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第178章 番外

    小小一周岁的时候,谢四爷、何离带着小十来了南宁侯府给小小过生日。何离亲手绣了个小肚兜,白绫红里,粉莲绿叶,鲜亮可爱的很。谢四爷送的是亲笔画作,画中的小小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小小盯着画中的小人儿看了半天,拍手笑起来。

    张雱兴致好的很,“小不点儿过生日的法子不坏。”吃长寿面,散铜钱给穷人,积福积德的好事。解语笑道:“再添上寿桃。”送吃食,更实惠。张屷很认真的交代,“寿桃一定要小巧,别忘了。”大寿桃太丑了,小七和小小都喜欢小的、别致的、可爱的。

    当天,四步桥畔的穷苦人家户户被派送铜钱两串、寿桃二十枚。一开始好多人不懂,“怎么不在街上发,好让人去抢?”这些富人,不就喜欢那个派头么?里正笑骂,“这是真做好事,不图名,不图排场!”有胆大的凑上去问里正,“这寿桃也忒小了点,您老说说,这家人到底是大方,还是小气?”里正戳戳他的额头,“那是位年方一岁的姐儿,嫌大寿桃不秀气。”小气?小气能家家户户送钱送粮么。

    岳池、江笑寒也带着两个儿子回来了,南宁侯府大团圆。沈忱家的骞哥儿、驭哥儿,岳池家的擎哥儿、攀哥儿,丫丫家的小遂平、和哥儿,再加上才满一岁的小小,小客人谢棣年,八个孩子聚在一处,玩玩闹闹,其乐无穷。

    中午,张雱、谢四爷等人依旧在外院饮酒,内宅吃的是自助餐。几十种冷盘,几十道热菜,七八样汤品,各式各样新奇有趣的点心,干果鲜果蜜饯,满满摆了一排。“这是西洋传过来的吃法,也不知你们喜不喜欢。”解语看着孩子们眼中的新奇,笑盈盈说道。招待小孩子吃自助餐,九成九他们会喜欢的,小孩子喜欢新鲜事物。

    “喜欢!”孩子们欢呼着,也不用人服侍,自己拿起小盘子选食物。真好玩,不管在自家也好,到别家做客也好,或是到饭铺子吃饭也好,从没见过这样的。

    小小走路还歪歪扭扭的,哪会拿盘子。也根本不用她动手,骞哥儿是老大,最喜欢照顾弟妹,率先盛了一盘子鸡鸭鱼肉给小小,“小小,这个好吃。”擎哥儿也不落后,给小小弄了一盘子鲜果,“小小,吃果子。”和哥儿、小十等孩子都颠儿颠儿的替小小拿点心、拿酥酪,一会儿功夫小小的桌子就摆满了。

    流年、丫丫、胜男、笑寒都笑吟吟看着,几个孩子兴兴头头自己找吃的,有趣有趣。解语、何离等人也和孩子们一样,每人自己一张桌子,爱吃的菜式摆上几盘,再有什锦攒心盒子,自斟壶,自给自足。大人坐大桌,小孩坐小桌,吃的都很尽兴。

    流年自己且不忙着吃饭,专心喂小小。解语微笑,“小七定要亲手照管小小,再不放心交给别人。”除了断奶的那几晚,平时都不让小小跟着祖父母。何离眼神温柔,“以为她总也长不大呢,谁知做了母亲,竟也妥贴的很。”小小粉粉嫩嫩的,天真可爱,小七把她照看的很好。

    正说话间,侍女来报,“宫里来了内侍监。”解语客气的跟何离道了“失陪”,从容离席去了正厅。解语到正厅的时候,张雱、张屷已经把内侍送走了,“皇帝派来的,赐给小小两件玩器。”一只瓷枕,一对小瓷人儿,意趣盎然,美不胜收。

    张屷不满,“没这样的。”除小遂平外,其余的孩子并没这待遇。皇帝这是打着小小的坏主意呢,不厚道。他家老八老九相貌都普普通通的,哪配得上小小。

    张雱大度的很,“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都知道我家小小好看呗,谁不喜欢。把瓷枕、瓷娃娃交给解语,依旧回去饮酒。回席后冲着谢四爷吹牛,吹嘘小小如何如何可爱,如何如何招人待见。谢晚鸿啊谢晚鸿,当年你家有小不点儿,如今我家有小小!谢四爷一字不落的听着,浅笑不语。无忌,你儿媳妇娶到家了,神气了啊。

    解语拿回瓷枕、瓷娃娃给小小,小小玩了一会儿,指着哥哥姐姐们,“啊啊”的叫着。流年最懂她心意,柔声问着,“小小是要哥哥姐姐一起玩耍,对不对?”小小连连点着小脑袋,是呀是呀,一起玩一起玩。

    “小小真大方,跟我小时候一模一样啊。”八个孩子聚在一处玩耍,很是和乐。流年坐在一边看着小小,还忘不了洋洋得意的夸奖自己。何离好笑的看了她一眼,小七,乖女儿,你大方么?

