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户流年》

第180章 番外

    何离这四十多年的人生当中,曾不止一次目堵过死亡,也不止一次和死亡擦肩而过。小时候她那酒鬼爹打起孩子来是不顾头不顾脚的,何离能活下来是个奇迹。

    六岁那年被卖,先在人贩子周大嫂子家里住了两个月。周大嫂子一向是把小丫头们养的白净、懂点规矩了,才往主顾们面前带。要不,乡下丫头面皮肌瘦的又什么都不懂,谁家肯花钱买。

    那两个月里头,何离从早到晚手脚不闲着,跑前跑后的替周大娘干活儿,见人就陪笑脸。虽然晚上回房睡觉的时候很听了些讥刺挖苦的话,不过功夫没白费,周大嫂子把她带去了谢家,让管事嬷嬷们挑选,还给多了两句好话。结果,何离被谢家挑上了。

    周大嫂子把人交给管事嬷嬷,临走前笑着告诉她,“你爹想卖高价钱,我原本是想把送到马大户家的,他家出价钱高。不过你这么乖巧,我倒舍不得了。”

    何离满脸陪笑的道谢,直吓出了一身冷汗。马大户行商,家里有钱,马大户娘子肥肥大大的,性子暴燥的很。凡卖到他家的丫头,哪个不是朝打暮骂、忍饥挨饿?那回卖到马大户家的是邻村的二丫头,没几年就被折磨死了。

    到了谢家,虽然嬷嬷、姐姐们教规矩很严,但是不犯错就不挨打,又能吃饱穿暖,很满足了。不过,白天还好,晚上的时候很想家。虽然爹爱打人,也会给烤红薯啊。娘也有好声好气的时候。

    十三岁那年,和自己一起当差的明月不慎着了凉,渐渐成了伤寒之症,被撵了回去。明月是谢家家生子,模样俏丽,性子泼辣,有意无意的得罪过不少管事嬷嬷。明月被撵出去没多久,就病死了。

    在谢家,明月喝着上好的毛尖还嫌茶味儿不好;被撵出去之后,碎茶沫子煮出的茶水也当做甘露一般,一气灌了下去。明月心气儿高,曾经锦衣玉食过,这样的苦日子如何挨的下去?一病而亡。

    何离越发勤谨,而且注重保养身子,不敢生病。“明月是家生子,生了病尚且如此。我是外头买来的,真到了那一步,怕还不如她。”自己若被送回何家,这花容月貌的,怕不再被卖一回?若再被卖,不定是什么地方。

    十三岁那年,三爷的两个通房丫头小英、小莲,被三太太随意寻了个由头痛打一顿,撵到了庄子上。听说,三太太本是想把她们提脚卖了,但是管事嬷嬷们都笑,“谢家只有买人的,没有卖人的。”若不好,撵出去就是。卖人?我们在谢家服侍了几十年,没听说过。

    三爷回来后暴跳如雷,把三太太骂了一通,准备第二天亲自到庄子上接人。三太太发了狠,命陪房连夜赶到庄子行事。第二天,三爷见到的是两具尸体。

    三爷和三太太很是生了一场气。不过那时三太太已怀了二小姐,等二小姐生下来,夫妇二人又言归于好。死的不过是丫头而已,算什么呢。

    二十岁那年,袁昭落水,何离被关。何离沾光在也怀有身孕,否则,四太太大可以将她杖责至死。就算事后查出来何离毫无过失,四太太也可以平安无事——丫头而已,算什么呢。四太太只需自责一句两句,这种事就能抹过去。

    何离忆及往事,轻轻笑了出来。自己真是命大,三番两回路过鬼门关,都逃出了性命。二十七岁那年也曾遇险,军棍都高高举起来了,乃山和他爹爹自天而降,自己再一次逃生。

    谢四爷不知她为何笑,也不问,低头亲亲她的脸颊,依旧温柔相拥。何离漫不经心的口吻,好似在随意闲谈,“玉郎为何信我?”

    何离并没说是什么事,谢四爷却是懂了,“阿离不蠢。”阿离只是笨笨的,不会算计人,不会争宠,阿离可不愚蠢。害了阿昭,阿离能有什么好处?一点也没有。损人不利己的事,阿离根本不屑一顾。

    何离叹了口气,偎依在谢四爷怀中慢慢睡着了。她一向不会为难自己,一向很容易满足,要不,以她的身份地位,以她的遭遇,怎么活到今天的?

