼里,自家孩子千好万好,便是上房揭瓦也是活泼有趣,不是调皮捣蛋。

    谢四爷在南宁侯府痛痛快快喝了一场酒,直到天黑透了,才缓缓回了全园。棠儿和小七都是自己的心肝宝贝,他们虽不能在自己身边,却在南宁侯府如鱼得水游刃有余,足矣。

    腊月里流年和张屷回谢府送节礼,陪老太爷、老太太说笑半日,午饭后去了全园。屋中走出一位身材窈窕的女子,流年怔了怔。袁昭?她许久不曾露面了,来做什么?

    袁昭眉宇间含着一抹轻愁,似嗔似喜的叫了“七姑爷,七姑奶奶。”流年客气的笑笑,并没说话。对袁昭,流年始终有不好的感觉,始终是防备的。

    何离牵着小十走了出来,歉意说道:“阿昭怎急着走?”袁昭轻柔的笑笑,“我先回去了。我方才说过的事,阿离好好想想。”何离忙道:“四爷若发了话,我便给你回信儿。”袁昭笑笑,辞别众人走了。

    “她想过来跟我一起住。”何离看到流年眼中的疑惑,不等流年开口问,已全盘托出,“跟我一起照看小十。”袁昭说,咱们小时候在一处,老了,也在一处罢。

    流年微微皱眉,“您别管,交给爹爹。”他惹的事,该他收拾。何离微笑,“那是自然。小七,这几十年来,我一直是这么做的。”自己这身份能做的了什么主,玉郎是谢家四爷,自然是他说了算。

    天气寒冷,流年和张屷没带小小,所以并没久留,逗小十玩了会儿就告辞走了。女儿女婿走后,何离轻轻叹了口气,事到如今,阿昭竟还是如此。

    谢四爷回府后先去了萱晖堂,老太爷、老太太笑话他,“回来晚了,没见着小七。”谢四爷面有得色,“我若想见小七,随时能去南宁侯府。”别人家出阁的闺女不易见,我闺女可不是。

    逗老太爷、老太太笑了一场,谢四爷告辞出来,徐步走向四房。这些时日以来,他每天会到四太太房里坐坐,抱抱升哥儿,听四太太说说家常。

    一个小丫头战战兢兢、畏畏缩缩的从花丛后走了过来,恭身行礼,“四爷,我家姨娘又吐了血,看着不大好呢。”小丫头壮着胆子,颤声说道。依着规矩,姨娘有事该禀告四太太,而不是告诉谢四爷,小丫头是奉命而来,只好硬着头皮说了。

    谢四爷沉默片刻,温和说道:“明儿个下午晌,我去看她。”袁昭身子一向娇弱,近年来更是时常病着,汤药不断。谢四爷给她请过名医,赏赐过珍贵药材,不过很少亲自去看望。

    小丫头喜出望外,恭敬的曲膝,“是,四爷。”这也算不虚此行吧,虽然没立时三刻请到四爷,可定下准日子了呀。明儿就能见着人,赶紧回去告诉姨娘,让她高兴高兴。

    第二天下午,谢四爷回家后只在四太太处略坐了坐,“阿昭又病了?可要紧?”谢四爷这么一问,四太太忙道:“还是老毛病,没什么。”谢四爷徐徐起身,“我去看看她。”客气的说了声,走了。

    袁昭依旧住在溶月院。溶月院风景优美,屋子里全套的黄花梨家什,纹路清晰,如行云流水。卧房中摆着一张黄花梨雕莲花莲子带门围六柱架子床,袁昭独自躺在床上,人比黄花瘦。

    看见谢四爷进来,袁昭温柔叫着“玉郎”,眼泪扑簌簌掉下。玉郎,你有多久没来看我了?狠心的玉郎。谢四爷并没有往前走,温和问着,“可好些了?大夫说你气血不足而已,并无大碍。安心养两日,也便好了。”

    袁昭明知谢四爷不喜人病,不喜人哭,眼泪却是实在忍不住,“若玉郎时常来看我,许是会好了,也说不定。”院子这么美,屋子这么富贵,只有我一个人形只影单的,又有什么意思呢。

    谢四爷客气的答应,“我若闲了,必来看你。”袁昭虚弱的冲小丫头招招手,小丫头会意,忙上前扶起袁昭,在她身后放上靠背。袁昭摒退侍女,擦干泪水,软语央求,“玉郎,我和阿离打小要好,不忍分开。我去陪阿离,好不好?”

    谢四爷沉默。袁昭心里酸酸的,“全园那么大,随意安置我便是。我虽没用,也能服侍玉郎,也能帮着阿离照管小十。上个月我禀告过太太,太太倒是无可无不可,说只要四爷应了,只管过去。我求过阿离,阿离却不理会我。玉郎,你也不理会我么?”

    谢四爷温和说道:“要过年,事且多着。你安心静养,待出了正月,我自有道理。”袁昭心喜,这已是腊月了,一两个月的功夫而已,甚好甚好。

    出了正月,谢四爷命四名健壮婆子送袁昭回太康,“住老宅也可,回你娘家也可。你娘家这些年日子颇颇过得,也盼着你回去。”

    袁昭掩面,“玉郎无情!”谢四爷温和说道:“当年的事,我从头到尾都知道。阿昭,孩子是怎么没有的,我清清楚楚。”袁昭软软的瘫在地上,玉郎都知道,玉郎都知道!

    既如此,为什么早不发作,晚不发作,偏偏赶这个时候发作?袁昭想想往事的柔情,看看如今的凄惨,眼泪不停的掉落。

    袁昭被送回太康后,四太太很是高兴了一阵子,总算少了个不顺眼的人!袁昭生的美貌,人到中年依旧风姿楚楚,身边有这样的妾侍,令人不快。

    三月初郗氏生下次子,四太太抱着大胖孙子,笑的合不拢嘴。我家孙子才是真宝贝,小七家那叫小小的丫头片子,看着好似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其实么,不过是一时新鲜罢了。

    小小正在断奶。连着三晚,小小都被抱到解语房里,晚上跟祖母睡。一觉醒来身边没有熟悉的父母,小小少不了啼哭闹腾,解语和张雱轮流抱着温柔拍哄,小小哭着哭着,睡着了。

    流年和张屷晚上偷偷跑来过,却没敢敲门。小两口凄凄惶惶在院门外徘徊许久,灰溜溜的回房了。张雱、解语也不轻松,都有了黑眼圈。

    谢四爷要把小小抱回全园住几晚,张雱大力摇头,“舍不得,舍不得。”张屷不敢顶撞谢四爷,悄悄跟流年抱怨,“岳父眼神不善,想抢走小小。”

    流年失笑,“很公平的,当年你不也想抢走我?”张屷红了脸,说不出话。那时你受欺负了,我心疼你,才会那么想的。小七,不怪我,你太可爱了,让人一见就想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