    小十玩到高兴处,又冲着骞哥儿、擎哥儿叫哥哥,何离跟流年都懒的纠正他了。眼下先由着他,等到他大了,自然明白。

    两人才有偷懒的想法,却见小小甜甜笑着,冲小十叫“的的”。流年再也忍不下去了,过去揽着女儿教给她,“小小,这是舅舅。乖,叫舅舅。”纠正了半天,快累出汗来了,总算暂时奏效。

    孩子们继续玩,流年坐在一边歇息。丫丫笑着问她,“小七,累不累?”流年老实的点头,“累,很累。”不过也很甜蜜,很充实,很有趣。话说,自从有了小小,觉着跟养育一个孩子比起来,其他的事情都是瞎扯淡。

    笑寒啧啧,“小七你只管一个小小,就嚷嚷累了。”胜男一本正经,“像我们这样又要管家理事,又要照看两个孩子的,还活不活了?”流年嘻皮笑脸,“所以您叫胜男么。”无赖话一出口,被胜男抓过去轻轻打了两下,以示警戒。

    一家人快快活活的聚了一日,傍晚时分,谢四爷、岳池才带着妻儿离去。晚上张雱正和小小玩的高兴,张屷过来,“小小该洗洗睡了。”铁面无私的抱着孩子,跟流年并肩离去。张雱闷闷,解语微笑劝他,“无忌,小小很快就归咱俩了。过一阵子,小阿屷和小七会求着咱们照看小小。”他们若是再有了孩子,就他俩那样,能管的了两个孩子不?可想而知。

    张雱大乐,可不是么,小小很快就归我和解语,不用等太久。“到时不用小阿屷和小不点儿求咱们,咱们先提出来,好不好?”听张雱这么问,解语忍笑答道:“好。”

    金秋十月,十皇子受封为晋王,和安晓旭隆重举行了婚礼,安晓旭成为晋王妃。“开了春儿之后再就藩罢。”皇帝微笑吩咐,“你也好,弟妹也好,都和家人再团聚数月。”就藩之后,轻易回不了京城的。晋王恭敬答应,“是,陛下。”

    本来,沈忱和胜男原宁十月份要搬到东昌侯府的,偏偏不巧,流年赶在这时候又怀了身孕。沈迈喜的抓耳挠腮,“不走了不走了,老天留咱们呢。”沈迈可不愿住到东昌侯府,他想天天见着阿雱。

    为了这个,丫丫专程进宫跟皇帝求情。东昌侯府是御赐的,总是空着不住进去,于情于理都不合适。皇帝笑的很欢快,“成,准了。”顺水人情而已。

    胜男逮着流年训话,“小不点儿,你可真会挑时候!你算好了是不是,这是成心要偷懒啊。”流年忙辩白,“大嫂,我无心的,无心的。”逗的解语、丫丫都笑个不停。

    大家都笑完了,流年小声嘀咕,“我要是算好的,能挑这时候不?五月生,天气都热了,又不能用冰,那一个月多难过呀。”要是算好的,怎么着也要提前两个月,或推后三四个月,要么搁到春天,要么搁到秋天。

    众人又笑了一番。当天晚上,张屷亲自抱着小小送到父母房中,“小小,往后晚上跟祖父祖母睡,好不好?”小小面有得色,“系己睡!”我不跟爹娘了,也不跟祖父母,自己睡觉!

    张雱笑咪咪夸奖,“我小小真能干!”这么小会自己睡觉了呢。解语把小小的床铺安置好,指给她看,“小小睡小床,祖父祖母睡大房。小小晚上若醒了,就叫祖母,好不好?”小小乖巧的点头,“倒。”

    家务交给胜男,小小交给解语,流年一心一意养胎。谢四爷、何离时不时的来看女儿,回去后一五一十学给老太太。老太太叹息,“咱们小七命真好,嫁到好人家去了。”这样的婆婆,这样的妯娌,是前世修来的。

    有年、华年、丰年、瑞年、锦年都来看望过,多多少少都有点羡慕。小七房里清清爽爽的,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婆婆又跟娇惯亲生女儿似的娇惯她,小七这日子也太舒服了。

    到了来年五月初,估摸着快该生了,解语请何离带着小十住了过来,“到了生孩子的时节,有您在身边,小七心里踏实。”何离能亲自照顾流年生孩子,哪有不愿意的,感激的答应了。

    五月初七,流年半夜肚子疼,张屷慌慌张张的起了床,叫来侍女、产婆,把流年推入产房。解语匆忙赶来,安慰流年,打点各项事务。小小哭醒了,张雱笑咪咪哄着她,“小小要做姐姐了,高不高兴?”

    何离守在流年身边,“小七莫哭,留着力气生孩子。”张屷也想进产房,解语也许他进去了,陪了流年一会儿,被撵了出来,“乃山,你出去睡一觉,就能见着咱们的宝宝了。”张屷听话的出来,心里嘀咕,小不点儿你在生孩子呢,我睡觉?怎么可能睡的着。

    折腾到第二天中午,流年顺顺当当生下一个漂亮的小男孩儿,合家欢喜。张雱又做了祖父,欢喜之余,在考虑起名大事,“小小不点儿已经叫了“小小”,小小阿屷就不能再叫小小了,小小阿屷叫什么好呢?这可要好好想想,好好想想。”

    作者有话要说:终章(下)需要再完善,明天写何离番外的时候,再填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