    倒是谢四爷,半宿没睡着。那年他回家后变故已生,袁昭没了孩子,昏迷不醒,何离被关了起来,外面有四五名健壮婆子守着,竟是防贼的架势。

    谢四爷先是安抚何离,命人送何离回房,请了大夫调养。四太太不乐意,“玉郎这是纵恶。”谢四爷淡淡笑着,“不为旁的,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四太太没话说,只好罢了。

    深夜,谢四爷命人绑了太太的奶娘姚嬷嬷过来。姚嬷嬷从睡梦中被惊醒,一脸惊骇。她是四太太的陪房,平日里谁不给她几分颜面,这时节却被四爷绑了。

    谢四爷慢条斯理的说着,“嬷嬷到我家尚不足两年,可知道湖中有个小岛,岛上有退谷亭?嬷嬷,坐在退谷亭上,湖边一草一木,皆清晰可见。”

    姚嬷嬷眼中有了恐惧、慌张,能看见湖边?谢四爷也不看她,闲闲提起,“巧了,今儿中午晌,我便在退谷亭上,欣赏湖畔的大好风光。”

    姚嬷嬷无力的瘫倒在地上。怪不得他问都不问就把何姨娘放了,原来他是亲眼所见!完了,本是想一箭双雕,把这两个姨娘全都除去的。如今看来,至多废去一个。

    姚嬷嬷黯然无语,谢四爷也不相逼,只轻轻叹息,“婚姻本是结两姓之好,可惜,如今谢、韩两家竟是要结仇。谋害子嗣,这事实实容不得,我只有休妻了。”

    姚嬷嬷被彻底打垮了。她是四太太奶娘,这么做本是想帮四太太除去内患,后宅安宁,可不是为了让四太太被夫家休弃。姚嬷嬷也算有胆气,“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看不惯袁姨娘、何姨娘,要置她们于死地,我家姑娘并不知情。”

    谢四爷静静坐着,并不说话,姚嬷嬷苦笑,“我家姑娘打小就聪明灵秀,凡事都比人强。只一件,我家姑娘没见过后宅争斗,不会整治妾室。”骂几句,打两下,罚一罚,顶个鬼用。真厉害的,该是面上温温柔柔的,一出手就要人命。

    “我虽存了歹心,一个人也不能成事。我虽使干女儿小芳接近袁姨娘,常陪袁姨娘说话,暗示过‘太太只许你生一回孩子’‘大夫说了,你这回怀的是女胎’,哪料到袁姨娘竟会如此行事?”其实不止,小芳还劝过袁昭,“四房谁能跟你比美貌?比风头?到时你生个闺女,何姨娘生个大胖小子,你一下子就被比下去了!往后老了啊,何姨娘被亲生儿子接出去享晚福,你还在太太面前端茶递水。”

    袁昭十分自负,哪受得了这个。阿离生儿子,自己生闺女,从此以后被阿离踩在脚下?不能够。小芳给出了主意,“赶没人时候,就你和她,你跟她拉拉扯扯的,不慎掉进湖里。这么着,你孩子没了,养养身子再生个儿子。她么,生下孩子定会被撵到庄子上。以后呢,她成了粗糙的农妇,你还是明艳照人的大美人儿。”袁昭动了心。

    但是真到了动手时节,袁昭这美人儿可舍不得糟蹋自己,舍不得往湖里跳。还是小芳帮了她一把,袁昭才如愿掉进湖里。

    姚嬷嬷、小芳,无声无息的从谢家消失了。袁昭在床上躺了许久,身子大为受损。何离生下棠年后被老太太抱走,整个人瘦的脱了形。四太太没了奶娘,哭了好几个月。

    谢四爷偷偷带何离看过几回棠年,何离慢慢好了起来。说是偷看,其实谢老太太哪有不知道的,不过是睁只眼闭只眼罢了。有了袁昭落水那件事,谢老太太无论如何都不能把棠年放在四房,只能养在自己身边。

    日子一天天过去。何离只记挂棠年,袁昭只会自怨自艾,四太太时常抱着延年垂泪,或是对陪嫁丫头、陪房抱怨婆婆、丈夫。谢四爷冷眼看着,四太太倒真像是毫不知情似的。

    袁昭落胎事件当中,有韩家人的身影;小七更是拜韩老太太所赐,历过几回艰险。事到如今,四太太是知情,还是不知情,都已经不重要了。为了儿女,谢家一定会给她正室的体面,除此之外,别的都是奢求。

    谢四爷跟何离越发默契,何离容光焕发,宛如三十许人。何离兴兴头头照管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的日常起居,间或上南宁侯府看望儿子、女儿、孙子、外孙子,日子平静而快乐。

上一篇: 第179章 番外
下一篇:没有了